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武为神〕〔纹阴师〕〔唐残〕〔木叶之式神召唤〕〔公公有喜了〕〔贴身狂医俏总裁〕〔奇怪的鬼〕〔血里鸢〕〔都市酒仙系统〕〔美漫之最强系统〕〔全民进化时代〕〔大唐第一少〕〔三个人的末世〕〔桃运大相师〕〔筝仙无双〕〔花都御医〕〔天师神书〕〔王牌军痞:傲娇老〕〔农女要翻身:魔帝〕〔穿越之败家福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1039章 深山掘墓
    兴隆镇距离东戴河海滨具体是21.4公里,只是前十公里是新修的柏油路剩下的就都是弯弯曲曲凹凸不平狭窄惊险的盘山路了。

    这对辉腾车是一个巨大的考验,第一这车底盘比较低,第二这车车身比较宽,这种路像牧马人那种越野车更加适合。

    或者楚伊的宝马suv也勉强应付。

    辉腾就不光是看运气的事了,所以车子开到大概十五六公里的时候就再也没办法前进了。

    当然这不怪开车的黄碧,黄碧在出发前是小声提醒过唐老板的,说了句,“爷,咱们应该换辆越野车。”

    可是唐老板并没有理会直接上车出发。

    结果现在悲剧了。

    “黄碧,你就在前面能调头的那一片小山坡等着。”唐阳羽下车并且做了新的吩咐。

    黄碧不放心,马上跟过来凑到他耳边低声道,“爷,据说这个郭老头脾气十分古怪,我还是跟爷一起进山比较好。爷跟着姑娘先走我把车寄存在老乡家里后追就行。”

    唐阳羽微微皱眉,“这种地方鸟都不拉屎我能有什么危险?”

    黄碧嘿嘿一笑不再解释上车调头寄存车去了,唐阳羽也不管他抬腿往前走。他似乎早有准备穿的一套户外装备,看起来精神抖擞神气活现的样子,不下车自己爬山都对不起那一身昂贵帅气的行头。

    天狼也还好,她平常也不可能穿ol装高跟鞋什么的,她穿的是一套三叶草的蓝色套装,下面穿着一双登山鞋。

    打扮的也很休闲。

    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个小情侣回乡探亲或者是户外蜜月旅行呢。

    两人肩并肩往前走,辉腾车开着很费力但是双脚走着却很省力,而且山里的积雪未化,四眼白茫茫一大片,虽然有些寒冷但是空气却异常清新。

    比东戴河海边还要清新的多,毕竟海上经常有迷雾,雾霾什么的,乌突突的视野很不好。

    山里很原始,很落后,很贫穷。

    天狼甚至无法想象这么落后的地方一个90岁的老铁匠是怎么生存下来的,毕竟手工打造的农具价格比较高,机器锻造的要便宜许多。

    真正农家干农活肯定都精打细算,谁会花几倍甚至十倍的价钱去买同一把铁锹和锄头?

    唐阳羽跟她平行上山却似乎一下子就感受到了她内心的波动,笑了,“天狼,你别土鳖了,郭老头是方圆几百里内有名的铁匠,根本不打农具也不打餐具,只打刀剑。”

    “那他怎么生活?而且现在打造刀剑应该是非法的吧?除非国家特殊允许的,像龙泉宝剑那样有名的作坊,而且还不能开刃,只能做观赏收藏之用。”

    天狼毫不示弱的反驳回去。

    “这个世界只有这个世界么?这个世界表面上看刀剑的需求很少了,实际上在暗黑和龙界总还是有需求的,再说郭老头脾气很臭要价很高,他是要么不开张一开张就吃三年,懂了?”

    唐阳羽鄙视的给怼了回去。

    天狼没觉得多难堪,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不知道有疑问弄清楚了就行了,所谓面子什么的都是虚荣。

    虚荣这种东西对于她来说,基本没有。

    “你跟这位郭铁匠以前认识?”天狼接着问。

    “不,你不可能认识,郭铁匠生活在北方隐秘的大山里你生活在华府最南方的小岛上,距离十万八千里,年纪相差更大。所以你是通过你爷爷也就是宗放大师知道这位隐居深山的老铁匠的,对不对?”

    天狼马上自己反应过来。

    她虽然不在乎虚荣,可是总被一个19岁的家伙怼也不是什么好受的事。

    “或者是王先生告诉你的,有人说王先生不出京城已算三分天下。”天狼马上补充道。

    唐阳羽笑而不语,其实郭铁匠不是老头子告诉他的也不是外婆说的,是他自己从老头子留下的一张华府匠人地图中找到的。

    老头子花费了大半生经历寻访华府境内的各种大工匠,一共有47名。

    唐阳羽一直认为匠人地图是老头子留给他的最宝贵的财富之一。

    但是地图虽然在,可是地图上的匠人大多年纪很大了,他家老头子已经死了十多年了,那些比他家老头子还风烛残年的老匠人还能剩下几个?

    而且这些老匠人大都脾气古怪生性不喜与人接触,尤其是不喜欢跟陌生的年轻后生接触。

    所以他不说话,正在心里盘算着怎么跟倔强的郭铁匠打交道。

    山路弯弯,越往上走越是陡峭,而且他们其实是在爬山,附近山峦层叠,一座山连着一座山,虽然明知道距离东戴河海边没多远,可是还是感到一种本能的恐惧。

    山路越走越窄,一开始还能勉强能走车,后来干脆就是羊肠小道,到最后根本羊肠小道都没了,一个脚印都没有。

    而前方的山顶距离似乎还很远。

    爬山就是如此,明明看着很近走着却很远。

    看着觉得20分钟就能到达的地方真正走起来也许两三个小时都无法到达。

    “喂,唐老板,你嘴里的20公里还真远。”天狼忍不住打趣他,并不是抱怨,甚至连苦中作乐都算不上,因为这点难道对于天狼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她是在刻意的将就唐阳羽的速度,否则她前行的速度至少能提高三到五倍,甚至更多。

    唐阳羽则是一边走一边看,好像并不着急见到郭铁匠。

    这时候后面的黄碧也追了上来。

    一脸的兴奋。

    “爷,这地方空气真好,适合养生,夏天一定很凉快。”他冲过来主动找话。

    “黄碧,你觉得这种平平无奇的山里会有特别的铁矿石么?”唐阳羽却很严肃的问了他一个问题。

    “嘿嘿,爷,这个你难不倒我,这一路我故意走的慢些,看见特别的石头就捡起来,不过的确跟爷说的一样,这里的山这里的石头根本平平无奇,别说特别的铁矿石,就是最差级别的矿石都没有。”黄碧说着从衣兜里掏出一大把各种各样的石块展示给眼前的两个人看。

    “那郭铁匠为什么一辈子守着这样的破山头过活?他的铁矿石是从哪里来的?”唐阳羽继续发问。

    “这个……也许是前面那座山会有不同,这样,为了保险起见我先上山打探一下情况,爷。”黄碧一口一个爷叫着,而且叫的很骄傲。

    因为黄碧是土生土长的京城人,对于爷的概念根深蒂固。天狼不同,天狼是关中长大的,关中地界可没有爷这种说法。

    即便是偶尔某个行业有叫的也不是尊贵的高高在上的尊称,而是一种职业代号,含着调侃的意味。

    所以天狼听着多少有些不适应,“唐老板,别人叫你爷你就那么舒服顺耳?”

    她在疑问也是挑战。

    此刻叫爷的黄碧已经不见了身影,猿猴一般灵巧,眨眼间就消失不见,甚至在雪地上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说是雪上飞也不夸张。

    当然山里的积雪时间已经很久了,所以硬度比较大,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天狼要做到黄碧那种程度也可以,但是没必要。

    至于唐老板唐爷,他每一步都陷进去的很深,如果问他他一定会说他在道法自然,没必要惺惺作态。

    实际上总结一句话就是他根本一点武功不会一点轻功不懂。

    所以只能跟正常人一样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前走,往上走。

    “我家老头子就是个京城爷,我遗传了,有问题么?”唐阳羽的回答傲慢简单无礼。

    天狼不跟他计较,他就是个粗俗的家伙。

    “我刚才也注意观察了一下附近的山体,的确没有可以用作炼铁的矿石,像郭铁匠这样的大工匠铸造刀剑一定是自己亲自炼铁才行,那你觉得他的铁矿石的来源在哪?说实话我对前面那座山也不抱任何希望,因为这附近都是相同的山体,不会突然出现变异和不同。”

    唐阳羽停住脚步抬手摸摸鼻子,向上仰望,还有多远的距离他也不能确定,他从小生活在海边,很少爬山,也不善于爬山。

    这里面三人他善于下海游泳,黄碧擅长原地挖洞,真正擅长登山的是天狼。

    所以此时天狼的意见还是应该重视的。

    实际上他内心也这么想。

    但是一刻没有亲自找到郭铁匠,没有亲眼看见郭铁匠的熔炉和铁矿石他就不能下结论。

    郭铁匠守在这里一辈子不下山肯定自有其原因。

    他不说话,不敢肯定的事情他不乱说。

    这是从小的习惯。

    两人于是沉默着继续往上走,大概走了20分钟左右远处一个黑影越来越近,速度很快,就像是从山顶向下滑雪。

    “死了,郭铁匠死了,死了三年了,他那山顶的破屋子根本没人住,他的坟就在破房子的院子里。现在那一个人都没有,我检查了一圈什么都没发现,只有一个粗糙的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老铁匠铺,不到20平的,茅草房。”

    黄碧飞速冲到两人跟前,飞速的汇报。

    天狼听了微微皱眉,不发言,看唐老板怎么说。

    唐阳羽笑了,“死了?死了三年了?墓碑上写的?”

    黄碧点头,但是一对小黄眼珠滴溜乱转,“明白,就等爷你这一句话呢,您就晴好吧。”

    说完又像是一个大猿猴一样转身消失不见,天狼看着眼前的家伙,“唐老板,你不是让黄碧去挖坟吧?这是对死者的大不敬,你这样做未免太过分!”

    天狼其实是很传统的人,她骨子里更信奉周礼。

    很快她的心事又被唐阳羽看穿,唐阳羽一边继续往前走,一边笑,“想不到你还挺传统的,居然一直信守周礼,如今像你这样的人太少了,难得。”

    “唐老板,你这是夸奖还是鄙视?”天狼的面色严峻起来,面露杀气!

    “算是夸赞吧,因为现在的年轻人早已经把我们老祖宗的传统丢的差不多了,金钱至上,让人痛心。”唐阳羽也严肃起来,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惋惜的表情。

    “你呢?你是唐门后人我不信你不尊周礼。从《周礼》其思想内容分析,则说明儒家思想发展到战国后期,融合道、法、阴阳等家思想,与春秋孔子时思想发生极大变化。后人不察,乃反诬为“渎乱不验”、“六国阴谋”之书。”

    “《周礼》记载建国设官之设想,故就其总体言之一,则非某一时代之历史真实记载,但就书中一官一职,一事一物,则每可求证于先秦古籍以及考古出土文物,如全书记述三百五十六官,有百余职官与两周全文相同相近。可见《周礼》作者曾搜集大量历史记载及当时现实,并非完全虚构。当代礼家学者,每深信《周礼》所载均为史实,并赞为西周之政绩。而近来学者亦可持怀疑态度,以为全属虚妄,不可置信。凡此偏信、偏疑、均非实事求是之治学态度。今日学习研究《周礼》,必须比勘群籍及生古出土实物资料,相互印证,辨明虚实,并分析各种制度之发展过程,从而得出可信之结论。”

    “我信《周礼》还因为《周礼》所涉及之内容极为丰富。大至天下九州,天文历象;小至沟洫道路,草木虫鱼。凡邦国建制,政法文教,礼乐兵刑,赋税度支,膳食衣饰,寝庙车马,农商医卜,工艺制作,各种名物、典章、制度,无所不包。如能加以研究整理,堪称为上古文化史之宝库。”

    “不管你信不信我是把《周礼》当做华府国最总要的一本历史书读的。”

    唐阳羽继续往前走,往前走并不耽误聊天,一边聊天一边爬山就不会觉得累。

    “恐怕你更在乎的是五礼吧,即便是读书你们女人也很容易读的狭隘。”

    天狼被气笑了,“你到现在还这么轻视女人?”

    唐阳羽也笑,猖狂的笑,“周礼的时代女人哪有地位?只不过是男人的附属品和传宗接代的工具而已,跟我讲周礼!”

    天狼真的很想一脚把他踹下山崖摔死,这家伙太欠揍了,居然如此大男子主义,如此重男轻女!

    实在可恨。

    于是她决定好好给他上一课,以压制她想冲上去制止黄碧挖坟掘墓的冲动。因为她也觉得这事有蹊跷,人有生死,何况是90多岁的老人,可问题是一个90岁还能打铁的大工匠有那么容易死了?

    华府大地上从古至今通过装死避世的大有人在。

    所以虽然觉得唐阳羽和黄碧的行为十分可耻,可是她还是忍着自己不去干涉。

    “《周礼》中确定了中国古代礼仪制度的基本结构,将“礼”划分为五类,称为“五礼”:第一吉礼,即祭祀之礼,为敬奉神与鬼的典礼,主要有祭天地、祭社稷、祭宗庙等礼仪活动。”

    “第二凶礼,即有关哀悯、吊唁、忧患的典礼。包括丧礼、遇到饥荒时的荒礼、遇到严重自然灾害事的吊礼、国内发生动乱时的恤礼、有外敌入侵时的禬礼等。凶礼都是在发生不幸事件之后,祈求和平和减轻灾祸的礼仪。”

    “第三军礼,就是有关军事活动的礼仪。包括用兵征伐、均土地和征赋税、田猎、营建土木工程、定疆封土等活动中的礼仪。”

    “第四宾礼,诸侯见天子,以及各诸侯国之间相互交往时的礼仪,包括朝、聘、盟、会、遇、觐、问、视、誓、同、锡命等一系列礼仪制度。”

    “第五嘉礼,古代礼仪中内容最丰富的部分,上至王位承袭,下至乡饮酒礼,无所不包,最重要的内容有婚礼、冠礼、射礼、飨礼、宴礼、贺庆礼等。”

    “唐老板,我不跟你争论男女地位是否应该平等的问题,我就问你一句话,倘若现在的人,从小孩子抓起,每个人都能遵从五礼,那么这个社会将是何种和谐?国家将是何种繁荣?”

    “传统不能丢,要继承和发扬,那么为什么不继承和发扬周礼,我没说百分百完全的继承,因为时代和制度早已不同,但是完全可以取其精华。”

    天狼一本正经的给唐阳羽唐老板唐爷上课,尽管她早就知道她不可能说服眼前的难缠的大男子主义的家伙。

    但是她还是要说,还要不停的说,一直说到他服气而已。

    因为这家伙内心有忠义有正义。

    说着说着两人已经来到山顶郭铁匠的漂泊在群山山顶之上的那个孤独破败的茅屋,茅屋一共有三大间,一间睡觉一间做饭一间打铁。

    无论怎么看,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看不出是一个了不起的大工匠。

    而要说到盗墓这件事没人能跟黄碧相比,此刻正是北方冬季,此刻室外气温至少零下十七八度,土地冰冻,根本无法动土。

    可是黄碧只用了半小时,只用一把铁锹就把郭铁匠的坟挖了个底朝天。

    结果棺木和尸骨都在。

    只是黄碧脸上挂着阴森又得意的笑容,“爷,这里边的尸骨绝不是九十岁的郭铁匠,这里边的尸骨是女性,死时候的年龄在四十岁左右,上下不会相差两岁!”

    天狼一惊,马上冲过去仔细查看,但是这方面实在不是她的所长,所以最后还是转眼看向唐阳羽。

    唐阳羽点了根烟,直接跳进了人家的棺木,捡起一块骨头闻了闻,然后放回原位。

    “重新埋好吧,然后继续找郭铁匠,他就在附近!”神级修复高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人生若能两相忘〕〔一胎二宝:冷血总〕〔重生渔家有财女〕〔爱情说它忘记了〕〔后娘[穿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