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航海系统〕〔许你亿万盛宠〕〔网游之万能外挂〕〔最好的我们〕〔重生之家有宝贝〕〔妖孽狼君别乱来〕〔神武战王〕〔史上最强狗熊系统〕〔超神机械师〕〔史上最强小萝莉〕〔无限升级系统〕〔重生之资本帝国〕〔天才狂医〕〔丑颜倾城:皇上,〕〔奈格里之魂〕〔重生八零锦绣军婚〕〔杀神永生〕〔军夫请自重〕〔霸道小叔,请轻撩〕〔案生情愫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1082章 无耻嗜好(精彩求鲜花)
    a ,最快更新神级修复高手最新章节!

    天狼的话题转移的完美无缺,她知道如果此刻是罗绮在眼前那么她会如何应对,她并不真的了解眼前的男人,甚至罗绮也不真正了解唐阳羽。

    但是天狼足够了解罗绮。

    她不是要立刻看透看懂唐阳羽,而是要百分百做成另一个罗绮。

    她本来就是罗绮,第二个罗绮。

    她不是在演,所以她不会露出破绽,只要唐阳羽不跟她办那事就不会发现任何蛛丝马迹,不会有任何怀疑。

    她内心充满笃定。

    “受伤?你是我从那个下面爬出来以后第一个问这个问题的人,别的人好像都很放心,都觉得我是金刚,打不倒打不死。可是你不同,你问我有没有受伤……你说我受伤了么?”唐阳羽的回答像是在绕口令,绕来绕去,一脸坏笑。

    放松的紧。

    罗绮顿了顿,“受伤了。”

    三个字的回答,很肯定。

    唐阳羽眉毛一挑,“是么?哪里受伤了?”

    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罗绮来到跟前拿起一块石头,不大,十分之一块砖头那么大的石头,只比石子大一点,然后敲击唐阳羽的左侧膝盖,“疼么?”

    唐阳羽摇头。

    又敲击右侧膝盖,疼么?

    唐阳羽点头。

    罗绮扔掉手里的石头,“所以你的左腿受伤了,连你自己都不知道。”

    唐阳羽奇怪的看着自己的左腿,下意识活动,这才发觉真的有些疼,而且还麻。

    可是在这之前他没有任何察觉。

    大黑和乌鸦也没发现。

    罗绮发现了。

    因为她眼光与众不同。

    “我出来的时候一切完好。”唐阳羽沉声道,双手却下意识的去揉搓左侧膝盖。

    “因为你出来的时候心里只想着权杖,因为你出来的时候权杖的神龙之力让你感觉不到疼,这种完好的感觉甚至一直持续到一个小时以前。”

    “把裤子脱了,我给你敷点草药就好了,只是平常的扭伤,没有伤及骨头。”

    罗绮的外婆是个有名的赤脚郎中,她也不是第一次给唐阳羽临时救治了。

    只是治腿需要脱裤子这件事唐阳羽稍微有那么一点抵触。

    天狼歪着头,看他,“脱不脱?我帮你吧。”

    说着她亲自动手脱了唐阳羽的裤子,只留下一条底裤,她的动作有些生疏,显然这是她第一次脱男人的裤子,可是却不是为了诱惑男人做那种事,而是为了给他治伤敷药。

    唐阳羽坐在那不动,此刻他的左腿如同钻心的疼痛让他几乎无法开口说话。

    他强忍着,看着,任凭眼前的赤脚郎中二代或者三代折腾。

    草药半兽人山洞里就有,现成的,之前罗绮已经弄了一些,其中就有专门治疗跌打损伤的。

    天狼很熟练的找来草药,很熟练的放在一块光滑的石头上用另一块相对光华的石头捣碎,没有加入任何其它东西,甚至连水都没加,然后就用手一点点抹在唐阳羽左腿上,不是左腿的某个部位,是左腿的绝大部分部位,从脚踝一直到大腿根。

    所以她的手无意中触碰了不能触碰的。

    唐阳羽天然本能的蓬勃。

    她没有当作看不见,虽然这不是她第一次感受这家伙的禽兽,虽然这是天狼第一次感受她的禽兽,但是她之前已经有所耳闻,她的性子本就比罗绮要冷酷许多。

    所以她只是看了看,下意识的脸有点小红。

    然后就拿来一块兽皮给他盖住。

    这下就安稳了。

    “你这条腿36小时内不能行动,必须卧床休息。”天狼沉声道,很认真的样子。

    “虽然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伤,可是却不是在地上世界受伤的,在地下狼堡,那里我没去过,但是那里的情况环境跟地上世界完全不同,如果36小时内你敢妄动,这条腿就废了。”

    天狼不是来救人的,只是顺便,因为她此刻不是天狼,是罗绮。

    罗绮一定会救他,毫不犹豫的。

    “36小时?不,我必须得动,大概30小时以后。”唐阳羽抬手看看表,很洒脱的说道。

    “除非别人用担架抬着你,否则不行。”天狼知道他必须回京城参加圣王亲自着急的圣公会,所以也不强行阻拦,马上给他指出一条明路。但是要在如此重围之中被人抬着担架小心翼翼安安稳稳的出山,难度很大。

    “最近几天白龙岭内收尸的担架一直都会有,你可以变成一具普通战死的尸体。”天狼马上又给他出了第二个主意。

    “不过以你的性格一定不肯装死人的。”她自说自话的补充道。

    唐阳羽手托下巴,看着自己兽皮之下的蓬勃,笑了,“我只要按时回到京城就行,当回死人也没什么,我在你眼里一直都是那么不会变通的人么?”

    天狼微微皱眉,“这个时候你真的肯假装死尸离开?这有关你的骄傲。”

    唐阳羽点头,“假装死是怎么了?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是很好的战法。”

    天狼顿了顿,“看来你真的变了,原本的唐阳羽得到龙之权杖以后即便是离开也一定会大摇大摆的离开,绝不会偷偷摸摸的装成死人被抬出去!”

    唐阳羽挪了挪身子,他只是左腿受伤,身体其余部位还是完好无损的,所以他也没有特别觉得哪里不方便。

    “既然你早知道那还说什么装成死尸的话,我当然要大摇大摆的从官道出去,而且绝不能被人抬着,别说抬着就是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扶着都不行,我要走出去,用自己的双脚,昂着头在那些宵小跟前走出去!”

    唐阳羽的脸上瞬间布满坚毅。

    这才是真正的他,不是自大而是骄傲,天生的骄傲。不管他会不会武功修不修灵力,但是堵在白龙岭打算打秋风的这些族群和宵小他还真不放在眼里。

    “我是你的医生,我说不行!”天狼斩钉截铁,她就知道这家伙会是这种德行,之前的都是演戏而已。

    他在逗她玩。

    “我说行就行,要打赌么?我的腿在12小时内就可以恢复健康行走自如。”唐阳羽又开始玩打赌的小游戏。

    天狼撇嘴,“我不赌,因为你会道法自然,12小时,也许你可以更快,3个小时之内就能恢复健康。”

    唐阳羽一愣,“罗绮,你怎么突然变得对我这么有信心?我记得你以前都是谨慎看好的,现在简直成了我的迷粉,你说实话是不是觉得从地下狼堡出来的我特别特别的帅气,特别特别的有魅力。”

    天狼不再搭理他,转身继续泡咖啡去了。

    只是这次只泡给自己喝。

    道理很简单,火堆边的大黑不会喝她第二杯咖啡,而这边的唐老板倒是很想继续喝她煮的星巴克美式味道的苦咖啡,可是他现在是病号,不能喝咖啡,否则会产生很强烈的药物反应。

    她虽然只是江湖郎中二代,可是她自己用的什么药自己却很清楚。

    就是不能喝咖啡。

    其实这是常识,咖啡里的咖啡因会跟绝大部分药物起过敏反应。

    唐阳羽现在只有干看着的份了。

    “二黑呼吸平稳睡的很香,暂时不会有危险,你可以歇歇了。”天狼一边喝咖啡一边观察那边二黑的情况,江湖郎中纯粹是中医路术,所以望闻问切一样不缺,样样精通。

    大黑信她,站起身,拍打一下身上的尘土。

    走过来,冷冷的,“那好,过来受死,这次我身上有了暗夜之心,你更不是对手。”

    大黑脑子里只有两件事,第一件二黑活着,第二件杀人。

    是的,在她脑子里可不是跟罗绮比武,从来都是她要杀了这个神狼族的新头领。

    天狼听了微微一愣,“暗夜之心?来吧,让我看看到底有多厉害!”

    她一直都是骄傲的高傲的,一直都不惧怕跟大黑笔试。这是天狼的第一次可不是罗绮的第一次,然而这对天狼来说又是第二次重大考验。

    暂时唐阳羽这关他过了,可是大黑在对战之中会更加敏感,因为大黑已经跟罗绮打过五六次,每次至少一个小时。

    但是还是那个原则,万变不离其宗。

    她不真的了解大黑和大黑的杀人招数,她却百分百了解罗绮和罗绮的招数。

    这就足够了。

    她只需要做自己,做第二个罗绮就行了。

    这是巨大的危险也是巨大机会,如果她顺利通过了大黑这一关,那么唐阳羽就更加不会怀疑她的身份。

    他没有任何理由怀疑。

    两人说站就站,直接在火堆旁打了起来。

    大黑选择在这里打是因为随时可以照看二黑,她相信罗绮对二黑身体的诊断,可是不代表罗绮能看透一切,能打保票二黑真的没事。

    但是还没打上几招天狼突然停了。

    不打了。

    “你过于分心,改天再打吧。”她说的很坚决,意思就是大黑再说自己没事,直接对她下杀手她也不会还手了。

    因为此时此刻的大黑无论如何都不能做到百分百的专注。

    天狼不占她这个便宜。

    因为罗绮也不会。

    大黑咬咬牙,转身坐回到火堆边。

    不再说话。

    她了解罗绮的性格,她说不打了就不会再打。

    她又不会在罗绮根本不会还手的时候杀死她,那是懦夫和卑鄙小人的行径,绝不是密门之人的手段。

    她不说话了,这边唐阳羽没心没肺的睡着了。

    他真的很大条。

    他睡得很香,天狼坐在他身边看着他。

    他睡着的时候果然也在运行道法自然,她是怎么看出来的?

    因为她坐在他身边突然闻到一股山洞外面冰雪和枯萎荆棘树枝的味道。

    好厉害的道法自然。

    但是她没有被这迷惑,起身来到洞口。

    此刻外面天逐渐黑了,天上没有飘雪,残阳却如血,瞬间把整个山峰映衬的如同一个巨大的梦幻剧场,美极了,也悲惨极了,像一幕巨大悲剧的最终落幕。

    呜哇呜哇。

    乌鸦对着天叫了两声。

    她下意识伸出手去亲近乌鸦,乌鸦却极其不配合的高傲的飞走了。

    然后醉猫就从远处回来了。

    浑身上下都是雪,浑身上下都是血,残阳如血的血。

    不是受伤,而是白雪在他身上被夕阳映衬成了血色。

    他看了看站在洞口的女人,然后走过来跟她并肩而立,“你哪里不对,有心事?关中来的。”

    他绝不承认她是庞初心的护法,他称呼她为关中来的,他一向有自己的判断。

    罗绮跟他有过交锋,结果是他败了下来。

    所以天狼并不怎么在意他的这种小小的挑衅,“你想跟我打一架么?楚老师。”

    罗绮一向跟着唐阳羽喊醉猫楚老师,天狼自然也不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例外。

    “打架?算了,老胳膊老腿打不动了,你杀人还没杀够?是,之前你身上没有什么杀气,现在却满身煞气,关中来的,你好像变了一个人……”醉猫立刻怀疑。

    醉猫的怀疑是第三关。

    这在天狼的计划之中。

    她计划之中一共六关,唐阳羽,大黑,醉猫,乌鸦,庞初心,庞媛媛。

    这是她在京城熟知她真实身份的五个人和一只乌鸦。

    在她心里唐阳羽那关反而不是最难的,大黑那里也不是,最难的有三关,两个人一只鸟,两个人就是醉猫和庞初心,一只鸟则是刚才叫了两声就飞走那只乌鸦。

    “刚才也有人这么说,你晚了,楚老师。”天狼直接把这话当玩笑。

    醉猫手托下巴上下仔细的打量眼前的女人,好像什么都没变,又好像什么都变了。

    “你身上的秘密比原来又多了一个……关中来的,你可以骗过我骗过大黑甚至骗过那只乌鸦,可是你骗不过唐阳羽那小子。他不召唤读心术都知道你在想什么。”醉猫在玩手段,在试探。

    “是么?楚老师一直对我抱有敌意,因为楚老师认为我是神狼族,我都承认了,楚老师还有什么疑问么?”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天狼可不光是能打猎会做饭会缝衣服,随机应变以及临场学习能力也相当的强。

    “刚才乌鸦叫了两声就飞走了,我不懂鸟语,里面那小子懂,你信不信那只乌鸦也发现了你的不对,一会它一定会飞进去跟那小子打小报告……”醉猫接着又做出一个大胆的寓言。

    他话音未落那只乌鸦果然低飞进去,然后落在唐阳羽脑袋旁边,呜哇呜哇的大叫起来。

    看那意思很像是发现了什么巨大秘密。

    天狼心里猛的一紧!

    没想到唐阳羽却在睡梦中捡起一块石头,抬手就扔,吓的那只乌鸦赶紧扑棱棱狼狈的逃串,重新飞出半兽人山洞口。

    天狼出了一身冷汗。

    只是表面上,脸上还是淡定自若。

    因为她不是在演,因为她现在就是罗绮第二。

    她坚信。

    “害怕了?紧张了?说吧,你接近那小子到底什么目的,关中来的。”醉猫可不是吃素的,瞬间便把握住了天狼身体的微妙变化,她隐藏的再好终究还是害怕了。

    她看着眼前的醉猫,不说话。

    醉猫更加咄咄逼人。

    “怎么,被人看破心事不敢说话了?那要不要楚老师替你说?”

    “好啊,你说。”天狼又回到之前两人对峙的那个节奏。

    醉猫瞬间泄气,“算了,算你狠,我不说了,我说什么你都承认,到最终还等于什么都没承认是吧?”

    天狼笑了,“楚老师不是很坚定自己的判断么?怎么这么快就没有信心了?此时此刻,至少你该知道我是敌人还是盟友,你清楚这点就行,别的,至少现在并不重要。”

    醉猫微微皱眉,手摸鼻子,像极了唐阳羽的架势,“你也会跟着回京城是吧?是,你一定会跟着回去。”

    这其实是一个陷阱,因为天狼回答去还是不去都不妥当,去她别有用心地上龙族一定会对她采取严厉措施,不去她就是不能离开白龙岭,在这种危急时刻。

    她这个关中来的女人就是神狼族罗绮,那个传说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女人!

    老女人!

    会易容术,把自己变成年轻女人的老女人!

    醉猫的确有自己的坚持,并且十分的坚持。

    他在骄傲的等待关中女人的回答。

    天狼回头看看睡的跟死猪一样一条腿不能动的那家伙,“他带我去我就去,不带我我就守着白龙岭。”

    醉猫冷哼一声,“暴露了吧,你不是庞初心的护法么?大地巫师的护法会轻易离开大地巫师跟着一个男人去京城?”

    天狼没有丝毫惊慌,“唐先生离开白龙岭我便是他跟大巫师之间的信使。”

    这个解释天衣无缝!

    除非醉猫立刻去找庞初心求证,然而他跟庞初心根本说不上话,所以他没办法求证。

    谁知他竟然立刻拿出手机拨通庞初心的号码,然后直接按下免提,“关中来的,我现在就揭开你卑鄙的真面目!”

    “庞初心,你的护法要跟着那小子回京城了。”

    他直奔主题,不留一点情面。

    因为他这样做可不是单纯的为了那个睡的死猪一样的小子,他更多是为了地上龙族的安危。

    他必须在那小子回京搞事之前确定关中女人的真正目的!

    “是我做的安排,她做信使。”庞初心的回答完美印证了刚才天狼的说法。

    可醉猫并不死心,“庞初心,你跟关中女人串通好的,是吧?你跟她一起在搞一个大阴谋是吧?”

    醉猫极了连自己都嫌弃,连自己都敢怀疑,何况是大巫师。

    庞初心挂了。

    直接挂了。

    她不回答无聊的问题。

    醉猫就是无聊。

    嘟嘟,嘟嘟。

    醉猫有点挂不住,他刚要发作,突然,嗖的一声,一颗石子从山洞里飞来,吓得他赶紧缩梗藏头躲过,紧接着就是他那个唯一的宝贝学生的抱怨,警告。

    “小点声,我再睡觉!”

    醉猫蹬蹬蹬一阵小跑来到还没睁开眼的唐阳羽跟前,摇着他的肩膀,“小子,别装死了,起来,你不觉得这个关中女人变了么?”

    唐阳羽慵懒的不耐烦的睁开眼,然后勉为其难的点点头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

    醉猫立刻眼前一亮,像是发现知己一般狂热的抓紧他的肩膀,更加用力的摇晃,“小子,你也觉得不对了是吧?也觉得关中女人变了是吧?跟老师我想到一处去了,关中女人绝对有问题!”

    “我也觉得她变了!可就是说不出到底哪里变了!”

    唐阳羽坐直,左腿还是不能动,他没睡多久,最多也就半小时就被吵醒了。

    “是变了,变得更漂亮更有英气了,怎么了?”

    醉猫瞬间萎靡,立刻放开这家伙的肩膀,一副嫌弃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样子,“唐阳羽啊唐阳羽,我真是看错了人,怎么收了你做我的学生?你还真是看见漂亮妞就没了立场没了知觉,就被迷惑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是不是想着一个妞也是上两个妞也是睡三个妞也不多?”

    “你这样下去怎么肩负起龙尊使命?怎么成为超级英雄?”

    “你太让老师我失望了!”

    “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眼前的关中女人,她别有用心,歹毒之极!”

    醉猫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激动。

    结果唐阳羽还没发彪就把大黑给引来了,大黑冷冷的对着唐阳羽,“老板,我要杀了这人,他会惊到二黑。”

    大黑第一次说明杀一个人的理由。

    这十分难得。

    也从侧面证明她真的要动手杀人了,只是醉猫是那种她杀之前需要跟老板报备的那种。

    所以她居然给出了一个杀人理由。

    “杀杀杀,赶快杀了,好让我耳根清净。”唐老板十分不耐烦的挥手,结果大黑还没动手醉猫撒腿就跑跑的比兔子还快,眨眼间就没了踪影。

    因为他知道大黑绝不会追出去。

    大黑不会离开二黑半步。

    他心里有底。

    这时候不跑那不是找死?

    他可不傻!

    山洞里再次肃静下来,大黑又回去守着二黑,寸步不离。但是好像她要杀死醉猫这事可没完,她已经在老板那报备,老板也已经同意她杀人。

    那么她杀醉猫这事就长期有效。

    她不着急。

    醉猫必须死,必须死在她手里,只是稍微延后一点而已。

    “你还睡不睡?”天狼坐下来,问唐阳羽。

    “不睡了,睡个屁,这个楚千杯哪里有一点京大教授的样子?叽叽喳喳像个长舌妇……你知道她为什么看见我身边有漂亮女人就怀疑么?因为……我抢了他的梦中小情人……庞媛媛……”

    “本来他一直为老不尊的在追求人家……只可惜人家根本不搭理他……”

    “所以他失联了,但是又打不过我,只好把这股邪气撒在你身上了。”

    唐阳羽也有点动气的样子。

    “没这么简单吧?楚老师一直怀疑我的身份,只是没办法证明而已。他是龙族长老,这时候试探我是应该的。”谁知天狼居然替醉猫说话。

    “……”

    “你想知道刚才阿二跟我说什么吗?”唐阳羽突然问了个奇怪的问题。

    “我不想知道,它肯定没说好话!”天狼冷冷拒绝,脸却有点红。

    “哈哈,那只该死的乌鸦不停的说黑色的黑色的,你……今天里面穿的是黑色的……对不对?”唐阳羽哈哈大笑,笑的开心极了,爽极了!

    因为他跟那只该死的乌鸦根本就是一对留芒好基友!

    他这个老板平常要是不教唆,要是没这种无耻的爱好,乌鸦会专门替他盯着女人里面穿什么颜色汇报?

    根本不可能。

    天狼咬咬嘴唇,“那只乌鸦我早晚烤了吃了,你信不信?”

    唐阳羽做鬼脸,“不信,但是那只乌鸦有一双死神之瞳……不但能看破生死,带走人的灵魂……还能分清真伪……”

    他做着鬼脸,可是嘴里的话却十分正经!

    他早就看到了真相,真相不是乌鸦告诉他的。

    他比乌鸦更早看到变化。

    醉猫说得对,他不用召唤读心术也能看透天狼的心事。

    于是天狼承认。

    “是,我们以后会成为敌人,因为我们所拥有的信仰不同。所以我现在接近你就是在窥探你,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在未来的某场战争中我会亲手打败你,甚至直接杀死你!”

    “你为了你身上的职责,我也为了我身上的职责。”

    天狼这话说的十分冷酷,眨眼间又变了一个人一样,一点也不像那个通情达理待人体贴的女大学生了。

    大黑已在近前,双拳已经握紧,只要老板一声令下她马上会杀人。

    杀了这个未来的敌人!

    老板却挥挥手让她旁边凉快去,不要跟着添乱。

    她只有退回到二黑身边,不过仍旧满身杀气的警卫着。

    “罗绮,你也给我坐下,你说的这些我早知道,可是我还是愿意跟现在的你结盟。我这人不太喜欢提前去想那些未来的事,未来会怎么样谁敢肯定呢?”

    “现在我们是朋友就好,你……跟我一起回京成吧,那里有你想去经历和历练的东西。”

    他不但没有揭穿她真正的身份,相反还邀请她一同回京。

    要么他是蠢货,要么他就是真正的枭雄。

    胸襟远非一般人所能比拟。

    天狼缓缓坐下,笑了,“你的心态还真好,行,那我就跟你回去,京城的一切对我来说都很新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乱伦大杂烩〕〔顾轻舟司行霈〕〔引凤决〕〔超神学院:至尊河〕〔总裁的贴身特助〕〔见鬼〕〔乡野春月〕〔人生若能两相忘〕〔重生盛宠:总裁的〕〔傲娇帝少,宠翻天〕〔你之蜜糖,我之砒〕〔头号新宠:禁欲总〕〔重生渔家有财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