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野春情〕〔足坛最强作死系统〕〔叫我创界神〕〔道界天下〕〔牧神记〕〔大国文娱〕〔自古红楼出才子〕〔恶魔就在身边〕〔重生之资本巨鳄〕〔重生西游之最强天〕〔枪临星空〕〔极品全职兵王〕〔恶魔驾到:甜心撩〕〔妙手神医〕〔大明领主〕〔酋长压力大〕〔我的极品美女老板〕〔五代游龙〕〔北宋大表哥〕〔永夜之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1093章 憋大招(精彩爆发求鲜花)
    ,精彩无弹窗免费!

    热闹他不能看,看到十三把刀被屠杀清理他不能不出手,他一出手就给了李易风和唐阳羽杀他的机会。

    他不会给他们这种机会,哪怕牺牲掉十三把刀。

    他的心也很疼,但是做大事的人就要够狠才行。

    所以他摇摇头,“算了,我老了,热闹什么的不喜欢看,还是你们年轻人去吧,你走了我好在你的椅子上坐一会,喝喝茶,打个盹。”

    他说的颇为客气。

    一点都不生气了。

    好像什么都看淡的样子。

    他以为唐阳羽肯定会去看热闹了,但是唐阳羽坐着没动,继续悠哉游哉的抽烟喝茶翘着二郎腿。

    庄和再一次失算。

    唐阳羽的理由也很有趣,他不会武功也没有灵力,他是个大学生,在校生,斯文人,见不得打打杀杀,他甚至还有些晕血。

    关于这些庄和一个字都不信。

    可他又没办法反驳。

    要么他就动手杀人,要么他就乖乖回自己房间去。

    杀人他居然有些紧张,是那种面临绝顶高手的紧张,回屋?

    那他也太窝囊了,被一个不会武功没有灵力的19岁小屁孩几句话就给吓回去了?

    他左右为难。

    所以干脆转身开着门进去也拉了一把椅子出来坐下。

    也拿了一个杯子,茶壶唐阳羽这里有,他就跟着喝茶,聊天。

    至少这样他表面上没有处于下风。

    面子很重要。

    从来都很重要。

    尤其是对于他们这样的大人物,有头有脸有背景有出身的大人物。

    他谈起了另外一个话题,“你见到羲和大祭司了吧?”

    羲和居然不接他的电话,哼,玩的够阴够狠!

    唐阳羽很有可能拒绝谈论这个话题,因为这是机密。

    他跟羲和见面的任何细节都是机密,他们达成的任何共识也都是机密。

    结果庄和再一次失算,唐阳羽没有任何防备的很自然的谈起了这个话题,“见到了,无非是让我主动无条件献出权杖,否则杀无赦,很多人都以为你们三大祭司现在是站在地上龙族这边的,可实际上你们的根你们的信仰却一直都在地下龙城。这点所有人都被蒙蔽了。地上龙族你们是高高在上的大祭司,可在地下龙城你们最多也就是个中层人物而已,连核心都进不去。也正因为如此你们都在刻意表现自己,都想着得到地下龙城的认同,然后好提高自己在下面的龙阶。”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但是更多时候人却为了名和利苦苦挣扎一辈子。这点我看不起你们这些人,利欲熏心,或者你们称之为这叫做龙城理想。可以,当然可以。原本我一直瞧不上我家里的老头子,没什么本事,就知道发脾气喝酒,然后没几年就死了。可现在回过头来看看至少他敢急流勇退,他过上了自己想要的那种闲云野鹤的日子,他死了也值了。他没有一生做名利的奴隶。”

    唐阳羽把话说得很重。

    不是一个19岁孩子的语气,而是一个历经沧桑的中年人的口气。

    而且他在评判一个六七十岁的大祭司,老人。

    庄和没有发脾气,顿了顿,“名利的确诱人,我们三个大祭司其实是被架在火上烤,我们本来可以过的很轻松,但却选择了一条艰难之路,为的就是不让地上龙族生灵涂炭。”

    “我现在是在针对你,对付你,是在劝说李易风顺应地下龙城的意思成为第一龙尊,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避免龙族内战,才能暂时保住地上龙族的安全。”

    “唐阳羽,你是个外族人,你也是个有热血的人,那么你就没考虑过你如此冒进如此干预龙族事物会让多少人悲惨的死去么?”

    庄和的角度很特别,特别到让唐阳羽都有些佩服。

    因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角度,每个人的角度都不同。

    他有他的世界,庄和有庄和的。

    庄和是一只狡猾的老狐狸,庄和在套话。

    在试探羲和的情况。

    羲和。

    哼,除掉羲和以后他就会成为地上龙族排位第一的大祭司。

    到时候他的权力就会大到没边,没人可以限制他。

    那时候李易风只能做个傀儡,而且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把李易风也除去。

    地上龙族就是他的囊中之物。

    做一个大祭司有什么好?

    他要做王,地上龙族之王。

    唐阳羽说得对他在地下龙城永远也成不了核心人物,永远成不了王。

    那么他的理想就只有在地上实现了。

    圣王,唐阳羽,李易风羲和全都是他的绊脚石。

    至于猎和他能对付,能利用。

    猎和不用死。

    猎和要成为他的刽子手,猎和会为了他大肆杀戮,全身和双手都沾满鲜血。

    这些都在他的计划之内。

    所以他才毫不犹豫的在现在这个时刻心甘情愿的给地下龙城做一只狗,做一只咬人的狗。

    会叫的狗。

    青龙卫马上就会到来,到时候地上龙族有谁能敌?

    雪奴倒是战力强横,可是李家能有几个雪奴?

    最多两三个而已,根本不足为虑。

    这个世界,地下的世界,都是一个道理,强者为王。

    “你让我怎么做,直接跟我家老头子一样么?直接隐居雷州?”

    “我不想回雷州,我只想安安静静的把京大四年课程读完。所以我会继续留在京城。至于龙族的事情,我觉得地上龙族现在群龙无首所以勉为其难的站出来替你们去千年寻龙修龙,这还不行么?无论从哪个角度讲我就是活雷锋啊,你们应该很感激我才对,不是么?”

    “至于地下龙城,地下龙城与我无关,地下龙城只不过一直都想从黑漆漆的地下走到地上来,有我唐阳羽他们会钻出来没有我他们也会钻出来。有我在他们会屠戮地上龙族没有我他们屠戮的会更加欢畅。所以跟我有什么关系?这黑锅我不背,背不动。”

    “那么……大祭司,未来一段时间内恐怕你就得一个人在西风岭这里呆着了,修养修养。”

    唐阳羽不是强词夺理,他只是说出事情的本质,然后让庄和不要再大言不惭的拿这些狗屁大道理来打压他。

    没用,他不吃这套。

    最后一句话是重点之中的重点。

    就是这样。

    庄和没有吃惊,这已经在他预料之中了,从羲和不接电话,从十三把刀被轩辕玄鱼和萧一攻击,他就知道自己的回京之路不会那么顺畅了。

    只是没想到的是来威胁他的居然不是李易风,而是唐阳羽。

    李易风到底在哪里,到底在做什么?

    他突然有点看不清楚眼前的两个年轻人了。

    两个年轻人给了他一个大大的下马威。

    他喝了口茶水,笑了,“年轻人,我来我走何时轮到你来决定?”

    他突然有点变身的样子。

    然后走廊尽头出现一个雪奴,雪奴的脸很白很白,雪奴的身高不高,只有不到一米六,雪奴的眼睛很亮很亮。没有杀气,却让人不自觉的后退。

    然后走廊的另一头又出现一个雪奴,一个差不多一模一样的雪奴。

    两人居然是世所罕见的雪奴双生!

    然后那一刹那庄和的气势全都没了。

    但他还是笑,“不错,不错,居然给我准备了雪奴双生,这可是足以抵挡一百青龙卫的存在。看来我在你们心目中真的很重要。”

    说完他起身拉起自己的椅子回到自己的房间。

    房门也不关。

    那意思欢迎随时监督的意思。

    他不像是放弃,他肯定还有着别的计划。

    唐阳羽坐在那没动,对面房门打开李易风走了出来,他一直都在,他没去看什么热闹,他一直都在门后听着。

    他也拉了把椅子出来,坐在唐阳羽旁边,对着庄和的门缝。

    “当断不断必留后患……唐阳羽……你是这么心慈手软的人么?”李易风问。

    声音不大不小,可是里面的庄和却足以听见。

    “要杀人灭口么?在这个时候?第一证据不足,第二影响太坏,第三你你杀还是我杀,要是你杀我没有任何意见,你现在就杀,我回屋,假装看不见,然后就说庄和大祭司突发心脏病什么的抢救无效,死了。”

    “行么?”

    唐阳羽的声音也不大,同样庄和也可以听见。

    这两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把他囚禁起来还不算,还要杀了他!

    而且还当着他的面直接讨论。

    这是对他的试探?

    还是认真的在讨论?

    现场得出结论?

    庄和愈加看不清楚门外的两个年轻人了。

    他没出声,听着,看看他们还能说出什么。

    李易风想了想,“让我动手?你这不是坑我么?我怎么也是护龙一族,而且龙族内部规矩森严,叛徒要交给圣王裁决处置才行。”

    李易风话锋一转把话题转到了圣王那边。

    里面的庄和突然觉得身子发冷,因为他已经知道了结果,这两个年轻人要把他秘密押回京城在圣公会上公审!

    交给圣王。

    杀一儆百!

    杀鸡给猴看,那个猴就是他自己!

    他突然一股无力感生出,这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可他还有底牌。

    而且这两人没有证据。

    没有任何他背叛的证据。

    因为身为大祭司联通地下龙城是职责,是本分。不光是他羲和不也是如此么?不也是第一时间进山劝说唐阳羽无条件把龙之权杖交给地下龙城么?

    即便他做的是表面功夫但是也得做。

    地下龙城和地上龙族本来就是一家。

    地下龙城本来就是地上龙族的根。

    他不遵从地下龙城的吩咐才是背叛。

    他们三大祭司的身份和职责很难鉴定。

    很难分辨,他们从来都是中间人。

    他反而不着急了,只要让他回到京城,不管以什么方式,哼,到时候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兔崽子都要死,都会死!

    他在京城之内还藏有大招。

    如果不是准备充分他怎么敢如此做?

    可是外面却突然画风突变,唐阳羽似乎又后悔了,“算了,我到现在还没杀过人,你也别杀了,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活着但是却凭空消失。就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李易风笑了,“跟我想到一块去了,我现在就让雪奴动手。”

    雪奴立刻冲进去。

    ……

    然后庄和大祭司就暂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没人知道他被什么人控制。

    因为单纯以李易风的实力,在外人不知有雪奴的情况下,想要直接让十三把刀和庄和大祭司同时消失根本不现实。

    于情于理都不合。

    很快楼下楼上的战斗也都结束了。

    轩辕玄鱼从楼上拿下六把刀,萧一从楼下拿回七把刀。

    一个以刀为尊以刀为命的杀手,丢了刀就等于没了性命。、

    他们并没有死。

    因为轩辕玄鱼和萧一不是去杀人的,他们只是要他们的刀,然后把他们送到一个安全的安静的没人知道的地方去。

    当然后面的步骤用不着他们亲自出马,后面的步骤李易风的人会做安排。

    具体囚禁庄和和十三把刀的地方只有李易风一人知道。

    唐阳羽都不知道,他也不问。

    这种事他选择信任。

    这是他们真正信任,短暂真正信任的开始。

    唐阳羽提出这个建议自己就得以身作则。

    甚至李易风要告诉他他都不听。

    萧一的实力得到了各方面一致的认可,可是唐阳羽却似乎并不怎么高兴。

    夜晚来临。

    他们的计划没有变,他们的计划本来就是明早回京,至于几点算早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他们到现在都没决定。

    会临时决定随时走。

    这很重要。

    因为他们自己都不知道都没决定,所以就不可能泄密,泄露。

    夜晚很安静,大家都吃了晚饭,重新聚集在唐阳羽的房间里。

    唐阳羽的房间是个大套间,有个专门的客厅。

    客厅里的人不多,一共五个。

    最为引人注目的是李武一,李武一经过军医的紧急抢救和治疗已经没什么大碍,肋骨断了也还能走路。浑身是血清理干净就好,脸肿的跟猪头一样也没关系。

    他还是来参加难得的茶话会。

    这是唐阳羽起的名字。

    茶话会的内容就是研究进京之后和圣公会上的安排,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不做二不休。

    用时不长,一个小时搞定。

    然后各自回屋。

    因为李武一注定走的慢,唐阳羽还好心的要萧一送他,李武一拒绝了,他说,“我怕她直接送我去见阎王爷,自己走更好。”

    大家笑。

    茶话会笑声中结束。

    然后。

    房间里只剩下唐阳羽和天狼两人。

    唐阳羽睡里面大床天狼睡外面客厅沙发,现在是非常时刻,所以天狼肯定会寸步不离的贴身保护唐老板。

    时间是晚上10点整。

    唐阳羽看看手表。

    “你先去洗吧。”

    天狼就进去洗了,她洗澡很快,20分钟,一点都不像女人。

    唐阳羽也没多吃惊,然后自己进去洗,也是20分钟左右。

    洗完他没有直接上床睡觉而是又出来了,天狼当然也不会睡,她洗完澡就重新穿戴整齐。

    她是保镖。

    保镖肯定不能睡。

    她看着唐阳羽,“你该睡了,很晚了。”

    唐阳羽笑了,“行了,别演戏了,你不是罗绮。”

    天狼一点也不慌张,“你想玩个刺激的小游戏么?”

    唐阳羽摇头,“不玩,我早知道你不是罗绮,从你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开始就知道。我一直没有戳穿你是因为你不是来杀我的,而是来刺探军情的。”

    “当然各为其主我很理解。”

    “说吧,你到底是谁,罗绮现在又在哪,是进京了……不,她没有进京,她还在山里,因为守护白龙岭是她的职责所在。”

    “不过她却有一个分身,可以代替她进京。”

    天狼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她无法确定这家伙是试探还是确信。虽然从他的眼神和动作神态看是笃信,早就看穿了她的替代身份。可是这家伙就是有这样的本事。

    他很会演戏。

    她沉默。

    不做回答。

    沉默是最好的武器。

    至少这时候是。

    唐阳羽斜靠在沙发上,看着窗外的黑暗。

    “给我讲讲乾陵地宫吧。”他突然变换了一个话题。

    “地宫之内最重要的东西不是金银珠宝也不是两位帝王的遗体,而是华府第一龙脉的入口,我们神狼族保护的就是这个入口,这个入口有一个特别的名字,叫做虚无。”

    “因为在世人眼里它根本不存在。”

    天狼没有回避,而是做出一个简单又特别的讲解。

    “虚无……这名字挺酷的,最近这个龙门那个龙门的听腻歪了,烦了,虚无不错。从虚无进去……算了,暂时还是不要说那些话题了。因为你们是不会让我进去的。”唐阳羽有些意兴阑珊。

    天狼笑了,“算你识趣,在这点上我们可以求同存异,我的底线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进入虚无。但是不进入虚无不代表没办法修复龙脉,这就要看你的本事了。你跨过这条底限我们就是生死相见的敌人,你不跨过去我们就是最好的盟友。我们的关系牢不可破。”

    唐阳羽抬手摸摸鼻子,“你觉得我有那本事么?你这么说未免有点过于一厢情愿了。”

    天狼笑的很开心,凑过来,看着他的脸,“嗯,别人肯定不行,但是我觉得你肯定可以。现在微创手术的方法也可以用在修龙上吧?要比微创手术更精进一层,类似于隔山打牛。”

    唐阳羽撇嘴瞪眼,“合着你的意思让我站在乾陵山顶上一顿神经病比划,然后就把深埋在地下不知道多深的龙脉给修好了?你是神经病还是我是?”

    天狼不笑了,认真起来,“我很正常,你是神经病。”

    这时候的她跟罗绮一模一样,以至于那瞬间唐阳羽又被骗了。

    这个世界就这么神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原来爱情回来过〕〔顾轻舟司行霈〕〔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山村透视兵王〕〔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女教师的贴身高手〕〔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重生国民男神:九〕〔权少的挚爱娇宠〕〔穿越之兽世种田记〕〔爱上阴间小娇妻〕〔因为爱你而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