刚刚更新: 〔神奇道具师〕〔重返星河〕〔一纸成婚:顾少宠〕〔修真聊天群〕〔巅峰官路〕〔透视龙魂在都市〕〔至尊少年兵王〕〔帝少心头宠:国民〕〔破产魔王战记〕〔魔邪之主〕〔女总裁的贴身御医〕〔电弧中的高级玩家〕〔纯阳鬼胎〕〔抗日之浩然正气〕〔大明略〕〔兔子必须死〕〔极品小神医〕〔师道成圣〕〔我在星际开花店〕〔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957章 狐狸精的味道(精彩求鲜花)
    京城,玉湖胡同的院子里,晚饭,天气凉了所以晚饭不能老在大树底下吃。手机端 m.t.

    正房客厅也是餐厅,几个人正坐在那吃饭。

    有唐阳羽,大黑二黑,猴子金手。

    一共五个人。

    唐阳羽刚刚回到京城,骑着杜卡迪去的,又骑着杜卡迪回来。

    因为高速风大所以一路张波都紧紧的抱着他的身子,那感觉……他到现在还在回味……

    所以有点失神。

    晚饭六菜一汤,下厨的是金手,金手这双金手可不光会赌石头切石头还会做菜,而且味道简直一绝。

    可是菜味再好也没有张波同学的味好,唐阳羽一改往日粗鲁快速的吃法,吃的很斯,吃吃停停,弄得金手都有点紧张了,努力了好半天这才小声问身边的猴子。

    “今儿这菜味是不是不对大哥胃口?”

    猴子也觉得不对,赶紧按个又都尝了一遍,吧嗒吧嗒嘴,“也没毛病啊,好吃。”

    金手皱眉,“好吃怎么大哥吃的这么……艰难……斯呢……”

    猴子于是抬手轻轻戳了唐阳羽的胳膊一下,“大哥,太累了么?没胃口?”

    唐阳羽一愣,有点怪,“没有啊,挺好。”

    猴子顿了顿,“那……这菜不好吃?”

    孙仇地科鬼敌恨战月远毫指

    孙仇地科鬼敌恨战月远毫指  他一开吃别人基本只有抢空盘子的份了,弄得二黑差点委屈的哭了,幸好金手早已经进厨房重新起锅加菜去了……

    唐阳羽笑了,“好吃啊,我刚才在想点事,还没来得及开动呢,哈哈。”

    说着立刻专心起来,风卷残云。

    孙仇不仇鬼艘球所孤考太帆

    他一开吃别人基本只有抢空盘子的份了,弄得二黑差点委屈的哭了,幸好金手早已经进厨房重新起锅加菜去了……

    饭后唐阳羽舒舒服服的靠在沙发打盹,这两天跟张波同学偷溜出去不要太美,虽然他们折腾了至少十多次,虽然他不但没累着而且还像是充满了电一样嗷嗷叫。

    但是他的心还是有些累的,会下意识的想要休息。

    身边没有人。

    后不地科方孙察接冷故岗学

    除了大黑。

    因为大黑有时候不算人,她神出鬼没到唐阳羽都无法掌握其行踪。

    敌仇地仇情敌察陌冷战酷远

    现在大黑站在沙发后面,盯着老板的后脑勺看,多亏唐老板心理素质强大,差一点的都能被她看的冷汗湿透浑身哆嗦,因为她可是个抬手杀人的主,而且毫无征兆毫无理由。

    她和二黑这两姐妹天生是为了杀人活着的。

    “看够了么?我也知道我的后脑勺挺帅的,但是再帅也不能一看一个小时吧?”

    “瞪什么眼,滚出去。”

    唐老板也忍受不住了,大黑在他怎么能睡得消停和安心,张嘴爆粗赶人。

    “你找我有事,不走。”大黑终于挪动了一下身子,一个飞身从沙发后边跳到沙发前面,平稳落地,一点动静都没有,身子轻的跟一团棉花一样。

    不过唐老板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他身边都是些怪家伙。

    有时候他自己都会觉得自己也很怪。

    “没事,出去吧。”唐老板不骂人了,继续赶人。

    “有事,不走。”大黑说着直接坐到了唐老板对面的沙发,当然她永远都不会像她老板那样松松垮垮的躺着,卧着,斜着,靠着,她完全是正襟危坐,腰板笔直。

    不知道的一看还以为女特战队出身呢。

    “好,那你说我有什么事找你?还有你是怎么判断出我有事找你的?”唐老板也直起身子,来了兴趣,毕竟他平常是这么无聊和没正经的人。

    现在是什么时候?

    龙族圣王生,他却两天没露面,消失了,好容易又在自己家里出现了也仍然无所事事,看不出任何备战或者参与竞争的意思。

    要么他早已胜券在握,要么是心天大。

    “你自从回来以后一眼都没看我,这很不正常,通常这种时候你至少会看我三次到五次,有意加无意。今儿个回来你一直都故意不看我,躲着我,所以一定有事找我。”大黑一口气说了很多话,原来她的嘴皮子快起来也跟机关枪似的,完全不像平常那个要么半月不说话要么单字嘣的冷面杀手。

    其实应该叫她面瘫杀手,因为她永远都是一张黑脸,永远都只有冷酷和冷血一种表情。

    “这算什么理由?我没看你是因为觉得你太丑,所以不看,不正常么?”唐老板坚决不承认自己被人家看穿研究透。

    他是老板,要保持绝对的神秘才行。

    这是做领导者的基本手法。

    也是军队长官的必备技能。

    唐阳羽学修复其实完全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他从小梦想着穿一身橄榄绿,冲锋在国家最需要的第一线,枪林弹雨之杀敌立功,马革裹尸才是他人生最好的归宿。

    他特别早熟,因为特别聪明,不到三岁已经记得几乎发生过的所有事情。

    所以当他的宿命被家里的老头子强行改变以后,他内心的痛苦和纠结只有小小的他自己知道。

    何况老头子帮他逆天改命后并不是对他十分看好十分有信心,因为在老头子心里他短命老爹才是继承唐修的绝佳以及唯一人选,他学修复根本是赶鸭子架,有枣没枣大三杆子再说。

    老头子更是几乎从来没有夸奖过他,不是这不行是那不行,不是这你爹差远了是那远不如你死去的爹。

    结仇仇地鬼艘学接冷技恨仇

    反正唐阳羽从小是在老头子的全方位打击之长大的。

    一个人的性格无法改变,一个人心底深处的理想也无法改变。

    他来京城本来是被凌雨晴从雷州找出来然后带进京城接着再带进国宫博物院的,本来国宫博物院才是他真正的归宿。

    可龙族乱世出现再一次打乱了他的人生规划,或者说再一次改变了他的宿命。

    因为他本来是唐门将修而不是匠修。

    他连匠修都不是又怎么成龙修?又怎么成外族至尊?

    对于龙族他是外人外族,可是对于他来说,对于唐门来说龙族是外族。

    他这基本算是一步错步步错,然后现在阴差阳错自己又亲手培养和造出了一个龙族万千年来的第一位圣主女王。

    这已经不是宿命了,这已经是乱命了。

    幸好他心大,心天大,所以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了。

    艘科科不情敌察接闹学克羽

    既然命运跟他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那么他将错错好了,反正他又不会错一辈子,只会错一段时间而已,也许一年,也许两年,也许三五年。

    艘科科不情敌察接闹学克羽  饭后唐阳羽舒舒服服的靠在沙发打盹,这两天跟张波同学偷溜出去不要太美,虽然他们折腾了至少十多次,虽然他不但没累着而且还像是充满了电一样嗷嗷叫。

    他已经跟张波同学约好完事后一起回归原点了。

    “满身狐狸精味,吃饭都失神,你的魂都被狗去了吧,哼!”大黑居然说出这种醋味浓郁的话来,所以唐老板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哈哈大笑。

    敌科不仇情艘恨陌月独孤

    “这你都能闻出来?狗鼻子么?”

    大黑冷哼,“是个人闻得出来,你很快会死在女人身!”

    唐阳羽饶有兴致的点了根香烟,“等等,大黑,你这是羡慕嫉妒恨还是在吃醋?难道你嫉妒人家好看的同时还偷偷暗恋我?”

    大黑不说话了,又回归她的哑巴模式。

    后地远仇鬼结球战月学远术

    艘远地地方敌球陌孤接情

    因为她不屑解释,不屑拌嘴,无聊至极。

    可是这次她并没有安静多大一会,突然又问了个十分怪诡异的问题,“你是不是一直找不到父亲的坟?”

    唐阳羽的心猛地一动,一惊,这是他人生最在意的三件事之一,这是一个谜,也许还是个永远也无法解开的谜。

    他只知道父亲早死,可是连李梅都不知道父亲到底怎么死的,死了之后尸体在哪,埋在哪。家里只有老头子清楚,因为所有后事都是他一手操办,亲自操办。

    艘不科地鬼敌学接月远科术

    但他却没有告诉李梅更没有告诉唐阳羽二子葬在了哪。

    所以每年清明唐阳羽和李梅只能对着大海的方向默默的怀念,烧一柱香,一打黄纸。

    艘不仇仇情艘学接冷远仇指

    这也是李梅心里永远的怨恨和痛。

    可李梅是个孝顺的儿媳妇,因此在老头子活着的时候从不顶撞一句,照顾的也十分周到到位,更不曾因为这件事顶撞过。

    艘地不科情后球所闹术地月

    艘地不科情后球所闹术地月  猴子顿了顿,“那……这菜不好吃?”

    事情在唐阳羽这里是有过变化的,那是当他几乎可以确定李梅,他的母亲,亲生母亲绝不像他从小到大看见的那么简单的时候,她拥有特殊的隐秘身份的时候。

    艘地科科独孙术接孤所早闹

    他知道,母亲大概是知道父亲是如何死去的,又是埋葬在哪的。

    原来不是老头子瞒着他们两个,而是老头子和她联合瞒着他骗着他才对。

    这事是他的家事,除了他们一家三口没人再知道这个秘密,连左右邻居都不知道,因为在惊雷山有一座空坟,大家都以为是他父亲的坟墓。

    实际那是一座彻头彻尾的空坟,里面别说父亲的尸骨连衣冠都没有,衣冠冢都算不。

    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唐阳羽知道以后从不去惊雷山。

    结科远科独艘恨所冷早所

    他怕伤心。

    怕迷茫,怕会被憋死。

    他内心早已是惊涛骇浪,脸却依旧轻送如常,“你知道在哪?”

    他没有否定,而是淡然的反问,以表达他对这事的极其不在乎。他这么回应是有道理的,因为既然大黑问出这个问题表示她已经知道或者接近真相。

    她知道的应该他这个二子还多了。

    他这么问其实是在一定程度得到答案。

    一直以来他都在暗探查却毫无头绪的答案。

    谁知大黑突然话题一转,“你先说找我什么事,然后我再考虑要不要告诉你。”

    要不是对黄碧绝对信任他真以为黄碧提前给大黑通风报信了,黄碧不会,因此大黑只是猜到他有事找她,却并不知道什么事。

    他没有跟大黑讨价还价,也没有以老板的身份发威。

    他顿了顿便说出了密门总凤凰卫麒龟羽近龙卫的事情,可是还没等他说完大黑直接拒绝了,“我不会当密门宗头领,我走了。”

    说完要出门。

    结果唐老板还是忍不住发飙了,“走出这个门你被开除了!”

    大黑天不怕地不怕怕失去这份其实并不怎么样的工作,因为现在唐阳羽一个月才给人家5000块钱而已,5000块钱能让人家忠心耿耿不惜命?

    这太搞笑了。

    敌科地科酷艘恨战月秘鬼封

    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大黑是看重这5000块的工资,是怕失去这份工作,所以才对唐老板一直都较隐忍,要知道换成别人敢这么对她早已变成一堆白骨了。

    大黑站住,转身,不说话,沉默以对。

    “本来黄碧是最佳人选,可你知道我为什么却选择了你么?”

    “因为黄碧推荐了你,他说如果你做了密门宗头领那么整个密门宗将会让敌人闻风丧胆,密门宗将变成一把最锋利的杀人之剑!”

    孙科科不独后术所闹指由考

    唐阳羽看起来有点激动。

    大黑还是不说话,这种时候代表她根本没听。

    “大黑,我知道你对我并无半点忠诚,可是我依然会相信你,即便有一天被你从背后亲手杀死也不后悔。”唐阳羽放低了声音,一字一句强调。

    “错,我从不背后杀人,要杀当面杀死。”大黑终于再次张嘴,是反驳。

    这很不像她。

    “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做头领。”唐阳羽不跟她多余废话,直奔主题。

    因为今儿个大黑的反应才是不正常,不是他回来不正常,他最多有点花痴而已,她却是一反常态。

    “不想做。”大黑的最后答案只有三个字,可是说了跟没说一样。

    但这只是对别人来说,对她来说是已经给了答案,还是最明确最直接最具体那种。

    像是问她为什么无缘无故杀人?

    结不仇科酷结球陌阳阳结陌

    她会说,我愿意。

    这是真正的理由,因为她多数时候杀人真的是因为她愿意。

    她从来都跟别人不同,从来不同。

    ://..///39/3945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人生若能两相忘〕〔一胎二宝:冷血总〕〔重生渔家有财女〕〔爱情说它忘记了〕〔后娘[穿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