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位面之金榜题名〕〔穿梭在无限次元〕〔修仙界盗墓贼〕〔神道酬何〕〔至暗人格〕〔之子于归,幽幽南〕〔只取一瓢之绝世帝〕〔平淡为官〕〔【征文】猎灵师〕〔勇者进化空间〕〔南祁国:健身皇后〕〔穿越之重获新生〕〔全民修真偶像〕〔枭妻来袭:陆少宠〕〔逍遥小道士〕〔风流青云路〕〔大明女推官〕〔穿越者退散〕〔绝世战神〕〔盛世大明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1153章 美人在怀
    事情本来就不简单,现在只是更加复杂而已。

    唐阳羽对此早有准备,因此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人挡杀人神挡杀神,这就是他如今的第一处事原则。

    唐三流还是三流,只有唐修流才是正统。

    唐阳羽是唐修正统唯一传人,正宗的不能再正宗,纯正的不能再纯正。

    所以他具备天生的优越感,唐冶流和唐飞流根本不能让他上心。

    更为上心的是楚伊。

    因为她嗅到了极其危险的气息。

    “既然如此那事情更危险,唐三流本来出自同门,现在却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唐冶流唐飞流还活着的后人一定都是阴险狡猾歹毒之辈,他们一定早就在找你,早就锁定要杀了你。”

    “这其中的仇恨甚至要超越现在外面龙族内外对你的仇恨,你能理解么?”

    楚伊尽量把事情展开的详细一些,毕竟她这个小弟即便再少年老成可是还是极其缺乏这方面的斗争经验。

    他是作为唐门孤子从小活到大的,根本不知道内斗为何物。

    她不得不着重提醒。

    唐阳羽手摸着鼻子,“姐,不用太担心,这事我直接问天狼或者罗绮都行,我现在考虑的是到底问他们两个哪个好。虽然最终效果可能一样,但是实际上你知道天狼跟罗绮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他把这件事考虑的很简单,但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这本来就是简单的家族斗争和家族仇恨,即便复杂也可以化繁为简。

    楚伊点头,暗自松了口气,“好,得到答案以后呢?或者得不到答案呢?”

    唐阳羽笑了,满脸的眼光,他还是他,那个19岁的阳光少年,“得不到答案我就问到能得到答案为止,问出答案我会让天狼或者罗绮来处理这件事,我在后面。她们怎么处置这事就能看出我们还能做多久的盟友。”

    楚伊听了微微一愣,立刻意识到了什么,“等等,小弟,你不是想代替唐冶流或者唐飞流帮助神狼族修复天狼刀吧?”

    唐阳羽无所谓的反问,“姐,为什么不行呢?正如天狼太过于危险我才把她要到身边,如果天狼刀是我亲手修复的,那我必然能找到摧毁它的方法。”

    楚伊笑了,笑的有些羞涩,有些开心。

    过来伸手捏了捏唐阳羽的脸蛋,“行,就数你鬼精明,但是这的确是个高明的好法子。毕竟罗绮天狼也都知道你的修复手艺才是最顶级的,最好的。”

    “虽然要真正做成这事很难,但是姐对你有信心。还有就是你要如何处置唐冶流唐飞流?”

    唐阳羽低头沉思了一下,“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只要他们承诺不再害我我就放他们自由。但是他们要是阳奉阴违,哼,那我就只能让大黑二黑一起出面解决了。”

    楚伊听了都觉得过瘾,干脆。

    无毒不丈夫,何况是对待要杀自己的敌人。

    家人中的敌人才更可怕。

    楚伊就担心唐阳羽会妇人之仁。

    现在看来没问题,他把事情想的很清楚。

    大黑二黑两姐妹出手解决问题,那些人还能活?

    反正楚伊认为绝不可能。

    正义大于仁义,仁义大于仇恨。这是唐阳羽内心的排位,楚伊为此自豪。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无毒不丈夫。

    的确如此,但是如果真的从此变成一个六亲不认心狠手辣的冷血之徒,那么成为枭雄的几率要远小于成为罪犯的几率。

    恶棍。

    罪人。

    小弟看起来不会是那样的人。

    他心中的正义和仁义都在。

    凶狠也正在逐渐萌发。

    这是最好的发展方向,一度楚伊还为此十分焦虑,因为让一个19岁的少年立刻就能精准把握什么时候该冷血杀伐什么时候该正义仁慈,太难了。

    结果,小弟早有准备,做的比她预料的最好的情况还要好。

    “做好人和做老实人都要吃亏的,小弟,仁慈也要分人,有的人要先君子后小人,有的则需要先小人后君子。”

    “你知道为什么无论历史上还是现实中《孙子兵法》都那么被人推崇么?因为《孙子兵法》给几乎所有身份和行业的人都提供了一个成功的范本。”

    “不同身份地位的人根据自己对《孙子兵法》的不同理解,都能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一份成功。”

    “成功当然有大有小,可是《孙子兵法》就是成功的万能法则。”

    楚伊顺藤摸瓜,开始接机给唐阳羽做成功学的心理建设。

    这完全是现代科学里的科目,但是很有用也很实用。因为尽管唐阳羽现在表现的十分成熟,老道,得体,甚至已经有了些进退自如的意境。

    可是楚伊还是很敏锐的看到了他的随意性,他做这些事情基本上都是被逼的,主动性很差,赶鸭子上架,临场发挥很好而已。

    只能说暂时还没出错,但是一旦出错就是脑袋搬家,就再也没有任何机会改正了,更没有可能从头再来。

    楚伊对唐阳羽进行过几次心理建模。

    所以对他的了解几乎已经深入骨髓。

    这些她只是不会炫耀的当面说出来而已。

    “《孙子兵法》八岁时候读的,老头子要求倒背如流,他会很随便的抽查,不是从头开始,可能从任何一句话一个字开始。”

    “但是这对我来说不是什么难事,折腾几次也就记忆的差不多了,而且到现在也不会忘。反而是具体遇到事情的时候想不起来套用。”

    “我自己的感觉是只有遇到一件事情,脑海里猛地跳出一招孙子兵法,精光一闪,事情搞定。这样的灵感最好,强行套用相当于东施效颦,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姐,我知道我最大的问题是不主动不稳定,这跟我从小的性格有关,从小我就是谁欺负我,不管多强大,我都会用拳头打回去,狠狠打他的脸,哪怕命不要了!”

    “但我的家教让我不可能总是主动出击去欺负打击别人,说白了我更喜欢扮猪吃老虎,而不喜欢猛虎下山。至于稳定的事情,幸好身边一直有姐你在,我真的无所适从的时候无法做出判断和抉择的时候会跟姐商量的。”

    “可是姐你为了锻炼我让我不要依靠你,甚至不要相信你,这个是不是有点残忍了?”

    唐阳羽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显然他对于自己的优缺点心里很清楚,因为他一直秉承的是知人者智自知者明的中庸之道。

    现代人很多都反对反感反驳中庸之道,可实际上那些人当中恐怕基本上没有人真正理解了解和读懂什么是中庸之道。

    中庸之道本身就是一种大正义,大智慧,就是一种高等级的心胸和见识,格局很大。

    所以绝不是一般人所能解读明白的。

    “是的,你不要依靠我,更不要相信我,因为我是那种你根本不会了解的人,也是那种随时随地都会杀死你的人!”

    “你现在已经犯下一个更大的错误,你到现在为止还觉得天狼才是你遇到的最可怕最危险的人,可是她最多只能排在第二,第一是我!”

    “对你越了解的人,距离你越近的人,才越危险!”

    “记住了么?”

    楚伊的神色立刻阴沉起来,凌厉无情的警告随之而来。

    “不行,我做不到,真那样我会人格分裂的。我要死宁可死在姐你的手里,心甘情愿。”唐阳羽针锋相对,一点推让和虚心接受的意思都没有。

    楚伊的脸色更冷。

    转身直接走了。

    她这一走很有可能唐阳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都再也见不到他,很有可能会撤回对唐阳羽所有的支援和支持。

    因为唐阳羽的固执会让他自己送命。

    也让楚伊失望。

    可是就在楚伊要消失在楼梯拐角的时候唐阳羽却突然喊了一句,“姐,我饿了,你刚才做的什么?”

    楚伊无语。

    还是走了,上去了。

    不过很快就又回来了,端着一个餐盘,里面一菜一汤,西红柿炖牛肉外加鸡蛋海带汤,还有两大碗白米饭。

    这几日唐阳羽都是吃住在地下室红石熔炉跟前的,一刻都不离开。

    做修复必须专注,必须要熬,这是最基本的。

    他从小就习惯了。

    而楚伊则一直充当一个保镖和保姆的角色,还要给他当助手。

    但是她乐于接受这些角色,觉得很踏实,也很幸福。

    她原本是打算暂时离开一段时间,让小弟把她的话想明白,可是小弟一句姐我饿了,她就完全失去了免疫力,根本无法阻挡。

    这也许就是孽债吧。

    她上辈子欠他的。

    她只能这样想。

    看着小弟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狼吞虎咽的样子,她突然想到了事情的另一层。

    “小弟,你最后的底线是什么?告诉姐。”

    唐阳羽差点没噎着,他以为这个话题已经过去了呢。谁想到楚伊姐还是不肯放过,他拿起餐巾纸擦擦嘴巴,抬头看着楚伊迷人的眼睛。

    “姐杀我的时候我会笑,不还手。”

    楚伊深呼吸,“小弟,这就是你最后的底线?”

    唐阳羽很认真的点头,“对,因为你是我姐,比亲姐还亲的姐,是我的家人,甚至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你可以杀我,我绝不杀你。”

    楚伊看起来最后绝望了。

    这次不是失望,是绝望。

    她本以为小弟最后的底线是她杀他的时候他会先把她杀死。

    可是竟然是这样愚蠢的答案。

    她不认为这是仁义,她认为这是懦弱和无能,像妇女和儿童一样懦弱和无能。

    但小弟的眼神是那么阳光那么干净那么清澈,让她不忍心再责备和教训。

    她强硬的心再一次软了下来。

    “你这还是妇人之仁,小弟。”

    她温柔的摸着他的脑袋瓜,说。

    “姐,我小时候觉得老头子就是天,老头子什么都会,虽然对我很苛刻,很暴力,还总是骗我坑我,但是他是我人生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偶像。我以为他会永远活着,永远都不会死。”

    “但是他还是很快就老了,就死了,他咽气的时候我以为全世界都会停止,所有人都会悲伤欲绝。可是我看到的是人们的冷漠和无所谓,以及下意识的笑脸。”

    “从那时候我就彻底明白了生死的意义。”

    “活着的时候才是人,死了便是鬼,是人才有意义,是鬼则灰飞烟灭。人总会死的,婴儿,儿童,少年,青年,中年,老年,随时都会死。”

    “死很可怕,可是死吓不倒我。与其像老头子那样心有不甘的羞愧的绝望的死去,还不如被自己最喜欢最亲近的人亲手杀死。”

    “至少这样的死更激烈,更悲壮。而,姐,你杀了我之后你的心会痛,会为了我而痛,还会痛一辈子。这就足够了。”

    楚伊一下子震惊了,深深的被震动,小弟,19岁的小弟居然对生死有了如此深刻的了解,甚至远超过她自己对于生死的理解。

    她不可思议的,惊愕的看着他。

    他的眼神还是很干净,很纯洁,很阳光,跟之前没有任何变化。

    他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实的,发自肺腑的。

    没有一个字的谎言。

    这样的小弟,她没办法不爱。

    她轻轻的,小心的把他抱在怀里。

    “算了,既然你无论如何都对姐下不了死手,那就相信姐吧。”

    这是最好的结果。

    而楚伊要守护和完成自己这个承诺很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付出自己的性命。

    因为关于楚墓关于楚墓后人唐阳羽几乎一无所知,楚墓后人也不是只有楚伊这一派也不全都是正义的使者。

    更有黑暗的恶魔。

    但是现在还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楚伊自己守护自己的小弟就可以了。

    “姐,我还没吃完呢……”唐阳羽字大美人的软玉温香之中想到的似乎只有吃,或者他必须让自己这样,想到吃,专注吃。

    不然他就会化身禽兽把楚伊姐给解决了。

    那不行。

    也许,也许以后两人终究会突破姐弟关系,可是现在不行。

    楚伊放手,让他继续吃。

    她则起身来到红石熔炉跟前查看炉温,只有七块白石铁石,没办法做熔炼实验,但是炉温实验还是要做。

    两者并不矛盾。

    ……

    兴隆山里,山洞之中。

    空荡荡的只剩下一个孤独的身影。

    是个女人,年轻女人,山洞已经被搬空,该搬走的全都搬走了。

    那个人面兽心已经被活埋了,埋进了郭铁匠女儿坟里,因为郭铁匠说女儿到死都没有恨那个杀死他的人,她的丈夫。

    她到死都是爱着他的。

    生不能同眠死就同穴吧。

    这也是对人面兽心最好的复仇。

    郭铁匠和所有的白石铁石都运走了,现在已经到达关中。

    黄碧上山的时候是郭铁匠马上要走的时候。

    天狼在做最后的整理。

    然后她就要下山。

    她不知道山下的唐老板到底看出了多少端倪,有一点她很肯定,他一定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大概。

    可是晚了。

    白石铁石和郭铁匠都是她的了,都是神狼族的了。

    这是最好的一石二鸟,既强大了自己又削弱了敌人。

    敌人。

    是的,唐老板终归是敌人。

    虽然她有三年之租约,在他的身边。

    她的嘴角闪过一抹残忍的微笑,然后起身出了山洞,走远,随后一声巨大的轰鸣声,那个山洞被炸的粉碎。

    再也不复存在了。

    山洞不存在了,白石铁石不存在了,老铁匠也不存在了,就像这些从未出现过在这世界上一样。

    这就是毁灭的力量。

    天狼下山的速度并不快,她还在做最后的检查,她不可能完全信任老铁匠,她必须确保这里真的再也没有她能找到和利用的白石铁石。

    ……神级修复高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一品娇宠,丞相大〕〔幸得相爱,陆少深〕〔肉欲娇宠[H 甜宠 〕〔权路迷局〕〔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灵狐妖妃:邪性鬼〕〔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渔家有财女〕〔女教师的贴身高手〕〔狗带吧青春〕〔首席爹地饶了我〕〔因为爱你而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