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惹上妖孽冷殿下〕〔修真零食专家〕〔重生娱乐圈:隐婚〕〔超级基因猎场〕〔这个法师不太冷〕〔狼牙兵王〕〔史上最牛冒险〕〔军帝隐婚:重生全〕〔我的忍界有轮回〕〔萌妻太可口:总裁〕〔蜜恋100分:宝贝,〕〔玄门大佬〕〔改造神君大作战〕〔系统求卸载:快穿〕〔足球之非凡球衣〕〔择仙录〕〔都市之万界至尊〕〔邪刀与圣剑〕〔穿越自带神攻略〕〔萌萌兽宠:小吃货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1119章 煽风点火
    主角还未出场猎和就已经亮出了祭祀之剑,这个可热闹了!

    猎和有些操之过急了。

    但是他这样做实际上是聪明的,那就是赶在唐阳羽还没出场之前就把今天见面会的基调给定了,就是对付妄图颠覆龙族权力机构的外族入侵者。

    唐阳羽不是天选龙尊,是龙族眼下最大的敌人。

    他是骗子,并且跟羲和大祭司沆瀣一气,当然还有李易风他们!

    猎和是在主张正义。

    下面的龙族成员也开始议论纷纷,毕竟这次见面会的主题到底是什么他们到现在都没弄清楚,因为通知他们来秘密开会的方桌长老并没有说明。

    现在主台上三大祭司自己先打起了内战,这算什么?

    但是毕竟他们都是忠心之士,都是护龙会成员,所以议论纷纷交头接耳可以,却并没有自乱阵脚,因为他们相信羲和大祭司会给出一个最后的说法的。

    羲和并没有起身说明。

    继续跟猎和周旋的是见面会的主持人,放着长老楚千杯。

    楚千杯不急不慌,从桌子上拿出一本手写《龙经》,高高举起。

    “大家不要乱,羲和大祭司做事,我们方桌长老做事全都是遵照《龙经》执行,没有任何私心。我们都忠诚龙族,这个龙族包括地上龙城和地上龙族。龙族不是某个人或者某几个人的龙族,龙族是大家的龙族,是华府的龙族!”

    楚千杯用的是文,是龙族至高无上的《龙经》,猎和用的是武,用的是他自己的祭祀之剑。

    一文一武高下立判。

    显然楚千杯准备更加充分,而且没有任何动手的意思。

    猎和手里举着祭祀之剑冷哼一声,“楚千杯,黄口小儿,你满嘴遵循龙经做事,实际上却在偷换概念蒙逼众人!那个外族人就算是通过见不得光的手法得到了龙之权杖又如何?你敢说权杖已经认主?笑话,龙之权杖是龙族第一圣物,绝不会认一个外族人做新主!”

    “你们满口仁义道德,实际上是助纣为虐,实际上就是背叛龙族,我不知道那个外族人给了你们什么好处,给你们灌了什么**汤,你们要如此没有底线的给他卖命!”

    “金钱我猎和不在乎,权力我猎和也不在乎,我在乎的只有龙族的纯粹和兴亡!生死猎和更是早已看淡,纵使今天你们人多势众也休想瞒天过海,只要我猎和还活着,手中还有这祭祀之剑,就绝不会让你们的奸计得逞!”

    这才是猎和露出獠牙的时刻。

    这才是猎和真正的思维。

    他可不是笨蛋,可不是个鲁莽武夫。

    猎和就等着最后时刻振臂高呼成为龙族的救世英雄呢!

    果然下面的护龙会成员都开始动摇,因为他们也相信猎和所说的,即便唐阳羽那个外族人阴差阳错,机缘巧合,不管他用什么方法拿到了权杖。

    可是权杖根本没办法带出白龙岭!

    即便,几遍发生奇迹带出了白龙岭权杖也不可能认主,新主。

    猎和特意强调的是权杖不可能认外族人为新主,实际上大家都很清楚的一个铁一般的事实是,权杖连龙族新主都不会这么快就认!

    正常怎么也得138天,而且权杖认主的几率不足百分之十!

    最快的认主记录,龙族内部三大圣龙尊之一的那位也用了差不多50天才驯服,那次是发生了被称为世纪大战的对外战争,战争规模宏大,过程异常残酷艰辛!

    现在根本没打仗,打仗了现在唐阳羽也还没有正式身份跟资格代表龙族出战!

    那么他拿到了权杖却绝不是权杖的新主!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羲和大祭司放着长老护龙一族的李家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就按照圣左尊右把最尊贵的右上位留给唐阳羽,不妥,大大的不妥。

    下面护龙会开始有人按照规矩,双手举过头顶,啪啪拍三下,发言!

    “羲和大祭司,我们需要龙族正义,我们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方桌长老,你们把我们编入护龙会叫到这里到现在还不说出真正目的是什么意思?”

    “难道我们不赞同那个在龙族还没有任何名分的外族人,你们你要杀了我们,斩草除根么?”

    “对,我们要说法,我们站在猎和大祭司这边,我们不惧死亡,我们要维护龙族正义!”

    56个护龙会成员至少有一半动摇了,甚至开始公开站在猎和这边。

    但是这还不够,远远不够。

    猎和还有大招没放!

    猎和手握祭祀之剑,看着主台下面开始愤怒的人群,挥了挥手。

    “肃静,大家先肃静,我还有更重要的话要说!”

    “这是我们龙族见面会,是,唐阳羽是外族人,可是他毕竟说自己拿到了权杖,那么勉强可以破例让他参加这次会议,但是最多也只能站在台下列席!”

    “根本没资格坐在主台,更别说坐在右主卫,笑话,天大的笑话。而且大家擦亮眼睛看清楚左右两边,除了我们龙族护龙会和大祭司以外还有好几个其余族群的人,这些人有什么资格参加我们龙族会议?”

    “我们龙族什么时候已经沦落到需要看其它族群脸色存活了?”

    “我不服,猎和不服!”

    下面反应更加热烈,高举拳头,大喊。

    我不服,我不服!

    外族滚出去,滚出去!

    但是仍有一半左右的成员没有参与进来,他们保持沉默,静观其变。

    于是猎和再次挥手让愤怒的人群重新安静下来。

    然后一字一顿,“我知道你们有些人害怕了,毕竟龙族太久没有打仗了,你们惧怕羲和大祭司的地位和威严,你们惧怕那些外族群的武力!但是你们根本没必要惧怕,因为龙杀印在庄和大祭司身上!”

    “庄和大祭司才是地上龙族最终有资格主持正义的那人!”

    “庄和大祭司万岁,龙杀印万岁!”

    下面这下可开锅了!

    几乎所有护龙会成员都被鼓动,都激动起来,有的甚至热泪盈眶。

    跟着猎和激动的,大声高喊。

    “庄和大祭司万岁,龙杀印万岁!

    “庄和大祭司万岁,龙杀印万岁!

    “庄和大祭司万岁,龙杀印万岁!

    ……

    庄和并不高兴,他知道猎和会搞些小动作,却没想到这么快就把他的老底卖了出去!

    猎和不是蠢蛋,他自然知道唐阳羽也是有备而来。

    猎和担心庄和不会真的百分百跟他站在一起,所以他先下手为强,先把庄和跟自己捆绑在一起,并且捆绑在正义的一边!

    庄和不说话,不起身!

    按照道理和现场愤怒的气氛他肯定应该起身说话,主持。

    但是他没有。

    他什么都不说,坐在那,稳若泰山。

    这样也行!

    他在压阵!

    大家都这样理解,虽然他现在坐在羲和大祭司的下位。

    羲和大祭司也不说话,也保持沉默。

    此刻左右两边副台的几个人却有些受不了了,尤其是右边的二黑,要不是天狼伸手拦着,二黑早就冲上去杀人了,猎和早就死了不知道几十次几百次了!

    但是天狼眼看着就要拦不住了。

    楚伊说话了,“二黑,不要乱动,今天的事情你们老板早有计划,你擅自出去杀人他会不高兴的,很不高兴!”

    二黑天不怕地不怕,只怕唐老大。

    但其实她对楚伊也是有那么一点畏惧的。

    因为楚伊身上存在一种超强气场,她耍小聪明暗中尝试过,她的杀气根本没办法接近楚伊的近身!

    也就是说她跟楚伊相差了好几个级别!

    这让她很奇怪,也很有挫败感!

    况且楚伊是老板都十分尊重的姐姐,那么她理应也跟着尊重一点,只有一点点。

    二黑不服,攥着小拳头,撅着小嘴,“可是那个坏人,那些坏人在说老板坏话,说老板坏话的都要死!”

    楚伊被她义愤填膺的样子逗笑了,抬手把她拉过来,“过来,过来,一会要是你老板要杀人,我让他第一个派你上去,好不好?但是现在不能胡闹,要懂规矩。”

    就在这时有人自己厚脸皮的拉着一把椅子坐了过来,挨着二黑。

    笑嘻嘻的,“是啊,是啊,二黑不要着急,一会有你杀的,想杀多少都行。”

    是小天师张入尘!

    二黑终于找到一个可以无所顾忌发泄的对象了,马上就要发飙,却再次被楚伊拦住,“不行,张入尘是你老板的客人,不能杀。”

    二黑要气死了,要憋死了,干脆直接站到椅子上,气鼓鼓的等着,等着老板出现,等着老板一声令下好杀人!

    而左边副台也没好多少。

    张出尘张天师绝对是得到的大天师了,脾气相当好,可是被猎和这么一说也相当不高兴,只是他尽管相当不高兴还是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至少不会爆粗口更不会不顾后果的直接站起来杀人。

    轩辕玄鱼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她的脸都气白了。

    冷冷问身边的李易风,“易风,这就是你所谓的安排?”

    李易风笑了,“轩辕前辈何必跟一个跳梁小丑动气?上帝让他灭亡必先让他疯狂,他不这么不要命的折腾一会唐先生怎么有正当理由清理门户?”

    轩辕玄鱼一愣,下意识看了看主台稳若泰山的坐在右下位的羲和,压低声音,“易风,难道唐阳羽一个外族人真的有资格坐右上那把椅子了?”

    李易风凑过来,“基本差不多吧,所以好戏才开始而已,轩辕前辈就当是看犬吠了。”

    ……

    群情激昂,甚至有人开始在前排向前故意冲击手拿《龙经》的楚千杯了。

    楚千杯也不着急。

    回过身对着猎和大祭司。

    “猎和大祭司,你非要这样做么?非要当着大家的面颠倒黑白,非要把自己的退路堵死么?”

    “你应该很清楚你这样鼓动众人的后果!”

    楚千杯一个方桌长老,面对如此气焰嚣张的大祭司,没有丝毫退缩,反而硬气十足,正面硬怼!

    这有什么?

    这没什么!

    哼!

    好戏马上就要拉开帷幕了!

    但是氛围还不够刺激,真正的大鱼,今晚真正的大鱼不是猎和,猎和只是个陪衬,真正的大鱼是庄和。

    庄和不愧老奸巨猾,在被自己人猎和从背后小小的捅了一刀以后居然无动于衷,还是不发表任何见解,就看着猎和在前面疯狂的表演。

    这样身负龙杀印的他就进可攻退可守。

    虽然身在被动,却完美攻防。

    于是他的话茬马上转移到庄和身上。

    “庄和大祭司,你就不管管么?谁都知道猎和大祭司为你马首是瞻,他这么鼓动龙族内乱你就能熟视无睹?”

    庄和说话了,但是还没有起身。

    他声音低沉,因为有理不在声高。

    “千杯,我没记错你只是放着长老吧,那么谁给你以下犯上的胆子敢对量大祭祀如此无礼?”

    “你手拿《龙经》自己说说,该如何处罚!”

    真的是有理不在声高,庄和要么不开口,一开口就真杀人。

    先抓住了楚千杯的小尾巴。

    谁知楚千杯并不怕,一点都不害怕,昂首挺胸,“庄和大祭司,我行得正走得端,之所以敢对着两大祭祀大声说话,是在谏言,是希望两大祭祀以大局为重,摒弃私心,不要在龙族内忧外乱龙族乱世已起的时刻煽动内乱。现在应该团结,应该遵循龙经团结一致,对抗我们真正的敌人,绝不是窝里斗!”

    “龙经十七,谏言者无罪,可赏!”

    跟身为京大教授的醉猫玩理论?

    讲道理?

    谈龙经?

    哼,即便是庄和也不是对手!

    庄和冷眼旁观,猎和马上手拿祭祀之剑指着楚千杯的喉咙,“无耻小辈,信口雌黄,事到如今居然还敢巧言诡辩,还敢拿龙经曲解!”

    “可悲,可恨。你们在这里如此卖力卖命要喝,你们的外族主子怎么到现在都不敢露面?”

    “那个无耻的外族人不应该在这时候手拿权杖,被驯服的权杖从天而降来解救你们吗?”

    “他怎么不来了?他怕了么?难道他真的在这酒店下面埋了炸弹,要把这里所有的人都炸上天?”神级修复高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重生盛宠:总裁的〕〔独宠娇妻(重生)〕〔与鬼同眠:鬼王,〕〔一胎二宝:冷血总〕〔重生渔家有财女〕〔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纨绔医妃:世子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