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神医在校园〕〔总裁大人,限量宠〕〔极品穿梭王者系统〕〔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文娱不朽〕〔仙藏〕〔我的美女总裁老婆〕〔无敌战斗力系统〕〔革宋〕〔爆笑修仙:帝尊要〕〔嗨,国民校草〕〔射门〕〔炉石传说之吊打全〕〔弃少归来〕〔鬼村扎纸人〕〔全职法师〕〔我的冷艳总裁夫人〕〔仙家萌喵娇养成〕〔神秘Boss,请节制〕〔惹火狂妻:邪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1195章 角色扮演
    ,!

    一场无论如何都输不起的赌局,如何做出决定?

    两个女孩看起来已经下定决定,实际上却并没有。

    看似抬腿就能迈出去的一步对她们来说却是不可承受之重。

    一共一百米的距离,跑了九十九米,剩下最后一米,而这一米的的意义却完全不同。

    “去院子里走走吧,我看咱们都需要透透气才行。”罗绮比较大度的提议,天狼没有出声直接跟着罗绮出了院子。

    院子一共有三进,不大也不小的样子,但是曲径通幽走起来还是不错的。尽管是冬日的情景但是假山白雪松柏盆景搭配的竟然有一丝江南的的精致。

    两人肩并肩毫无防备的走着,这里是她们的地盘,这里是她们可以放心的地方。

    主人和影子在公开诚是绝对不可以同时出现的,真正的影子是在特殊时刻代替主人去死的。那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而如果提前就被人知道主人有了影子替身,那么人家就可以一网打尽了。

    跟罗绮在一起的时候天狼不是自己,天狼从来都不是自己,天狼是第二个罗绮。

    从蓄到大她唯一找到一点自我感觉的时候就是在唐老板身边的时候。

    是唐老板揭穿了她的影子游戏,并且要她做她自己。

    她真的就那样做了,本能的。

    现在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她为什么要听他的?

    完全没有道理。

    罗绮没有办法提出这样的建议,因为天狼是影子,因为她的行为举止的细节也会一直都在微妙的变化,所以天狼跟在她身边就得一直不断的学习改进。

    “我有时候在想,你做罗绮我做你的影子会怎么样……结果我肯定会疯的……其实你才是那个厉害的人……我只是运气好一点所以成了你效忠的人那个人而已。”罗绮之前从不跟天狼说这个,因为这么说会让她内心变得柔软而软弱。

    今天她说了出来,说出了长久以来内心的感受,那么她要做出一个重要的决定了。

    天狼没有回话,因为罗绮不需要回答。

    她在等着她接下来的话,接下来的话才是所有事情的重点。

    “我还是太弱了,我有个稍微疯狂点的想法,那就是我们两个都做影子,做彼此的影子,这样我就能在龙族乱世到来的时候以最快的速度锻炼和提高自己。”

    “互为影子的另外一个含义就是,一旦我死了,你就是罗绮,神狼族就正式交到你的手里。”

    “别这么看着我,这是我早就想想好的事情,早就做好的决定。”

    “在那个只有我们两个知道的地方,那里埋藏着神狼族的神狼木盒,里面有神狼王印章。”

    天狼脸色肃穆,“罗绮,不要任性,不要胡闹,我的职责就是保护你,保护神狼族。要死也是我先死,因为我是影子,你是新的神狼王!”

    这是原则问题,对于天狼来说。

    因为罗绮不会知道她是级别高她一级的神级神狼王。

    她必须这么说,必须让罗绮恢复对自己的信心。

    罗绮突然的信心不足跟她刚才给她将龙族乱世有关。

    她不是恐惧了,而是担心她自己无力承担起整个神狼族。

    这是她对神狼族的负责。

    她其实是抱定了必死的决心,战争爆发她将身先士卒,她的祖先是神狼骑,她要无愧于祖先的威名和神狼骑铁血的流传。

    刚才说这番话的时候她右手手里一直在抚摸着一块神狼骑玉佩,褐色的神狼骑玉佩。

    神狼骑玉佩是狼首马身,但是她手里的玉佩是半块,只有狼首以及马身的一小部分,剩下的绝大部分马身在另一块神狼骑玉佩身上。

    不是一整块神狼骑玉佩破碎成两半,而是神狼骑玉佩本来就是这种形态,本来就是不规则的一半形状。

    因为神狼骑玉佩战时会直接当做神狼骑令牌使用,狼首和马身对上才能调动神狼骑部队。

    罗绮可不是一般的神狼骑后裔,她是神狼骑狼首后人,只有她和另一个狼首后人手里的神狼骑玉佩才是褐色的。

    其余神狼骑玉佩都是墨绿色的。

    她一直渴望梦回神狼骑,但是因为无法修复好神狼刀,无法砍断神狼锁放下古吊桥进入神狼古堡之中,也就不可能得到神狼骑传承。

    古吊桥被神狼锁牢牢锁在神狼山的狼头之中,而神狼古堡就在神狼山的狼腹之中。

    一切都是天然形成,鬼斧神工,传说神狼古堡大到里面有两个神狼马场,巅峰时候里面饲养了至少3000匹神狼战马!

    当然传说都是传说。

    到现在为止罗绮唯一的证据只有神狼族族群当中的一点关于神狼古堡的记载,再有就是她手中的那块狼首褐色玉佩。

    “天狼,你说我的神狼骑是什么样的?是纯白的还是纯黑的?我听说神狼骑当中还有一种大青马,十分罕见,特别高大骁勇爆发力和耐力都很强。”

    “天狼,我是神狼骑后人,你也是,你想过你自己的神狼骑么?”

    罗绮突然问天狼。

    天狼笑话她,“神狼山的狼腹当中到底有什么还不知道呢,也许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山洞而已,只是曾经我们的先人在里面养过马而已,仅此而已。”

    罗绮也笑了,“我不信你没想过,你想的神狼骑也是大青马是吧?我做过一个梦,梦见我们两个都有了自己的大青马,然后在战场上齐头并进……”

    天狼的表情严肃起来,“梦回神狼骑么?那种梦我也做过,而且最近越来越频繁。”

    罗绮一愣,随后立刻一阵惊喜,“真的么?我也是,我还以为是我最近压力太大了,那么说距离我们砍断神狼锁放下古吊桥进入神狼古堡的时间很近了!”

    “这是神狼族祖先的托梦,也就是说我们必须马上修复好神狼刀,大战要来了!”

    罗绮兴奋的高点突然停住。

    事情还是回到了她们两个在房间内无法做出最后一步抉择的那个决定。

    要不要跟唐阳羽永久结盟,要不要把这个家伙请到关中来修复神狼刀!

    ……

    “嗯?外面那人的背影你看着是不是有点熟悉?”罗绮拿出手机看了眼门外的监控器画面。

    “能不熟悉么?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天狼意味深长的笑了。

    然后天空突然飞过一只乌鸦,乌黑乌金的乌鸦。

    呜哇呜哇。

    它嚣张的叫着,在二人头顶盘旋。

    它有个名字,叫阿二。

    “只有他一个么?胆子倒是挺大的,而且还能找到这来。”罗绮也笑了,似乎放下了一桩心事。

    “不是他一个,还有天上那只该死的乌鸦,我今天一定要把它抓住烤了吃!”天狼的心思和精力似乎已经被天上不断盘旋的那只乌鸦给吸引去了。

    “那你抓乌鸦我去对付门口那人?”罗绮立刻做出一个有趣的分工。

    既然天狼对于乌鸦感兴趣那就让她抓乌鸦好了,她要亲自开门去见见那个不速之客。

    天狼没有意见,他要对乌鸦做出引诱的动作,否则在天上她不可能有机会抓的到它。

    掌风和暗器是比较有效的办法,但是一定要出其不意,因为这只该死的乌鸦有死神之眼加成,反应很快。

    很能看透地面上人类的心思。

    她手中没有暗器,那么依靠掌风把它打下来是比较靠谱的选择。

    她抬头看着它,怒目而视,她不能表现的无动于衷,否则乌鸦不会上当,她越愤怒越抓不到它,越拿它没办法的样子,它越是兴奋越是想玩。

    越会刺激她低空盘旋。

    欲擒故纵。

    ……

    门外唐阳羽很好奇这座院子,他一个人来的,一个随从没带。

    他飞来的。

    大摇大摆的。

    人们都认为他肯定会躲在东戴河不出来的时候,他却给自己放了一天假,来关中耍耍。

    这很不错。

    他跟乌鸦阿二通话的时候人就在机场。

    他没有按门铃,因为根本没有门铃。

    三进的院子,古朴的墙头,斑驳大门。

    挺有味道的。

    这里是长安。

    长安的记忆。

    他知道谁在里面,他甚至知道里面的人正在干什么说什么,因为他有一个高空无人侦察机,而且不用电池不用充电不用导航完全的超级智能,并且还可以随时发起致命攻击,更别提自保了。

    现在无人侦察机最大的问题就是自我防御能力太差。

    而他的高空无人侦察机则完全不用担心,那只可爱的乌鸦只要不去杀人放火不去欺负别人就算是别人幸运了。

    他什么都知道,却不敲门,就在外面等着。

    等着两个女人出来接。

    最妙的情况是两个人一起出来接,两个一模一样的可儿人。

    这是唐阳羽内心所期待的,但是也是最不可能出现的情况。

    那么谁会出来呢?

    天狼反而好说,因为他跟天狼摊牌了。

    罗绮就有些尴尬。

    因为他自从在白龙岭跟罗绮分开之后还没有见面,最近一直跟他在一起的是天狼。

    虽然中间有过电话联系。

    可电话跟见面截然不同,很多人可以在网络上电话里侃侃而谈落落大方,但是到了见面的时候就脸红心跳什么都说不出了。

    门开,里面走出一人,一身休闲卫衣,那种特别酷又特别简单的冬款,叫上一双褐色的翻毛小靴子。

    就那么突然的亭亭玉立的出现在唐阳羽面前。

    那一瞬间唐阳羽有一种重新的异样的动心。

    罗绮是罗绮,天狼是天狼,尽管她们两个在常人看来脸蛋身材气质完全一样,可是在唐阳羽整个知情者眼里却完全不同。

    他就是隔着几百米远看两人的背影也能立刻分辨出谁是谁。

    “进来,罗绮在里面。”罗绮却突然玩起了角色扮演的游戏,她不认为唐老板能一眼就分辨出她们两个到底谁是谁。

    影子每天都在模仿她,到最后其实她有时候都分不出自己是罗绮了,她开始反过来受到影子的影响,反过来本能的模仿影子。

    所以他说她没有这方面的天赋,会疯掉。

    那只是相对影子而言。

    相对别人而言,甚至相对别的天才而言。

    她绝对是天才了,模仿的天才,表演的天才。

    唐阳羽心里一愣,随后立刻觉这很刺激,很好玩,比面对纯粹的一模一样的双胞胎还要好玩还要刺激。

    所以他百分之一秒内就决定将计就计。

    他的脸色立刻就严肃起来。

    “我们的关系罗绮不知道吧。”这是他的第一句话,哼,跟他唐老板玩角色扮演?玩试探?

    她还差得远。

    他可以一句话就让罗绮心里翻江倒海。

    因为他跟天狼的有些秘密罗绮的确不知道,唐老板就是知道洛奇都不知道天狼的秘密。

    而且他一语双关,他说他跟天狼之间的关系罗绮知道么,而且上来就是这么一句。那么也就有可能他已经成功的策反了天狼,即便没策反两人的关系也已经亲近到不行。

    至少是发生了男女关系。

    至少天狼已经成了唐老板的隐秘情人。

    罗绮果然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内心开始翻滚,但是她表面还是很淡定的,因为她的底线在,她很清楚天狼无论怎么变都不会害她。

    天狼之前已经跟她完全展开了她的内心。

    天狼不是背叛也不是出卖她出卖神狼族。

    而是历史的宿命开始把神狼族推到唐阳羽跟前,就像是历史的宿命已经把地上龙族推到了他的手中。

    他也接手了。

    她的应变显得很自然,她也是绝对的顶级角色。

    “跟你不熟,也用不着套近乎。我们还没有做出任何决定。”她这话应对的就有大智慧了,不会有丝毫的露怯。

    她第一自信自己比眼前这家伙更了解天狼,天狼绝不会那么不堪,那么几天就被这个渣男搞定了。

    第二这家伙在试探,这家伙在故意使坏。

    第三,这里是关中,是她的地盘,她才是这里的主人,她才是掌握主动那个。

    哼。

    这家伙就是再厉害他现在也是羊入虎口,她是虎,他是羊。

    她自然没有任何慌乱和自乱阵脚的理由。

    “你知道我可以召唤读心术。”谁知这家伙居然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你不会对朋友召唤读心术,不要虚张声势了。”罗绮马上强力回击,但是强力回击却不那么强力,因为就像她无法保证唐阳羽以后会不会变一样,她也无法保证这家伙真的不会对朋友对身边人不使用读心术。

    一切都在他的一念之间。

    “我说话算话,天……狼……我不会对朋友和身边人使用读心术,但是现在,自从我把你放回关中的那一刻起,我就无法确定你是我的朋友还是敌人。”

    “那么我对你使用召唤读心术就很正常了。”唐阳羽早就挖好了坑等她自己往里跳,这是一个大坑,无论如何她也逃不掉,怎么回答都逃不掉。

    第二次给罗绮心理造成了巨大震荡。

    “怎么,无言以对了?狐狸尾巴露出来了?我们要继续站在门口说么?”唐阳羽乘胜追击,得意洋洋。

    罗绮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闪身让他进门。

    哼,即便你口舌再厉害我也能关门打狗。

    关门,反锁。

    看不到别的其它人,只看见远处第二进院子上空一只黑色的乌鸦忽上忽下玩的不亦乐乎,呜哇呜哇的叫着。

    不用问,真正的天狼在那里,天狼跟乌鸦的仇算是彻底结下了。

    “是么?我有点好奇你那了不起的读心术看到了什么?看到了还不赶快跑?看到了还会不知道你今天羊入虎口插翅难逃?”

    “唐老板,我跟你的关系本来就是建立在唐门与神狼族和平共处的原则之下。如果这个原则改变了,那么我跟你就是仇人,别说现在在关中,就是在京城我也能轻而易举把你抓走或者杀死。”

    这才是天狼应该有的狠劲和毒辣。

    这才是一个神级高手的气度。

    “喔,你要杀我?那动手吧,我等着,反正我也打不过你,反抗只会被你打的更惨,只会死的更惨,不反抗你也许还能大发善心给我一个痛快……”

    “但是在我临死之前我也有几句话要说,我们之间的盟友约定还没有一方正式撕毁,那么我们就还是盟友,对于盟友最基本的态度就是要诚恳。但是你没做到,我很失望,死了也失望……罗绮同学……”

    唐阳羽突然点出罗绮的真实身份,一下子所有的游戏都进行不下去了。

    罗绮并没有反驳他说你还动用了读心术,你根本就没有把我当盟友。

    他有没有动用读心术只有他自己清楚。

    看他的眼神,他并没有那么做。

    而她却是从一开门就骗了他。

    尽管这也许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游戏。

    但是她还是骗了他。

    那么根源在她。

    她就不能说什么。

    她马上恢复自己的语气,“第一眼就知道我是谁?”

    她问。

    她一方面是好奇,一方面是她要弄清楚这家伙到底还有多少斤两,居然能一眼分辨出她是谁。

    她确信这点。

    “因为你跟天狼完全是两种人,很容易分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独宠娇妻(重生)〕〔重生巨星萌妻: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盛宠:总裁的〕〔人生若能两相忘〕〔与鬼同眠:鬼王,〕〔一胎二宝:冷血总〕〔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爱情说它忘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