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艳总裁的贴身保〕〔有鹤鸣夏〕〔快穿之军婚逆袭攻〕〔婚婚缠绵:卧底总〕〔重生都市纵横〕〔鬼帝狂妃:系统御〕〔别梦依稀温小园〕〔剑逆天穹〕〔替身娇妻要离婚〕〔绝色龙妃很嚣张〕〔神宠降临〕〔萌宝来袭:爹地请〕〔甜心宝贝:帝少,〕〔九仙帝皇诀〕〔神级大魔头〕〔至尊鸿图〕〔快穿之还愿人生路〕〔无限婚契,枕上总〕〔步步为局〕〔殿下,娘娘跑路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771章 渣化千年
    <h3 class=”read_tit”>第771章 渣化千年</h3>

    楚青毫无知觉的样子,露出的半面脸上透出一抹十足的无知。

    他看着幸灾乐祸,再次胜券在握的大烟袋郭。

    “什么针眼?你长针眼了么?”

    大烟袋站在边缘,不肯再进一步,声音里的底气明显增加,“知道么,这座困龙阵原本不是给你设置的,现在抓你却成了它最大的功用,别假装了,扒了皮我认得你的骨头,你根本不是唐阳羽的手下,你就是半面青面楚青!”

    楚青吧嗒吧嗒嘴,这个姿态也是跟唐阳羽学来的,别人吧嗒嘴都很讨厌,唯独唐老板不同,有些可爱有些率真有些无奈,反正让人情不自禁的去模仿一下。

    他身边受此影响的人并不少,而且还不分男女老少,都有随之效仿者。

    “好,你嘴大你说了算,你说我是楚青我就是楚青,然后呢?你是进来杀我还是站在外面就能杀我?”

    “这是一座困龙阵是吧?这里有机关有灵符有诅咒有阵法是吧?那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动手啊,我很期待,真的。”楚青玩耍的很开心。

    困龙阵这玩意他当然知道,龙族一切针对叛龙一族的防御体系阵法功法他都一清二楚。

    因为他是个天才,因为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困龙阵其实之前他早已破过,在别的地方,只是眼前无知的执法长老根本不知道而已。

    无知本身就会送命,何况无知还要装作聪明?

    聪明的觉得自己胜券在握不可一世?

    那么他不死谁死?

    所以此刻楚青看向大烟袋的目光已经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他喜欢他的表演,喜欢看这些道貌岸然之徒的无耻之举。

    这个世界从来都是黑暗的,黑暗是他的经历也是他眼里的世界,他在黑暗中长大磨难翻盘杀人复仇被复仇,追杀被追杀。

    猛的,他露出一抹奇异笑容。

    因为他终于想明白他自己为什么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放纵和由着那小子在他跟前胡作非为了,因为那小子的眼睛干净,因为那小子一笑就像是天上的阳光,一抹阳光照亮了他从来黑暗的世界。

    黑暗和光明的交集便是他喜欢那小子真正的原因。

    “算了,郭长老,你命大,今儿死不了了。”楚青说着直接从阵眼走了下来,没有受到任何攻击和诅咒,不是大烟袋没来得及发动阵法,而是阵法早已在他走进去的时候就被破掉。

    可惜大烟袋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

    “怎么可能,你就是楚青,你怎么还没死!”他大叫着,眼里充满未知的惊恐。

    “因为你有眼无珠,因为我根本就不是楚青,认错人了,执法长老先生。”楚青现在连踩他的意愿都没有了,因为他太弱智,太低级,踩了他反而会降低他的身份和逼格。

    这个是绝不可以的。

    只是就这么便宜了他?

    当然不是,大烟袋很快就发现自己手里的龙法杖消失不见了,抬头焦急的寻找,却发现赫然在半面青面手里拿着研磨把玩,“大胆,还我龙法杖。”

    嘭。

    一拳,大烟袋轰然倒地。

    一拳ko。

    当然没打死,只是打晕。

    楚青虽然不愿意踩他了,可是也绝不会容忍龙法杖拿在这样的败类和弱小手上,他要收回龙法杖,至于以后是卖了换钱买酒还是当作礼物送给谁,或者走到哪里随手当垃圾扔了,那都是以后的事。

    以后的事跟现在无关。

    作为龙族最近20年最出名的叛龙者,他的人生哲学和人生信条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

    19岁的唐阳羽心大,心很大。

    楚青带着大烟袋去了西跨院他都没跟着,并没有人阻拦他,因为李易风这病秧子很高明,他转身带着李武一重新进入龙象阁重新开始未完的修复工作。

    看起来专心认真,根本不跟唐阳羽这样的地痞留芒一般见识。

    他算什么?

    唐阳羽在他心里最多算是一个跳梁小丑,包括那个连他也无法最终确认的真假半面青面,也是个十足的小丑,这样的人本事再大也登不了大雅之堂。

    他心中有数就立刻回身。

    大烟袋也许会死也许不会死,他死不是他杀的,他不死也不是他救的。

    与他无关。

    他心狠,很狠。

    绝不是表面苍白面孔柔弱身躯的病秧子模样。

    “要关门叫人么?易风。”李武一心里没底,不放心,进门之后立刻小声问道。

    “今儿个这种情形明显就是唐阳羽上门找事,我们不得不防。”他焦急追问。

    “不得不防就不用防,我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才是正事。”李易风淡定如风。

    风不是静止的,风一直在吹一直在动,可是有时候风却给人静止的感觉,那种静止跟泰山独立完全不一样,是另外一种幽深高明的境界。

    唐阳羽不是天才,不是世家子弟,可是人家李易风却是。

    大家风度这种东西,唐阳羽是真没有的。

    他就是个市井小民。

    两相对比自然是李家公子要高明高贵许多。

    两人之间的明争暗斗犬牙交错,到现在为止根本说不出谁输谁赢,因为一切还没有真正开始。

    楚青回来了,手里拎着龙族圣物龙法杖,就像是烧火丫头拎着一个烧火棍一样,反正龙法杖在大烟袋那种小人手里拿着都威严四射,到了他手里。

    唉。

    唐阳羽只能想起那句话:烂泥扶不上墙。

    小青青的演技真是炉火纯青。

    “怎么不咔嚓了?你也会手下留情?”他一见他回就知道大烟袋没死,最多只是被打晕了而已。

    “没劲,级别太低踩死了会脏了我的鞋底,愣着干什么,走啊,进去踩李易风,那个病秧子还多少有点级别有点意思。”楚青说着就想进门。

    唐阳羽却站在那一动未动。

    他很奇怪,“喂,小子,进来啊。”

    唐阳羽吧嗒吧嗒嘴,抬头看天,“小青青,你说为什么每到一千年龙族就得出一支寻龙队?”

    楚青停住脚步,转回头,“因为龙脉龙塚这两样东西也是有保质期的,只能保鲜1000年,1000年到了它们就会冒出来搞事情。什么寻龙队,什么修龙龙修?在我眼里都特么是扯淡,你知道真正的龙族野史是怎么记载的么?其实寻龙修龙只不过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和粉饰而已。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个一千年过去龙族长老会龙族龙书馆连一本记载寻龙修龙的正经史书都没有么?”

    “因为事情的真相就是根本不是寻龙修龙而是屠龙,每隔一千年就会有一场战争,一场龙族这边的敢死队对抗24龙脉龙塚的血腥战争。”

    “战争就要死人,死很多很多。”

    “你小子真以为龙族的没落衰落是自然规律?其实根本不是,连百年前那次所谓的内乱叛乱都不是龙族没落到现在这样的真正理由,真正的理由是上个千年的屠龙之战龙族元气大伤精华和精锐龙族几乎全军覆没,剩下的都是边角料,都是渣渣。这样的渣渣又经过漫长的1000年的渣化,你说,那还好得了?”

    “所以结论是什么?结论就是到了如今当屠龙战争再次打响的时候,龙族连一支屠龙大军都组织不出来,别说屠龙大军,连屠龙小分队都没有,别说屠龙小分队,甚至连龙尊都要叫一个外来人来当。”

    “别这么看着我,这个外来人就是一招武功不会,一天灵修未修的你小子。这不是笑话么?”

    “结果是什么?覆灭,不但龙族无法抵挡得住这次的龙脉斩断异变,龙塚异变杀乱,弄不好整个华府都无法抵挡了。”

    楚青一口气说了很多,而这种说法对于唐阳羽来说十分新鲜,他听的十分过瘾,就像是听评书一样。

    楚青奇怪,很奇怪,看着这小子一副完全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小子,你没听明白我什么意思么?覆灭,华府大地覆灭的日子不远了,赶紧移民吧。”

    唐阳羽抬头看天低头看地,轻轻的笑了,“小青青,若一人即可屠龙那为何还要一支军队?那不是画蛇添足么?”

    楚青深呼一口气,“小子,牛皮可不是这么吹的,不要以为你从龙塚里活着逃出来一次就了不起了,真正的大龙塚真正的断龙恶龙你根本没见过,你什么都不懂。”

    唐阳羽极其鄙视的给了他一个白眼,“别说我,你见过?你是叛龙,你最大的兴趣就是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找一些不靠谱的野史来抹黑龙族而已,说不定你嘴里的那些野史就是你这个叛龙者自己编纂的。”

    “真正的龙史其实是一幅图,华府24龙脉大小隐藏的明里暗里的72龙塚从空中俯瞰,连接起来就是一副藏龙图,每个单独的龙脉和龙塚根本不足为惧,只要24龙脉72龙塚不全部连接成一体就根本什么事没有,天下太平。”

    “万千年来24龙脉和72龙塚早已不完整,现在除了24龙脉还能清晰的找到12脉以外,72龙塚大部分都已经消亡消失了,所以即便我们什么也不做也不会发生什么灾难。”

    “龙象仪?”

    “就让里面那个李傻子去修吧,修好了也没鸟用,何况他还根本修不好。”

    突然,门口传来一个声音,虚弱却又暗含力道的声音,“你们俩都不要那么极端好不好?要不然晚上我做东,大家一起喝喝酒聊聊龙脉龙塚之事,如何?”

    是李易风,唐阳羽嘴里那个李傻子,楚青嘴里那个病秧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顾轻舟司行霈〕〔超神学院:至尊河〕〔见鬼〕〔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傲娇帝少,宠翻天〕〔头号新宠:禁欲总〕〔总裁的贴身特助〕〔你之蜜糖,我之砒〕〔人生若能两相忘〕〔重生渔家有财女〕〔穿成男主那宠上天〕〔爱情说它忘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