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抱个总裁上直播〕〔透视仙王在都市〕〔香江1972〕〔武极神王〕〔香径独徘徊〕〔冠盖如顾〕〔无上崛起〕〔抗日之烽火系统〕〔圣血武帝〕〔沧海无缘〕〔年年安康〕〔医世狂妃:帝尊,〕〔魔鬼的仆人〕〔彼岸仙人〕〔梦与君同故人心〕〔天后养成手札〕〔首长红人〕〔太后的现代纪事〕〔穿越变成老爷爷〕〔修真天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706章 双修的风水宝地(求花花,大章爆发)
    大黑飞身拦住张洁洁的去路,将她跟唐阳羽人为隔开。

    她不说话。

    她才不会主动说话。

    她冷冷看着不知死活的张洁洁,无论她身后带了多少高手,她看向她的目光都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她不是假装淡定,她是真的不在乎,不在乎杀死任何人。

    除了她的妹妹二黑。

    这个世界皆可杀。

    所以张洁洁很快泄了气,硬拼肯定不是办法,眼下护龙山庄还没有正式成立,接收工作也不是一帆风顺。

    说白了她还需要唐门和唐阳羽的正面支持。

    至于水榭楼台的事情她打算暂时忍耐,先让唐阳羽在里面住一段时间,然后她等这边的情况稳定以后会专门飞回北典那边向太爷爷汇报。

    她相信太爷爷对于龙眼湖和水榭楼台一定早有安排。

    她不争。

    她笑了,“告诉你们老板,水榭楼台他暂时暂住,我不跟他一般计较。”

    这句话其实是半句话并不完整,还有下半句没有说出来,下半句是但是这里以后必须是海外张家的地方,唐阳羽必须自觉的搬出去。

    否则一定让他好看。

    站在那,面色冰冷,不回去汇报,而是警戒,警戒着不让张洁洁和她的人越过雷池半步。

    张洁洁扭身走了,跟大黑较劲是愚蠢的,她又不是傻子,绝不会干这种蠢事。

    不过张波没走,留了下来。

    张波看着冷冷的大黑,有些陌生,因为她初见大黑二黑姐妹的时候给她的印象并不是这样,那时候这姐妹俩给她的印象很清苦,清苦而寡言。

    肯定有些本事,但是没想到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王。

    说实话现在再看大黑二黑她心里是稍微有些紧张的,因为她很清楚唐阳羽也还没有完全收复这俩杀神。

    “大黑,我能进去么?”

    后远不远酷结球陌月由远

    她没有直接进去,而是提前打招呼。大黑不跟她犯话,起身让开,张波平静的走进水榭楼台。这不是她第一次进去,但是进去的次数也不多。

    她是出生在这座山庄的,一直在这里长到5岁才被送下山,所以谈5岁之前很少看见母亲,父亲看见的相对多点。

    但是父亲不怎么喜欢跟她说话,偶尔会看看她跟她玩一会。

    原来她不理解,总觉得有点怪,他们父女的关系,现在她全都明白了,张家之内没有人看得起她和她的母亲。

    只可惜。

    哥哥死了,替她死了。

    在来水榭楼台之前她先去了山庄医院,去看了看死里逃生已经手术醒过来的大姑姑。

    大姑姑看见她像是看陌生人,并不主动说话。

    张波感慨万千,因为即便大姑姑对她不算好,可是也不算坏,她的半月结界都是大姑姑手把手教会的。

    结仇地地方敌学所月指封接

    无论如何眼前这个姑姑师父她都是要尊重。

    她也不说话,把拿来的苹果罐头打开放到碗里,然后放到靠在床的大姑姑手里,大姑姑受了很严重的内伤,内脏受损严重,但是肠道相对完好,所以不影响吃饭和进食。

    不必每天依靠吊瓶生存。

    “你是来审问我的,还是想来听我说感谢救命之恩的!”

    后不地仇方敌恨由阳后敌学

    “我知道,我知道我还活着是因为你,因为唐阳羽早给他手下的死士下了命令,哪些人可杀,哪些人留条狗命但要废掉灵修之力,好卑鄙,真的好卑鄙。”

    张波看着强自坚强的大姑姑,苦涩一笑,“这次暗夜屠杀我完全不知情,也许你说得对,你还有我父亲和爷爷能迹般的活下命来,也许是因为我的存在。”

    “但是事前我一无所知。”

    大姑姑努力喘了几口气,“咳咳……你这是在推卸责任么?没用的,你跟我们早已恩断义绝,早已经是敌人!”

    结科地远情结术接月独后后

    张波的脸色变得冷漠而坚强,“姑姑,为什么我们恩断义绝?为什么我们是敌人?从来都是你们对我不仁不义,对我进行无耻加害吧?”

    “恩断义绝,成为敌人这些话要说也得我对你们说,你们哪有资格?”

    “本来是一家人,算你们看我不顺眼,不喜欢我,但是有必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我的命么?”

    “姑姑,说实话到现在我都不懂,想不明白。”

    敌科地不酷结术战闹酷由帆

    敌科地不酷结术战闹酷由帆  她冷冷看着不知死活的张洁洁,无论她身后带了多少高手,她看向她的目光都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我到现在还是叫你们姑姑爸爸爷爷,因为我以前是这个家族的一员,以后也是这个家族的一员。所谓海外张家的二小姐只是人家利用我的一个名头而已,我根本不在乎。”

    “姑姑,你们永远只想着自己的利益自己的大事,何曾想过我的感受?何曾顾及我的生死?”

    张波话说的较重,但是这些话她也是憋了很久了,到了现在完全没必要再继续憋着,该说的话今天必须要说。

    因为她今天找大姑姑绝不是那么简单的看望,这点她清楚,大姑姑也清楚。

    后远科仇情敌术陌月指通孤

    大姑姑沉默了好半天,似乎也自知理亏,因为所谓张波是丧门星害人精之类的话她还说不出口,张波的孪生哥哥是怎么死的她心里最清楚。

    看起来是因为保护妹妹,实际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那是一个巨大的隐秘,对张家一次巨大的打击,而招来祸事的不是对此毫不知情的张波,而是张波的父亲张成东。

    “你回去吧,我不想再看到你。那些人要杀便杀,我眉头都不会皱一下,但是想要活动心思从我这里得到情报,那趁早死了这条心吧,没用的,我什么都不会说。”

    艘仇仇地独结学陌孤秘故羽

    大姑姑看的的确很清楚,如今她的灵修之力尽失,成了别人案板的鱼肉。

    她再也没能力反抗,但是她绝不会开口背叛是了。

    无论他们怎么对她,她都不会开口。

    这是她做人的底限,跟张振山和张成东没关系。

    “你知道我来问一些事情对吧?我不管你回不回答都要问,第一我哥哥到底是怎么死的?第二龙眼湖下面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大姑姑不说话,一个字都不说,而是闭眼睛装睡。

    孙远远远方敌球战冷孤术察

    后不仇仇情后察战月技结指

    张波当然可以对她动武,可以刑讯逼供,可是她显然不会那么做。

    后不仇仇情后察战月技结指  “恩断义绝,成为敌人这些话要说也得我对你们说,你们哪有资格?”

    她站起身,“我该问的问了,回不回答是你的事,如果你想告诉我问题的答案了,随时都可以让人去找我。”

    孙仇地科情艘球接冷我仇接

    “还有,既然你没有死于暗夜屠城那么现在在这里没有任何人会再敢动你,欺辱你,杀了你。这点我可以给你个保证。我不需要你的感激,也知道你会谨守那些秘密到死,但是没关系。你死了也还是我的姑姑,血缘是割不断的。”

    张波说完起身走了。

    她已经得到了两条重要的答案,第一她哥哥真的是被人阴谋杀害,那么接下来她要找出当年幕后黑手替哥哥报仇,替自己正名。

    第二龙眼湖下面真的埋藏着不为人知的隐秘,如果不是姑姑会马嘲笑和否定,可是她问起这个问题的时候她的眼神有十分明显的变化,虽然只是短短一瞬间,可是还是不能逃脱她敏锐的观察。

    她本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孩,她从小是修炼半月结界出身的领袖高手。

    ……

    面对站在阳台看着龙眼湖的唐阳羽的背影,张波心里翻江倒海,一夜之间龙威山庄此毁灭,眼前的这个19岁少年代替了爷爷的位置,站在了爷爷经常站的位置。

    一切改变的太快。

    但是这对她却是一个巨大的机遇,她也要走出属于自己人生规划的重要一步了,她的人生规划分为三步走,第一步得到纯元金丹以龙女身份回归龙族,第二步成为龙族长老会最年轻最有实权的龙女长老,第三步是成为新的龙族之王。

    她的野心一直埋藏在她单纯而野蛮兴感的外表之下,没有人会想到她居然想要成为龙族之王。龙族之王这个王座已经空缺了足足100年,因为一次龙族叛龙起兵重伤了当时的龙王,很快死掉了。而那之后龙族再也没有能力推选出一位让所有人都信服的新龙王,龙族的权力一直都是由龙族长老会的几十位长老掌管。

    因此才越来越凋落,因为内讧严重甚至祸起萧墙。

    “恭喜你,你跨出了成为京爷的第一步。”她站在他的身后,笑着祝贺。

    “京爷?怎么听着跟京巴似的?你该知道我可不是为了成为什么爷,我是为了守护四分五裂的龙族,具体说我是为了守护华府24龙脉,守护这个国家。”

    “张波同学,我这么说话会不会挨揍?会不会让人觉得太假太虚伪?毕竟如今这个时代年轻人说自己爱国根本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这个时代更注意个人隐私和私人利益,不是么?”

    张波走到他跟前,跟他并肩而立,“想不到你还是个愤青,现在的年轻一代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虽然也没好到哪去,还不是完全没有希望的一代。”

    “爱国?我至少觉得你并不可笑,而是让我有点肃然起敬。外面那些人都以为你为了名利而顺从宿命安排。实际我却很清楚,倘若不是心怀国家,你早逆天而行亲手打破那所谓的宿命了。”

    “但是你的确也没那么伟大,至少在我眼里并不伟大。我这次来是要问问你下一步的计划,毕竟我是唐门的人不是龙威山庄也不是以后护龙山庄的人。”

    张波没有刻意跟唐阳羽亲近,虽然如果不出意外两人今晚一定会相互亲近的。因为龙眼湖的水榭楼台才是最适合他们亲近双修的风水宝地。

    之前他们亲热的地方都太一般了。

    这才导致即便她找回了千年之泪,即便她闭关七天调理身体打开纯元之门,但唐阳羽体内的纯元金丹还是没有完全进入张波的身体。

    这事不能再拖了,必须速战速决。

    这事她不用明说,唐阳羽很清楚,因为他们心有灵犀。但是张波也有张波独立的人格和自尊,她的确从他身体里取得自己需要的纯元金丹,但是这不代表她成了他的依附。

    从来没有的事,她是张波,不是唐阳羽的什么人。

    唐阳羽侧头看了她一眼,“海外张家那边很兴奋吧?毕竟他们算是坐山观虎斗,而对于你的大表姐,我里子面子都给了她,却没想到大黑跑过去找她晦气,这也好,至少我不反对大黑这么做。”

    张波听了这个高兴不起来,“我刚才去看过姑姑,她没事了,活过来了,可是她什么都不肯说,尤其是关于龙眼湖底的隐藏的秘密。”

    “爷爷那边你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一胎二宝:冷血总〕〔重生渔家有财女〕〔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纨绔医妃:世子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