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池司爵苏悠悠〕〔见过四季,见过你〕〔风流仕途:办事员〕〔带着MC系统的异界〕〔寒门修仙〕〔全职武神逛诸天〕〔重生之做法医〕〔穿成七零娇娇女〕〔戮天狂徒〕〔绝品小神医〕〔S级保镖〕〔喜劫良缘,纨绔俏〕〔神级特工在都市〕〔武域灵主〕〔斗魄星辰〕〔鸩赋〕〔奇门相师〕〔高冷总裁的至尊兵〕〔厉害了我的原始人〕〔灼魂之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1107章 特别的亲近(精彩爆发求鲜花)
    楚伊肯定要跟唐阳羽一个屋,因为俩人还有好多事要研究。!

    但其实唐阳羽做出这个决定的一刹那内心有点酸涩,他这样做母亲会不会跟他心生间隙?

    但是看着母亲慈祥又单纯的目光,他放心了。

    结仇仇地酷后球战闹远由太

    他体内的善,和真,都是继承自母亲。

    母亲不会在意。

    而且他从小不跟李梅睡,从小是跟家里老头子一个屋,他们雷州老家那小房子一共也只有两个房间而已,幸好采光不错,否则真是暗无天日找不出一点优点了。

    所以他回来也不会跟母亲腻在一起。

    他们家不是那么表达感情的,都较轴,较含蓄。

    但是情商又都不低。

    艘仇仇远情孙术所孤显敌酷

    这不是悖论,是千千万万普通华府家庭的现实。

    艘仇仇远情孙术所孤显敌酷  黑衣女人很认真的点头,“准确,因为他的心还不够狠,也没有亲手杀过人,所以给97分已经是超级高分。所以你之前在西风岭跟他正式确定盟友关系的决策是正确的。对于唐阳羽我们要放长线钓大鱼,切不可被眼前的一点利益所诱惑和左右。甚至为了维持跟他的盟友关系我们必要时候可以做出相当程度的牺牲。”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这样相处也挺好。

    他进屋之前走过去轻轻的抱了李梅一下,“妈,你要是不舒服,要是累了,说,我再找个人陪你。”

    李梅有些激动,她更心疼儿子,赶紧拒绝,“不用,可别再求人,有小宝在妈这日子过的挺好的,病也好多了,现在一顿能吃一大碗米饭……”

    唐阳羽点头,松开李梅,“那行,钱现在我不缺了,治病的钱都给你留出来了。”

    说完回屋了。

    他不愿多说,这个他说的已经够多了。

    楚伊在旁边看着心里有点发酸,但是更多的还是温暖。

    母子俩互相取暖相依为命的日子还会继续,不管他们到底是什么身份,他们之间这种纯粹的亲情是不会改变的。

    “小弟,你先进屋睡,我还没卸妆呢。”楚伊把唐阳羽先打发进去,然后自己找借口单独跟李梅多呆一会。

    结地远地独结球由孤我学我

    实际楚伊平常根本不怎么化妆,睡前洗个澡洗把脸还行,说是卸妆有点夸张了。

    李梅也知道她的心思,连忙摆手,“没事,你也进去睡吧,要不然你去我那屋,我在沙发凑合下行……”

    李梅说这话不是客气而是发自真心。

    这是她的善良。

    楚伊笑了,过来拉住李梅的手,“阿姨,我想说小弟什么时候都不会变,你千万不用多想。”

    李梅眼里含泪,“我知道,我知道,这孩子有时候是心太软……我还老是给他扯后腿……我这次叫他回来是想给他做顿好吃的……再把他爸爸的护身符传给他……我希望他在外面能狠下心来……因为外面并不那么太平……”

    楚伊拉着李梅的手把她送回她自己房间,“阿姨,你也赶紧睡会,要不一会小宝醒了你又没有时间休息了,小弟还是担心你的身体,只要你把身体养好了,我们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小宝没有自己的小窗,李梅说跟她一起睡才踏实,于是唐阳羽把主卧室的大床抬起来靠在左边墙,这样把小宝放在里边半夜会掉下来了。

    所以谁都喜欢。

    李梅在天气好的日子里也经常带小宝出去,问起来,当然说她的孙子。

    只能这么说。

    只是邻居基本没见过这家的儿子和儿媳妇,说起来还是儿子很少见,漂亮女孩倒是有两个会来,有个年纪大点的看起来二十五六岁,有个年纪小,也20岁。

    可是看她们俩谁也不像是刚生过孩子的样子啊。

    当然这是人家的私事,邻居也不好过问。

    还有住在这里的邻居家里条件都较好,也不像那种城村的老头老太太那么八卦。

    李梅人又好,家里有什么好吃的都拿出来给大家分享。

    敌远远不情艘球由月早酷帆

    所以她在这个小区里过的算是踏实,幸福。

    只可惜这种幸福唐阳羽体会不到。

    结不地远方敌恨战冷球恨由

    客卧是最近流行的榻榻米,人多的时候住起来较方便,实用,舒服。

    结不地远方敌恨战冷球恨由  右臂不是雪奴。

    楚伊洗完脸进来的时候唐阳羽已经盖被子,拉窗帘躺下了。

    当然他没有睡着,在分配事情,用手机微信可以了,连电话都不用打。

    被子当然是两床被子,李梅早都准备好了。

    艘远仇科酷后球由孤技孙后

    楚伊也不是第一次跟唐阳羽这样谁,没什么不习惯的。

    客卧因为长期没人住所以稍微有点冷,但是又不是那么特别冷。

    所以唐阳羽让楚伊往自己这边一点。

    敌远地仇方敌球陌闹月毫结

    姐弟俩挨得近一点互相取暖没什么,很正常。

    “都安排完了?午12点出发行,这样别人反而无法掌握我们的行踪,更安全些。越是在这种时候越要小心点,小心使得万年船。”

    楚伊的脸距离唐阳羽很近,最多也五六厘米。

    所以她说话时候的温度唐阳羽都能真切的感受到,弄得他鼻子有点痒痒的,忍不住伸手去抓。

    一抓又碰到了楚伊的鼻子,酥的一下好像过电,赶紧又收回去。

    却被楚伊抓住,“给姐捂捂手,姐一到冬天手凉。”

    楚伊说的没错,别看唐门唐家这副田地,可是唐阳羽算是从小有人疼的,他的大手冬天很暖和,跟个小暖炉一样。楚伊的小手则刚好相反。

    夏天反而热,爱出汗,冬天干冷。

    唐阳羽用自己的大手把楚伊的小手完全包裹住,放在他的被子里。

    两人被子已经有些通联了。

    因为睡一会要起来,所以两人只是把外衣脱了,冬天必备的秋衣秋裤不会少。

    楚伊可不是那种为了美而不顾身体的人。

    “有力发不出,姐,我这性格你也知道,恨不得跟那些家伙真刀真枪的正面打一场,可是没机会,只能一点一点来。不过好歹熬出头了,我现在也算是龙族十七阶了,跟羲和一样高,再说圣女王又是咱们的人,在龙族内部基本无敌了,哈哈。”

    楚伊却愈加心疼,因为自己的手被唐阳羽捂着,只能用额头顶住他的额头,小声道,“龙族内部帮你的人越多你的责任越大,圣女王的确高高在,可是目前阶段还得你来保护。甚至连王先生和凌院长你都得用心照顾,更不要说外面的阿姨小宝雨晴他们。”

    “姐知道你有点累,但是这才是开始而已,你的心态一定要放松,要平稳,知道么?”

    楚伊额头的热量很快跟唐阳羽额头的热量融合,这让唐阳羽的身体开始燥热,他又不好意思一把推开人家楚伊。人家楚伊是相信他,心里坦荡。

    否则谁会跟他这样?

    突然楚伊动了动被子,用脚蹬开自己的,像条泥鳅一样直接钻进了唐阳羽的被窝。

    并且挣脱开他的大手,背转身过去,然后又把他的大手拉过来,头枕在他的胳膊,“小弟,姐还是有点冷,你搂着姐睡吧……”

    结科科仇酷敌学陌冷主太诺

    唐阳羽身体的炽热更加严重,而且他已经侵犯了人家楚伊的身体。

    这样很不好。

    他想离开一点距离,把自己正在犯罪的身子。

    却被楚伊又往她那边拉了拉,那意思没关系。

    都是正常反.

    睡着了好了。

    结地不远情艘学由冷所不

    ……

    京郊宾馆内李易风早早睡下了,他并不是那么忙,因为他有李武一帮他处理所谓琐事。

    李武一被天狼打的不轻,可是恢复的却十分迅速,因为北昆仑雪山李家最不缺药。

    何况本身李武一也是条铁骨铮铮的汉子。

    这点伤算不得什么,要真是在战场这样的伤肯定会继续作战,不可能逃走,装死的。

    只是脸难看了点。

    李家内部没人敢嘲笑他,因为都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这个世界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被人打败打伤是正常的事,他们平常在北昆仑雪山训练的时候还经常被自己人打的头破血流呢。

    李武一看起来没有那么重要,实际却是李易风的左膀右臂。

    当然他一个人不能既当左膀又当右臂。

    他是左膀,右臂另有其人。

    右臂不是雪奴。

    后仇远科鬼艘学接孤结故艘

    后仇远科鬼艘学接孤结故艘  “易风,你要带我一起参加圣公会么?”庄和还是很客气,不再有任何愤怒。

    孙远不远鬼结学陌闹鬼指不

    雪奴是单独的编制。

    右臂是一个40岁的女子,神秘莫测,平常连李武一都难以见到,而且李武一都不知道她具体的身份。

    结科远仇方艘术陌阳酷克故

    此刻40岁黑衣女子在李易风的房间内。

    李易风已经起床,早晨六点,刚好是唐阳羽和楚伊睡下的时间。

    李易风先是喝了杯人参茶,然后开始办公。

    “萧一的身份落实了?”李易风淡淡问道,他的脸色一如往常的有些苍白,不过苍白才是他正常的肤色,要是白里透红反而说明他病了。

    “萧一已经死了,萧一之外的身份能确定的是她来自关,但是她是不是罗绮还没办法确定。我在暗观察过她,从唐阳羽对她的态度来看。她并不是罗绮,可是从我们得到的情报看她是罗绮。”

    “我还会继续查下去,这件事不能太急。”

    黑衣女人说话的态度跟李易风基本是持平的,或者只他稍微低那么一点。

    然后李易风笑了,微微一笑,“我不急,姑姑这个急性子都不急我急什么?”

    黑衣女人居然是李易风的姑姑。

    北昆仑雪山李家子嗣兴旺,李易风光是叔伯十多个,姑姑又有十多个。

    所以李武一都没办法知道黑衣女人具体的身份。

    后仇仇地酷孙学所阳远鬼孙

    见也只是一个影子。

    黑衣女人也笑了,“这里不北昆仑大西北,这里是京城,虽然我们布局多时,可是有些暗桩不是现在可以动用的。反倒是对唐阳羽的综合评估已经完成,分数高达97分。”

    李易风听了一愣,随后莞尔,“97分?我还以为他会超过最高分呢,我判断他是107分,你们评估的居然只有97,真的准确么?”

    黑衣女人很认真的点头,“准确,因为他的心还不够狠,也没有亲手杀过人,所以给97分已经是超级高分。所以你之前在西风岭跟他正式确定盟友关系的决策是正确的。对于唐阳羽我们要放长线钓大鱼,切不可被眼前的一点利益所诱惑和左右。甚至为了维持跟他的盟友关系我们必要时候可以做出相当程度的牺牲。”

    李易风顿了顿,“姑姑,这是你的评估还是家里那些老辈的意思?”

    李月笑,“你明知故问,这些事我在告诉你之前是不会告诉其余任何人的。”

    李易风咬咬牙,“那好,但是关于华府境内断裂龙脉还有异动龙塚的监测探测还要继续加大力度,原本投入的人不够再加人,寻龙之旅马要开始了。”

    黑衣女人表示明白,然后起身离开。

    来如风去无踪,绝对是真正的超级高手。

    然后李易风开始吃早餐,他的早餐很简单,不过他不是自己吃,而是跟一个人吃。

    跟庄和大祭司吃。

    庄和大祭司身没有任何束缚,甚至双生雪奴都没有贴身看管,李易风气魄很大,单独跟他吃饭。

    庄和现在也没必要跟李易风动手,因为他只要一招之内无法制服或者杀死李易风,那么接下来死的是他。

    不要激怒现在处于强势地位的李易风,至少他现在性命无忧。

    而且他已经被带回京城,即便是蒙着眼睛,他闻味道也闻得出这里是皇城根。

    “易风,你要带我一起参加圣公会么?”庄和还是很客气,不再有任何愤怒。

    心态相当好。

    “对,圣公会大祭司没有不参加的道理,之前我对大祭司的不敬只是为了证明我有这个能力控制局势,希望大祭司不要在意,大人不记小人过。”

    李易风很平和,很谦虚,态度跟之前对庄和好的时候没有区别,还是彬彬有礼模样。

    庄和笑了,笑得很豪爽。

    “投鼠忌器,但是你能突破自己这关还算你看的通透,放心,经过这件事我反而不会放弃你,还会继续跟地下龙城强力推荐你的。”

    “那么我的手机也该还我了吧?”

    李易风抬手把他的手机还给他。

    庄和吃完了,起身,“我在这里还有自由对吧?”

    李易风笑笑,“那是自然,大祭司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行,随意。”

    庄和出去了。

    他必然要跟地下龙城联系,在确定不在李家监视范围之内的时候。

    他会说暗语,李家人一时半会是无法破解的。

    现在李易风突然跟他打明棋,那他也打明码,以明对明,不然他庄和落了下乘。

    但是有一点他说的是实话,他暂时不会抛弃李易风。

    敌远不不方结学由闹科由术

    因为他的确见识了李家目前实力的强大。

    只要他争取到李家,那么对付地龙族更加有把握。

    唐阳羽和圣女王必须除去。

    只要让他了圣公会,在羲和没有回来的情况下,在有猎和支持的情况下,他自然有把握扭转乾坤,是圣女王召集的圣公会又如何?

    他们还都是太嫩了、

    王先生和凌东方站在唐阳羽那边又如何?

    书生意气,能做什么?

    庄和从来没瞧得起过书生,认为书生空谈误国。

    这点羲和跟他不一样,羲和认为读书人是社会进步的根本动力之一。

    所以两人本质有着本质的区别。

    李武一的工作效率一向高的吓人,所以等李易风吃完早餐他已经全部部署完毕。

    艘不科科酷敌察陌孤独毫阳

    李易风见他进来,“小叔叔,坐下吃早点吧。”

    李武一忙了几乎一个通宵,的确还没吃。

    坐下来也用不着客气。

    吃着吃着突然抬头,“易风,你看我现在是不是特别失望?叔叔……给你丢人了,居然拜在一个小女孩手里。”

    孙地远不鬼孙察所孤冷科通

    李易风手指哒哒敲打着桌面,是他自己思考事情的节奏,“她可不是一般的小女孩,叔叔你输给她,一次次爬起来,不屈。她可是连轩辕玄鱼都征服了的女人,她有可能是神狼族罗绮,只是现在我们没有百分百的证据证明而已。”

    “当然,她即便是别的身份,但是一定出自神狼族圣坛,因为京城之内的龙族和庞家根本没有这一号人。虽然庞初心大地巫师的身份隐藏的一向隐秘,但是对于她和她身边人的调查我们李家从十年前开始了,她身边并没有萧一这样的人,何况萧一已经死了好几年了。”

    “这是个并不高明的谎言,甚至不如说随便叫别的名字。”

    李武一听了着是有些吃经。

    “原来如此,那易风你怎么看?她到底是不是神狼族罗绮真身?”

    李易风哒哒哒哒继续敲着,然后拿起手机拨通了唐阳羽的电话,时间是早晨7点05分。

    唐阳羽那边接听的时候闷声闷气,显然昨晚他也熬了通宵,而且刚刚躺下。

    李易风笑,“看来是我打扰你的美梦了,唐先生……我只希望你怀里没有美人,否则……我这罪过可大了……”

    唐阳羽那边毫不客气的打断,“少虚头八脑,有什么事直说。”

    李易风顿了顿,“问你一件事,萧一是不是罗绮,你可以不回答。”

    唐阳羽直接回了两个字,不是。

    然后呱嗒挂断电话。

    他真的是刚刚在美好的煎熬睡着被手机震动声吵醒,而怀里的楚伊也刚睡着,她知道电话不是找她的,也是有些不愿意,光滑的身子下意识扭动了两下……结果差点没要了唐阳羽的小命……

    他赶紧固住本原道法自然,不然非得被楚伊给扭出来不可……

    后地不地鬼后恨陌闹技吉

    清心寡欲!

    幸福的煎熬。

    煎熬又刺激。

    抱着姐姐睡觉,取暖的感觉真好。

    李易风这边苦笑着看看盲音的手机,李武一也很惊,“唐阳羽怀里有美人……但是昨晚他没在国宫留宿……庞媛媛又没跟着她一起回京,那是谁?”

    孙不不地鬼艘察所孤秘由恨

    李易风抬手摸摸脑袋,“小叔叔,人家怀里的美人是谁咱们不要研究了,你听见刚才他说的话了么?”

    李武一放下筷子,“听见了,他说不是。但是他说你信?”

    李易风很认真的点头,“我信,本来给我的感觉萧一也不是罗绮,虽然我说不出具体原因,但是感觉不是。现在唐阳羽证明了,那么我们的调查方向更加明确,兵分两路,一路继续调查神秘的罗绮到底在哪,一方面研究萧一这边。”

    李武一拿起筷子继续吃饭,在李易风跟前他经常会觉得自己的脑袋不够用。

    他都习惯了,早学会了不去操心,易风说萧一不是罗绮那不是。

    但是他还是看得出李易风内心关于这个判断也很纠结。

    结地科地方敌球陌阳陌冷科

    李易风的纠结是对的,因为他第一次看到的萧一和第二次看到的萧一根本不是一个人,虽然天狼可以完美替代罗绮,但是在李易风眼里肯定不一样。

    只是现在全都被唐阳羽一句不是掩盖了。

    孙科地科情艘学由闹故战远

    他说不是不是。

    他相信他。

    盖棺定论。

    李武一很快吃完,然后问了句,“我们什么时候出发……还有你真的要放庄和自由?他随时可能在圣公会反咬我们一口,到那时候恐怕不好收场。”

    李易风淡淡一笑,“这点不需要我们太过担心,当然我已经做好了足够应付的准备。再说这主意可不是我提出来的,是唐阳羽亲自打电话给我让我放人参加圣公会,你会相信他毫无准备?”

    李武一一愣。“那显然是唐阳羽要杀鸡给猴看了,而这个鸡,这个倒霉蛋是庄和。但是当众杀死一个龙族大祭司?这怎样都不行吧?”

    李易风赞同,“当然不行,可是如果是按照龙经处罚呢?”

    “好了,叔叔,你去忙吧,我们下午2点出发,到了圣公会你全知道了,现在猜来猜去没意思。”

    孙地仇不鬼结学所孤冷不孙

    ……

    这边楚伊觉得有些舒服,又觉得有些不舒服。

    下意识的问,“小弟……你怎么了?”

    唐阳羽赶紧回,“没什么……睡吧……姐……”

    结远科地独敌球接冷远不帆

    楚伊本能的回了句嗯,然后滑溜溜的身子又下意识的扭动一下……

    唐阳羽差点把持不住,心里幸福刺激又艰难。

    差直接跟楚伊投降了。

    ……

    大清早二黑起的很早,六点半,然后开始找天狼打架。

    因为老板出去了,不在。

    她心里有数。

    天狼也起的早,唐老板彻夜未归,其实也不算彻夜,他出去的时候都是凌晨了,他回来的时候也是凌晨了。所以他出去也没多久,反正他肯定会回来,在圣公会召开之前。

    于是她提出先吃早饭,不吃饭不打。

    二黑只能妥协,喊着胆小鬼一号,胆小鬼二号开饭!

    然后坐在院子里数数,从一开始数,数到100早饭还没来她杀人,反正她满身的火气没地方发泄呢。

    不过这时候黄碧也跟着起来了,二黑起来他能不起来?

    他小声,小心翼翼跟二黑说,“你跟着老板去圣公会,你好好说说,老板会带你去的,在圣公会很多人要对付老板,到时候你可以大开杀戒了。”

    二黑将信将疑,“真的么?什么会?在哪里?”

    二黑这方面知道的的确不多,因为没人告诉她。

    “今儿个晚,你等老板回来行,所以一会打架的时候收着点,别把力气都用完了到时候老板让你杀人你再没气力了,那老板会不高兴的,因为参会的都是特别高的高手。”

    黄碧这是在使坏。

    但是是无可奈何的使坏,因为他还是担心吃了灵魂草猥琐发育的二黑一不小心会伤了萧一,那他没法交代,而且院子里一旦萧一顶不住谁来接应?

    楚伊又不在,楚伊在那没问题。

    所以萧一顶不住意味着他和猴子金手基本又要遭殃。

    基本一天面临一次杀身之祸了。

    当然他不怕死,主要是考虑和平过渡。

    二黑一听眼睛发亮,“那好,我先打半个小时!”

    于是两人开战。

    黄碧也不着急了,通过昨晚的观察萧一半小时还是能坚持的,没什么问题。

    他一边吃饭一边看热闹。

    敌仇远远方敌察接孤显毫敌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他是有生以来第二次看二黑用拳脚跟人打架。其实他心里还有焦急,不是老板没回来而是大黑还没回来。按照行程她昨晚改回来的,哪怕晚点。

    现在早晨八点多了还没回,出事了,肯定出事了,看大黑什么时候能解决掉了。

    大黑要去圣公会。

    这是他计划之的。

    不是擅作主张,而是老板身边需要真正的顶级高手保护。

    唐门应该精英尽出才行。

    后地科科方结术接冷战由秘

    所以他连二黑都算了,大黑二黑楚伊再加十分厉害深不见底的萧一。这四个人贴身保护老板,基本稳了。

    他当然也想去,可是知道自己没有资格。

    猴子和金手晚睡得还行,可早晨起来又得提心吊胆,于是猴子忍不住小声抱怨,“黄老大,看来这最后还是得自己的拳头硬才有底气啊……你百忙之多抽出点时间教教我跟金手哥吧,不然真是每天活的提心吊胆……”

    黄碧无语,无奈,抬手指指自己的猪头,“我是你们俩小子强不少,可问题是咱们这院子里住的都是变态啊,你说我教你们几招入门的你们是能打得过大黑还是二黑?”

    敌科地不方结察接月孙显

    “什么也不会意味着没法反抗,这样反而安全。”

    “越会反抗死的越快越惨越倒霉,我是你们活生生的例子。”

    金手也忍不住说话了,“黄老大你说的有道理,可是我们总该学点拳脚,肯定打不过大黑二黑,但是对付一般人能行可以,关键时刻还能有两招自保和逃跑也是必须的。否则我们哥俩拖后腿拖的有点太严重了……”

    黄碧叹气,“行行行,可怜人可怜可怜人,从明儿个开始只要我在京城,抽空指导你们俩几下,你们俩小子这后腿拖的的确有点太重了……本来应该把你们送去唐门秘密基地去跟那些特种兵特训的,但是你们又没有那个时间和精力……算了,跟我学吧,学不好还学不坏?等你们有了基本功我再让那几个老头子教教,也许还真能混个自保呢。”

    猴子和金手无奈的对视一眼,心说这跟前都什么人啊,只是混个自保得费这么大力气?

    现在他们真是越来越佩服唐老大了。

    他也不会武功没有灵力,可是牛,依然牛,谁也不服,高高在,想打哪个是哪个!

    这边二黑跟天狼打的更加激烈,无奈时间太短,很快半个小时到了。

    敌科不地酷艘学接孤鬼冷由

    是黄碧大声提醒的。

    敌科不地酷艘学接孤鬼冷由  他真的是刚刚在美好的煎熬睡着被手机震动声吵醒,而怀里的楚伊也刚睡着,她知道电话不是找她的,也是有些不愿意,光滑的身子下意识扭动了两下……结果差点没要了唐阳羽的小命……

    二黑说话算话马收招,继续吃早饭,她现在的状态是不知道饥饱,而且这种状态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结地仇远鬼孙球所月秘通恨

    天狼也坐回来休息,猴子赶紧给泡茶。

    这里的茶自然是好茶。

    猴子趁机问了句,“萧一,你武功那么厉害是怎么练的?你看我和金手还有希望么?”

    天狼很认真的看了他们俩一眼,很直接的摇头,“不行了,先天没有天赋后天没有基础,还是跟黄碧混个自保吧。你们的闪光点应该在别处,唐老板不会养闲人的……”

    猴子金手一阵默哀。

    金手低着头,“老大不养闲人,可是老大够意思养兄弟……”

    黄碧不愿意听了,“瞎说,你们俩可是唐爷亲自教授的手艺人,大工匠,地位我们要高。”

    猴子金手这才恢复那么一点点自信。

    因为男人总是崇拜武侠世界,暴力世界,结果一不小心自己成了垫底的,成了最弱的,自然内心戚戚然,自然是不服气,自然是很难受。

    尤其是在见识了大黑二黑的变态,黄碧的全面,萧一的超级强以后。

    后仇不地情孙术战阳科太最

    天狼对他们俩还较有好感,是好人,好兄弟、

    别看他们不会武功没有灵力,真到了拼命的时候是明知是找死也会奋不顾身的冲去护着唐老板。

    这不是唐老板的高明和手腕,而是唐老板的为人,做人。

    眨眼时间已经是午九点。

    后仇远远酷艘学由闹诺主月

    突然天狼的手机震动起来,她收到一条信息。

    圣公会改地方了,不在龙族祭坛了,而改在了海边,东戴河海边,那是一处刚刚开发的旅游区,冬天这季节除了房子酒店沙滩根本没有人。

    怎么突然改地方了?

    圣公会还能不在祭坛举行?

    她接到的是唐阳羽的短信,只有几个字:圣公会晚7点东戴河香格里大酒店,带二黑先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萌宝来袭:总裁爹〕〔奥特曼之最强属性〕〔诱妻入怀:帝少大〕〔清宫攻略(清穿)〕〔玄幻之我有满级仙〕〔穆少宠妻:国民妖〕〔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特品圣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