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七两桃花运〕〔回眸医笑:逆天毒〕〔龙套神帝〕〔先婚后爱:总裁老〕〔都市之无敌修神〕〔军婚缠绵:吻安,〕〔最强军魂〕〔重生药王〕〔捡个总裁做老婆〕〔和亲王妃:冷面王〕〔变身精灵美少女〕〔吾非良人〕〔开挂人生之修真界〕〔我家学生能改变历〕〔重生娇妻:小军嫂〕〔正道潜龙〕〔如何强撩大神,在〕〔神脉〕〔都市之万界至尊〕〔纸上婚约:古少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1140章 奇特的郭铁匠
    ,!

    天狼抬眼四望,苍茫山峦,白雪纷飞,天色已经开始昏暗,因为他们从东戴河出发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他们上山用了几个小时。

    旁边是一个长的比鬼还难看的男人在埋坟,挖开了又埋上。

    铁锹跟冻土撞击的声音让人心里禁不住觉得寒冷刺骨。

    风更冷,雪更冷,人更冷。

    天狼又看看站成一个旗杆的唐阳羽,19岁的唐阳羽,任何跟他接触的人都会总是想起他的年纪,因为他的行为跟年纪完全搭不上。

    他太过于成熟。

    稚嫩却又成熟。

    他从小到大都被禁锢在那个南方的小岛上,可是现在京城内外一切却都掌握在他的手中。

    他要找人,天黑了,去哪里找?

    天黑别说找人他们就是下山都会很困难,风雪夜天上没有月亮也没有星光,有的只是黑漆漆的乌云,压着苍茫的大地。一切都让人感觉到很压抑。

    呜哇呜哇。

    呜哇呜哇。

    突然远处传来几声悲戚的乌鸦的叫声,天狼的身子猛地一抖,但很快她就调整过来,因为她知道这是唐阳羽的乌鸦,是阿二。

    哼。

    好办法,人在厉害也不会飞,鸟却会飞,而且还是一只拥有死神之眼的神鸟乌鸦。

    唐阳羽看起来已经集齐天时地利人和,已经不可超越和对抗了。

    她用力摇摇头,乌鸦哇哇叫了两声就落在干活的黄碧肩膀上,好像在看笑话。

    死亡和死人乌鸦阿二见过很多,它完全不在乎,甚至会兴奋。

    “阿二,别光看热闹,过来帮忙!”黄碧忍不住叫了一声。

    乌鸦才不搭理他,而是转过头对着对面的唐老板撒娇。

    唐阳羽微微皱眉,“你说是距离这里10里地的地方?一个山坳,山坳里有一个天然山洞,那里就是郭铁匠的老巢,对么?”

    “我知道了,你一会前面带路,黄碧,再给你10分钟时间解决一切,然后我们就马上出发。”

    天狼深呼吸,“唐老板,你早就放出阿二去寻找郭铁匠的行踪为什么还要让黄碧挖坟?这不道德!我刚才给你讲的周礼白讲了?周礼时候没有人会挖坟,因为挖坟是一个人最恶劣的品质,没有之一,一个挖别人坟墓的人不但会受到律法的严惩,还会受到周围所有人的唾弃,生不如死!”

    唐阳羽在抽第二根烟,刚才是第一根,天狼并不喜欢别人抽烟,尤其是对面这家伙小小年纪,可是她又不得不承认这家伙抽烟的样子很男人,很忧郁,很吸引人。

    男人最吸引人的时刻有两个,一个是开车或者骑马,一个则是抽烟。

    喝酒不算。

    因为天狼更加不喜欢酒鬼。

    “阿二要先闻到墓室里尸骨的味道才能飞出去找到郭铁匠的下落,因为这坟墓里埋的是郭铁匠的小女儿。”唐阳羽声音低沉。

    天狼一愣,她本以为这家伙根本不会给出任何解释的,没想到却给了一个凄凉又无奈的理由。

    “死者为大,我帮忙重新立碑。”天狼说着要动手,却被唐阳羽抬手拦住。

    “不用,这种活还是让黄碧一个人来做,你的手不需要沾染冤魂。”唐阳羽的声音更加低沉。

    “等等,你说郭铁匠的女儿是冤死的?你怎么知道的?”天狼很惊奇。

    “因为味道,骨头的味道,冤死之人骨头的味道跟正常或者疾病死亡之人的尸骨的味道完全不一样。修复没有那么容易,尤其是修复的古物很大一部分都是从古坟墓里发掘或者偷盗出来的,那么修复的工匠必须对于古坟,对于棺椁,对于尸骨都十分熟悉才行。”唐阳羽在讲专业。

    天狼突然有些肃然起敬,“想不到做一个真正的修复工匠这么不容易,活人死人都要打交道。之前是我错怪你了。”

    唐阳羽眼望西方,西方也没有光亮,西方的乌云更密更低更压抑。

    “郭铁匠的小女儿是三年前死的,小女儿死后他就心灰意冷再也不铸造刀剑了,而是封炉,埋葬了女儿然后躲进没人能找到的山洞里了此残生。他很想报仇但是却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能力报仇,于是只能自暴自弃。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自从小女儿死后他连一句话都没说过。”

    天狼觉得心脏有些不舒服,这注定是一个悲惨而恐怖的故事。

    “那么你知道郭铁匠的小女儿到底是怎么死的么?”

    唐阳羽低头,扔掉烟头,用脚尖踩灭,“是她的丈夫出轨然后被她发现,她原谅了他,因为她的丈夫是她父亲一生最得意的徒弟,也是个铁匠,本来是要继承他的手艺的。可是她的丈夫非但没有悔改相反还在掏空了郭铁匠的钱以后直接将自己的结发妻子毒死,然后逃之夭夭,跟着新欢投奔了实力远在郭铁匠之上的一个族群。”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

    天狼的眼睛一亮,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眼前的唐阳羽,“你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这件事不可能是你爷爷告诉你的,难道还是王先生?”

    唐阳羽摇头,不再回应。

    此刻已经麻利的把坟墓恢复原样的黄碧帮着唐老板开口了,“不是任何人跟爷说的,是爷自己的推断,但是我敢说爷的这个推断八九不离十,跟事实不会有任何大的出入。”

    “你别这么看着我,我挖坟盗墓了几十年要是这点事情还看不出来那岂不是白活了?”

    黄碧说着眨着一双衅眼珠傲娇起来。

    看起来更加让人作呕。

    “唐老板,你刚才说的都是你猜的?真的么?”天狼还得跟唐阳羽本人求证之后才肯相信。

    “是推断。”唐阳羽给出三个字的答案。

    天狼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她的武力已经达到神级,可是她的智力和经验似乎相聚唐老板太远,越是近距离接触她就越是觉得自己是个傻子。

    什么都看不出来。

    “我不相信事情就是你说的这样,除非你事先知道真相,你看着我的眼睛,你来之前真的什么都不清楚?”

    唐阳羽没有看她的眼睛,而是低头往另一个山峰走去,黑暗中,皑皑白雪的山上一只乌鸦悲戚的叫着,低空盘旋在前面带路。

    后面跟着两男一女,唐阳羽在最前面开路,天狼紧随,黄碧则扛着一把铁锹殿后。

    这是一个基本的三人作战队形。

    丧女之痛,不能报仇,不想见任何人,一个字都没再说过的90岁的郭铁匠,这样的老人如何接触?如何见面?如何沟通?如何劝慰?

    天狼不知道,她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在她生活的世界中唯一需要她劝解几句的就只有罗一个,而罗又是那种基本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时候不需要劝解安慰的那种人。

    “你找郭铁匠是想要他出山帮你修复白龙刃么?”天狼不得不问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你想多了,修复白龙刃有你做辅助就足够。”唐阳羽的回答简单而干脆,不容置否的样子。

    “只是为了让我亲眼见证一下大师级别铁匠的工作过程?你这个付出有点大吧?”天狼还是继续质疑。

    “付出虽然大了一点,但是值得,因为我要你心甘情愿的跟我三年。”唐阳羽的回答仍然简单而干脆,仍然一副不可知否的样子。

    这一次天狼不再疑问,因为她被说服了。

    就这么简单。

    10里的山路别说下雪的晚上就是白天也极其难走,因为山里积雪时间久了全都硬化,下面是冰上面是雪,每走一步都可能滑倒或者滑落山底。

    只是对于眼前这个三人一鸟的小队来说,根本不在乎。

    唯一有些麻烦的是唐阳羽这个海盗长大的并不擅长登山的19岁少年。

    所以虽然有乌鸦在前面带路,但是10里的山路他们足足走了2个小时才到达。

    山洞?

    根本看不见山洞的痕迹。

    眼前三面悬崖,一面连着山脉。

    山崖表面全都是冰柱,根本没人能接近。

    天狼努力向下看,因为她最擅长山地探险。

    结果一无所获。

    “入口不在悬崖上,在那棵松树下面,这是个天然的水洞,只是后来被郭铁匠巧妙的改造过,就变成一个冬暖夏凉的活坟墓,他在里面储备了足够多的粮食和木柴等生活用品,然后就是等死。何况他进入到一种修炼状态以后,三四天只吃一顿饭就足够了,而且不是最冷的日子也根本用不着生火。”

    所以他至少能够在里面活个十年二十年的没问题。

    山洞里面储藏食物水木柴也完全没有问题,根本就是个天然的通风的大冰箱。

    “那我们怎么进去?”天狼马上来到唐阳羽说的那棵松树跟前查看,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一个小孔,不过只有碗口那么大的小孔,四周都已经被郭铁匠用铁板给焊接上了,铁板深深的嵌入旁边坚硬的岩石之中,铁板的厚度至少有七八厘米。

    别说是人就是导弹都炸不开。

    所以郭铁匠进去的时候就从来没想过再出来。

    那个碗口大的小孔是通风口也是透光口,根本不是求生和紧急逃生口。

    “现在怎么办?用炸药都没用……”天狼笑了,看着淡定自若一点都不着急的唐老板。

    “你带我来就是要我帮你打开入口的是不是?”天狼何其聪明马上想到了对面那家伙到现在还如此淡定的根源,因为她拥有神级武力,打开这个钢铁洞口并不是多难的事情。

    “如果你愿意可以,如果不愿意我会自己来。我不是拉你来做苦力的,而是来学习如何做个合格的铁匠的。”唐阳羽风轻云淡,站在风雪当中。

    “是么?你用什么方法?紫龙之气?或者龙之权杖?”

    “你如果把龙之权杖用在一个铁匠身上,龙族那些人知道了会气疯的,说你亵渎圣物!”

    天狼笑了。

    “所以算了,还是我来吧,但是在开洞之前不需要跟里面的郭铁匠打个招呼么?”

    唐阳羽抬手摸摸鼻子,“那犟老头从来也不是个好客的主,不用问,直接打开!”

    说完他跟黄碧后退了几十米,并且找一棵松树抓住,因为一会一定是地动山摇!

    天狼的神级武力打出来绝对是排山倒海的气势。

    此刻天狼正在观察是直接打碎铁板简单还是打旁边的岩石更好,岩石的质地坚硬,可是却也没那么坚硬,至少比金刚石还差了不少。

    轰轰轰!

    三拳打出,地动山摇,震落了附近一片小松林松针上面所有的雪。

    黄碧忍不住大喊,“爷,地震了,地震了!”

    唐阳羽咬着牙死死抓住眼前那棵冰冷的松树不放手。

    然后哗啦啦,哐当一声,封住洞口的铁板轰然落地,掉进了山洞之内。

    可是里面根本没有人声,一点反应都没有。

    没有喊叫,没有恐惧,也没有愤怒。

    什么都没有,就像是里面根本没有人一样!

    唐阳羽没有着急进洞,而是走过来查看天狼的左手,她刚才用的是左手左拳,除了稍微红肿了一点之外连一点破皮都没有。

    他忍不住打趣自己,“天赋就是天赋,天赋的差距这辈子永远也无法追赶,所以我不学武功不修灵力是完全正确的,因为学修也没用,永远也达不到你这种手劲和高度。”

    天狼一愣,她还是第一次听这家伙自己揶揄自己。

    “喂,唐老板,你这算是变相夸我么?”

    唐阳羽抬头看着她美丽的眼睛,“不是夸你,是赞扬和羡慕。”

    “你的手没事吧?也没受内伤吧?如果都没有那我们就进洞了,去会会郭铁匠。”

    三人进洞。

    山洞是斜坡形状,角度大概有30度左右,斜着向下延伸,形成了天然形态的石头楼梯,虽然稍微有点陡峭。

    这次不是唐阳羽开路,也不是乌鸦,开路的是天狼。

    本来应该是黄碧,可是天狼一瞪眼他就只能继续殿后了。

    黄碧也是无语无奈,现在唐门这些女人一个比一个厉害,本来他以为大黑二黑已经是女人中暴躁杀人狂的极致了,却没想到一山更比一山高。

    眼前这个漂亮的女大学生一样的女人更加可怕。

    三拳,三拳就把一座小山石头山包给打碎了……

    尼玛!

    反正他心里瞬间又无数个漕尼玛飞过,无数个无数个。

    但是没有任何异常,一切都很安静,天狼手里拿着强光手电很容易就找到了郭铁匠所在的位置,他正在睡觉,他是日出而坐,不是耕作,而是打坐,日落而息,息是一样的休息。

    他躺在一片稻草从中,铺的比较厚实,可是稻草聪下面就是石壁。

    山洞里虽然真的不冷,外面零下20度左右里面至少能有零上四五度的样子。

    这在没有任何取暖设施,每天日照又极其有限的情况下已经十分难得,可以算得上风水宝地,风水宝洞了。

    强光手电照射过去郭铁匠,须发皆白的一身粗布衣衫的郭铁匠依然在睡觉,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反正眼睛都没睁开。

    看他的面目不像是九十岁的人,倒像是六十多岁。

    气色不错。

    一点也看不出丧女之痛和无能报仇的悲哀绝望。

    有那么一瞬间天狼在想是唐阳羽推断错了,人家躲在这里是单纯的为了修炼,世外高人。

    可是当她看见他的手的时候她惊呆了,他的手上全是暗黑色的血,他的手指甲十个没了七个,他每天都在痛苦的用双手在坚硬的石壁上抓,挠。

    山洞的石壁上到处都是一条条血渍,血迹。

    狰狞,恐怖,阴森!

    就像是到了人间炼狱。

    “老先生,起来吧,这个人会帮你女儿报仇。”天狼当先开口,当先替唐阳羽给出一个承诺,报仇的承诺。

    这话唐阳羽可从未说过,完全是天狼的决定。

    唐阳羽站在她身后也不说话。

    看着她如何处理。

    天狼一步步走进老者,关了强光手电,抬手从黄碧手里要酒,黄碧挖坟填坟的时候喝的烧刀子,用一个破旧的军用水壶装着。

    黄碧很有经验。

    在这冰天雪地的极限环境之中一大壶烧刀子足以让他活命,足以让他存活至少半个月。

    这都是经验累积。

    绝不是乱闯乱撞。

    “这里有烈酒,白酒,老先生,起来喝点吧。你的身子不冷,可是你的心冷。”

    天狼说着把酒壶放在老者鼻子跟前,然后后退两步,减少对老者的压迫。

    “我身后这个人替你女儿报仇,不是无偿的,你需要重开炉灶演示一下你是如何炼铁,如何铸造刀剑的,只要一遍就好。”

    “跟你学习的人是我。”

    天狼直接把此行的目的说明。

    她很有礼貌,有理有节。

    只是郭铁匠就好像已经死了好几年一样,依然眼睛也不睁的躺在那继续睡觉。

    黄碧有点忍不住了,但是没有唐老板的命令他不敢上前造次。

    “兴隆山中铁度日,浮云九天谁揽收?”唐阳羽突然沉声念出两句诗。

    不像是名人所作,更像是他随性所想。

    奇迹发生了,上一秒还死了一样一动不动的郭铁匠迅速翻身而起,双目圆睁,“唐门后人?唐门有后人了?来取那柄铁剑了?”

    “过来过来,让我看看你到底是谁!”

    郭铁匠说这话的时候可不是慈祥温柔柔和,而是寒意阴沉,杀气升腾!

    难道郭铁匠跟唐家有仇?

    唐阳羽这是羊入虎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王爷,王妃她恃宠〕〔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大明小书生〕〔重生巨星萌妻:总〕〔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女主她有锦鲤运〕〔反派亲妈的佛系日〕〔萌妻甜甜圈:亿万〕〔爱已入骨,情难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