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全能学生〕〔桃运仕途:我的美〕〔宫檐〕〔异世神棍〕〔最牛锦衣卫〕〔明末达人秀〕〔魔境主宰〕〔蜀山道主〕〔冤鬼契约〕〔都市之无限嚣张〕〔十三局密档〕〔武侠世界品人生〕〔茅山鬼王〕〔制霸三国之最强系〕〔备胎大联盟〕〔溯流黄金时代〕〔象棋英雄传〕〔重生八零:农家娘〕〔王者荣耀之全职高〕〔霸道竹马:索吻小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1108章 身体的诚实(月底爆发求鲜花)
    天狼不知道这合不合规矩,但是唐老板要她去哪她去哪对了。品書網

    京城人多眼杂,在开会前半天突然改变圣公会地点,其实从安全角度讲无疑是十分成功的。

    虚晃一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事不宜迟要赶紧出发。

    天狼看了看旁边的黄碧,顿了顿,“我马要带二黑去一趟东戴河,路不熟,你能帮忙开车去么?”

    唐老板的辉腾车停在胡同里面的小停车场,说是小停车场是因为只能停三辆车,所以其实是胡同左边三个四合院的专用车位。

    唐老板是骑着自己的杜卡迪出去的。

    连天狼都不得不承认,唐老板的杜卡迪大魔鬼很炫很酷。

    “真的可以么?”

    黄碧并没有接到通知信息,那么他不是参会者。

    天狼是自作主张。

    但是黄碧很喜欢这个自作主张。

    简直喜欢的不得了。

    立刻下意识四下观察,安全,然后小心翼翼的凑过来,压低声音,“这样真的可以么?难道圣公会换地方了?”

    “嘘,我知道,我知道,你不能说我不能问,我是帮忙开车护送你和二黑去东戴河。嘘,我懂,我懂。”

    天狼看黄碧那样子突然觉得这个丑陋的男人很可爱,即便只作为一个外围不能进入会场他也很高兴很兴奋。

    而在天狼看来以黄碧在唐门的大总管的地位,绝对值得唐老板给他一个圣公会的外卡名额,反正唐老板手里的外卡根本没数,他想起谁带谁去了。

    牛。

    孙不不仇酷艘学接孤远后远

    天狼只能用刚刚学会的一句京城话来形容唐老板。

    因为除了他没有人有资格向外散发这么多外卡。

    敌科科不酷孙恨陌月考星仇

    而且他根本不是龙族,李易风有一两张外卡说白了代表的也是地龙族,无可厚非。

    什么身份,资格,什么地位,金钱,家世背景。

    到了唐老板这里通通什么都不是,唐老板自己是资格是地位是金钱和背景。

    “真的没事?”黄碧还是不放心,天狼还真没发现他这个唐门总管竟然如此害怕唐老板。

    结远地地情结术由冷由孙术

    结远地地情结术由冷由孙术唐阳羽撇撇嘴,“那不行,以后我再回去说你是孩子他妈,说你是我媳妇,好不好?”

    “我什么也没说,你什么也没听见,我算半个客人,所以你只是尽到你的职责而已。如果唐老板真的怪罪,那我来担着。”天狼虽然是一介女流,可是心胸却很宽广,看事情也较长远,并且敢于承担责任。

    绝不逃避。

    黄碧一听赶忙叫停,“别,用不着你担着,要是老大怪罪我自己担着,本来我是自作主张跟你们去的,你赶都赶不走……嘘……这么定了……不然我不敢送你们……”

    ……

    王先生和凌东方早晨早早起来去了地龙族的祭坛,圣公会的准备工作本来很繁琐复杂,何况时间还这么紧迫。

    而且地龙族很久没有召开这种等级的圣会了。

    可是早晨9点30分的时候他们收到一个情报。

    晚10点30分,东戴河香格里酒店顶楼总统套房,圣公会延迟举行,先做一个见面会。

    王先生和凌东方心有灵犀的同时走进旁边的祭坛密室,只有他们两个,没有别人。

    凌东方再也无法掩饰自己内心的焦虑。

    “王先生,这不是胡闹么?圣公会岂是儿戏?是说改能改的?”

    “年轻人真是不能信任!”

    王先生眼也有忧虑,不过她的态度显然要好多了,至少心态凌东方好了不止一个层次,“凌院长,稍安勿躁,这事不会是圣王的主意……”

    凌东方沉重的点头,“是啊,圣王不会如此反复无常,更不会想出东戴河那地方,那地方冬天简直一个人都没有,这一定是唐阳羽那小子的鬼主意,他到底是在闹什么?”

    王先生立刻反问,“如果不是玩闹呢?”

    后远科远方孙察所冷我陌鬼

    凌东方冷哼一声,“不是玩闹是什么?那小子从来没把龙族放在眼里,尽管他已经是紫龙勋爵,他根本一点龙族概念都没有,王先生,你不能再宠着他,一定要对他从最严苛的《龙经》培训开始。”

    “首先要让他懂龙族的规矩,然后要他遵守龙族的规矩。”

    王先生微微一笑,“圣公会现在成了火药桶,弄不好会爆炸的……这颗炸弹在龙族祭坛爆炸和在东戴河爆炸效果完全不一样……多方势力,很多敌人,虎视眈眈,准备全力破坏圣公会,制造流血和反叛事件。”

    “小羽这孩子想的很远,之前他迟迟躲在白龙岭不回京城是为了让第一个炸弹在白龙岭爆炸,尽量远离京城。这次恐怕更是如此。圣公会是圣王亲自决定的,这时候做出这个决策需要无的勇气。她做到了,但是小羽这边才是圣王在龙族做事的基础,后盾。”

    “移形换影,见面会听起来很不正规实际却又正规,圣王见面会加紫龙勋爵见面会这分量依然很重很重。”

    “这样那些准备在京城闹起来的人再也掀不起一点浪花了,同时小羽他们还能杀鸡给猴看,树立圣王的威严,树立紫龙勋爵的威严。”

    “见面会?不,是地龙族的排位大会!”

    “而且我敢保证羲和大祭司的人现在已经秘密到达了东戴河……”

    王先生一席话凌东方豁然开朗,并不是他迂腐愚钝而是他太过于忠诚和执着,也不是他不知道变通,而是他把希望都放在圣公会。

    “我知道了,表面圣公会仍然照常进行,圣公会达到龙阶的人一定要参加,这是他们的基本权力,可是见面会只认圣王的邀请函,收到邀请函的人才有资格,没去的人是心怀不满也说不出什么的。等到地龙族权力排位结束之后,然后再召开圣公会,最好跟寻龙出征仪式一起。”

    敌仇地地酷艘察陌阳方艘

    “到那时候地龙族散乱的内部关系已经彻底梳理完毕,地龙族已经由一盘散沙变成了一只拳头,握紧的拳头。地下龙城再想做什么,得三思而后行了,而不像现在这么毫无顾忌肆无忌惮什么手段都往用。”

    “果然是自古英雄出少年,本来以为那小子只能玩点的,歪的,却没想到他最终还是以正胜。”

    ……

    两人重新出现在祭坛之,继续一丝不苟的检察和监察,对细节要求的都很细致,不允许出现哪怕一点纰漏。

    因为圣女王在七点的时候还是会来,只是不是开会,而是宣布圣公会延期。而且圣女王不会直接露面,会隔着几层纱帘坐在圣龙帐之内。

    这一切早都安排好了,只是原来的安排是纱帘一层层打开,圣女王从圣龙帐内走出。

    孙科地地情敌学所闹技鬼毫

    现在不会打开,圣王也不会出来。

    去参加见面会的那些人有一半提前去,一半则在圣女王宣布圣公会延期以后立刻动身前往,这个计划庞大复杂,但却滴水不漏。

    而且见面会的消息肯定会传出来,但是张波同学和唐阳羽都不怕,他们是要让消息慢慢传出来。

    等到那些心怀不轨的人反应过来,哼,地龙族权力排位已经在几百里外的海边悄然完成。

    三大祭司,羲和大祭司本来被预测不会回来,庒和大祭司消失但是预测有很大可能会出现在圣公会,猎和大祭司当然也会出现。

    再加王先生凌东方坐镇。

    没有人会怀疑,也没有人能怀疑圣公会的真实性。

    ……

    京郊宾馆这边李家没有得到任何通知和情报,李家人是特殊的一批人,他们得到消息要在进入圣公会会场之时。

    这样既防止了消息泄露又给了他们这个盟友面子。

    这是一个合适的尺度。

    因为李家人必须毫不知情的按照正常计划把庒和押送到圣公会现场才行,否则庒和这里很容易出事。

    将庒和带到圣公会现场,让他露面,然后再立刻将其带走,带往东戴河。

    这绝对又是绝妙的一招。

    李家是被利用的一步棋子,这盘棋下棋的至少表面看是初出茅庐的圣女王。

    圣女王现在没有绝对的龙武之力,但是却可以拥有高人一等的超级智慧。

    坐在圣王的位置有时候智慧武力更加重要。

    因为圣王本身是地龙族乃至地下龙城的至高权力宝座,可是这个宝座却不好坐,是要烫屁股的。

    要想坐稳这个位置,必须超级龙武之力和超级智慧相结合,相辅相成,空有超级龙武之力不行,空有超级智慧也不行。

    好在张波同学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越来越像唐阳羽的心大。

    心大吃天下。

    心大才能放松,一张一弛武之道,否则一直紧绷着,她自己会先崩溃的。

    其实现在张波同学的情况跟那些大臣专权诸侯割据然后小皇子幼小软弱继位差不多,唯一的区别是她身边有唐门,有唐阳羽。

    何况地下龙城可不是一般的割据诸侯,地下龙城有点像战国时期已经没落的周天子,而且还是极其有实力的周天子。地龙族才更像是一个诸侯王而已。

    地下龙城是根,是本。

    地龙族是形,是附属。

    这段时间她一个人生活在国宫深处,一方面是多看《龙经》,一方面是从一个相对超脱的第三者角度看待如今的龙族乱世,地下龙城,地龙族,唐门,北昆仑李家等等。

    所以她有些事情有些关系看的很通透。

    因此也不是唐阳羽突然给她发个短信说开会改个地方她同意了,她是前后对分析,严谨的得出可行还是不可行的结论的。

    看似儿戏,实则认真。

    张波同学的性格一向如此,要么不做,要做要做好。

    这种性格不管她是叛龙下女还是龙族圣王都不会改变,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

    白龙岭内也再次热闹起来,因为龙族圣公会要召开了,这让守在白龙岭和西风岭守株待兔的各个族群愈发的不安。

    他们确信龙之权杖没有出山,可是又隐隐觉得事情不对劲,唐阳羽如果没有龙之权杖那么他怎么参加圣公会?

    他没有龙之权杖在手不是天玄龙尊,不是天玄龙尊那几个大祭司叫起真来他连参会的资格都没有。

    只能站在门口看。

    权杖到底在哪?

    于是一向乌合之众百人百心的他们决定要开个会,在圣公会之前,大家集思广益把力量集到一起,来探讨一下下一步该如何去做。

    否则如果权杖真的已经出山已经到达京城,然后再圣公会拿出来。

    那他们再想得到难度太大了。

    他们也要孤注一掷。

    该联合的时候要联合,这个世界没有永远的朋友更没有永远的敌人。

    后科远不鬼孙球战闹指显术

    现成的地方。

    好的简直不得了。

    他们的兵力也开始重新集结收缩,做着两手准备,或者权杖未出山,但是会在圣公会之前秘密出山,或者权杖已经出山那么他们目标不再是白龙岭而是圣公会,是京城!

    乱世乱战,这是大家公认的规则。

    那么要战来一场大的吧。

    谁得到了龙之权杖谁能号令暗黑,号令龙族,谁可以得到龙族大宝藏。

    到那时候是地下龙城出神兵他们也不怕!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他们做下等人太久了,也要做等人,也要尝尝做王的滋味。

    因此到家出,轩辕出。

    因为大乱世和大战真的要来了。

    一触即发。

    之前白龙岭那些战斗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序章而已,连正式的开场都算不。

    而这戏族群之所以敢如此想嚣张一个是有暗龙一族暗煽风点火威逼利诱,一个则是看到地龙族衰落,并且人心涣散,实力严重不足。

    这才让这些族群之人觉得有机可乘,而且是大大的可乘。

    ……

    庞振国看着眼前的两个孩子,一个女儿一个孙女。

    庞媛媛突然问了个问题,“爷爷,我们守护的到底是什么?”

    结远不科鬼后察所孤主结地

    庞振国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你说呢?”

    结远不科鬼后察所孤主结地京郊宾馆这边李家没有得到任何通知和情报,李家人是特殊的一批人,他们得到消息要在进入圣公会会场之时。

    庞媛媛想了想,“我突然觉得我们守护的不是白龙岭,我们守护的是神狼族。”

    庞振国微微皱眉,“为什么这么想?”

    庞媛媛回,“因为唐阳羽已经把龙之权杖拿走了,地下狼堡已经重新封锁,我们守护的原本不是权杖么?”

    “权杖没了,我们还守护什么?守护地下狼堡的秘密和珠宝?”

    庞振国还是没有回答,又反问了一句,“那你说权杖没了为什么神狼族的那人还没走,还不走?”

    庞媛媛一下愣住,是啊,罗绮还没走,罗绮在旁边暗室,她在守护什么?

    “龙脉?难道白龙岭白龙湖地下狼堡下面除了权杖珠宝还有龙脉?”

    庞媛媛猛的眼睛发亮。

    可是庞振国和庞初心都没有给她答案。

    于是她很干脆的直接去隔壁密室找罗绮,当面问个清楚。

    看着庞媛媛出去的背影,庞初心微微皱眉,“父亲,让她这么过去找罗绮好么?”

    庞振国眯着眼睛,“没什么不好……话说你也该出发了吧,圣公会你一定要参加的,这是我们庞家在京城地位提高的重要机会。这不是私心,我们庞家这么多年是因为在京城圈子里没有地位才会这么背忽视和无视。”

    “我不是要你去争强好胜,而是适当的展示一下庞家的武力和存在还是很有必要的。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倘若我庞家威名在外,那么此刻外面又怎么会有成千万的恶棍盯着围着,趁着不注意要咬一口,甚至恨不得一口咬死!”

    庞初心当然不喜欢做这种出人头地的事。

    她本身是大地巫师,对外面那些人根本不看在眼里。可是庞振国说的也有道理,庞家只是被认为是商人这不行。

    以前也许还行,没什么大碍,可是龙族乱世已到,群雄并起战乱频繁,庞家必须先证明自己的强大和不可招惹才行。

    “这个怕是要内外配合才行,父亲大人。”庞初心沉声道。

    “当然,你去参加圣公会之时我会组织半兽人敢死队发动最猛烈最残忍的反击,不退出白龙岭者,死,杀无赦!”

    庞振国猛的站起身,威风凛凛,目光灼灼。

    他只是个生意人,只会一点健身用的太极,还不是硬太极。

    但是此刻却好像一个雄心万丈的大将军。

    那一刹那庞初心有些庆幸,不是她信不过自己的父亲,她庆幸她是大地巫师,庆幸那无边无际的大地巫术在她身,否则要是再父亲身,她真的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哪怕大地巫师之力在媛媛身都好,因为媛媛跟她一样内心善良。

    不是庞振国不善良,而是他仿佛一种被压抑太久的感觉,想要一下子爆发和发泄出来。

    这个庞初心可以理解,能接受,因为如果他们再不强硬回击,那么庞家迟早会被外面这些狂徒恶徒杀光杀绝。

    他们杀死他们,他们抢夺他们钱财房子女人的时候可不会心慈手软。

    华府有句老话,“对敌人的仁慈是对自己的残忍。”

    庞初心恬淡使然,可是却不固执也不迂腐。

    她准备出发了,只是不是进京而是去东戴河。

    她想笑,也只有唐阳羽那家伙才想得起东戴河这种地方吧?

    这地方好像才开发没两年,是从京城去北戴河的必经之地,季节性旅游的地方。当然海水不错,新建的酒店和小区也都不错。

    只是一到冬天几乎成没什么人了。

    孙仇远远独后恨由孤恨察方

    看着萧瑟无。

    因为北方冬天的海会结冰,除了冷还是冷。

    谁也不会没事去海边的,风太大,很容易着凉感冒,而且冬天感冒要夏天难受很多,也不容易好。

    她对这地方根本没什么印象,也没去过,不了解。

    可是却听唐阳羽不止一次聊起过。

    其实唐老板去过的地方也不多,也正因为如此他去过一个地方会记忆深刻。

    事无巨细的都能讲出来,在他看来还特别有趣。

    北方的海跟南方的海完全不同。

    跟北方人的性格跟南方人也不同一样,唐阳羽是特例,他生长在南方,却是十足的北方人性格。

    只有她一人知道真正的开会地点。

    庞家人都不知道。

    这让她突然有了一种轻快感,偶尔是需要这种感觉,因为她和媛媛本来也不适应那种其乐融融的大家族氛围。

    天伦之乐似乎从来都距离她们很远。

    隔壁的罗绮正在写字,她平常的休闲时间基本只做两件事,读书和写字。

    她在写正楷,这年月坚持写正楷的人很少了,可实际能把正楷写好的人却根本没有几个。行书隶书草书什么的更受欢迎。

    罗绮显然不是那样的性格。

    罗绮不用忌讳天狼跟在唐老板身边,她可以在山里露面。

    因为天狼那边唐老板会安排好的。

    结不远远独孙球接孤方毫主

    何况即便被人识破,那么两个天狼两个罗绮不是更能分散敌人的注意力么?

    甚至绝大多数人会以为他们是双胞胎。

    天狼那边每天经历的事情在睡觉前都会给她做一个简单的汇报,罗绮说替天狼高兴,因为天狼似乎从没这么出去做她自己。

    她是罗绮的影子。

    庞媛媛进门的时候罗绮正在写百家姓。

    这是小孩子才会写的东西。

    罗绮却一直在写。

    孙地仇地酷结术陌冷科战通

    “你不用管我,我只记得小时候会被要求写三字经和弟子规,百家姓……没印象了……”庞媛媛跟罗绮相处的很好,关系亲密,好像认识了十几年一样。

    甚至有点像从小一起长大似的。

    所以也没有什么顾忌,敲一下门推门进。

    “刚好写完了,写百家姓可以看到世事无常,也可以看到华府博大精深,这是化的传承。”

    罗绮很快意识到自己的语气过于说教。

    庞媛媛受托下巴,“没,挺好的,确实现在很多人根本不会背诵百家姓,化,化是传承,没了传承哪里有化?”

    罗绮笑着给他倒水,苏打水,然后抬手掐了一下庞媛媛粉嫩的能流出水的小脸蛋,“你来可不是听我讲课或者恭维我的吧?”

    艘远远远方艘察战月月技封

    庞媛媛接过杯子,喝了口水,“我来是问你权杖被那家伙拿走了,你还留在这守护什么?我觉得我们庞家和你们神狼族守护的是权杖。”

    “要么,是还有权杖还重要的东西需要守护,那么我能想到的只有龙脉了。可还有问题,京城的龙脉不是在京城之内么?四九城四九门,国宫,九龙壁。怎么白龙岭这里又有了?”

    罗绮拉着庞媛媛坐下,她这个密室的椅子放了几个棉靠垫,所以坐去很舒服,而且还有火盆,取暖用的。

    密室之内的火盆最好,可以取暖,可以照明,还可以烧烤食物和水。

    两人坐在火盆跟前。

    罗绮没有直接回答。

    庞媛媛马补充,“如果这这涉及到神狼族的秘密那不用说了,我也只是一时好而已。”

    罗绮淡淡一笑,“没关系,这里是最后流亡之地……”

    庞媛媛一愣,“最后流亡之地?是说外面世界全都毁灭了,这里可以避难,像是诺亚方舟一样,是么?”

    罗绮点头。

    庞媛媛沉重的笑笑,“罗绮,我有点后悔问了,这是你的大秘密,你告诉我……”

    罗绮看着噼里啪啦的木柴,“告诉你也没关系,因为你说出去也没什么,这里是最后的流亡之地还需要满足三个条件,光知道这里是流亡之地没用。”

    “我只是想告诉你这里值得我用一生,用自己的生命来守候。这里还在,华府人还有重来的机会,否则一切都毁灭了。”

    “媛媛,每一次寻龙之旅其实都是一条不归路,只是到现在为止寻龙之旅都是成功,或者在成功的基准线左右徘徊。万一失败了呢?”

    “据我所知这是龙族历史第一次外族人成为天选龙尊,第一次将由外族人完成龙修。我不是怀疑唐阳羽,只是这件事本是九死一生,我想他我更清楚。”

    庞媛媛吧嗒吧嗒嘴,学着唐阳羽的样子,“我怎么觉得你身的担子太重了?关之地你要守护华府第一龙脉,京城之地你又要守护最后流亡之地……”

    罗绮抬手摸摸她的小脸蛋,她很喜欢摸她的脸蛋,因为初尝云雨之后的她皮肤紧致,白皙,光亮,粉嫩,光滑,水粉。

    反正最好的词全拿来形容都不过分。

    “这里神狼族好久没有亲自守护了都是你们庞家在守护啊……所以我哪有你想的那么累,而且最后流亡之地哪里那么容易用得?”

    庞媛媛轻轻点头,“但是庞家有人知道这个秘密么?最后流亡之地?”

    罗绮摇头,“老头领是不会说出这个秘密的,我告诉你也是为了以防万一,万一我哪天死了呢?万一没来得及说出这个秘密呢?”

    “所以现在你知道了,可以了,你从现在开始成了庞家唯一知道这个秘密的人。”

    庞媛媛微微皱眉,“好你个罗绮,臭丫头,合着你这是把我装坑里了?”

    罗绮轻笑,“说是坑……勉强算是吧……”

    于是两人便在暗室里打闹起来,跟同龄的女孩一样的追逐打闹。

    罗绮的心态很好,也正因为如此庞媛媛才跟她合得来,因为唐阳羽那家伙是这种性格。这种性格很容易接触,而且没有压力,全程没有压力。

    后不仇仇情艘恨接孤战显艘

    结科地科酷后察所孤球指艘

    ……

    阳光照射在唐阳羽的脸,他怀里抱着小宝,另一只手在发微信。

    很快招来楚伊的斥责,“看孩子别玩手机,辐射大。”

    吓的唐阳羽赶紧放下手机专心哄孩子。

    午十点20分,小宝早醒了,李梅在厨房忙活着给他们做饭,楚伊打下手。那看孩子的任务只能交给唐阳羽了。

    楚伊知道唐阳羽有正事,可是有正事也不能在孩子面前玩手机。

    绝对不行。

    小宝对唐阳羽的态度从来都是不冷不热,反正是他想哭哭想闹闹,肆无忌惮。

    唐阳羽哄孩子这方面,真的差了点。

    可今天小宝却分外的乖巧,自己手里拿着一个磨牙棒,自顾自的专心的吃着。

    敌地仇远酷艘术所孤太技闹

    唐阳羽干什么根本跟他没关系。

    可有一点,不能把他放到小推车里,放下哭,抱起来没事。

    唐阳羽轻轻的把粉嘟嘟的小家伙举高,“小宝,小宝,看看我是谁?看看我是谁?”

    小宝立刻一脸厌恶的用胖乎乎的小手把他的大脸推开,好像在说,走开,我不认识你,你只是抱我的一个工具。

    唐阳羽笑的不行。

    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对着厨房方向,“妈,小宝的预防针什么的你可别忘了,现在要求严打的多,我听说针少打了连幼儿园都不了,这里是京城,不咱们雷州。”

    李梅听了一阵笑,“等你想起来黄瓜菜都凉了,雨晴早帮着记好了,到了打针的日子她会来。”

    唐阳羽突然有点小失落,因为小宝无疑更喜欢凌雨晴。

    难道因为是美女的原因么?

    这小家伙真是人小鬼大,这么小开始喜欢美女……果真是……前途无限……哈哈哈……

    突然,有人敲门。

    听脚步声音是平常人,应该是邻居。

    李梅赶紧跑出来要开门。

    唐阳羽却阻止了,他抱着小宝从猫眼看了下,隔壁的一个大妈,拎着一个食盒。

    他抬手把门打开。

    “你是隔壁王阿姨吧,你好,我妈多亏你们照顾了……我们刚搬过来这里还不怎么熟……”李梅和楚伊突然明白他的良苦用心。

    他这是在给李梅长脸。

    否则人家邻居难免怪,难免会议论,怎么老看不到儿子。

    只有一个孙子。

    外面的大妈一愣,下意识下打量唐阳羽,高高的个子,俊朗的小脸,干净的眼睛,干净的笑容,怀里再抱着一个粉嘟嘟的小宝宝。

    那画面要多和谐有多和谐。

    “哎呀,你是李梅的儿子啊,真是少见你,听说你还在学?”

    “看我,光记得问问题,这是我刚包的牛肉馅的饺子,赶快趁热跟你妈一起吃点,给小宝也吃点……小宝真乖啊……”

    “里面那个……是孩子妈妈?”

    “看我,看我,你难得回来,我先回去了,回去了。”

    边说边把手里的食盒交给唐阳羽,然后转身风一样楼了,大妈住在四楼。

    艘地仇远独孙学战冷后毫孙

    唐阳羽拎着食盒关门,笑呵呵的,“妈,看来你人缘不错啊,是不是老有人给你送东西吃?”

    艘地仇远独孙学战冷后毫孙两人坐在火盆跟前。

    可是李梅却有点责备。

    楚伊马过来解围,“没事阿姨,在这里咱们越正常越不显眼,越是神神秘秘的越是会引人注目,所以小弟做的没错。”

    唐阳羽则吊着嗓子学着刚才大妈的语气,“里面那个……是孩子妈妈?”

    楚伊一阵脸红,举着烧菜的家伙追了出来,唐阳羽抱着小宝跑。

    后地远仇独敌球所闹仇月封

    后地远仇独敌球所闹仇月封这样既防止了消息泄露又给了他们这个盟友面子。

    结果刚才还一笑不笑的小家伙突然变得开心无,咯咯咯,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李梅看在眼里喜在心里,眼里充满笑意。

    难得的天伦之乐,哪怕,只是短暂的时光,她也知足。

    只是距离儿子把儿媳妇娶回家……怕是还要好几年吧……

    ……

    唐阳羽作为最重量级的神级嘉宾自然不会去龙族祭坛了,直接开车往东戴河。

    当然天气虽好可是毕竟是冬天,这天气骑杜卡迪去海边,到了地方人也冻成冰坨了。所以他们要开车。

    车。

    他们没开来,而且辉腾要给天狼和二黑用,除了这台凌雨晴的汽车,唐阳羽再也没有别的车了。

    不过这根本不是问题,午的时候楚伊早让一个手下把她的宝马suv开到这附近的一个停车场了。

    所以他们直接把杜卡迪留在小区里,了宝马。

    开车的当然是楚伊,唐阳羽坐在副驾驶。

    别人开车他会坐在老板坐,因为他是老板。自己姐姐开车他不是什么老板了,是也不是了,还是坐在前排一边看风景一边跟漂亮姐姐聊天打屁来的好。

    从昨天见面他都没问楚伊负责的那支神秘的特战队的事,用不着问,难度很大,绝不是一朝一夕能促成的。

    有进展的时候楚伊自然会跟他说。

    没进展或者暂时进展不利,他也不问。

    艘不远科独敌术所冷由冷故

    这是信任,也是感情。

    显然楚伊要先帮小弟把眼前这会开了,所以她也不提,她不提不是做的不好,而是认为还没有到达跟小弟汇报的时候。

    外人看来的重大进展,在她看来只是寻常之事,因为标准的高低不一样。

    “姐,你看起来那么像我媳妇么?”唐阳羽一脸阳光的无耻的问。

    “什么像你媳妇,你自己想的吧?我怎么没听见楼的阿姨说?”楚伊有点脸红,但是嘴还是很利索。

    “说了,临走还叨咕说咱俩真有夫妻相,一看是小两口,哈哈。”唐阳羽简直兴奋的不行。

    “你瞎编吧,再说我是你姐啊,你是我弟,长的连相不是很正常么?”楚伊强行解释。

    “对了,姐,你平常遇见这些邻居都是怎么说的?是不是从没说过是我姐啊……”唐阳羽很善于钻空子,很善于寻找时机。

    “没必要说的太清楚,我跟雨晴都是,说的太清楚越说越说不清。”楚伊有点感慨,她和凌雨晴都没有具体说过自己到底是谁。

    她相信李梅也不会说。

    让外人猜测更好。

    反正这家里除了没有父亲之外别的都全,是热闹又幸福的一家。

    这足够了。

    唐阳羽撇撇嘴,“那不行,以后我再回去说你是孩子他妈,说你是我媳妇,好不好?”

    楚伊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好,好的很,你再把雨晴也叫,说左边右边的都是你老婆,这叫左拥右抱,真美的你天了!”

    唐阳羽反正是开心。

    是开心的不行。

    难得这么开心,因为他跟楚伊在一起,从一开始开心,以后也会开心的。

    “昨晚的事还没找你算账,你今天还不知收敛,是不是想要屁股开花?”楚伊突然提起旧事。

    一句话把唐阳羽说的满脸通红,只能假装糊涂,“昨晚?昨晚怎么了?昨晚姐你不是睡的挺好的么?”

    楚伊鄙视,“姐睡的倒是不错,可是你睡的一点都不好吧?我可是你姐,你居然没轻没重的,以后不能再犯了,知道么?”

    唐阳羽的脸更红,“我挺老实的,都老实到禽兽不如了……不然……”

    楚伊的脸也更红,她也不是故意提起这个尴尬的话题的,她是个成熟女人,哪里都成熟的不行,昨晚唐阳羽那点身体的事她能不清楚?

    何况这家伙可不是小事,是大事。

    但是她当时只能装糊涂,她要是反应很大那更尴尬。

    所以她也不容易。

    只是她内心深处和身体是否也觉得刺激了,那只有她自己知道。

    刚才是觉得这家伙老是媳妇媳妇的叫她,忍不住说出来了。

    结果把自己也装进来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有点蠢,有点疼。

    “你那还老实……行了,不说了,那你以后还犯么?”楚伊想要快点结束这个爱美话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山村透视兵王〕〔权路迷局〕〔重生国民男神:九〕〔亿万甜婚:老公,〕〔总裁爹地,放开我〕〔肉欲娇宠[H 甜宠 〕〔爱上阴间小娇妻〕〔缉凶者预言〕〔桃运小农民〕〔后娘[穿越]〕〔小村韵事〕〔一品娇宠,丞相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