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医妃驭夫术〕〔完美男技师〕〔我的地下城没有问〕〔天下珍藏〕〔火影之医者日记〕〔修仙归来之都市至〕〔我的异界后花园〕〔穷山恶水出刁后〕〔洛家天色有依人〕〔校草是女生:高冷〕〔诗与刀〕〔灭天归来当奶爸〕〔偶像派演员〕〔深闺云烟〕〔捍帝〕〔相亲神〕〔华尔街传奇〕〔机甲导师〕〔正道大妖〕〔拜师九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767章 好基友,一起啊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唐阳羽当然不会就这么轻易回去,他必须如影随形弄清楚楚青到底回京城做什么。

    显然他不管是问大老板还是问他的小青青都不会有人告诉他,那么他就只有靠磨了,磨他并不是很擅长,因为从小到大他更习惯用拳头解决问题。

    甚至第一次面对半面青面这个超级人妖怪的时候,他都也是用了拳头。

    虽然没有半点取胜的把握。

    可是拳头才是他对敌的本能。

    在他内心,一直称最强者为人妖怪。

    显然半面青面楚青就是他真实世界中见到的第一个人妖怪,那个萨奇巫师都算不上,尽管他的萨奇巫术的确很厉害,也帮了他不少小忙。

    刷卡进门,他一下子扎进五星酒店舒服的豪华大床上。

    叮咚,叮咚。

    有人按铃,他就当没听见,他明明把请勿打扰的牌子直接挂了出去,那么无视这个牌子来捣乱的就只剩下一个人了。

    这个人他开不开门都无所谓,因为他都可以随便进来。

    果然,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头发还湿漉漉滴水的楚青冲了进来,“喂,臭小子,你还阴魂不散了是吧?说吧,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他急了。

    又急又气。

    一屁股坐到豪华大床上。

    唐阳羽就一个人住当然不会定标间,是单人豪华大圆床房。

    这立刻引起了楚青的另一波不满,强烈不满,“等等,为什么我的房间是个区区的标间,有两张单人床,而你的却是大床房?”

    “不行,这间我要了,那间给你。”

    唐阳羽淡淡笑,“小青青,洗白白了?自己送上门来找开了?”

    开字他用的非常好,好到湿漉漉头发的楚青立刻飞一般的飞了出去。

    什么大床房标准房,哪里不能住人?

    他根本不在乎!

    哈哈,哼哼!

    吗的!

    好险。

    刚才那小子那……那炽热的眼光简直都能把他掰弯……他是直男……直男……直男到死,到生生世世,世世生生。

    就是这么任性。

    然后他又开始觉得困倦。

    可是绝不能睡觉。

    房间内的各处以及墙壁他都检查过,没有任何问题,他相信自己的手法和经验。但是那小子怎么能隔着厚厚的墙壁对他再次实施沉睡诅咒?

    ……

    2分钟后他再一次冲到了隔壁房间,“喂,小子,你要把我催成睡美人么?”

    唐阳羽坐在大圆床上,“什么睡美人?你别自作多情啊,我自己现在一天必须保证十个小时睡眠,现在天晚了我要睡了,你要跟我一起睡就被窝来,要是不敢就滚回自己房间去!”

    牛比无敌的半面青面就那么滚回了自己的房间。

    因为他真的不敢跟这小子一个被窝睡。

    要说他战略上完全鄙视密宗水金印完全不假,因为他完全不惧。

    可是要说一点的完全的不担心那也是扯淡。

    三界之中很多奇门奇术和诡异灵力,突然使出来让顶级高手也无法应付,因此阴沟翻船死掉的一直都有很多很多。

    他自己,当代年轻一代霸绝三界的大灵力天才中的天才,不也在这小子手底下折过三五次了么?

    如果算上几天这两三次的话。

    “哈哈,原来你也有软肋,那好,从现在开始到我离开京城为止,你别想再睡一分钟!”楚青瞬间高兴起来,十分的兴奋,兴奋的不行。

    因为他终于发现了这小子的软肋。

    那还用说?

    他是怎么对他的?

    他绝对要抓住他的弱点一踩到底,睡觉?

    “小子,起来high!”他冲过去从床上一把抱起昏昏欲睡的唐阳羽,直接开始蹦迪。

    绝对的疯癫和不可理喻。

    可是很快他就发现没什么鸟用。

    因为这小子一边蹦迪一边都能睡觉。

    他张嘴想要咬过去!

    他恨极了!

    这小子却突然迷迷蒙蒙的来了句,“女人才咬人……呼……”

    他赶紧闭嘴,他不是女人,他是直男,直男,永远的直男。

    那么他给他放点血怎么样?

    这小子突然又迷迷蒙蒙的来了句,“你别对我的身体做什么不好的事,没准一下子就把我体内的密宗水金印解封……那样……最好……”

    混乱不堪,逻辑不清。

    可是楚青却规规矩矩把他放回原位。

    这小子的身体里有一座三界灵力密境宝藏,他真的不该瞎折腾,一旦打开他身体里的密宗水金印,一旦让他找到快速达到水金顶的法子。

    那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情况再差他还能完全在灵力武力上压制他,毫不客气的,如同秋风扫落叶般冷酷无情,炫酷狂帅。

    可是这小子在连续升腾几个空间。

    他的麻烦真的就大了。

    因为这小子最擅长以弱胜强。

    这玩意真的不好对付。

    这是他的天赋技能,娘胎里带来的。

    他要始终保持着对他十倍以上的灵力武力压制才可以高枕无忧。

    那么,他才不在乎自己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呢。

    他突然安静下来。

    开始抽烟。

    抽这小子带进来的烟。

    他没有带烟。

    他知道京城从不缺烟酒。

    而且每次来的时候大老板都会很好客的给他一天安排一个绝色大美妞。这次他也是有所期待,所以一进房间立刻就洗澡干净,然后等着佳人来袭。

    结果的确有人来袭。

    只是来袭的绝不是什么佳人,而是一个丧门星,对他来说人生最大的丧门星,看见他他就会必然倒霉,没有丝毫别的可能可言。

    他是他的克星。

    就因为他舍不得杀他,有点喜欢他。

    玩的真溜。

    报应来的真快,哈哈。

    “你还折腾不折腾了?”唐阳羽迷蒙的问他,等待着。

    “不过你还要去完成你的任务,你没工夫一天24小时折腾我的,何况我在回来的路上已经提前睡了4个小时,现在还差6个小时。”

    于是楚青很快做出一个绝对不符合三界规矩的决定,“这不难,我做任务的时候带上你九十了,不可以么?谁规定不可以的?就是大老板说不可以都不行,因为我的任务我做主,惹急了大老板我也照样杀!”

    他还是那个飞扬跋扈,还是那个判你霸气的半面青面,其实一点都不曾改变。

    只是他身边突然多了个小bug让他极为不适应而已。

    “小青,你别不要脸行么,我有我的事要做你有你的事要做,咱们晚上睡一起白天就分手,这才是大家默认能一起玩下去的规矩。”

    “所以你做任务别带着我,我办事也不会扯上你,ok?”

    唐阳羽居然还不愿意。

    楚青撇撇嘴,“臭小子,你少来,你去而复返回来不就是为了弄清楚我为了什么任务而回?我现在带你去你还假装矜持是吧?”

    “那好,我收回刚才说过的话,不带你去,让大老板白天替代我来折磨你,就是不让你睡觉!”

    唐阳羽翻身倒下,盖上被子,“随你大小便,小青青,爷不在乎!”

    这个19岁的臭小子一嘴一个小青青叫着,叫的楚青浑身发麻,每个汗毛孔都不自在。曾几何时,他制霸三界,他是风光无限的新人王,他是让敌人闻风丧胆的灵之仁,他是让无数少妇日夜相思的暗夜王子。

    现在他的名声更胜,似乎整个欧洲已经没有对手。

    这次大老板出三倍价格请他再度回京完成一个秘密任务。

    也是如此。

    并未因为他被一个唐门小老板打败而看不起他,让他身价暴跌,相反还大大的涨价,不是两倍是三倍。

    因为他杀人做任务的价格本就很高很高,本就是天价。

    天价的三倍是什么概念?

    无疑,他已经是三界之中年轻一代灵力高手之中价位最高的那个,一下子由原来的三界青年榜佣金第17坐着火箭蹿升到第一。

    这玩意就像是做梦一般。

    他自己都觉得不真实,有点虚无。

    可是回京他从不畏惧,整个龙族设下天罗地网等他又如何?

    龙族如今那些乌合之众真的敢对他当先出手么?

    那么他将撕破最后的脸皮,将不顾一切血洗龙族长老会长老坛!

    这就是他的计划。

    顺便血洗长老坛。

    那是个神圣的地方,曾经他向往的地方,现在,他要亲手毁了!

    绝不留情。

    “小子,起来,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重说。你明儿个到底跟不跟我一起去做任务?”

    “小子,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你会看到以前从未看到过的东西,怎么样?”

    楚青不甘心,继续诱导,诱惑。

    那小子突然把头从被子里伸出来,“你真的这么想要我跟你一起去?”

    楚青本能的点头,“是啊,一起吧。”

    那小子轻笑,“才不要,哈哈,睡觉睡觉!”

    ……

    女人说不要一般都是要,男人说不要那就是不要了。唐阳羽是十足的男人,所以说不去就不去,这是出于真心。

    所以当第二天楚青在早餐餐桌上冲他撒娇的时候,他还是没有动心。

    这趟浑水太深太浑,他暂时不玩。

    可是突然远处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走来,他就知道坏事了,大老板来了,肯定没他好。可脸上,他却笑容未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穿成男主出轨前妻〕〔娶夫纳侍〕〔草莓印〕〔他从深渊捧玫瑰〕〔农家子〕〔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