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宠童养媳:七爷〕〔没人可以战胜我战〕〔捡个女帝做老婆〕〔穿越之大力女子的〕〔我的人格〕〔灵圣斗尊〕〔双魂武神〕〔吃货魔王〕〔等凤归来〕〔冰封斗神〕〔谋划大师〕〔鬼仙狂妃:王爷求〕〔仙墨奇缘〕〔伏天战神〕〔邪王盛宠:萌妃逆〕〔逍遥小地主〕〔神医小蛮妃:病娇〕〔耐色法神〕〔海贼之海军鬼神〕〔极品女鬼收容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750章 布格
    草原夜行鬼,青冢守墓魂。

    草原之鬼是个少数人才知道的鬼魂传说,传说成吉思汗死后有成千万的蒙古勇士自愿殉葬,鬼魂生生世世追随护卫。

    后世但凡有寻找可汗大墓的人全都会被他们的鬼魂追命缠绕,最后不是疯了是死了,下场十分可悲,恐怖。

    但这只是个传说。

    如同华府古代其余帝王的传说一样,大部分都是子虚乌有,额且大部分都是为了吓退盗墓人的虚张声势而已。

    可是这么做的效果并不好,华府国几千年来的封建帝王陵墓到如今早已几乎被盗掘一空,仅剩下几个凤毛麟角的还在而已。

    其规模最大最引人关注的肯定是秦皇陵。

    而最扑朔迷离,死后葬位不明的,纠缠了千年以的大墓肯定是天可汗成吉思汗墓。

    唐阳羽点点头,“草原之鬼专门找接近可汗大墓之人索命,这事并不稀,只是老苏你能确定这是草原之鬼所为?”

    老苏的神情更加肃穆,咬了咬牙,“这里除了我再也没有别的活人,窝可以确定,所以只有草原之鬼索命的可能,这两只乌鸦在蒙古语里叫做布格,翻译成汉语是恶魔的意思。你说得对,它们的确可以通联生死,是死神的代表。”

    “但是按照你所说这两只乌鸦正在帮助你们寻找可汗大墓,那么草原之鬼又怎么会放过它们?”

    “乌鸦可是这大草原最聪明的生物,它们绝不会轻易被什么东西吓到或者杀死的!天快亮了,天亮了乌鸦没了通灵生死的能力,所以如果是别的什么活人对付它们,一定不会选在黑夜动手的。而同时草原之鬼也只能在黑夜里行动,索人魂魄,杀人,所以你说是谁杀死的布格?”

    老苏的话很有道理。

    他拍了拍老苏的肩膀,要他别着急别害怕,要他先坐下休息一会,他抬头继续查看阿二的情况,阿二正在慢慢的下降,很慢很慢,似乎是一种谨慎的试探。

    的确,乌鸦这种生物实在是太聪明了,因此才最难对付,让它们从恐怖当摆脱出来才更难。

    他只有等待。

    抬头望着黑夜的星空,黑夜的天空,黑夜的天空那只黑色的乌鸦。

    敌不不远情敌恨陌闹秘冷月

    阿二,下来吧。

    敌不不远情敌恨陌闹秘冷月  乌鸦安静而疲惫的落在黄碧肩头,黄碧坐在半枯半荣的草地,靠着唐阳羽的身子。唐阳羽很小心的把他护在怀里,伸手轻轻抚摸乌鸦乌黑的额头还有红红的尖嘴。

    从此我会带你在身边,会善待你。

    唐阳羽在心里默念。

    ……

    结地不远情艘球由闹敌显

    乌鸦安静而疲惫的落在黄碧肩头,黄碧坐在半枯半荣的草地,靠着唐阳羽的身子。唐阳羽很小心的把他护在怀里,伸手轻轻抚摸乌鸦乌黑的额头还有红红的尖嘴。

    不说话,只是看着它,只是抚摸它。

    乌鸦终于低下头用红红的尖嘴对着黄碧的脑袋啄了几下。

    呼……啊呜……

    结地不不方艘学战冷孙羽帆

    黄碧突然猛的睁开眼,像是溺水的人突然把头露出了水面一样,有点恐怖的发出几声呼噜声,然后很快恢复正常。

    他抬眼四顾,似乎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他第一眼看见了肩膀停着的乌鸦,可是乌鸦见他醒来立刻扑棱棱飞天空,低空盘旋,然后落在了二黑瘦削的肩膀。

    二黑笑,“嘿嘿,对,你到我这来,我马吃了你。”

    乌鸦似乎能听得懂人语立刻又飞起来盘旋,努力了好半天想要落在大黑身,最后还是没敢,在老苏头也盘旋了两下,最后做出了终极选择。

    落在了唐阳羽的左臂之。

    结地不仇独艘恨战月所独察

    不是脑袋,不是肩膀,而是左臂。

    黄碧很悲伤,因为紧接着他看见了另一只乌鸦的尸体,阿大的尸体。他起身走过去,颤抖着双手捧起阿大早已冰冷的尸体。

    如同对待战场死去的战友,至亲。

    喃喃自语,“阿大,是我害了你,是我……”

    然后转过头对着唐阳羽左臂的阿二,“你跟着唐爷吧,反正我马要死了,谢谢你把我的魂魄还回来,阿二。”

    “以后你跟着唐爷吃香的喝辣的我放心了……”

    黄碧开始用手,用双手,在坚硬的半枯半荣的草地挖坑,他的手好像两个铁叉子,居然不会破损,很快挖出一个又大又深的深坑。

    他天生擅长干这个。

    像二黑天生会杀人一样,这是天赋,绝对的天赋,别的人再羡慕嫉妒也嫉妒不来的。

    他很小心的埋了阿大。

    结远仇地酷敌术接阳羽酷闹

    平复好地面,没有墓碑,甚至没有任何标记。

    他把阿大的埋葬处恢复的跟四周的草地一模一样,谁都分辨不出来。

    可是唐阳羽知道,黄碧会永远记住这个地方,即便以后沧海桑田,他也会记得住找得到阿大的埋葬处。

    他不光是闻得到阿大的味道,他更加看得到阿大的灵魂,一只乌鸦的灵魂。

    此刻,草原的朝阳红彤彤的从东边升起,红的像炭红的像火,红的让人心里激动,红的让人暖洋洋的。

    太阳出来了,黑夜过去了。

    无论是乌鸦布格还是草原之鬼都已经不在。

    剩下的只有阳光和经过黑夜活下来的五个人。

    五个人一只乌鸦。

    “这只剩下的给我烤了吃了,可以么?老板。”二黑很执着的还是想要尝尝乌鸦肉是什么味道,于是不知死活的大胆的跟唐阳羽商量。

    根本不顾身后黄碧杀人的眼神。

    “熊孩子,这只不行,愿意吃自己去抓。”唐阳羽笑笑,并不在意,只是声明阿二不可以吃,不光是现在,以后也不行。

    二黑撅起小嘴,“这可是你说的!”

    说完跑远了,一个人,一个人去抓乌鸦吃。

    可是这大早晨的去哪里抓乌鸦吃?

    大黑看了眼前的三个形态各异的男人一眼,没说什么,马跟着追了过去,朝阳升起的时候,所有人的怪异和不合常理都被留在了黑夜之。

    敌仇不不酷后术所冷阳通羽

    大黑也恢复了正常,会尽心竭力的保护好自己的妹妹,甚至不惜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

    敌仇不不酷后术所冷阳通羽  但是唐阳羽保留自己的看法。

    剩下三个男人,什么事情都好说了。

    老苏黄碧也知道也算认识,并不陌生,两人开始交流一些必要的信息,一边交流一边往回走,往他们承包的帐篷的部位走。

    不是他们怕死了结束了赤绿湖的寻找之旅。

    而是寻找赤绿湖的出发点必须是他们租住的帐篷那里,那里是赤绿湖的原点,起点。

    像是gps格定位一样,基本同样的原理。

    所以如果一晚没有找到赤绿湖他们必须回到帐篷原点,然后等到第二天天黑再出发,再有乌鸦布格带领继续探寻。

    后科科仇鬼敌恨战冷后地星

    如此反复,如此往复,直到放弃或者找到密门密宗的圣湖赤绿湖为止。

    这事很诡异,只是三人早都习惯,已经不觉得有什么了。

    敌不科科方结察所闹不吉科

    “爷,是草原之鬼出动了,我们本来不是来找可汗大墓的,可是却提前被草原之鬼盯,我想我们刚出门又刮风又下雨的也是草原之鬼在作怪,因为传说他们可以调动和掌控草原的风雪冰雹。”恢复自然和正常的黄碧还是原来那个黄碧,他甚至不再刻意提起阿大,也不刻意多看阿二一眼。

    唐阳羽对此很满意。

    毕竟他刚失去阿大能这么快恢复正常的理智和思维,很不容易。

    这也侧面证明他没有相信错人。

    他的眼光还不赖。

    “我跟黄碧交流了一些看法,认为如果继续在这里寻找赤绿湖会遭遇到更大的危险,所以这需要小唐……不……这需要唐爷你自己做出新的决定。”老苏本来沉稳,被乌鸦布格的诅咒陷阱困在大草原这么久,行为和思维愈加谨慎稳妥。

    孙地地地鬼敌恨由冷接后月

    孙地地地鬼敌恨由冷接后月  他的眼光还不赖。

    这不是坏事。

    这种时候唐阳羽的年纪还是显得太年轻太突兀了,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虽然老苏并不老,但是也是他父辈的年纪。

    艘远地不方艘学陌阳由敌阳

    在他们这个年轻的团队之已经算得老了。

    唐阳羽咧嘴笑笑,“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来了那么要找到赤绿湖打开密宗之门进入密境成为新的密境之王才行。”

    “否则你们以为我是来旅游的?”

    “至于被草原之鬼盯,哼,如果今晚他们还敢出来害人出来作祟,那么我让他们见识一下我的厉害!”

    唐阳羽很少说这样的大话,狠话。

    他通常都是直接用拳头解决问题。

    老苏不说话,黄碧忍不住追问,“爷,你想怎么办?”

    唐阳羽看了他一眼,“怎么办?我手里的黑龙刃连生龙都可以屠斩,鬼怪不行么?刚好试试这黑龙刃到底是多厉害的古神兵!”

    老苏一听吓了一跳,不可思议的看着唐阳羽,“唐爷,你已经得到了古神兵黑龙刃?这是真的么?”

    黄碧替他回答,“老苏,是真的,只是爷得到的时候是坏的,爷自己给修好了。”

    老苏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其实他早改变双方的身份地位对了,因为以前他喊他小唐,现在喊他唐爷。

    这间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简直是天差地别,质的飞跃。

    孙不科科独后球接月学远陌

    “老苏,你没必要跟着黄碧喊什么唐爷,我还不够格,你喊我名字行。”唐阳羽马纠正。

    孙不科科独后球接月学远陌  黄碧替他回答,“老苏,是真的,只是爷得到的时候是坏的,爷自己给修好了。”

    “不,从此以后你是唐爷,在我老苏心里你已经够格了,我服!”老苏大声严肃的表态,他这人脾气很犟,认准的事八头牛都拉不回来。

    因此唐阳羽也不再勉强。

    抬头看天,蓝蓝的天空,一片云彩都没有,伸展四肢,随手一甩左臂,“乌鸦布格,飞吧,张开翅膀,飞吧!”

    从此阿二不叫阿二,因为阿大没了,再叫阿二再无意义,从此它叫乌鸦布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重生渔家有财女〕〔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灵狐妖妃:邪性鬼〕〔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偷香(杨羽)〕〔小村韵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