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破纹夜〕〔龙血武魂〕〔缠上统领大人,夫〕〔穆穆卿风至〕〔书剑盛唐〕〔大医皇〕〔帝血弑天经〕〔衍世日记〕〔我的老婆是女神〕〔天龙武神诀〕〔奇遇无限〕〔丹道宗师〕〔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异星掌控:具现化〕〔NBA请回答2008〕〔我,神明,救赎者〕〔网游之无尽王座〕〔诸天万界证道行〕〔军夫请自重〕〔极强小道士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1096章 送上门来的美女
    唐阳羽斜靠在床头,舒舒服服的样子,问,很好奇的,“我要是不告诉你你会杀了我还是睡了我?”

    天狼鄙夷的模样,“不杀也不睡,我就是想知道答案。”

    唐阳羽抬手摸摸鼻子,好像在认真思考的样子,“我累了,要不一起睡吧,没准睡醒了我就告诉你了。”

    天狼转身出去。

    她不到黄河不死心,到了黄河心不死,但是可以知道权杖真相以后有的事机会,她相信这个世界上怕是没有人可以撬开这家伙的嘴。

    这家伙看起来总是没什么正经,可是当他准备沉默的时候,就一句话都不会再说。

    可以总结一句话,这家伙就是个变态。

    变态都是不可理喻的,不能较劲,也不能跟着他走。

    要不把他当回事,当他是疯子是空气是可笑的小丑。

    总之对付这种人自己的心态要健康,要大方,要进退有据,要灵活多变。最重要的是要有耐心,要放松,不能急。

    这些,以上,天狼在短时间内都做到了。

    天狼是个极其可怕的人。

    要比罗绮还可怕。

    甚至她可能是亲手杀死罗绮取而代之的那个人,因为罗绮能做到的她全能做到,罗绮不能做到的她还能做到。

    这样的人还不可怕么?

    幸好唐阳羽是了解罗绮的,罗绮跟他有一种性格很相似,那就是他们都不在乎身边人的背叛,倘若最后是死在自己相信之人的手里。

    他们死的时候甚至会笑。

    没有怨恨,没有绝望,没有不甘,倘若还可以说最后几句话,那他们俩基本会说,“恭喜你,变得这么强大了,连我都能杀了……”

    然后就闭眼,安静地死去。

    死亡,当真正的死亡来临的时候其实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等待死亡的过程。

    人类一天不能战胜死亡就一天不能战胜对死亡的恐惧,这是一种基本推理道理。

    推理基本法。

    天狼出了里面包间回到沙发去了。

    唐阳羽脱掉衣服盖上被子,睁着眼睛,在想事情。

    大概两三分钟,敲门声。

    咚咚咚,咚咚咚。

    “睡了么,唐老板,可以告诉我答案了么?”

    天狼,是天狼。

    这算什么战术?

    麻雀战骚扰?

    意思就是今晚唐阳羽不告诉她答案他就别想睡觉,不,是从今晚开始的以后的每一个晚上都别想睡觉。

    “我可以进来么?”天狼说着推门进来,已经脱去了外衣,光着脚丫。

    唐阳羽发现她不管穿着多少衣服都喜欢光着脚丫。

    无疑脚丫是她最为骄傲的部位。

    或者说她有恋足癖,只是别人恋足癖是迷恋别人或者异性的美脚……

    她特殊,她迷恋,痴迷,醉心于自己的脚丫。

    她走到窗前,抬手掀起被子的一脚,低头,眼里充满激动,“让我看看你的脚吧……”

    唐阳羽觉得自己后脊梁骨一阵冰冷穿过。

    “没想到你还有这嗜好,看吧,随便看,男人的脚有什么好看的?”

    他表面上很淡定,还主动把脚伸出去给人家看,伸到人家眼前。

    天狼愈加激动,很小心的用双手轻轻的扶起唐阳羽的双脚,就像捧着什么稀世名品,价值连城。然后竟然贴近鼻子闻。

    唐阳羽的脸唰的红了,这玩的有点大啊……

    但是还是得忍着,不能因为这点小事落了下风。

    他刚洗完澡,没打架没走路,所以脚很干净。

    他的脚……他自己觉得长得不错,好看,大方,干净。

    只是活到这么大有这种独特想法的时候最多不过一两回,还是转瞬即逝,一个大男人没事就关心心疼自己的脚那不是连个女人都不如?

    这种违背大男子主义的事情他不会干。

    呼……

    天狼突然对着他的脚心你吹了口气,他一下子……一下子就上天了……飞升了……那感觉……那感觉简直可以跟与张波和庞媛媛激情结合的时候一样。

    飞啊飞,飞啊飞。

    整个人的身体都不自觉的向上弓着,活像是一只被放在平底锅上烤的大虾米。

    呜。

    他忍不住短暂的发出了一点声音。

    天狼突然放开他的双脚,站起身,“天晚了,我去睡了。”

    说完就走,不带走一片云彩。

    唐阳羽本能的伸出右手想把她叫住,想说,特别的别走,继续啊。这上不上下不下的算什么?

    搞得老子想杀人。

    可是人家天狼不会回来的,叫也不会回来的,求也不行,除非告诉她权杖的秘密。

    天狼这招叫做欲擒故纵。

    无声无息间玩的很好。

    回味,拼命的回味,深呼吸深呼吸,再深呼吸,可是唐阳羽还是忘不了刚才那一刻那飞上天的感觉。

    太特么爽了!

    不行他要到客厅沙发上去,要让天狼这小妮子完成她该完成的事,谁让她把唐老板的兴趣给勾起来了呢?

    但是他没有。

    他出去就是服软,就是落入了人家的圈套。

    所以他不会那么做,但是因此自己有多难受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不,天狼也知道。

    她也许正在外面窃笑,正在得意。

    因为无论如何今晚都是她赢了。

    而且让唐老板输的一点脾气都没有。

    凌晨2点,唐老板好不容易在数了一万多只小绵羊以后有了那么一点点困意,结果又被尿憋醒了。

    他起身出门去厕所,套房里的独立卧房不带厕所,因为带厕所难免会潮湿会有味道,因此奢侈的大卫生间在外面,而要去卫生间一定要经过天狼睡着的客厅的沙发,走过去再往前走才是卫生间。

    唐阳羽顾不了那么多,活人不能让尿憋死。

    于是他故作镇定的不快不慢的开门,走出去,走进客厅,走近沙发。

    灯开着,沙发上却空无一人!

    唐阳羽微微一愣,人去哪了?

    继续往前走,卫生间里的灯光亮着,房门关着。

    套房虽然挺大可厕所只有这一个。

    显然天狼在上厕所。

    唐阳羽倒是不太着急,他好歹还能发动道法自然,实际上刚才他要是能在天狼对着他交心吹热气之前道法自然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这叫做心静自然凉。

    可惜,可惜他完全没意识到那一吹,那一口热气会有如此大的威力。

    结果自己就沦陷了。

    他当然第一个想到发动道法自然。

    可是尴尬的是没办法全力发动了,道法自然要发动首先一定要平心静气。那时候的他不上不下杀人的心都有还能静气平心?别逗了,根本不可能的。

    所以他只能数绵羊,深呼吸。

    这就像是现在的汽车越来越先进,电子设备越来越多,一键启动,辅助驾驶,自动驾驶等等等等。人们开车对于电子设备的依赖也越来越高。

    ‘可是自动化电子化程度越高的车稳定性实际上就是越差。

    最牢靠耐用的车子就是一个简单的自然吸气发动机一个五速手动变速箱,90号的汽油随便加。

    电子设备?

    仪表盘算电子设备么?

    所以新有新的好,高科技有高科技的美妙先进,但是老也有老的好。

    老而弥坚,老更稳定,更值得信任。

    唐阳羽身体受到的刺激诱惑越多他脑子里想的也就越多,脑子里想的越多就越无法做到清心寡欲平静自然。

    那么道法自然就无法全力发动。

    那么就废了。

    他现在的情况如果在关键时刻无法发动道法自然,那剩下的只有鸡蛋碰石头,拎着两双肉拳等死了。

    他之所以不太着急是因为天狼作为一个女人洗澡才只用20分钟,那么上厕所最多三五分钟完事,跟他的速度差不多一样。

    可是三分钟,五分钟,十分钟很快过去。

    他站在外面都不敢走来走去了,膀胱都要爆炸了。

    里面的天狼却没有任何出来的意思。

    活人还能让尿憋死?

    唐阳羽差不多马上就要被憋死了。

    他对着房门,“你是不打算出来了么,是吧?”

    里面很快传来一个不急不缓的声音,“肚子有点不舒服,你再等个半小时左右吧。”

    唐阳羽听了立刻转身开门出门,咚咚咚,咚咚咚,敲旁边李易风的房门。

    李易风的房门居然不开!

    里面好像没人的样子。

    他好像又懂了什么。

    好厉害的天狼,居然这么一小会连李易风都搞定了,也就是说这个楼层里不会有人给他开门的。

    重点是他出来的着急没带房卡。

    自己的房门也关上了。

    天狼可是在卫生间坐着呆着呢,他怎么进去?

    敲门?

    天狼肯定不开,开的唯一可能就是他说出权杖的下落。

    呵呵。

    怎么可能。

    嘭!

    他抬腿就踹开了原来庄和住的那个房间,那个房间现在肯定没人,而且整个3层都是李易风包下的,不是他们的人根本上不来三楼。

    所以他怎么破坏都不会有人来阻止。

    冲进去,李易风正坐在桌子旁看书。

    手里看的是《孙子兵法》。

    凌晨2点多,这变态开着昏黄的睡前灯在费劲巴力的看《孙子兵法》。

    特么的。

    唐阳羽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也是花痴期?

    不,青春期来晚了?

    夜夜都想着女人却没有能力做男人?

    可怜,可怜。

    啧啧。

    他都没有搭理李易风大步往厕所方向冲,谁知李易风立刻起身挡在跟前,“厕所坏了,不能用。”

    唐阳羽的素质挺好,因为他没有随地解决。

    看了看李易风,“让开。”

    李易风笑,“不让!”

    唐阳羽点头,然后直接放水。

    就在李易风下巴底下……

    李易风……

    李易风……

    李易风……

    闪了,躲了。

    这无耻的玩意他奉陪不起,而且……这变态是人么?

    人怎么会那样……

    太丑陋了!

    禽兽!

    禽兽?!

    禽兽禽兽兽兽……

    哗啦啦,哗啦啦,唐阳羽放水放了足足三分钟,然后才心满意足的提上裤子,回自己房间。

    房门当然没有打开,可是这世界上有任何门锁能够挡得住他么?

    别人开锁还得用工具什么的,他什么都不用,即便是酒店的刷卡电子锁他也只是把门把手抬起来,放下去,左右摇晃,然后突然身子一抖。

    房门居然开了!

    即便是有人亲眼所见也不会相信世界上会有这么变态的人!

    他回来的时候说是半小时才能完事的天狼已经回到沙发上,盖上毯子,安静的心安理得的睡着了。

    唐阳羽走过她,路过她,突然又转回身进了卫生间,还没洗手。

    饭前便后要洗手,这点他从小就懂。

    虽然经常不怎么遵循。

    不过自从来了大城市,来了京城,他的卫生习惯一直都很好。根本原因是他担心自己太脏太懒了会引起凌雨晴的反感,那不行,凌雨晴是他未来老婆,他要娶她,必须娶到手。

    没有别的可能。

    洗完手他再次回来再次路过经过天狼,他极有可能实施报复,他肯定不甘心。

    果然他停下来,伸出了一双魔爪……

    只是他只给天狼盖了盖身上的毛毯,然后就安静的回自己房间了。

    他是好人?

    不。

    绝不是好人。

    他也会玩欲擒故纵。

    这回回来道法自然可以正常发动了,不过也用不着了,他可以放心的睡一觉了,好好的。

    至少还能睡几个小时。

    迷迷糊糊的马上要睡着,放松四肢和大脑的感觉真好……

    呼……

    呼……

    可是就在他马上就要舒舒服服的睡着的时候,咚咚咚,咚咚咚。

    房门再响。

    “唐老板,睡了么?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咯吱一声天狼光着脚丫走了进来,不容分说直接上床,拉开被子就钻了进去。虽然没有光溜溜的,虽然没有直接钻进唐老板怀里,不过这也还是过于软玉温香了……

    唐老板瞬间爆发,身体爆发。

    瞬间帐篷!

    大帐篷!

    天狼没有回避,而是很认真的看着,看了好一会,“你真的是……人?”

    唐阳羽抬眼看白花花的天花板,“大概……是吧……”

    天狼转身不在看,跟他在同一个被子里,却保持着适当的身体距离,睡着了。

    真的睡着了。

    唐阳羽……再次不能发动道法自然了。

    被人家吃的死死的。

    他笑了,笑的很干净,很帅气。

    过去,一把搂过天狼,天狼衣服穿的不少,只脱了基本的外衣。

    但是即便如此天狼还是立刻感觉到自己被侮辱了,侵犯了,因为……这家伙根本不是人……他抱着她……他……

    天狼脸红心跳,只是唐阳羽无法看见。

    房间里没开灯,电动窗帘厚厚的拉着……

    漆黑一片。

    连睡眠灯都被唐阳羽关了。

    他有灯光睡不着,觉得费电。

    从小穷怕了。

    “送上门的没有不吃的道理,你说对吧?”

    “你喜欢什么类型呢?温柔绅士还是狂风暴雨猛男?”

    他很有经验老道脸不红心不跳的问道。神级修复高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一品娇宠,丞相大〕〔权路迷局〕〔幸得相爱,陆少深〕〔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渔家有财女〕〔原来爱情回来过〕〔骗婚总裁:独宠小〕〔娇软美人[重生]〕〔和美女班主任合租〕〔药神毒妃,邪王乖〕〔情嫂 (梁甜芬王飞〕〔山村透视兵王〕〔偷香(杨羽)〕〔呆萌小青梅,竹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