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我是恶棍王〕〔末世黑科技战舰系〕〔魔鬼的仆人〕〔蜂起云涌〕〔超凡格斗时代〕〔三国争鼎〕〔我能召唤神仙〕〔钢铁之序〕〔那年一九九八〕〔星际剑神〕〔重生军少辣娇妻〕〔仙医小神农〕〔霸道总裁求抱抱〕〔次元逃亡记〕〔命运编辑者〕〔拜见校长大人〕〔天界打工皇帝〕〔特战之王〕〔王者风暴〕〔文娱不朽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1201章 男女故事
    ,精彩小说免费!

    罗绮看着眼前的唐老板,少年老成,玉树临风,她笑了,“你也是这么跟地上龙族那些人说的是么?如果是真的那么我佩服你的境界之高,如果是假的,那我就要佩服你的演技之高了……而且还要忌惮你的恐怖。”

    天狼也看着眼前的唐老板,天狼不同于罗绮的直接怀疑,而是更加真诚,可是对于唐老板来说也更加要命。

    “唐老板,我之前一直相信你是真的对于部族权力没有贪恋,可是今天你自己这样说出来却让我不得不多想了。我之前在罗绮面前特别强调过这点,我内心深处是希望跟你永久结盟的。”

    “但是现在,我不是怀疑你,而是要建议罗绮重新考虑了。”

    唐阳羽这叫弄巧成拙。

    弄巧成拙这种事唐阳羽人生第一次干。

    他之前从未这么做过。

    天狼好像立刻就看穿了他的心思,冷哼一声。

    “唐老板偶尔会给人讲故事对吧?那么今天我也给你讲个故事吧。”

    “话说北宋时期有位画家叫孙知微。专擅长人物画。一次,他受成都寿宁寺的委托,画一幅《九耀星君图》。他用心将图用笔勾好,人物栩栩如生,衣带飘飘,宛然仙姿,只剩下着色最后一道工序。恰好此时有朋友请去他饮酒,他放下笔,将画仔细看了好一会,觉得还算满意,便对弟子们说:“这幅画的线条我已全部画好,只剩下着色,你们须小心些,不要着错了颜色,我去朋友家有事,回来时,希望你们画好。”

    “孙知微走后,弟子们围住画,反复观看老师用笔的技巧和总体构图的高妙,互相交流心得。有人说:“你看那水暖星君的神态多么逼真,长髯飘洒,不怒而威。”还有的说:“菩萨脚下的祥云综绕,真正的神姿仙态,让人肃然起敬。”

    “其中有一个叫童仁益的弟子,平时专门卖弄小聪明,喜欢哗众取宠,只有他一个人装模作样地一言不发。”

    “有人问他:“你为什么不说话,莫非这幅画有什么缺欠?”

    ”童仁益故作高深地说:“水暖星君身边的童子神态很传神,只是他手中的水晶瓶好像少了点东西。”

    “众弟子说:“没发现少什么呀。”

    ”童仁益说:“老师每次画瓶子,总要在瓶中画一枝鲜花,可这次却没有。也许是急于出门,来不及画好,我们还是画好了再着色吧。”

    “童仁益说着,用心在瓶口画了一枝艳丽的红莲花。孙知微从朋友家回来,发现重子手中的瓶子生出一朵莲花,又气又笑地说:“这是谁干的蠢事,若仅仅是画蛇添足倒还罢了,这简直是弄巧成拙嘛。童子手中的瓶子,是水暖星君用来降服水怪的镇妖瓶,你们给添上莲花,把宝瓶变成了普通装花的瓶,岂不成了天大笑话。”说着,把画撕个粉碎。”

    “众弟子看着童仁益,默默低头不语。”

    唐阳羽没有反驳,反而安静的听着天狼讲完这个小孩子都知道的弄巧成拙的故事。

    他随后淡淡的笑了。

    “你的故事讲完了是吧?那我也给你讲个故事,这个故事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一个民间传说,反正大家闲着也是闲着,不妨今天就讲讲故事打发一下时间好不好?”

    “反正今天我进了你们这个院子你们也没打算让我活着出去,对吧?”

    罗绮跟天狼对视一眼。

    她们不太想听故事,但是现在就是虚虚实实的较量,她们讲了故事,那么人家唐老板自然也可以讲故事。

    不过在听故事之前天狼冷冷警告,“别耍花招,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耍花招只会死的更惨。”

    唐老板微微点头,“不耍花招,这个传说讲的其实是人心。”

    吕洞宾成仙得道之前,原是个读书人。他的好友中有个同乡叫苟杳。苟杳父母双亡,家境贫寒,但为人忠厚,是一个老诚君子。读书又很勤奋。吕洞宾很赏识他,与他结拜为金兰兄弟,并请他到自己家中居住,希望他能刻苦读书,以后能有个出头之日。

    一天,吕洞宾家来了一位姓林的客人,见苟杳一表人材,读书用功,便对吕洞宾说,想把妹妹许配给苟杳。吕洞宾深怕苛杳贪恋床第之欢误了锦绣前程,连忙推托。没料到,苛杳本人听说林家小姐貌美,执意要应允这门亲事。吕洞宾思索良久同意了。他对苛杳说:“贤弟既然主意已定,我不阻拦,不过成亲之后,我要先陪新娘子睡三宿。”苟杳听了大吃一惊。寄人篱下,怎得不低头?再说,婚礼的一切花费都得仰仗吕家,谁让自己一贫如洗呢?思前想后,还是咬咬牙答应了。苟杳成亲这天,吕洞宾喜气洋洋,跑前跑后张罗一切,而苟杳却无脸见人,干脆躲到一边。

    到了晚上,送走了宾客,吕洞宾进了洞房。只见新娘子头盖红纱、倚床而坐。吕洞宾不去掀那红盖头。也不说话,只管坐在灯下埋头读书。林小姐等到半夜,丈夫还是不上床,只好自己和衣睡下了。天明醒来,丈夫早已不见。一连三夜都是这样,可苦坏了林小姐。

    回头再说苟杳,好不容易熬过了三天,刚进洞房,见娘子正伤心落泪,低头哭着说:“郎君为何一连三夜都不上床同眠,只顾对灯读书,天黑而来,天明而去?“这一问,问得苟杳目瞪口呆。新娘子抬起头来一看,更是惊诧莫名:怎么丈夫换了个人?半天,夫妻俩才恍然大悟,苛杳双脚一跺,仰天大笑:“原来哥哥怕我贪欢,忘了读书,用此法来激励我啊。”林小姐也是心中欢喜,对吕洞宾充满了敬意。夫妻俩都说:吕兄此恩,将来一定要报答。几年后,苟杳果然金榜题名,做了大官,夫妻俩与吕洞宾一家洒泪而别,赴任而去。

    一晃八年过去了。这年夏天,吕家不慎失火,偌大一份家财化为灰烬,吕洞宾和妻小只好在残砖破瓦搭就的茅屋里寄身,不用说,日子过得是够难的。吕洞宾只好出门去找苛杳帮忙。一路上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找上了苟杳府,苟杳对吕洞宾家遭大火非常同情,热情接待了他,可就是不提帮忙的事。吕洞宾一住几个月,一点银子也没拿到,吕洞宾仰天长叹:“人情薄如纸,一阔脸就变,滔滔然天下皆是也!”一气之下,不辞而别。

    回到家乡,吕洞宾老远就见自家的破茅屋换成了新瓦房,大为诧异:自己远离,子幼妻弱,怎能大兴土木?及至走近家门,更是惊得三魂走了两魄:大门两旁竟贴了白纸。家里死了人?他慌忙进屋,见屋里停着一口棺材,妻子披麻戴孝,正在嚎啕大哭,吕洞宾愣了半天:她为哪个戴孝,轻轻叫一声:“娘子,”娘子回头一看,惊恐万状,颤颤抖抖地叫道:“你,你是人还是鬼。”吕洞宾更觉诧异“娘子怎出此言,我好好地回来了,如何是鬼?“娘子端详了半天,才敢相信真是吕洞宾回来了,说:“哎呀!当真吓死我了!这不会是在梦中吧?”

    原来,吕洞宾离家不久,就有一帮人来帮他盖房子,盖完了房子就走了。前天中午,又有一帮人抬来一口棺材,说是吕洞宾在苟杳家病死了。妻子一听,天塌地陷,哭得死去活来。今天正哭着,不想吕洞宾竟回来了。吕洞宾心下明白:都是苛杳玩的把戏。他操起一把利斧,狠劈棺材。“咔嚓”一声,棺材劈开了,里面竟全是金银财宝,还有一封信。吕洞宾展开信读道:“苟杳不是负心郎,路送金银家盖房。你让我妻守空房,我让你妻哭断肠。”

    吕洞宾如梦初醒,苦笑一声:“贤弟,你这一帮,可帮得我好苦啊!”从此,吕苟两家倍加亲热,这就是俗话常说的“苛杏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因为“苟杏”与“狗咬”同音,传来传去竟成了:“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重生六零俏媳妇〕〔网游之十倍暴击〕〔诱婚攻略:高冷老〕〔英雄?我早就不当〕〔洪荒之凤族圣皇〕〔战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