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废后,本宫要〕〔桃运神医〕〔真武神帝〕〔南北杂货〕〔娇宠农门小医妃〕〔田园纨绔妻〕〔你以情深乱流年〕〔农女巧当家〕〔重生修真变成龙〕〔绝命毒尸〕〔重生八零甜蜜军婚〕〔重回80当大佬〕〔我想和你天长地久〕〔荒祖战尊〕〔绝代仙王在校园〕〔狐仙夭夭〕〔神级黑店〕〔异能战仙〕〔权路风云〕〔觉醒之胃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1122章 上位当BOSS
    庄和看看猎和,猎和看看庄和。

    跪还是不跪?

    跪代表彻底屈服,不跪就是当众叛龙,这个无论他们怎么解释都解释不了了。

    到现在他们才明白,所谓护龙会和外族嘉宾都是找来给他们作见证的,见证他们到底是对龙族忠心还是出于个人私利!

    猎和沉声,“大祭司要宁死不屈么?那我也跟着。”

    猎和得拉一个垫背的。

    至少猎和此刻的余地反而更大一些,因为他在外面的印象就是一介武夫而已,一介武夫容易冲动,容易鲁莽,一言不合就动手。

    但是到现在为止他并没有对圣王和天选龙尊造成实质伤害。

    那么他就有退路。

    而且谁都知道他是跟着庄和走的,庄和现在又有龙杀印在身,他追随也没问题。况且刚才他已经动手了,一条胳膊已经被打断,至少他占了一个方面。

    至少刚才他的理论得到了护龙会大部分成员的支持和相应。

    那也有前提,是当时他并不知道唐阳羽已经驯服权杖,护龙会也不知道,并且已经拥有紫龙之气,对于龙族残杀来说基本上相当于刀枪不入了。

    也就是说虽然天选龙尊紫龙勋爵在龙阶和地位上肯定没有圣王高,可实际上的武力和能力恐怕已经超越圣王。更可怕的是龙之权杖不单单是龙族第一圣物还是龙族第一圣兵!

    这才是庄和猎和更为恐惧的事实。

    因为他们不知道唐阳羽是否连权杖的第一圣兵的功能也研究明白了。

    说白了权杖本身就是一个独立的战斗系统,只要它认了新主,那么作为第一圣兵的功能早晚都会被姓唐的破解。

    本来庄和猎和的终极计划是利用庄和隐藏的龙杀印来制衡羲和,然后当唐阳羽真的拿出权杖的以后就立刻动手抢夺过来,名义上则是权杖归龙。

    当然前提是唐阳羽只是得到了权杖,不择手段得到的,但是并未驯服。

    他们认为他们的计划天衣无缝,即便是见面会开始之前羲和得到了有关龙杀印的消息也来不及了,因为对于羲和来说根本没有临时应对之法。

    除非他们仓皇的取消见面会。

    见面会一旦还没召开就取消那就更代表唐阳羽名不副实,根本没有胆量证明自己拿到了权杖,驯服了权杖,根本不敢直接承认他就是天选龙尊。

    因为天选龙尊的几大条件缺一不可。

    没想到的是奇迹的奇迹还是发生了。

    面对此情此景,庄和只能长叹一声,对着猎和说了一句话,“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他的意思是要跪。

    毕竟庄和也没有把事情彻底做绝,他看着犀利实际上也给自己留着退路和后路呢。

    但是猎和难免担心。

    靠近一点,“要是青山不在呢?”

    庄和冷哼一声,“那就鱼死网破。”

    说完庄和跪拜,单膝跪倒跪拜。

    猎和也马上跟随。

    两人同时的一模一样的跪拜。

    唐阳羽没有像想象中那么落井下石,也没有过来直接踩人。

    而是当他们是空气,来到主台中心,面对着几十护龙会成员,冷声道,“不管昨日我是何人,今日我是紫龙勋爵,地上龙族圣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从此以后哪个要是再敢拿我外族人的身份说事,那他就是找死!”

    这后一句分明是严正警告庄和猎和的,因为他们刚才已经犯了严重的以上犯下的罪责,现在看起来唐阳羽还是要追究,要斩草除根。

    而跪拜的护龙会成员也吓的不轻,因为刚才他们也跟着猎和一起起哄造反来着。

    倘若猎和庄和都问罪了,那他们也难逃此劫!

    他们赶紧接连认错。

    声音整齐,洪亮。

    “我等愚昧无知以下犯上,甘愿受罚!”

    “甘愿受罚!”

    这样庄和猎和反而好过一些,因为自古以来就是法不责众,很明显唐阳羽即便摇身一变成了紫龙勋爵也是刚刚上位,也是外族人进入龙族的第一步。

    如果这时候他就严惩在场的全部护龙会成员,那么以后他自己的日子也不好过。

    威严龙阶仍在,却失去了民心。

    毕竟下面这些护龙会成员是对龙族忠心忠诚的,这已经很难得。

    那么现在的情况就是倘若单纯的出发庄和猎和就说不过去,倘若不处罚他们又如何让唐阳羽消气?

    而且明知道这两个人狼子野心!

    放虎归山必成大患!

    唐阳羽要如何处置便成了他眼下面对的一大难题。

    唐阳羽直接走下主台,伸手拉起每一个跪地的护龙会成员。

    说了一句让所有人都敬佩不已又预料之外的话,甚至有点石破惊天的意思。

    “都起来吧,记住,你们可以对我不忠,但是不能对龙族不忠。我今日不与你们计较,是知道你们这些人是地上龙族仅存的几十忠心精锐,我不能刚成为紫龙勋爵就断了龙族的忠义!”

    这话说的十分响亮。

    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佩服不已。

    第一体现了唐阳羽宽阔的胸襟和胸怀,第二体现了他以大局为重,第三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在五十六护龙会成员心里种下一颗种子,一颗忠义的种子。

    他说不必对他忠诚,他不在乎,可以反对他,但是不能对龙族不忠。

    可是他这样做不正是为了龙族的复兴,解救龙族于危难么?

    本身他一个外族人,本来没有这样的使命和职责。

    紫龙勋爵位高权仗,正如他自己所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是也要分什么时机什么时候,现在这个时候他面临的可不是高官厚禄丰衣足食,他面临的是死亡。

    一次次的死亡考验。

    因为他成了天选龙尊,龙族千年寻龙大业全都寄于他一身1

    谁都知道龙族衰落至此,地下龙城又见死不救虎视眈眈,那么去寻龙不是九死一生,是十死无生。

    所以他为了什么?

    他自己本身就是为了忠义。

    或者把忠字去掉,他为的是正义,心中有正义。

    这样的人,哪怕19岁,哪怕是外族人,谁敢不服?

    而且他早已创造了龙族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奇迹中的奇迹,得到龙之权杖并且瞬时驯服具备紫龙之气,成为紫龙勋爵。

    他就是龙族不灭的见证,就是龙族延续的奇迹!

    众人心中那份骄傲那份热情再加上他们原本就坚定的忠义瞬间被点燃!

    他们谁也不肯起来。

    仍然坚持跪在地上,并且大呼。

    “从此为紫龙勋爵马首是瞻,忠心不二!”

    “请紫龙勋爵责罚,我等绝无抱怨!”

    声势浩大,瞬间得了人心!

    这让跪在地上的庄和猎和脸色更加难看,猎和冷声,“大祭司最好提前做好准备,马上就会轮到我们,下面那些家伙很容易过关,到我们这,哼,别说姓唐的,就是羲和都不会轻易放过我们!”

    “因为我们刚才也明显对羲和不敬!”

    庄和不说话,但是看得出来他已经在早做准备了,反正第一他不会束手就擒,第二也不会任凭别人割了他的脑袋。他刚才就说了倘若姓唐的小子不让他们活,那就只有鱼死网破!

    哼!

    那小子即便有了紫龙之气他原来基础太弱,不会武功没有灵力,他真的使出龙杀印大杀特杀,谁能抵挡?

    那小子要是足够聪明就不要把事情搞僵。

    猎和似乎知道庄和的打算,所以他跪在那贴着庄和的耳朵说了句话,“大祭司最好不要动手,否则一个楚墓后人一个轩辕玄鱼就够你应付的……”

    庄和没有把他们遗漏。

    只是到了拼命的时候根本管不了那么多了。

    “何况还有四个雪奴。”猎和补充。

    庄和冷哼一声,“你若怕死就继续跪着,哭着,求饶,看那小子能不能饶你不死!”

    猎和笑了,“大祭司,何必如此生气,我猜……那小子不会要我们的命的……不信你看着……”

    庄和一愣,猎和眼里闪过一丝狡猾。

    似乎早已看透了唐阳羽的下一个步骤。

    唐阳羽见众人都不肯起来,不受惩罚就不肯起,因为他们知道龙经的重要,不可冒犯,任何人都不行。

    既然紫龙勋爵大义为先身怀正义,那么他们必须受罚,更不能破了规矩。

    唐阳羽回头看了看也在跪着的羲和,“大祭司,你就起来吧,以后不需行此大礼,第一次也就算了。”

    “对于这些护龙之人如何惩罚,谁刚才牵扯其中,谁默不作声,我想大祭司早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那就按照最轻的规定处罚吧,他们才是龙族的精锐,不可重罚,念在初犯,念在不知者不怪。”

    唐阳羽这个手段玩的很好,他最擅长的就是顺水推舟做甩手掌柜。

    这个问题直接交给羲和处置。

    最好的。

    没人不服,而且绝对公平,毕竟刚才不是五十六个人全都跟着起哄造反来着,其实也说不到造反,只是群情激愤以下犯上而已。

    这东西可大可小,可轻可重。

    羲和起身,十分的严肃,也十分的规矩,“谨尊紫龙勋爵谕,三日内会做出相应惩罚,做错事,违反了龙经就得惩罚,任何人也不能例外!”

    “尤其是身为大祭司却只知道煽风点火为恐龙族不乱的猎和和庄和二人!”

    果然,羲和都不会放过他们两个。

    而且羲和说的是有顺序的,把猎和放在前面,庄和放在后面。

    这个说法就颇为有趣了。

    这意味着两人必受重罚,但是在这重罚之中又不是最重的惩罚,因为猎和在前面,也就是说猎和的罪过比庄和大。

    这有点搞平衡的意思。

    当然,具体如何处置这二人还要看唐阳羽的。

    他才是老大。

    “老板,我要杀了这两个坏老头!”

    突然一声稚嫩的声音传出,话到人到,人们注意到那个小小的消瘦的身影的时候二黑已经从副台来到了主台,抬眼就要杀人。

    “退下,不得胡闹!”唐阳羽冷声喝止。

    “不,这两个坏老头刚才就想杀你,以后也还会杀你,所以他们必须死!”一个十岁的小女孩思维逻辑十分清晰,而还有一点才是最重要的,那就是童言无忌。

    小孩往往很容易就说出真理。

    二黑这话谁都相信,因为大家心里都是这么想的,只是不能或者不敢直接说出来。

    别人做不到的艰难之事。

    二黑很轻易的就做到了。

    庄和猎和自然不能让二黑站在他们头上欺负他们,猎和马上抬头恶狠狠警告,“外族的小杂碎,滚开!”

    他这样愤怒是有道理的。

    他们再如何也是龙族大祭司!

    地位在那,身份在那。

    再怎么样也轮不到一个外族小女孩来审判,来执行。

    这是大忌。

    楚伊没有出面,天狼过来,一个字没说,直接把二黑抱走了。

    虽然抱走了,人没杀成,但是这却给了龙族所有人一个最强烈的警告信号。

    那就是唐阳羽可不是没有任何根基,不说他在龙族的根基,他还有自己的唐门,千万不要小瞧唐门,唐门如今真正的战力已经十分恐怖!

    这边轩辕玄鱼看着对面的热闹,笑了,“好棋子,对面的楚墓后人好手段,你说是吧,易风。”

    李易风已经站起来了,没必要一直跪着,因为他不是待罪之身,他行礼之后就可以起来。

    李易风微微一笑,“童言无忌,这是对那两位大祭司的一个严重警告吧。”

    轩辕玄鱼话题一转,“那易风你觉得今天那两位大祭司会死么?”

    李易风不说话。

    仿佛有种不可说不可说的意味。

    同样的问题轩辕玄鱼马上又转身问张出尘,张出尘反而大方,反而敢说,毕竟他属于外人,比李易风这个护龙一族后裔要方便自由许多。

    “生死只在那位紫龙勋爵一念之间,可生可死。”

    他这话表面上看好像等于没说,实际上却有大智慧在里面。

    他承认了紫龙勋爵在此中的绝对实力和生杀大权。

    轩辕玄鱼则微微皱眉,缓缓坐下,静待事情发展。

    唐阳羽从人群中快步走回主台,“有功必赏,有过必罚。庄和猎和两位大祭司刚才有罪在先,必然要受到应有的惩罚。”

    “楚千杯长老,现场由你继续主持,我和羲和大祭司带庄和猎和进去做一个了断!”

    他这话说的霸气恒生!

    他要进去让羲和做个见证,然后跟庄和猎和这两个一心杀他的大祭司做个了断!

    果然,张出尘刚才说的极对,庄和猎和的生死只在唐阳羽一念之间!神级修复高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独宠娇妻(重生)〕〔重生巨星萌妻: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盛宠:总裁的〕〔人生若能两相忘〕〔与鬼同眠:鬼王,〕〔一胎二宝:冷血总〕〔爱已入骨,情难断〕〔爱情说它忘记了〕〔重生渔家有财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