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法大帝传〕〔九龙圣祖〕〔竹马诱宠:小太妹〕〔电影世界大红包〕〔豢养人类〕〔从姑获鸟开始〕〔身边之物变成了妹〕〔罗德的野望〕〔万魔圣皇〕〔韩娱重生之月光〕〔锋寒三尺三〕〔你可能看了本假火〕〔逆命魔主〕〔盛世独宠:狼性王〕〔快穿女主:男神,〕〔重启全盛时代〕〔证道吧史莱姆〕〔邪帝缠身:爆宠神〕〔沈浪苏若雪〕〔极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1124章 下女逆袭(精彩求鲜花)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现场瞬间尴尬起来.

    庄和起来跟唐阳羽干,但是人家没有对他说,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猎和跟着干,人家只是警告,而且现在大家都知道这个19岁的家伙的确有读心术.

    真的能读取他的内心.

    而且被读取者毫无察觉.

    所以谁也没办法反驳了.

    之前庄和和猎和不管怎么看起来反应激烈,但是本质上他们都还在抢占一个理字.

    即便是唐阳羽已经驯服权杖已经成了紫龙勋爵,确定就是天选龙尊了,但是猎和表达的担忧也不无道理,至少不是胡搅蛮缠.

    现在.

    沉默,只有沉默.

    羲和也不说话,他很清楚此刻就是关键节点,也是逼迫庄和和猎和做出选择的最佳时机.

    说白了对付这两个间谍内应最根本的还是要在武力上压制他们才行.

    唐阳羽至少现在在气势和道理上完成了压制.

    唐阳羽果然乘胜追击,只是他选择的方法让羲和心里一紧,因为这绝不是理智的做法.

    他看着眼前的庄和猎和,“我知道你们心里那点小九九,本来不想都说出来,现在看来不说出来你们还以为我是傻子,很好骗的样子对吧?”

    “嘘,不要反驳,我的读心术之前的确没办法读取你们这个等级武力者的内心。可是别忘了现在我有了权杖,跟权杖通联具备了紫龙之气,再加上我体内积蓄多时的道法自然的基础,看到你们心里所想就再简单不过了。”

    “嘘,听我说完,不要抢话,不要逼我现在就使用暴力解决问题。”

    “第一你们互为依仗结成同盟,因为你们很有底气,一个具备龙杀印,一个惹急了可以召唤回龙黑拳,龙杀印加上龙黑拳同时攻击,不说在今天这个情况下大获全胜,至少杀死几个人然后顺利逃走没有问题。所以这叫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对吧?”

    “第二,庄和当哑巴暗中观察衡量做着最坏的准备,猎和则充当开头炮,先玩简单粗暴的,意图以此来说服羲和,然后你们三大祭司联手,那么此时此刻,你们的想法是我绝无生路!”

    “第三,你们之所以敢这么肆无忌惮的跟我对抗要置我于死地的根本原因的是你们骨子里还以为你们可以杀我,随便杀我,杀了我圣王也就等于空中楼阁,杀了我你们俩联手羲和也不是对手,只能成为傀儡,或者将其软禁,那么这地上龙族就成了你们两个的天下!”

    “就这三点……不,我还看到了第四点,庄和早已给地下龙城示警,青龙卫很可能现在已经秘密潜入地上世界,从地下龙城,对吧?所以你们只要多坚持一会青龙卫一到,我们就还得死,都得死!”

    “这样无论如何你们都立于不败之地,对吧?”

    唐阳羽声音不大,也不着急,沉着而淡定,一二三四直接彻底揭穿庄和猎和心中的阴谋。

    虽然对此也早有预计,但是无论是羲和还是旁边的天狼心里都禁不住有些发冷。

    读心术终极升级的唐阳羽太可怕!

    这世界上还有他无法读心的人么?

    一个人站在你面前立刻就可以看见你的心思,这根本就是超级bug,根本无法破解,即便是武力再高的人,除非达到真正的神级,才可以真正封闭自己身体的气场。

    否则气场无法完全封闭那么心事就都会被他看穿。

    羲和觉得冷是因为他当然也有自己的想法,也有自己的隐秘,不可能什么都让唐阳羽知道,全都让他知道那还得了?

    所以他不得不防,甚至下意识开始利用灵龙之力封闭自己体内的内气。

    天狼同样如此,因为他们会成为敌人。

    但是她没有强行防御,她在期待着什么。

    唐阳羽看看再次无语的庄和猎和,也看看羲和,笑了,“大祭司你不必紧张,我不会对自己人使用读心术,而且即便是对敌人我也不喜欢用,我更喜欢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去观察。”

    “之前我的眼力已经能够达到读心术一半的效果。”

    羲和也笑了,略微有些尴尬,“读心术从来不是正道,幸好你懂得节制,否则后患无穷。”

    唐阳羽抬手摸摸鼻子,“我也这么认为,突然而来的异能不是正路,即便不算邪道也是歪路,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也不会天上掉馅饼,上帝让你得到什么必然也会让你失去什么。所以我基本不同……但是,如果是对付不择手段要杀死我的敌人,哼,那我偶尔用上几次也无妨,无伤大雅!”

    唐阳羽再一次指桑骂槐。

    庄和猎和都是有身份的人,他们不可能像个泼妇一样跟唐阳羽吵闹。

    他们的确可以否认刚才唐阳羽所描述的一二三四。

    但是明人不说暗话,羲和没有读心术他们的那点事也不会想不到,只不过不会想的如此细腻透彻而已。

    所以庄和来到猎和身边,抬手脱下自己的外衣,然后咔嚓咔嚓撕成几条布条,熟练而有经验的把猎和骨头断裂的地方给暂时简单固定。

    用布条做成的简易绳子,把他们坐着的椅子腿打下来两个。

    简单有效的骨折固定。

    然后拍了拍猎和疼的基本上已经没什么感觉的肩膀,淡淡一笑,“好了,我们就跟紫龙勋爵也说点心里话吧,要么是今天就死,要么是大家还有机会工事下去。”

    似乎一瞬间把生死胜负看的很淡。

    “勋爵大人,我们老了,有点禁不起折腾了,我跟你保证一件事,今晚我不会动用龙杀印,也不会帮助猎和召回龙黑拳。我现在只想坐下来好好谈谈,可以么?”

    庄和开始示弱,另一种策略。

    虽然仍然不能放松警惕,但是无疑前面的硬碰硬,正面硬刚,唐阳羽一人完胜。

    几人坐下。

    唐阳羽还特意照顾天狼,招招手,“你就坐在我身后吧。”

    身后的位置可以是助手的位置,可以是下人的位置。

    下人不是不可以坐。

    这又是一个小的暗示。

    唐阳羽今天要掌控到底。

    谁也别再招惹他,否则他的杀招还没使出来呢。

    天狼安静的走过去,先是给他们续茶,然后并没有坐,很有规矩的站在唐阳羽身后。

    这个举动还是让唐阳羽满意的。

    下人就要有下人的样子。

    连羲和都比较满意。

    唐阳羽喝了两口热茶,“在这之前几乎所有人都在猜测我要以怎样的方式出场,带着多少筹码和砝码,当我几乎满级出场的时候所有人又都在等着我杀人,看我如何杀死龙族两大祭祀。即使庄和暂时不杀,也要杀猎和杀一儆百。或者说反过来,庄和才是关键,杀庄和杀鸡给猴看。猎和?不足为惧。”

    “我这么说不是狂妄,因为在我走进这个酒店之前有几个人要替我杀人,替我杀人的人都很清楚你们两个的实力和武力,既然张嘴说要杀死你们,那必定是有十足把握的。”

    “我都拒绝了。”

    “你们会觉得我从没杀过人,所以怕了。怕?平常我当然会怕,但是面对一心杀死我的敌人,我不可能怕,因为我不杀死你们你们就要杀死我!”

    “但是我的思路在另一个角度上,如果我是你们,我也会选择做地下龙城的间谍,因为地下龙城才是龙族的核心与根基,地上龙族衰落到裤衩都不剩的时候地下龙城却精锐尽在。”

    “所以这是一个很好做出的选择,向着地下的强者,不会错。”

    “何况100青龙卫已经在路上了,庄和大祭司,对吧?”

    庄和顿了顿,也喝了口茶,放下,“青龙卫本就早已做好出击地上的准备,所谓我给的情报也只是众多契机中的一个,勋爵大人你应该很清楚,青龙卫要出最好的理由是清剿叛龙龙女,清剿外族龙尊。”

    “所以我不是推卸责任,只是青龙卫真的要来了,100青龙卫,地上龙族谁能抵挡?”

    庄和也摊牌。

    这时候摊牌是最好的谈判方法。

    无比管用,好用,还能让他重新找回一点主动。

    但是他马上接着说道,“可是地下龙城太低估唐门了,太低估你这个外族龙尊了。如果我猜的不错,那100青龙卫根本没办法来到地上了,勋爵大人已经派人去山口阻截,而且有十足的把握。”

    “本来在西风岭看到李家的昆仑雪奴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李家负责狙击青龙卫,但是很快我知道不是,是你的唐门。”

    “我佩服你的胆略,胆量,还有你通天的手段。居然不动声色之中就拥有了狙击100地下龙城青龙卫的武力,这太可怕了。我甚至开始怀疑你的祖父突然从京城归隐雷州那时候开始就开始给你做此铺垫了……”

    唐阳羽看着庄和的眼睛,“你要是早这么说话猎和就不需要断了两只胳膊,有件事我要跟你讲明白,我家老头子到死连我家祖坟在哪都不肯说出来,你觉得他会给我留下什么基础?他给我留下一屁股屎,要我来擦。”

    “当然,他也从来没对我抱有任何希望,所以他做的很决绝,他死了我死了,都入不得祖坟。也许我的下场还远不如他,毕竟他是正常死亡,死了以后还有孙子给好好的埋了,得到了安息,每天都可以听到海浪的声音。”

    “我?我很可能死无葬身之地,或者被仇家挫骨扬灰了!”

    “所以庄和,猎和,你们觉得这样的我还会怕么?手段还会温柔么?”

    “庄和你说的没错,别说100青龙卫,就是300青龙卫也绝对上不来地上世界半步!这就是我的安排,所以我才会在这地方召开见面会,这见面会就是针对你们两个的,这样说够直接够明白了吧?”

    庄和冷哼,“好,至少爽快。那勋爵大人你到底要我们怎么样?你明知道我们不可能跟羲和大祭司一样了。我知道羲和大祭司不是做了你的下人,羲和大祭司是从大局出发,而且他效忠圣王和龙尊,这天经地义。”

    “你今日不杀我们,我们自己都无法保证我们将来不会再杀你!”

    唐阳羽笑了,突然爽朗的笑了,“哈哈,痛快,我从没想过庄和大祭司你原来也是这么爽快之人。但是想杀我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你们俩算老几?先在后面排队吧!”

    他这话一出,羲和脸色明显难看。

    因为这话有些过于膨胀了。

    他身后站着的天狼再次走出来给大家续茶,当然先给他续,因为他是屋里最大的那个大佬。

    “唐老板这么说是不是有点太托大了……斩草除根才是最好的办法……这个世界上只有死人财最值得信任。”她弯着腰,声音不大,但却如同惊雷。

    她的确还算有点规矩。

    她也只是照着唐老板的吩咐做事。

    但是此刻却突然变成了一个高高在上的屠杀者。

    她这话是在等待唐老板一个眼神、

    只要唐老板眨眨眼,那么她立刻杀人,庄和猎和都得死,她一人斩杀,足矣!

    不说别的,就她年纪轻轻这份定力这份气度,天下间就没有几人能敌。

    所以庄和非但没有生气,没有恼羞成怒,还赞扬了一句,“强将手下无弱兵,勋爵大人带出来的下人也是顶级的。如此下去,地上龙族也许真的有希望延续下去。”

    唐阳羽微微向前躬身,脸色一沉,“这没你说话的地方,下去。”

    他说下去是到他身后去,而不是从房间出去。

    天狼马上回到他身后,低下头,一身不吭。

    很听话,很顺从。

    但是乱叫的狗不咬人,真正咬死人的狗不会叫。

    现在在庄和猎和眼里她就是那只不会叫但是绝对会咬死人的狗。

    唐阳羽养的一条好狗。

    或者,从别人那里借来的一条好狗。

    唐阳羽抬头再看庄和猎和,脸上多少有些尴尬,“两位不必在意一个下人说什么,她只是在西风岭跟轩辕玄鱼打过一场就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实际上坐进观天一点见识都没有。”

    他这话听起来是批评教育,实际上则是装了一个更大的比。

    他么的。

    20出头年纪的女孩跟轩辕玄鱼决斗过一次,然后完好无损的出来?

    没死没伤?

    轩辕玄鱼绝不会打假,出手无情。

    那么也就是说眼前的这个叫萧一的规矩下女,绝对已经是个奇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王爷,王妃她恃宠〕〔见鬼〕〔网恋么,我98K消音〕〔顾轻舟司行霈〕〔小祸害[快穿]〕〔英雌〕〔一胎二宝:冷血总〕〔国医狂妃:邪王霸〕〔爱情若如初相见〕〔人生若能两相忘〕〔灵狐妖妃:邪性鬼〕〔重生盛宠:总裁的〕〔你之蜜糖,我之砒〕〔叶绾绾司夜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