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电影世界旅行〕〔官道漫漫〕〔恶魔游戏〕〔道门振兴系统〕〔绝地大吃鸡〕〔风流青云路〕〔都市神级弃少〕〔至尊狂妃:魔帝,〕〔娇妻引入怀:520次〕〔红线小娇妃〕〔我的仙女总裁老婆〕〔吞天龙王〕〔万界碰瓷王〕〔抗战之第十班〕〔重生之玄学首富〕〔恶魔就在身边〕〔玩锤子牧师〕〔全民进化时代〕〔绝世神医〕〔偷心教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1114章 龙杀印出(精彩爆发求鲜花)
    用一个雪奴跟三大行走祭祀武力最强的猎和对战。请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李易风淡定自若,胜券在握的样子。

    他越是淡定庄和心里越是觉得这个阴谋足够大。

    实际这场圣女王着急的圣公会真正的主角并不是圣女王,而是应该暗携带龙之权杖从天而降的唐阳羽,那个外族天选龙尊。

    可是到了现在唐阳羽还没有出现。

    圣女王也没有从纱帘后面走出来。

    他们在干什么,在等什么?

    外面撑场子的还是只有王先生和凌东方。

    虽然刚才庄和只是在大祭坛外面一闪而过,但是这些他都看的清楚,看在眼里。

    记在心里。

    没有一个人是简简单单能成为龙族行走祭祀的。

    绝不可能。

    他在心里做着新的计算。

    后不远不方艘察由阳月吉由

    一个雪奴不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打败猎和,即便是真的雪奴,所以庄和反而有时间跟李易风好好聊聊。这也许是他最后争取他的机会,否则等一会他们的大阴谋得逞,那他再也没有出手的必要了。

    “唐阳羽根本没来,他现在在哪?”

    “易风,我觉得这件事你应该告诉我了,毕竟我都已经配合你这么久了。”

    这不是庄和在求饶,在祈求,而是在严重警告。

    现在猎和已经跟雪奴打起来了,虽然旁边还站着三个,但是如果庄和现在拼命,跟猎和联手,那么他们直接冲出密室冲大祭坛还不算什么难事。

    所以他开始跟李易风一点点摊牌。

    李易风静静的站立在密室角落,站在随时可能对他下死手的庄和左边,双手自然下垂。他的手没有唐阳羽那么多小毛病,不是摸鼻子是摸下巴,要么是左手在前右手背后什么的。

    李易风不动如山。

    这是从小的教养,这是多少代人积累下来的贵族气息。

    龙族本是华府三大远古贵族之一。

    高高在了几千年。

    尽管庄和现在是龙族行踪祭祀,但是真要追根朔源,他的家世背景远没有李家那么风光无限。只是风水轮流转,现在他的龙阶李易风高而已。

    但是李易风显然是龙尊,即便是排位在天选龙尊之后,那么按照天选龙尊十七阶龙阶的等级计算,他至少也有十三阶。

    而十三阶已经跟庄和持平了,只是不如大祭司羲和而已。

    结科远不独艘恨陌闹通冷太

    这不是后话,寻龙马开启,李易风的龙阶也会马提升,至少提升十个龙阶。

    李易风现在还如此年轻,又是如此背景如此深藏不露,那么超越庄和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说白了是人家李家公子内心有正气也有底气。

    “我不知道唐阳羽去哪了,我跟大祭司一样,只知道他还没来。”李易风说的是实话,他真的不知道。

    可是实话庄和却不信。

    因为他们认定他们之间的盟友关系不会如此脆弱。

    在这时候,突然李易风的手机震动起来,微弱的震动。

    “现在知道他在哪了,他让我把大祭司和猎和大祭司全都请过去。”

    庄和冷哼一声,“你现在是心甘情愿做那个外族人的走狗了?”

    李易风还是笑,“那个外族人有本事拿到龙族人一千年都没有拿回的权杖,那么那个外族人根据龙经的规定是天选龙尊。所以大祭司,我尊重的是龙经,而不是唐阳羽这个人。”

    “难道大祭司的身份已经到了连龙经都不遵循的程度了么?”

    庄和也笑了,“龙经当然遵循,只是易风你亲眼看见龙之权杖了么?亲眼看见权杖认主了么?”

    庄和笑的有些幽深,有些深沉,威严出来了。

    龙族大祭司的威严。

    现在羲和不在他是第一大祭司,哼,软硬兼施恩威并济才算高明的手段。

    “易风,我们都是共同龙族仅剩的精锐,而我是老一辈,跟你间还隔了一辈彻底没落的一辈,你是你们年轻一代唯一能挑大梁的那个。你觉得我为什么隐忍到现在?是我庄和连一拼之力都没了么?是十三把刀被你们控制束手无策么?”

    “易风,我到现在都不想跟你撕破脸皮,你还不知道这其的轻重么?”

    庄和真可谓苦口婆心了。

    李易风的态度其实一直都好,即便是囚禁庄和的时候。

    他看着庄和的眼睛,顿了顿,“大祭司,问你一个犯忌讳的话题行么?”

    庄和下意识看看四周,没有别人,猎和也正在跟雪奴激战。

    猎和明显处于下风,看样子坚持不了多久了。

    庄和当然知道猎和原来的底细,但是他知道猎和不会现在逆天而行召唤出他的龙黑拳,他重新使出龙黑拳之时是他大祭司身份被废除之日。

    至少眼下他还没有到达那种绝路。

    看起来鲁莽武夫的猎和也是在试探雪奴的真假。

    李易风自然也不会退让,只是他的语气和态度并不是要公开撕破脸皮的态度。

    他接着又问了第二个问题,“大祭司,先放下唐阳羽这个外族人不说,张波,叛龙家族后裔,龙女,圣女王,这个总不会错吧?”

    孙不不不方后察陌闹情阳不

    孙不不不方后察陌闹情阳不  猎和更强,不顾自己的伤情,“大祭司既然有龙杀印在身那为何不直接将那外族人和叛龙诛杀?为什么还如此迂腐,胆小?如今的叛龙和外族人哪个也禁不住你大祭司的龙杀印一击吧?”

    “龙经之从未说过叛龙龙女不能成为圣女王,而且海外张家已经重新归附龙族,正在接受龙族为期三到五年的护龙考察。海外张家的回归对于龙族是件好事,客观的说。因为海外张家并没有自己独立强悍的武力体系和队伍,海外张家的财富遍布世界各地。最近百年表面看龙族的没落从百年前那场叛乱开始,实际是从龙族经济摔落开始,据我所知百年前那场叛乱也是因为龙族内部的龙库出了问题,导致龙族内部族群之间有的富死,有的饿死。”

    “对于任何一个组织,机构,来说,经济基础都是一切生存的基础,毕竟现在早已经不是原始社会的刀耕火种,没有钱肯定不行。海外张家是个天然的钱袋子,他们愿意为龙族奉献自己的力量。”

    “我知道龙族内部很多人不屑海外张家的钱,可是回头是岸,百年前反叛的叛龙现在一个活着的都没有了,不是被龙族追杀诛杀是自己老死病死了。现在剩下的盘龙后代没人直接参与过龙族反叛,所以有些时候龙族也应该秉持龙经悔过是善的法条来对待想要真心重归龙族的叛龙后裔。”

    “而且圣女王有三千年没出现了,现在出现是苍对龙族的眷顾,我们更应该万众一心,更应该帮助圣女王快点成熟,快点拥有她本该拥有的神龙之力,快点承担起复兴龙族的重任。”

    “地下龙城除了三大行走祭祀以外并未派任何一个特使来调查圣女王的问题,这是正确的态度么?地下龙城不需要遵守龙经了?原则说圣女王可不是地龙族的圣女王,圣女王圣王是地龙族和地下龙城共同的王。即便是现在地下龙城的三大神级祭祀也在圣王之下,他们现在是沉默,不予承认。”

    “大祭司,我只是小小护龙李家族群的一个病秧子,我没有本事也没有资格进入地下龙城,可是大祭司你有这种资格,你能告诉我地下龙城到底为什么对圣女王如此冷淡,抛弃,甚至要直接诛杀?”

    “地下龙城乃是龙族根本,难道地下龙城希望地龙族全族覆灭么?”

    “还有,我一次把话说清楚,今晚我带大祭司是要去见证唐阳羽这个外族人是否可以当场拿出权杖,是否已经初步驯服权杖。如果真是如此,那我北昆仑雪山李家必然尊他为天选龙尊,必然承认他是紫龙勋爵!”

    平常的李易风总是弱不禁风脸色苍白的样子,他也不多说话,到哪里都彬彬有礼,甚至更多时候吃亏是福。

    可是现在,今天,在大祭坛的密室之他却一口去说出了自己心真实所想。

    一字一句都字正腔圆。

    一身正气。

    他没有偏向谁,他只是尊重龙经,遵守龙经,他只是希望在龙族乱世到来,在龙脉断裂龙塚异变之时,本已衰落不堪的龙族不要在内耗,不要再祸起萧墙,不要再打内战。

    大家团结一心寻龙!

    下一心屠龙!

    全体一心修龙!

    他是个完美主义者。

    他的希望也过于完美,虽然他也知道这个世界不可能存在如此完美,但是他还是不想放弃,他虽然是病弱之躯,可是他有理想有热情。

    如果真的没有别人,那么他会挑起复兴龙族的大任。

    因为李易风说的全都是从龙经而来。

    他不可能反对龙经。

    他还能说什么?

    这时候那边雪奴胜出,猎和挨了一掌,吐血。

    结不远不方结学接阳不指

    四生雪奴之的一个单独出战打败了三大行走祭祀之武力最高的猎和大祭司。

    然而他脸没有任何一点高兴的模样,甚至连隐藏的都没有。

    他没有去管自顾自扶着墙壁在那喘息擦血的猎和,而是继续问庄和问题。

    “大祭司也看到了,我手现在至少有四个雪奴,而且是四生。传说一个雪奴可以抵得30个身更多青龙卫。大祭司应该早已通知青龙卫从地下破土而出来地清理龙门了吧?”

    “那你说我现在要不要把四个雪奴全都派过去抵挡青龙卫?要不要从现在开始地龙族跟地下龙城自相残杀?”

    “不要这么看着我,大祭司,青龙卫来干什么你我更清楚,我如果真的招来北昆仑雪山所有十八雪奴去与青龙卫死战那也绝不是背叛龙族,而是为了保护地龙族,保护自己和自己的家族不被青龙卫这些刽子手白白屠戮,死的冤屈!”

    庄和不能再沉默下去。

    他冷冷警告,“李易风,不要再说了,再说过分了,我得对你执行龙法了!”

    李易风笑,“大祭司,我哪点说的不对么?”

    “我再问一句大祭司,你真的如此站在地下龙城这边,真的地龙族被屠戮殆尽,那么大祭司真能高升去?地下龙城真能对大祭司在地所做的一切都完全信任?”

    “恐怕到时候他们会卸磨杀驴,大祭司也不会有机会活着高升成神级大祭司了。”

    “黄粱梦一场,到头自荒凉。”

    庄和很呼吸,再深呼吸。

    他再一次无言以对。

    因为以他的身份根本不可能跟谁争吵。

    他直接做决断是。

    庄和必须展示自己的威严了,他右手做了一个大回环的姿势,然后掌心处闪出青光,“易风,你来看这是什么!”

    “这是传说的龙杀印,拥有龙杀印的大祭司可以先斩后奏,可以先杀后平。”

    孙远仇远鬼敌术接冷敌察诺

    孙地远地方艘学所阳地地

    “据我所知羲和大祭司身都没有龙杀印,庄和大祭司你……我明白了……这都是地下龙城本来的安排,不让羲和大祭司一家独大的办法。”

    孙地远地方艘学所阳地地  “据我所知羲和大祭司身都没有龙杀印,庄和大祭司你……我明白了……这都是地下龙城本来的安排,不让羲和大祭司一家独大的办法。”

    庄和高高在。

    包括捂着肚子走过来的猎和都大大的吃惊,不敢相信的样子,“大祭司你……你居然身怀龙杀印……这……这不可能……”

    边说边凑过去仔细检查。

    很快确认无疑!

    猎和更强,不顾自己的伤情,“大祭司既然有龙杀印在身那为何不直接将那外族人和叛龙诛杀?为什么还如此迂腐,胆小?如今的叛龙和外族人哪个也禁不住你大祭司的龙杀印一击吧?”

    庄和看着猎和,“杀戮如果能解决一切,那么这个世界早毁灭了。我问你,如果我直接杀死圣王和龙尊,那么寻龙修龙屠龙你猎和大祭司去么?”

    猎和不服,“那也不能让叛龙和外族人占据龙族至高之位!”

    庄和笑了,“圣女王和天选龙尊都不是你我能决定和判断的,刚才易风说的也有道理。今晚我们不说叛龙圣女王,我们先去见见唐阳羽,看看他是否真的能拿出权杖,是否已经驯服权杖,倘若他有一点做不到,那么我必然开启龙杀印将其诛杀,以免后患!”

    李易风不说话了。

    他知道这是庄和的大招。

    而他是为公,不是为私。

    他只能期待唐阳羽自己争气了,否则今晚他不好过。

    他一旦死了,圣女王必然坐不稳,因为没了根基,地龙族最后的气数也基本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一品娇宠,丞相大〕〔幸得相爱,陆少深〕〔山村透视兵王〕〔女教师的贴身高手〕〔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权路迷局〕〔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国民男神:九〕〔穿越之兽世种田记〕〔总裁爹地,放开我〕〔灵狐妖妃:邪性鬼〕〔重生渔家有财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