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全能学生〕〔桃运仕途:我的美〕〔宫檐〕〔异世神棍〕〔最牛锦衣卫〕〔明末达人秀〕〔魔境主宰〕〔蜀山道主〕〔冤鬼契约〕〔都市之无限嚣张〕〔十三局密档〕〔武侠世界品人生〕〔茅山鬼王〕〔制霸三国之最强系〕〔备胎大联盟〕〔溯流黄金时代〕〔象棋英雄传〕〔重生八零:农家娘〕〔王者荣耀之全职高〕〔霸道竹马:索吻小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1118章 上位争夺(精彩爆发求鲜花)
    香格里酒店,夜里十点,7层会议大厅布置成了冷餐会的形式。品書網

    参加见面会的人已经开始来到,这里面龙族成员也不算少。

    这些人员都是王先生凌东方和楚千杯一个一个筛选出来的忠诚之士,在地龙族危难之际能不顾个人生死奋勇拼杀的。即便是面对强大的地下龙城也不会退缩的成员。

    这些人组成了一个新组织,护龙会。

    现在一共有56人,也是没有参加京城龙族大祭坛圣公会其的56人,所以他们并不会受到真正的惩罚,当然表面的惩罚会做做样子,以显示圣女王的威严和公平。

    而且这些人全都住在香格里酒店,所以他们是最先到场的那些人,本来七层会议室最多能容纳100人开会,这56人一出现整个冷餐会立刻热闹起来,有了人气。

    而且大家都是护龙会成员,心气也较高。

    因为他们是坚决信奉圣女王和天选龙尊之人。

    艘远不科酷孙术所阳孙闹恨

    而真正的大人物都还没有出现。

    艘远不科酷孙术所阳孙闹恨时刻都在身边。

    此刻龙族三大行走祭祀在508的总统套房里,只有他们三个,没有雪奴,没有李易风没有轩辕玄鱼也没有张出尘。

    只有他们三个。

    他们三个很艰难的重新坐到一起。

    庄和看见羲和的时候没有任何吃惊,猎和很吃惊,直接问,“大祭司不是在白龙岭守护权杖么?怎么,现在也来给一个外族人站台?姓唐的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

    后科地科酷孙球所孤羽由通

    庄和不急着质问,也没帮着羲和说话,这时候他需要猎和狂暴一点,需要羲和跟猎和出现一点摩擦,然后他才能看出更多是事情,也能做更多的事情。

    猎和果然烦躁的不行,在羲和跟前走来走去,像是努力在控制自己的脾气和拳头。

    他的龙阶庄和都差了许多,更不要说跟羲和。

    他这样做已经是以下犯,羲和可以直接治罪的,这个一点问题都没有。

    然而他也不是随便发脾气的,他指出的问题是羲和背叛了地下龙城和地龙族,成了外族人的小弟!

    所以他是先把叛徒的罪名扣到羲和脑袋。

    羲和有足够的耐心和宽厚来容忍他,但是不等于他会在这个时候纵容猎和。

    羲和看着一副马要动手的猎和,冷哼一声。

    艘不地不鬼艘恨陌月恨科战

    “猎和,你现在还是不是龙族大祭司?还要不要遵守龙经!”

    猎和吓了一跳,他当然有些害怕羲和的。

    羲和的武力不如他,可是羲和毕竟在他们三人当排位最高,龙阶最高。

    哪怕庄和现在有龙杀印在身,但是那只能保障庄和自己的安全,他要是真敢往枪口撞,羲和要是真对他动手,庄和也救不了他!

    他长长的呼了口气,终于坐了下来,“这里是什么地方?东戴河么?什么时候又出来一个东戴河?圣公会这么儿戏杂耍一样的不开了?然后大祭司你白龙岭也不呆了?那权杖谁去守护?白龙岭那边权杖随时会出事!”

    “难道要靠郑家人和什么神狼族么?”

    羲和看着他的眼睛,“猎和,你是龙族大祭司,不是小孩子,说话做事之前先过过脑子,这么简单的事情还没想清楚么!”

    猎和一时语塞,下意识看向庄和。

    庄和很淡定。

    顿了顿,“大祭司,猎和着急也情有可原,毕竟这地龙族最高权力还是属于我们三大祭司,结果现在我和猎和反而成了阶下囚,你说那些人不是造反不是叛龙是什么?”

    庄和并没有站在公平的角度,而是站在了猎和这边,这让猎和觉得刚才分付出是值得的。

    后远科远鬼艘察由冷学鬼接

    庄和则给了他一个眼神,暗示他该闹还是要闹,不闹不会有地位,不会有结果。

    反正他们有龙杀印,并不惧怕龙阶最高的羲和。

    “庄和你的意思是拒绝承认圣女王了?”羲和阴沉的问,这是羲和的性格,羲和一直是个传统的保守者,他之前是,现在也是,以后也会是。

    “圣女王的合法地位还需要地下龙城最后确认,在地下龙城确认之前我们都无权发表任何意见。而且刚才在京城大祭坛我对圣女王也保持着基本的礼节和尊重,并没有做出任何跟身份不符的事情,这点你可以问猎和。”

    庄和马应对,胸有成竹。

    猎和马接过话茬,“这点我的确可以作证,在圣公会现场的龙族成员都可以作证,庄和大祭司对躲在纱幔后面不肯露面的圣女王从始至终都足够的客气和尊重。”

    艘仇科仇酷敌球所闹术艘技

    羲和点头,“好,那我再问你,什么时候圣女王的地位要等到地下龙城确认才算生效了?圣女王是天选龙族之王,圣女王不光是地龙族之王也是地下龙城之王,这点你们作为大祭司都不清楚么?”

    庄和猎和没办法回答,因为他们所谓叛龙龙女不能成为圣女王的说辞在别人跟前还能糊弄一下,在羲和跟前根本行不通。龙经之关于圣女王的出现有着机器明确的记录。

    艘科不仇独孙察由孤战我封

    首先第一句是,圣王,圣女王,天选天降,地地下皆俯首跪拜,为无伤之王,龙境龙界之王,最为尊贵。

    甚至后面都没有加一句等同地下龙城九界神龙。

    后仇不不鬼结球陌孤考羽酷

    九界神龙是地下龙城最高权力象征,也是整个龙族的精神领袖。

    只是九界神龙通常是楚玉睡眠状态,在地下龙城大祭坛下面300米深的龙冰城堡之,任何人,任何地下龙城之人不得打扰。

    后面关于圣王圣女王的表述之也没有提及叛龙龙女不能为圣女王。

    而且龙经的释义从来都是以最先规定为准,也是前面规定的规则的几句话甚至一句话是天大的,即便后面跟前面有所不符的,也要以前面为准。

    后科仇地独结术战阳鬼战太

    因此羲和这么一问庄和猎和瞬间没词。

    后科仇地独结术战阳鬼战太“羲和大祭司,难道你早知道这右位是给那个该死的外族人留的?你到底要干什么?让我华府龙族如此当众受辱么?我猎和誓死护卫龙族尊严!”

    庄和看看猎和,猎和看看庄和。

    沉默了好半天,羲和见他们都没有出言狡辩,脸色这才稍微好转一些。

    然后接着问,“先不说圣女王,再说天选龙尊,你们要不要承认?”

    猎和马又爆发,爆炸,“这个绝不承认,这个大祭司再怎么拿龙经压人也不行,圣女王再怎么样至少是龙族血脉,叛龙也是龙,这个我也知道。可是天选龙尊怎么可能是外族人?”

    “绝对不能有的道理!”

    “这个外族人是祸害,是龙族最大的敌人,人人得而诛之!”

    羲和看着庄和,等他表态。

    庄和却什么都没说。

    这时候外面敲门声,然后李易风的声音传来,“三位大祭司,见面会已经开始了,有请三位入场入座。”

    结仇科不鬼孙恨所月接科所

    羲和起身,警告了一句,“你们有自己的想法和利益,也跟地下龙城有密切联系,我不阻拦,我自己也是忠于地下龙城的,但是我们作为三大行走祭祀更应该现实,面对现在的现实。现在最大的现实是寻龙修龙,不是内战内乱,也不是清理和屠杀。”

    结仇科不鬼孙恨所月接科所而且龙经的释义从来都是以最先规定为准,也是前面规定的规则的几句话甚至一句话是天大的,即便后面跟前面有所不符的,也要以前面为准。

    可是猎和却满不在乎,羲和当先出去,带头。

    庄和跟着起身,猎和第三。

    这是他们本身身份位次,不能乱。

    会议大厅里的护龙会成员全都分裂两旁,他们对于三大祭司是认同的,所以都集体恭敬的行礼,任何时候只要龙族还存在,礼数不能废弃。

    这是基本的原则。

    羲和大祭司面无表情的走前台,类似于平常演出的舞台,并不高,也50厘米高,一共三阶台阶。

    主台一共放着四把椅子,四把椅子的摆放很有讲究,左侧两把椅子,左,左,因为华府传统礼节一定是左为大,左为尊。

    右边也有两把椅子,不过跟左边椅子并不对称,而是右下,右下下。

    三大祭司走到台前,落座。

    羲和当然第一个落座,他的身份应该坐在左位。

    孙科科科酷艘察由阳后技主

    孙地远仇独敌球战阳闹闹战

    也是今天见面会的主位。

    但是他却没有,他直接坐了左位置。

    结科科仇方孙术所闹地战指

    猎和差点直接爆炸,但是这次众人在场他也没有大声喊叫,而是来到羲和跟前,压低声音,“大祭司,左位留给谁?难道圣女王也来参加见面会?”

    这是一个妥协。

    因为刚才庄和给了他眼神了,意思暂时不要在圣女王的事情再跟羲和争执,这不是今晚的重头戏。

    猎和没做庄和也没有坐,因为他认为羲和现在坐的座位是他的。

    他对座位有阴影,在西风岭的时候被弄出阴影了,那时候唐阳羽那个混蛋跟他争夺左位,而且最后他还吃了暗亏!

    猎和也许还真的摸不准圣女王是否要来,可是庄和心里早已清楚,看见四把椅子座次排位清楚了,左位不是留给圣女王的,是留给唐阳羽的!

    那个所谓的天选龙尊,外族人!

    而且刚才猎和质问羲和大祭司为什么不守着白龙岭守着权杖来到了东戴河这鬼地方,羲和没有正面回答,可是庄和却知道,羲和是追随权杖而来。

    也是说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权杖真的被唐阳羽用诡计偷天换日运出了白龙岭!

    他不说话,现在还不是他拿出龙杀印发飙的时候,他还是看着猎和怼羲和,然后谋后而动,因为他和猎和现在整个处在被动之。

    孙地科地酷后恨战月学诺接

    孙地科地酷后恨战月学诺接而且刚才猎和质问羲和大祭司为什么不守着白龙岭守着权杖来到了东戴河这鬼地方,羲和没有正面回答,可是庄和却知道,羲和是追随权杖而来。

    这里不是京城。

    倘若是京城龙族大祭坛,那么他的龙杀印一出,几乎可以解决全部问题了。

    至少他现在知道看管他们的雪奴是真雪奴,货真价实的武力威胁。

    时刻都在身边。

    所以唐阳羽才会更换见面会地点,那个所谓的圣女王根本是他的傀儡,因为圣女王是他的女人,说不好听的,是他把圣女王睡成圣女王的,不然张波是什么?

    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叛龙下层女而已!?

    这也是他要猎和先隐忍圣女王事情的重要原因,因为只要杀死唐阳羽,单凭羲和和王先生凌东方楚千杯那些人根本保不住圣女王!

    没了唐阳羽圣女王没了基础,成了空楼阁,到时候他在祭出龙杀印想怎么处理怎么处理,还不是他说了算?

    羲和脸色阴沉,冷冷,“猎和,有些事你没资格询问更没资格质疑,你只要按照我的座次确定自己的座次行了,你若不愿意坐着,那站着好了!”

    “千杯,把最后那把椅子撤了!”

    楚千杯是见面会的策划者,他当然在左右。

    羲和一声命令楚千杯这个排位并不低的方桌长老马来,站在第四把椅子后面。

    结远远地独艘察所闹通艘孙

    当然他临了还是礼节性的问了处在爆发边缘的猎和一句,“猎和大祭司还要坐么?要坐我斗胆给你留着。”

    他这是软刀子,落井下石!

    可是又是他职责所在,因为他必然要听从羲和大祭司的命令!

    庄和这时候不得不说话了,因为猎和已经被逼到悬崖边,猎和不可能退让,他站出来,稍微说和一下。

    艘仇仇不方孙察陌孤敌岗结

    他先是对着要搬椅子的楚千杯一皱眉,“还不去看看该来的人到齐了没有,难道要羲和大祭司等着那些晚辈和外族人不成?”

    他这招用的巧妙,打的是羲和的旗号。

    甚至都没有提起自己。

    羲和也并不真的想撤掉猎和的椅子,没出声,没出声的意思是暂时默许庄和的做法。

    楚千杯马下去干他组织者,主持人的活。

    乐得自在,刚才那一句针对猎和已经足以让他暗爽好几年了!

    孙不仇仇情艘术所阳秘克

    “大祭司这是何必,不是我非要向着猎和说话,可是圣女王不来这左位是大祭司你的,你为什么要让出来?这于情于理都不合!”

    羲和还是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庄和你坐不坐?”

    庄和直接坐在坐下位置。

    猎和气的青筋暴突,这下不是针对羲和了而是针对庄和,声音也大了许多,“庄和大祭司,这可是坐下位,在地龙族你有坐坐下位的道理么?”

    “谁敢让你坐坐下位?”

    “有些事非得当众挑明了说么!”

    猎和不是傻子,他也不能总给庄和挡枪,关键时刻庄和也得硬气,他说的有些事是庄和身负龙杀印这事。

    因为有了龙杀印庄和至少是要跟羲和平起平坐的,羲和没有任何道理再独自坐在左位的。

    后不远远情结察由孤远鬼指

    后不远远情结察由孤远鬼指羲和还是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庄和你坐不坐?”

    他神情倨傲,“今儿个这椅子应该左相平,羲和大祭司庄和大祭司并列而作才对,庄和大祭司现在坐的右下位是我的,我认!”

    啪啪啪,啪啪啪。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鼓掌声,伴随而来的是李易风和轩辕玄鱼还有张出尘。

    鼓掌的当然不是李易风也不是张出尘,而是轩辕玄鱼,因为这三人当只有轩辕玄鱼有资格鼓掌。

    她很快走进主台侧面的台子,一脸可惜的看着眼前的三大祭司,“人都说龙族三大行走祭祀德高望重,谨守龙尊,礼仪丰美,可是今日一见原来盛名之下其实难符!”

    “三位大祭司居然当着众多龙族成员的面为了一个座次争论的面红耳赤,怪不得龙族要没落要衰落了……可惜,可叹,可悲!”

    说着她跟张出尘直接坐在了右边分副台,副台这边还有三把椅子,基本并排而列。正是他们三个的。

    李易风的情况较特殊,他肯定是龙尊,所以龙阶也会飞升,因此他在右台是有自己位置的。

    “你又是谁?胆敢乱闯龙族大会!李易风,你把什么杂七杂八的人都带来了!”猎和本来有气没地方发呢,这下可找到发泄处了,尽管他心知肚明说话的揶揄的,鄙视的,是轩辕玄鱼!

    轩辕玄鱼坐下了又站起来,“猎和,你这等顽劣之徒是怎么当大祭司的?你想打架么?来,轩辕家族都是勇士,让你见识一下厉害!”

    事情眼看着要失控。

    这会左边副台的几位外挂嘉宾也出现了,分别是楚伊,天狼,二黑。

    没错三个女人,其还有一个瘦小的孩子。

    也是嘉宾,而且坐在左边副台,也是三把椅子。

    艘远仇远情后术陌孤接结球

    猎和见了哈哈大笑,狂笑。

    艘远仇远情后术陌孤接结球羲和起身,警告了一句,“你们有自己的想法和利益,也跟地下龙城有密切联系,我不阻拦,我自己也是忠于地下龙城的,但是我们作为三大行走祭祀更应该现实,面对现在的现实。现在最大的现实是寻龙修龙,不是内战内乱,也不是清理和屠杀。”

    “呼哈哈,什么时候你轩辕家族混到连几个杂七杂八毛都没长全的垃圾女子都不如的地步了?”

    敌仇地仇独孙学接孤诺闹情

    “哈哈哈,算了,本祭司不跟你打了,因为你不配!”

    这个打击对轩辕玄鱼来说的确不小,毕竟左为,右为下!

    只是组织者,主持人站出来说话了。

    “大祭司别误会,轩辕前辈他们坐的才是左台,坐北朝南,而不是以大祭司的方向判断。”

    楚千杯一张嘴猎和想冲去掐死他!

    这个该死的醉猫,彻底成了外族人的走狗了!

    可悲,可叹!

    杀无赦!

    艘科地远酷敌球由闹恨所结

    轩辕玄鱼刚要烧起的火立刻熄了一半,然后回头问一直都没落座的李易风,“是如此么?”

    李易风微微一笑,“轩辕前辈,的确如此,华府左右之分一向都是坐北朝南划分的,易风又怎么敢让轩辕前辈和张老天师坐在右位呢。”

    张出尘早落座了,十分淡然,冷眼旁观,这时候终于也张嘴说了句话,“轩辕前辈,这的确是左位,我们只是见面会的嘉宾,总不能坐到人家主台的左卫吧?”

    轩辕玄鱼冷冷道,“我们没坐错,那是羲和大祭司坐错了?”

    结不地仇独结学战冷故技毫

    她这声音不小,羲和是能听见的。

    不过羲和并未解释。

    解释的还是那个让猎和已经红了眼的楚千杯。

    楚千杯没有拿着麦克风什么的,他们这种级别的人物聚会,这么小小的地方,如果还用麦克风喊话太low了。凭借内力轻松让每个角落里的人都听清楚。

    “左右有别,圣女王为左,天选龙尊为右,所以羲和大祭司坐的没有错,是右位。”这边猎和一听也犯了嘀咕,忍不住小声问庄和,“羲和大祭司坐的是右位?什么时候……”

    他接下来的话没有问出口。

    因为这是龙经规定的。

    艘不科不鬼敌恨由冷所显孙

    圣女王在坐的时候是左为,为尊。

    天选龙尊在坐是右为,为尊。

    在龙经里成为圣左尊右。

    这都是有着严格记载描述规定的。

    结地科远鬼后术所月秘结球

    结地科远鬼后术所月秘结球没了唐阳羽圣女王没了基础,成了空楼阁,到时候他在祭出龙杀印想怎么处理怎么处理,还不是他说了算?

    可是他的脸色更加难看,难看到不行!

    “羲和大祭司,难道你早知道这右位是给那个该死的外族人留的?你到底要干什么?让我华府龙族如此当众受辱么?我猎和誓死护卫龙族尊严!”

    说着刷啦啦,拔出他自己的祭祀之剑!

    寒光闪耀!

    他打算大开杀戒了!

    祭祀之剑是短剑,不足30厘米,所以十分便于随身携带隐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山村透视兵王〕〔权路迷局〕〔迷糊小青梅:竹马〕〔重生国民男神:九〕〔亿万甜婚:老公,〕〔总裁爹地,放开我〕〔肉欲娇宠[H 甜宠 〕〔爱上阴间小娇妻〕〔权少的挚爱娇宠〕〔缉凶者预言〕〔小村韵事〕〔桃运小农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