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毁灭木叶之佩恩霸〕〔无敌真寂寞〕〔奸妃万万岁〕〔新婚夜下温情〕〔法国大文豪〕〔罗亚大陆之剑与魔〕〔王牌强兵〕〔超品农民王伦〕〔我未来超凶的〕〔变身之萌鬼上身〕〔我全身是兽〕〔都市全能系统〕〔雄霸三国〕〔医路坦途〕〔狼性总裁,超会宠〕〔海贼王之天赋重置〕〔黄泉杂货铺〕〔盛世绝宠:腹黑太〕〔女神凶猛〕〔都市至尊龙皇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737章 血染的风采
    凌雨晴站起身出了房间。

    苏一一跟唐阳羽之间的交易与她无关,就像唐阳羽跟张波之间的纯元联通,也跟她无关。

    她是凌雨晴。

    独立的凌雨晴。

    不受任何人影响的凌雨晴,唐阳羽都不行。

    房内,苏一一看着跟进而来的唐阳羽似乎有些吃惊,因为她虽然做好了实现诺言的准备,但是她并不觉得唐阳羽会毫无顾忌的当着凌雨晴的面就这样直接进来。

    怎么也要那傻丫头走了以后。

    所以她说她先进去一个小时。

    她其实是留给了两人足够私密和沟通的空间。

    然后唐阳羽厚颜无耻的直接跟进了房间,那傻丫头什么都没说,起身离开。

    她甚至看不到她的表情。

    她没说话,走进洗浴室去冲澡。

    她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心情。

    失落?

    失望?

    迷茫?

    唐阳羽这么做百分百对不起凌雨晴。

    她心疼凌雨晴,并不心疼自己。

    但是他真的这样做了却是在成为枭雄的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一步,枭雄绝不能被自己生病的母亲羁绊,更不能被自己所爱的女人缠绕,枭雄必须是冷血而决绝的。

    她泡在宽大舒服的罗马浴缸里,罗马人很会洗澡,关于罗马人洗澡的故事流传很多。不知为何她突然想起,也许她开始有些紧张了。

    在罗马帝国统治英国的时代,罗马人在巴斯修建了许多带有桑拿及泳池的大型浴室,还把这里定为水和智能女神米诺拉的领地,并建起了华丽的宫殿,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些建筑大部分都被埋在了地下。

    直到19世纪末,英国又重新唤醒了这些沉睡在地下的古迹。罗马浴池位于博物馆中心的大浴池是露池,1870年代才被发现,大浴池池边的阶梯、石头基座都是罗马时代的遗迹,池水温度保持在46.5摄氏度左右,平台上的雕像是19世纪所建凯撒等人的纪念物。

    罗马浴池位于国王浴池上方的水泵餐厅现在是巴斯最受欢迎的餐厅之一,许多人都是为了餐厅中的小涌泉和长形座钟而来。餐厅原为观赏浴池所建,可以一边喝着泉水一边欣赏,还有通道可以连接到下方浴池的更衣室,内部装潢十分华丽,在此可以一边品茶一边欣赏温泉,惬意无比。

    水泵餐厅也是苏一一的最爱,所以她差不多原型照搬搬回了l俱乐部,神秘莫测的l俱乐部。到现在为止唐阳羽还没去过,一次都没去过。

    他自己没提出过,苏一一也从未邀请。

    两人似乎对此都不在意,似乎对此又都在意。

    这件事很玄妙。

    唐阳羽站在落地窗前,这是很高的楼层,他在发呆,因为他连这里是多少层都不记得。他努力的想要想起来。

    不行。

    今朝有酒今朝醉。

    苏一一他必须拿下。

    他从未想过通过占有她身体的方式拿下她。

    但是最终还是这样了。

    他堕落成魔鬼了么?

    失去了对爱情的信念了么?

    信念?

    没有人知道他内心隐藏的秘密,没有人知道他从5岁起就担负的宿命。

    只有他自己很清楚。

    将军百战死,马革裹尸还。

    他突然自顾自的念出这么两句,完全不搭,跟暧昧的环境跟他的性格。

    苏一一没有像别的女人那样洗了很久,20分钟她就出来了。

    很快。

    洗干净了就可以了。

    她没有洁癖,但是也绝不脏兮兮,任何时候见她都是干干净净清爽宜人。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苏一一也跟着念了两句,然后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杯红酒,慢慢的喝着。

    她全身上下只有一条白色浴巾。

    她已经不做任何防备。

    但是她也有自己的原则,“喂,后面是你的,前面别碰,听见了么!”

    她说的并不隐晦,而是相当直接。

    唐阳羽淡淡一笑,出奇的平静,倘若换做其他任何男人,马上就能得到苏一一的某个第一次了,那一定会激动的热了盈眶甚至浑身发抖迫不及待。

    他没有。

    他从容而淡定。

    “当然,我只拿走我赢了的那部分,其余的,与我无关。”

    他似乎在平静的谈论一件商品,一件器物,而不是一个人,一个美的让人窒息的大姐头。

    苏一一突然有点烦躁,“那就快点开始吧……给你……半……给你三分钟!”

    她随口想说半个小时,幸好及时刹车,停住了,否则就唐阳羽那变态?半个小时?那种第一次?

    呵呵,她苏一一就会死在血泊之中了。

    下了地狱人家问她,小姑娘你是怎么死的?

    她难道说菊花残满地伤,被一个禽兽从后面给……死的?

    她没脸见人,死了都没脸见鬼。

    妈的!

    她开始郁闷了。

    “等等,你不是直接就来吧?你得采取保护措施啊!”

    唐阳羽抬手摸摸鼻子,“后面还需要保护措施?我跟张波都没用过。”

    苏一一更郁闷了,“你还这是个魔鬼,对女人一点都不负责任,如果张波怀了你的孩子怎么办?”

    唐阳羽看向窗外的远方,又开始发呆,“不会的,我们交流的只有纯元而已。”

    苏一一冷哼,“鬼信!”

    唐阳羽不在乎她信不信,他还是发呆,并没有动手的意思。

    “算了,早死早托生,三分钟,来吧,快点来!”苏一一已经不是郁闷而是开始烦躁了。

    “等等,你都进去洗洗么?”

    “快点进去洗,你跟张波也这么不讲卫生?”

    “喂,你这什么眼神?我说错了么?”

    里面哗哗水声,唐阳羽当然也是要洗洗的。

    这是基本的礼节,他不会不懂,也不会不洗,可是偏偏要等人家女人催他才肯动作。

    哪里是他要取得人家的某种第一次,简直就是人家女人在吃他豆腐。

    这种氛围,这种感觉,让苏一一压抑的不行,她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疯了。

    怎么遇到这样一个变态。

    一刻钟。

    唐阳羽冲了一刻钟。

    苏一一冷冷的看着他身体的某部分,“你就这样不穿衣服就出来了?”

    唐阳羽点头,“对啊,穿了还得脱多麻烦?”

    苏一一深呼吸再深呼吸,“你真的是人么?”

    唐阳羽笑,“当然,大活人。”

    苏一一闭上眼转过身去,身子甚至有些颤抖,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不甘心,“来吧,就三分钟。”

    唐阳羽有点不愿意,“你穿着衣服怎么来?”

    苏一一想杀人,想要立刻扑过去咬死这个变态。

    但是她没有,她愿赌服输。

    就让这次成为她生命中最痛的代价吧。

    反正只有三分钟。

    三分钟而已。

    她就当被疯狗咬了一口得了。

    于是她咬着牙撤掉了自己身上最后的遮挡。

    可是等了半天身后却没有什么动静,忍不住发飙,“你在干什么,该死的!”

    但突然一阵钻心的巨疼传来……

    ……

    半小时后唐阳羽看着倒在床上昏迷不醒的苏一一,又看看洁白床单上绽放的那朵鲜红,一朵花,不像是玫瑰。

    像是牡丹。

    他又发呆。

    他清理了半天了。

    这女人真的很容易晕死过去,连张波一半的承受力都没有,他还以为每个女人都跟张波一样,可以让他放开心思折腾呢。

    结果。

    真的三分钟。

    他想不结束都不行了,因为人家见血了,人家晕死了。

    他又不是真的禽兽。

    尽管他今日所为已经很禽兽了。

    他在等着她醒来,不过有一点他做到了,那就是他真的只拿自己应该拿的那部分,其余的部分他没看没拿。

    很规矩。

    尽管刚才他差点忍不住一起全收了,但忍住了。

    拿到后面的足够了。

    苏一一从痛苦中醒来。

    这个变态,居然就那么直接来了,他就是没有经验还没看过东边的影片么?

    他不是在拿回赌注,他是在要她的命。

    她虽然醒了,但是依然剧痛无比,而且只能趴着,别说翻身,动一下小腿都浑身颤栗。

    “我需要去医院了,对么?”

    没关系,你走吧,我自己能处理。”

    苏一一就是大姐头,换成别的女人遭遇了这种打击早就又哭又闹又上吊还得杀人了。

    她不杀人。

    她只是愿赌服输,哪怕命没了,也不后悔。

    所以她其实是个了不起的女人。

    十分了不起。

    唐阳羽尊重这样的女人,于是有些后悔,“其实我也不是非要得到你的什么第一次,早知道你会受这么重的伤让你用前面代替就好了。”

    苏一一只能送给他三个字:滚!

    其实是一个,但是她已经要疼死了,她无法言说那种疼痛的感觉,比刀子割肉还疼,比竹签穿指甲还疼……

    唐阳羽摇头,“我不会走,留下来照顾你。”

    苏一一下意识挪动了一下腰肢,立刻疼的冷汗直流。

    她想坐起来,靠在床头。

    可是根本不能。

    她不能想象自己到底受了多重的伤,她只看到了洁白床单上四处都是血。

    不是一处两处。

    是四处都是血。

    “他妈的,姑奶奶来红的量都不如这个多!”她爆粗口,骂人。

    唐阳羽端来一杯白水,喂她喝下去。

    她没有挣扎,因为身体的任何一部分都不能动。

    “行了,滚吧,咱们两不相欠,以后别说我认识你!”苏一一再次送客。

    这是她的地方。

    她当然可以让他滚。

    而且让他滚已经是对她最客气的做法了。

    否则,其余的任何方法都会比这个严重的多。

    苏一一同时是个要面子的人。

    “你不走等什么?难道还要再来一次?哼,做梦,我只答应你一次!”苏一一脸色惨白。

    ”我留下来照顾你,你至少需要3天才能起床出门,这期间我会照顾你的伤口和饮食起居。3天之后我会离开。”

    “男人,总得对自己做过的事负责。”唐阳羽很耐心,淡淡的,不愠不火。

    “滚滚滚,姑奶奶看见你就想杀人,姑奶奶不用你负责行了吧!”苏一一破口大骂。

    “你要不要你说了算,我给不给我说了算。”唐阳羽也绝对一条道走到黑,撞了南墙都不回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穿成男主出轨前妻〕〔娶夫纳侍〕〔草莓印〕〔他从深渊捧玫瑰〕〔农家子〕〔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