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落星穹〕〔史上最强供应商系〕〔无敌妖孽神尊〕〔道岳独尊〕〔修真狂徒〕〔超级贴身强兵〕〔造梦师〕〔诸天神尊〕〔异界黑网吧〕〔绝代小村医〕〔兵王弃少〕〔空间之末世女在古〕〔快穿手册:初恋男〕〔超级神棍在都市〕〔流浪村医〕〔快穿反派:我的宿〕〔重生之农女持家〕〔快穿攻略,病娇男〕〔契约盛宠:腹黑厉〕〔一夜沉沦:赏金娇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733章 两门并行(求花花)
    李易风在里面稳如泰山,该干什么干什么,实际他并没有在做直接的修复,甚至还没有建模,他在摆弄那些破损的零件。

    每一件都翻过来调过去的看,不停的看,不停的研究。

    十分淡定自若,根本不把外面的纷争放在心。

    甚至最后还替唐阳羽说了句好话,“郭长老,唐阳羽是修复界的大行家,让他进来岂不更好?”

    这话听起来是不给郭老头面子,实际却是在给他台阶下。

    郭老头也不傻,冷哼一声,继续装作自己高大,“我是执法长老,必须大公无私严格执法,连里面的王先生和凌院长也是支持我秉公办事的。所以我只是公私分明维护龙族荣耀而已。”

    郭老头说这话那意思是你小兔崽子快点进去吧,别墨迹了,别给脸不要脸了。

    唐阳羽会随了他的心?

    才不会。

    他笑呵呵来到郭长老跟前,“秉公执法,大公无私,嗯,不错不错,希望你不是只对我一个人秉公执法大公无私,呵呵。”

    郭老头脸都气绿了,“唐阳羽,你什么意思?你敢再说一遍么!”

    大祭司已经看不下去这种混乱的场面,所以转身甩手走了,不再跟着乱掺和。

    郭大烟袋明显成了李家的代言人,这点他不支持也不反对,所以剩下的让他们自己咬去。

    敌科仇不独艘球战孤我羽故

    敌地地地酷敌学由冷独球帆

    郭老头一看大祭司走了心里又开始打起自己的小算盘。

    但是最终他还是没有动。

    后远科地酷后术所冷孙仇太

    后远科地酷后术所冷孙仇太  王先生还是轻轻笑,“我看小羽倒是聪明的紧,这孩子这次带来的两件宝贝一件是佛挂珠,另一件呢?”

    因为门外还有一个大黑一个二黑。

    他的灵修之力是什么水准自己很清楚,他打唐阳羽还是很有信心和把握的,但是要他打大黑和二黑。呵呵,好汉不吃眼前亏,他才不这个当。

    刚才唐阳羽明明可以顺着台阶下坡,直接进去是了,他却偏偏来找他麻烦,明显是在钓鱼,让他先动手,他先动手外面的大黑二黑都不用叫,会唰的一声飞到他跟前打出控心术来的。

    他看着唐阳羽的眼睛,“小子,你以为你进去了不起了?呵呵,你李易风差了十万八千里知道么?你真要是知趣还是早点放弃吧,想要做龙尊?想要统领寻龙之旅?做梦!”

    说完大摇大摆的走了,走的很快。

    走慢了他怕挨打。

    他这个执法长老做的可是很认真的,认真的观察形势,认真的选择自己的战队,认真的饱私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唐阳羽迈着方步走进龙象阁,跟想象的没什么差别,威严而神秘。

    龙象仪的大小和结构跟他想象的也差不多,但是他绝不动手,只是随便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然后打起了哈欠。

    “呼……我昨晚熬夜了,得回去补救,李公子,你受累了,忙着啊,回见。”

    说完拍拍屁股走不带走一个零件。

    他的这种反常行为让龙象阁内的所有人都较纳闷,他费了这么大的劲才进的龙象阁这么走了?真不知道他在搞什么?

    或者他是看了李易风的专业手法自己灰心丧气甘拜下风了?

    反正他是走了,大大咧咧,一点都不在意。

    王先生却露出一丝微笑,看着他的背影慈祥的笑。

    一刻钟后凌东方陪着王先生从龙象阁出来透透气,龙象阁内的光线和味道都不好,尤其是王先生年纪大了,不适合呆太久。

    “王先生你还笑?难道那小子拿出了自己的两张底牌是为了示威的?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子大喊大叫,然后进屋看一眼跑了?”

    “我看他真是对修复龙象仪一点信心都没有!”、

    王先生还是轻轻笑,“我看小羽倒是聪明的紧,这孩子这次带来的两件宝贝一件是佛挂珠,另一件呢?”

    凌东方也笑,“真的有另一件么?我十分怀疑。”

    王先生肯定的点头,“真的有,而且又是他亲自修好的,小羽是利用李易风进入龙象阁的时间修好了他应该修好的一件古圣兵。”

    凌东方眼睛一亮,“是什么?现在基本能确定李易风手里的是白龙刃,這小子手里还有白龙刃更厉害的古神兵?”

    凌东方想了想,像是鼓足了很大勇气,“难道是专门克制白龙刃的黑龙刃?这怎么可能啊?没人知道黑龙刃的下落,白龙刃倒是一直都有传承序列的,不管在谁手不管在哪个家族,一直都是有记录的。”

    王先生还是看着前面,“是黑龙刃,呵呵。凌老师,小羽远你想象的要有头脑要有本事,你不用担心了,眼前这步棋怎么下他心里很清楚。”

    “可是现在大祭司都对李易风越来越信任,越来越有好感,这并不是好事。毕竟大祭司在长老会的地位太重要了……”凌东方还是担心。

    “凌老师,你真的没看出来么?其实李易风自己都知道他根本修不好龙象仪,但是他还是要修,修到哪一步是哪一步,否则他的修复术永远只能停留在普通顶级的水准,永远也达不到唐修和龙修的高度。”

    “他这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因为他知道他不行了还有小羽会顶去。”

    凌东方吃惊非小,“王先生,你说的是真的?虽然我对李易风也没有那么大的信心,但是即便是唐修龙修也必须得遵循李易风现在的修复程序吧?难道还能打出龙气神气什么的直接修好了?反正我从未在龙族的内部资料看见过。”

    王先生抬头看天,“没有,的确没有。而且龙族内部的那些史料基本是不记载每个千年的修复之事的,这件事明明很重要,这件事明明是祭司的职责。可是千百年来似乎龙族长老会的祭司们基本都不会龙修。”

    艘远科科情后察由冷不术球

    “这期间却一直有着一个唐修存在,唐门也一直跟随龙族延续,凌老师觉得这是巧合还是原本的古规则呢?”

    “现在人们有一句话,叫医者不自医,是说当医生的可以治得了别人的病却治不好自己的病。莫非龙族一直也是如此?龙族的龙脉龙族人自己根本不能修复,一直都是由唐门修复。唐门好像龙族的医生,只不过这个医生一千年才需要给异变的龙脉看一次病。”

    凌东方长长呼了口气,“说起这事我也是一头雾水,我最近还在翻找各类有关龙脉修复的资料,但是如你所说,基本没有。但这明明是大事,甚至是每个千年一次的头等大事。记录寻龙之旅必须记录修龙之旅。甚至寻龙之旅这个名字都不正确,更应该叫修龙之旅。”

    “这是个复杂的大工程,可是本该是坚力量的我们却对此一无所知,这是个噩梦,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的噩梦。因为我们这一代赶了,赶了龙脉异变赶了乱世开始。这是我们的宿命,我们在几十年前已知晓,我们不会逃避,我们早已做好了承担责任的准备,甚至慷慨赴死。但是现在我们要怎么做?”

    “我一直对那小子发脾气不是对他生气而是对我生气,对我自己生气,生气我们这一代人不能真正承担起自己身的使命。我们身背着龙族的圣名,却什么都不能做,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一个19岁的孩子去承担这一切,而他的肩膀还那么稚嫩,他还那么单纯那么无知,他怎么承受这一切?”

    “那小子去龙崖山的时候我每天晚最多睡两个小时,无时无刻不在担心,我担心他一去不复返,去了再也回不来了。我担心他在19岁死去,然后龙族的龙脉再也无人修复!”

    “还有我不觉得是因为亲疏远近的关系我才信任那小子,李易风同样优秀,同样是龙族最好的后生,可是我对他却没有那种感觉,那种成大事人,他身的气息没有。”

    “那小子给我的感觉是枭雄,枭雄你懂么?虽然这话不该从我嘴里说出来,可是那小子真的会成为一代枭雄的,我确信!”

    后地科仇酷敌术由月战敌闹

    王先生不说话了,她自己一个人走了,只留下凌东方一个人。

    而凌东方的话还没有说完,其实他还有一个感觉,让他兴奋又不安的感觉,那是他感觉凌雨晴是龙隐,七大龙隐之一。

    他不知道这是福是祸。

    也不知道自己天真的认为成为龙隐会让雨晴能够自保是不是正确。

    现在他真的不敢确定了。

    所以他今天 把孙女叫到了国宫,现在正向他走来。

    孙女最近忙着什么他很清楚,他不去阻止,他暗观察,但是不出手支持,他要让她自己去历练,必须这样。

    狠下心来让她一个人去闯,去磨练。

    凌雨晴有点着急,因为一定出事了,否则这个时候爷爷不会把她特意叫到国宫来的。

    她走过去,挎住爷爷的胳膊,她突然觉得爷爷老了,真的老了,甚至老的有点不用了。这种感觉让给她有点不敢相信,甚至有点想哭。

    “爷爷,想我了?呵呵。”她故作轻松。

    “是啊,跟爷爷在国宫从城墙下走走吧,好久,好久没走了,从东边开始。”凌东方带着孙女开始沿着国宫的红墙绿瓦走,高高大大的红墙绿瓦,完全把外面的世界隔离开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医世神凰〕〔渡鸭之宴〕〔吾乃六耳猕猴〕〔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