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透视医圣〕〔婚婚欲动:总裁霸道〕〔重生空间之完美军〕〔妙手神农〕〔回到八零当女兵〕〔天下第一黑户〕〔神秘帝少甜宠妻〕〔兽世夫君,来种田〕〔剑鸣九天〕〔仙家萌喵娇养成〕〔妻约到期:总裁,〕〔超级预言大师〕〔读档修仙〕〔神婆鲜妻:总裁你〕〔极品透视小仙医〕〔恐怖沸腾〕〔盛华〕〔甲壳狂潮〕〔我真的开外挂〕〔忠义天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710章 白龙刃(求花花,大章爆发精彩)
    这话黄碧以前说唐阳羽只会当作一个笑话,现在却听得很认真。

    黑龙刃必须用黑龙之血喂活,这叫做血养。

    这可不是没有先例的。

    好剑一定都是有血来著成的,都有一段可泣的故事。

    “黑龙刃传说不止一把,还有一把白龙刃,这两把本是一对,但却有大有小,黑龙刃小,白龙刃大,一长一短相互配合,没有敌手。”

    “本来这两把上古神兵是不会被分开的,但是因为某种不为人知的原因还是分开了,一把埋在秦王陵墓之旁,一把埋在三王墓旁。”

    唐阳羽听了禁不住站起身,有些吃惊,事情越来越出乎他的预料了。

    这三王墓可大有来历。

    华府楚国时候干将、莫邪夫妇二人,给楚王铸剑,足足用了三年时间才铸造成功。

    楚王很生气,想杀他。

    而剑有雌雄二柄,这时候妻子莫邪怀孕快生产了,丈夫干将就对她说:“我给楚王铸剑,三年才成功。王怒,我去一定被杀掉。你生下的孩子如果是男的,长大后,告诉他:‘出房看南山,松树长在石上,剑在它的背面。’

    于是拿着雌剑去见楚王。王大怒,叫他合套。剑本是两柄,一雄一雌,雌剑来雄剑不来。楚王发怒了,把干将给杀了。

    后来莫邪生下的儿子叫赤。

    赤很快就长大了,问他母亲:“我父亲在哪里?”

    母亲说:“你父亲给楚王铸剑,三年才成功。楚王发怒,把他杀了。他走时嘱咐我告诉你:出房看南山,松树长在石上,剑在它的背面。”于是儿子出房,往南看没有山,只见堂前松柱下有一磨剑石,就用斧头砸开它的背后,得到雄剑,一心想找楚王报仇。

    楚王在梦里梦见一个男子,眉间广阔,约一尺宽,说要报仇,于是楚王便悬千金重赏捉拿。

    赤听了,赶紧逃走,跑进山里悲歌。

    突然碰到一位侠客,问他:“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哭得这样伤心?”

    赤说:“我是干将、莫邪的儿子。楚王杀了我的父亲,我想报仇!”

    侠客说:“听说楚王以千金重赏购买你的脑袋,请把你的脑袋和剑都交给我,我为你报仇。”

    赤说:“太好了!”

    于是自刎,双手捧着脑袋和剑,一并奉上。尸体僵立。

    侠客说:“我决不会辜负你!”这样,尸才仆倒。

    侠客提着赤的脑袋去见楚王。楚王很高兴。

    客说:“这是勇士头,应当用汤锅煮”楚王照办煮头。三天三夜也煮不烂。头跳出汤锅,张着眼睛一副很生气的样子。

    客说:“这头煮不烂,请大王亲自到锅边一看,就一定烂了。”

    楚王立刻走近去看,侠客用剑比划了一下楚王,王的脑袋就掉进汤里;侠客也砍掉自己的头,头也掉进汤里。三个脑袋都煮烂了,没法分辨。于是把水和肉分开埋葬了,通称“三王墓”。

    唐阳羽顿了顿,“三王墓不是很好找么?根据《搜神记》的记载就在汝南境内的北春县,听说那里现在已经成了一个景点,不是么?”

    黄碧叹息一声,“事情当然没有那么简单,很多传说中的东西都不存在,偶尔巧合存在的大部分又都不在原处。汝南境内的北春县早都被我翻了个遍,只要有坟冢的地方,不管明的暗的我都找过了,一无所获。”

    “反而是偶然在那边听到一首儿歌,儿歌里有一句歌词叫黑龙黑龙飞西北,落入秦皇坟地里。很奇怪吧?我就是根据这个儿歌找到了黑龙刃。”

    “但是儿歌里却丝毫没提起白龙飞向了哪里。虽然我在北春没找到,可是我坚信白龙刃就在北春,只是我没找到而已,或者藏的很深,或者已经提前被人找到。”

    “刃气,爷,你知道我为什么看到李易风心里就没底么?因为他病弱的身体下居然让我感觉到了刚刚进入藏宝塚拿到黑龙刃时候的那种刃气。”

    唐阳羽吧嗒吧嗒嘴,“黄碧,你的意思是白龙刃已经到了李易风手里?”

    黄碧苦笑,“也许是我神经了,但是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劲,我现在甚至在想李易风不但得到了白龙刃还同时找到了黑龙刃诀,因为白龙刃和黑龙刃不分彼此只有一本刃诀。所以我才会对他如此害怕,因为他如果真的有了白龙刃还学会了黑龙刃诀上的神兵招式。”

    “爷,咱们说句玩笑的,他杀你真是比踩死一只蚂蚁还简单。”

    “可是我也有不理解的地方,如果他真的拥有了白龙刃真的那么强,为什么还要主动找你求和?就因为需要你的唐门唐修?”

    “这世上的修复高手可不止唐爷你一个吧?真要是不惜成本的去寻访去悬赏,肯定会有比唐爷你更厉害的修复高手出现的。”

    “所以我又觉得他并没有白龙刃更没得到黑龙刃诀,这一切都是我在妄想和幻想。”

    唐阳羽托着下巴笑,笑得居然很放松很开心。

    黄碧有点尴尬,“嘿嘿,算了,算了,我就知道唐爷你肯定笑话我胡说八道!”

    唐阳羽笑过之后就认真起来,“刃气,你说的李易风身上的那种刃气其实我也感觉到了,但是我之前并不知道黑龙刃之外还有一把白龙刃。”

    “你说的应该没错,其实刚才,就在刚才,我亲自在玉龙堂见他,就是为了召唤出读心术,看看他内心到底怎么想。可是我看到的都是他所说的,他似乎早有防备,不过却意外的读到另外一个很奇怪的信息。”

    “就是他急着回京郊宾馆去练功,而且在京郊宾馆他还有自己专门的地下剑宫,为什么会是如此?他是护龙一族子孙,灵修武修练剑什么的不是天经地义的么?为什么却偷偷摸摸的躲到地底下去练?”

    “事出反常必有妖,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所以黄碧,这件事就得靠你的手艺了,想从正面和地表突破潜入到李易风的地下剑宫绝对不容易,但是要是从地下挖过去,我觉得这事就简单多了,李易风自以为铜墙铁壁的剑宫,根本禁不住你几铲子下去,不是么?”

    黄碧听了再次眼睛发亮,“没问题,小意思,一个小小的地下剑宫还是现代人建造的算什么?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唐爷您放心,今晚上我就开工,嘿嘿,好久都没活动手脚了,还真有点技痒。”

    黄碧走了,唐阳羽心里也踏实了。

    他跟黄碧的配合越来越好,越来越天衣无缝,两人呆在一起就能引发一场巨大的震撼的头脑风暴,然后李易风就要倒霉了。

    不管他多厉害都防备不到从地底下挖过去的黄碧的。

    这个大盗墓贼的超强技艺又有了用武之处,而且这次是毫无负担的,甚至觉得光荣和荣耀的去挖,这个跟之前相差太多。

    不过黄碧很快就转了回来,“唐爷,为了加快速度出奇制胜,我晚上把木头也带上,跟你说一声。”

    唐阳羽骂人,“滚,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以后不要来烦我。”

    然后他一句话把二黑骂醒了,然后二黑立刻笑嘻嘻请战,“要去杀病秧子了么?我也去我也去,老板,让我去吧,这次是免费服务,不要棒棒糖。”

    唐阳羽刚想骂她,谁知黄碧又转了回来,一脸鬼笑,“嘿嘿,唐爷,要是二黑愿意去也行,让她也出去透透气,也学学本事,以后说不定用得着呢。”

    唐阳羽笑骂,“你是怕死吧?要扯着二黑去给你当保镖?滚,别再让我说第三遍。”

    唐阳羽无情的拒绝了,二黑不高兴,“为什么不让我去?我呆在山上又没有人杀,我现在一天不杀人就难受的很,晚上都睡不着。”

    唐阳羽抬手给了她一板栗,“一天不杀人就难受的睡不着是吧?那好,你直接把我杀了吧,我眼不见心不烦,我死了以后你愿意杀谁就杀谁,行了吧?”

    二黑被打了反而还高兴,因为她觉得这是老板跟她亲近的表现,“我不杀你,我才舍不得杀呢,我不但不杀你还要保护你,然后等我长大了好嫁给你,嘿嘿。现在杀了你让我10岁就守寡么?”

    唐阳羽忍不住了,抬手继续打,二黑兔子一样逃走了。

    唐阳羽无语,这都跟谁学的?

    大黑是怎么教育的?

    难道从生出来就放养到街上去了?

    三教九流从小就混得开吃得开?

    10岁的小寡妇?

    尼玛,太污,不能想!

    唐阳羽起身出了玉龙堂,却迎面碰上走过来的张洁洁,张洁洁看着他笑了笑,“怎么,跟李易风谈的很好?我觉得你俩真是天生一对,都是那么脸皮厚不要脸,你俩要不干脆搞基得了,呵呵。”

    张洁洁快人快语,语气里充满鄙夷和鄙视。

    “跟那个病秧子搞基?算了吧,我怕一秒钟就把他搞死,跟他搞基还不如……晚上去找你呢……大表姐……”

    唐阳羽又来了那股不正经的劲儿。

    张洁洁会怕?

    “你来,你今晚就来,你不来你就是太监乌龟王八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人生若能两相忘〕〔一胎二宝:冷血总〕〔重生渔家有财女〕〔爱情说它忘记了〕〔后娘[穿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