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席的亿万新妻〕〔白狼公孙〕〔放开那个小姐姐〕〔校花的贴身狂医〕〔总有美男想撩我〕〔祸国妖妃不贤淑〕〔最强信仰兑换系统〕〔最强特种兵之龙魂〕〔封神问道行〕〔篮坛超级巨星〕〔大虫子的至尊惩戒〕〔黑科技西游〕〔禁区巨星〕〔这世界的土著好凶〕〔骑士征程〕〔死亡帝君〕〔重生日本高校生〕〔科技翻译家〕〔我的兄弟来自宋朝〕〔诸天投影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738章 屈辱合约
    辰东重新面对凌雨晴,第二天上午9点25分。

    他手里拿着早就准备好的合同,那份用高金投资换取张家一家人性命和平的合同。

    这是份屈辱的合同,张家人从未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他们在等另外一个人。

    具体是两个。

    张成东推着奄奄一息的张振山来了,张成东如同丧家之犬,脸上再也看不到任何昨日高傲,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阴霾。

    他看了眼孤孤单单连一个助理都没带的凌雨晴。

    推着轮椅,走过去,坐下。

    最终签字要张振山签。

    虽然他的手已经无法抬起来,但是还是要他签字。

    这是规矩。

    现场有全程录像,这就是辰东这个中间人需要安排的事情了。

    另一个人的出现有点出乎大家预料。

    是俞楠。

    张成东对于俞楠的出现似乎并不吃惊,正是他的父亲要求俞楠来的。

    他们不光请了辰东做代理人,还请了俞楠。

    看起来似乎多此一举,可是深究起来却立刻就能发现,这是张家以后生活的双保险,有了辰东张家还不放心。

    还要有俞楠才行。

    俞楠的作用很微妙,但是张振山心里很清楚,俞楠在这期间只要不站在唐阳羽一起以后坑害他们,他们就是平安。

    就有机会东山再起。

    这正是张振山的高明之处。

    这点张成东也能理解。

    可是他理解不了的是张振山还让他请了另外一人。

    请。

    这个词在他的嘴里说出来的情况并不多。

    他觉得自己如同丧家之犬。

    从未如此窝囊过。

    他想着唐阳羽会来参加这次签字仪式,然后他会想尽一切办法跟他同归于尽。

    他怕死,无比怕死,可是这次却下了这样的决心。

    死,要抱着唐阳羽一起死。

    他也不是一点法子都没有,他知道这种时候,接收胜利果实的时候唐阳羽一定会骄傲会高兴,所以他在身上准备了炸弹。

    哼!

    因为没有安检。

    唐阳羽能躲得过炸弹么?

    他显然不能。

    所以他一定会成功。

    他知道父亲一直从内心看不起他,那么今天,他就要让父亲看看他的儿子如何让张家在屈辱求生的最后时刻彻底反转,成为最后的赢家。

    因为唐阳羽死了,对他们最大的威胁就不在了。

    张家疯了。

    没人敢在这时候招惹一个疯子。

    然后张家保住了高金投资,重新夺回龙威山庄。

    一切又恢复到原来的模样。

    甚至对于他请的这个客人。

    他都想有必要的时候一起杀死。

    客人也到了。

    瘦弱而虚弱,脸色苍白,走路沉稳,缓慢。

    脸上带着一丝奇异的表情。

    不是别人,正是李家李易风。

    李易风是高金投资的股份幕后持有者。

    现在他要返还,当然价格是原来的双倍,由张振山自己赎回。

    这就是这份合约最大的屈辱之处。

    张家的承受力真的够强的。

    李易风也没有带任何人,一个人进入签字现场。

    这是个秘密。

    虽然这个秘密很快就无法保守,可至少现场不会有更多的人了。

    “人到齐了,我们签订合同吧。”辰东神色肃穆,似乎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等等,好像还缺一个重要的人没到吧。”张成东突然开口制止。

    “人到齐了,张先生。”辰东略有不快,如今的张家在他眼里连丧家之犬都赶不上,尤其是张成东这个不成器的东西。

    现在又跑出来大喊大叫?

    自己怎么活了这条命不知道么?

    “这出大戏的主角还没来怎么签字?唐阳羽在哪?难道还要我推着老父亲亲自去请么!”他的声音更大,更嚣张。

    困兽犹斗的样子。

    而轮椅上奄奄一息的张振山就像是变成了植物人一样,没有任何反应,昏睡着。

    实际上张家最可怕的永远都不是张成东,永远都是张振山,哪怕他已经到了今日这种天地。

    也还是比张成东要强上百倍。

    他不出声,就是认可儿子的做法。

    “唐先生不会来,因为接收高金投资的是凌小姐。”辰东愈加不高兴了,他讨厌出尔反尔破坏规则的人,这件事唐阳羽来可以,不来也可以。

    他虽然是背后最大的boss,但是却不是直接签字者。

    他来签字者也是凌雨晴。

    “他不来我们张家如何签字?这不符合规矩,辰东,你是我们的代理人,这事你应该处理好!”张成东狂妄的坚持。

    辰东微皱眉头,对着凌雨晴,“凌小姐,我单独跟张先生谈谈,给我10分钟,可以么。”

    凌雨晴坐在那不动,顿了顿,“5分钟,你只有5分钟。”

    这里边隐藏的事情是凌雨晴根本不想签约,她要用自己的双手拿下高金投资,她来只是遵循唐阳羽的命令。

    如果张家出尔反尔那最好不过。

    刚好随了她的意。

    “辰东,不要谈了,把张公子腰间的烈性炸药拿下来他就不需要谈什么了,他只是想要抱着唐阳羽同归于尽而已。”

    说这话的只能是李易风。

    他有这种眼光和魄力。

    凌雨晴一听秀眉紧锁,看向马上要发疯的张成东,而李易风已经闪电出手,啪啪,居然直接点住了他的穴道。

    瞬间被变成了木头人。

    张成东恼羞成怒,但是就如同待宰羔羊,李易风轻而易举的从他身上拿下捆了一周的塑胶炸药,扔到一边。

    拍拍手。

    “输了就要承认,保住性命还有机会东山再起,即便无法重塑辉煌,至少可以安稳的过完下半辈子,倘若张家再如此执迷不悟,那么只有一个结果,被灭门。”

    “唐阳羽为什么不来?他不是怕死,他是觉得用不着,因为凌家小姐接收足够了,唐阳羽愿意向你们传达一个信号。今天的合约,今天的事,就当是普通一次生意签约算了,倘若在未来的日子你们能够遵守合同安稳生活不再惹事,那他绝不会再对你们进行任何追究和暗杀。”

    张成东动不了,成了木头人,张振山终于缓缓睁开眼睛,他手脚具废,但是底气犹在,声音深沉而威严。

    也许这就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我老了,竟然看不出李公子早已经与那位唐先生成为盟友了……”

    李易风淡淡笑,“不,你没看错,我跟唐阳羽不是盟友,在争夺高金投资的事情上我们算是竞争对手,算是敌人。”

    张振山目光冷峻,整个人猛地直起身子,“那你为什么处处为唐阳羽说好话!”

    李易风笑的更加淡然而淡定,“因为他这一局赢的漂亮,因为我给他准备了十八般阵法,拉开阵势想要跟他大干一场,没想到眨眼间就全都变成了废品,根本用不到了,因为他已经逼迫的你张振山只能用高金投资来换取自己的性命。”

    “棋高一着,我也输了,但是我服气,否则我今天不会来。”

    高下立判。

    至少这次的场面之中张家父子再次落入下风,被人家李公子比了下去。

    李易风当先签字,然后起身离开,离开之前还了张振山一张银行卡,“你的股份原价赎回就可以,剩下的钱我不要。”

    实际上人家还是有隐藏台词的。

    那就是你这样的级别不配做唐阳羽的对手,你这样的级别就拿着我赏给你的钱去治病去住院去找个深山老林终此一生吧,不要再出来丢人现眼。

    彻底被抛弃被鄙视。

    张振山的脸色愈加难看,惨白。

    可是张成东却代替他把那张拥有巨款的银行卡紧紧握在手里,“李易风,你不要后悔,密码告诉我才有诚意!”

    李易风摆摆手,“密码写在卡后面。”

    然后就真的走了。

    俞楠坐在凌雨晴的对面,笑,好像眼前的局面跟她完全无关一样,她突然问她,“有了李易风这样的对手,你是不是突然很替唐阳羽担心?”

    凌雨晴也笑,“不,不是担心,是高兴,因为只有一个伟大的对手才能衬托出他更加伟大。”

    潜台词是,倘若都是眼前猪一样的对手,那他久而久之也变成了猪。

    再次被凌辱。

    连凌雨晴都可以欺辱。

    呵呵。

    张振山在笑。

    虎落平原被犬欺。

    今日之耻辱,他早晚会还回来,连本带利。

    他会记住的。

    他要再活20年。

    他失去的一切都要亲手拿回来。

    老了?

    不,他没老,而且即便老了又怎么样?

    老了那些小的也不是对手,绝对不是。

    他拿起签字笔,看着眼前的凌家闺女,“记住,记住今天这个日子。”

    也只说了这句。

    签字,按下手印。

    他的手明明废了,但是却能签字,而且签字的手法很潇洒。

    在地牢之中自愈了?

    他的水龙修还没有完全被废?

    他在演戏?

    在策划一场惊天逆转?

    他要的就是把自己从明处变成暗处,从阶下囚变成很毒的黑夜杀手?

    这样唐阳羽的麻烦可就大了。

    晚上也别想睡觉了。

    所以突然,那一刻,她有了想杀人的冲动,她才意识到,相对于让张振山这样阴险狡猾的老狐狸活下去,得到高金投资根本不算什么。

    她还是过于单纯了。

    而唐阳羽还是过于宠爱她了。

    否则他不会答应张振山这个看似自取其辱的条件的,他心里早知道张振山必须死,才会太平。

    她很想给唐阳羽打个电话,说她不签字了。

    但最后没有。

    她还是签字了。

    签完,看着神秘莫测脸色惨白的张振山,“听着,你有异动,不用辰东杀你,不用唐阳羽杀你,我会杀你,亲自动手!”

    张振山一愣,笑,脸上都是伤痕和血渍,他没有故意把自己修理的很风光,因为如今他的样子越凄惨越好。

    “是么?倘若你凌家闺女有本事杀我,那我引颈待戮,等着你来杀,哈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逆袭:这个学〕〔我的神秘老公〕〔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