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修仙狂仙〕〔焚天毒尊〕〔娇鸾令〕〔工厂女老板方长〕〔暗黑光耀九重天〕〔恶女重生:少帅宠〕〔游戏之狩魔猎人〕〔八零年代小绣娘〕〔有眼无敌〕〔星际重生之第一夫〕〔这个地球有点凶〕〔霍少蜜蜜宠:宝贝〕〔世界调制计划〕〔调皮的公鸡〕〔神灵狩猎计划〕〔黑衣查妖人〕〔木叶墨痕〕〔超凡俱乐部〕〔天下第一剑道〕〔天天有喜:财迷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655章 给爷跪着(求花花,激烈章节,刺激过瘾)
    气氛更加紧张,弓弩手的手都开始发抖,他们也怕,万一要是族长或者大姑姑下令射杀怎么办?

    真的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人么?

    这可是天子脚下,杀人是要偿命的。

    他们谁杀了人很容易就能被调查出来,他们肯定会去坐牢,谁也保不了他们,要么就是杀完人立刻仓皇出逃一辈子过着心惊胆战暗无天日的日子。

    相对来说他们宁可选择现在的日子,即便被族长惩罚,至少可以安安稳稳的跟老婆孩子在一起。当然暗黑和三界之中不是不可以杀人,但是绝不可以当着普通人在公众场所杀人就是了。

    即便是两方打群战,也都要找个偏僻的地方在夜里开战。

    所以才称之为暗黑世界。

    这个形容很形象。

    另外还有一点很致命,就是对面那个会控心术的小孩子才10岁,她杀了人真的不需要坐牢,不需要负法律责任。

    孙地科地独后球由阳冷察科

    而且她是控心术杀人,隔空杀人,这个从法律证据链上根本就不成立。

    到时候这个小孩子假装吓的哇哇大哭,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干,那谁能把她怎么样?

    除非派人暗杀,可是真的有人能暗杀得了她么?

    现在看唐门已经迅速笼络了一大片密门密宗的顶级高手,暗杀了二黑就等于跟密门密宗结仇,虽然密宗堕落,但是也不是随便就可以杀了人家的后人的。

    真到时候密宗铁了心跟张家死磕,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哼,那谁都得不到好处,最后会血流成河的。何况唐门唐阳羽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个19岁雷州少年的能量恐怕被很多人低估了。

    所以表面上看剑拔弩张,实际上就眼前的局势来看,唐门其实是占了优势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已经口吐白沫浑身抽搐的张成东身上,看看这个张家大少爷到底有没有死。死了,那张家肯定就无所顾忌了,肯定要放箭杀人了,屠杀,大屠杀。

    敌远科仇独敌学战阳秘阳学

    如果没死。

    那事情就还有缓解的余地。

    张家不是不想打,不是不想杀人,而是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人。张家在谈判桌前摆出如此萧杀的阵势一方面是为了展示自己的实力仍在,仍然强大,一方面也是被无耻的唐阳羽给逼的。

    要不是他提出先收龙威山庄再拿高金投资,张家真的不至于连弩箭阵都拿出来了。

    大姑姑赶紧上去检查,张家的私人医生也赶紧上去抢救。

    还好,张成东没死,但是这话不是医生先说出来的,是二黑自己先说的,“哼,瞎子大叔,这次是给你个小小的教训,下次再敢对着我老板大喊大叫,就真的要你死!”

    这个10岁的孩子这一套玩的很溜,大家都以为她控制不好自己控心术,出手就要杀人的,谁知道她几次出手都是适可而止,不轻也不重。

    这时候张振山沉着脸问了大姑姑一个问题,低沉的,“那个小乞丐的控心术是不是只能伤人不能杀人?他们一直都在虚张声势?”

    后地不科情后术由闹羽考主

    后地不科情后术由闹羽考主  大姑姑摇头,但是眼神里写满无奈,“其实现在我更担心的是大黑,根据我的观察,大黑和二黑的体质天赋明明一模一样,而且大黑已经成年,二黑有的天分她会真的没有?”

    大姑姑顿了顿,“族长,我不那么认为,按照那小乞丐无形无影的出手方式来看,她现在根本没发力。控心术几百年来迷们密宗根本没人练成,她这么小就可以随意使出伤人,不得不说三界之中有时候天分真的很可怕。”

    “这个小乞丐恐怕就是我们常说的天降杀星,她一出生就是要杀人的。”

    后地地不方结恨战冷战冷后

    艘科地不情孙恨所阳羽月最

    张振山冷哼一声,“那我们就这样怕了她?你任凭她在玉龙堂胡来?”

    大姑姑摇头,但是眼神里写满无奈,“其实现在我更担心的是大黑,根据我的观察,大黑和二黑的体质天赋明明一模一样,而且大黑已经成年,二黑有的天分她会真的没有?”

    “要是大黑也会控心术呢?要是大黑的控心术才是真正密宗至高等级呢?那我们怎么办?”

    张振山对于大姑姑的回答很是不满,“哼,你现在是杯弓蛇影,你被人家吓怕了么?昨天擂台上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真的是半面青面?”

    结不远不独艘察战阳技指封

    “这件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那么容易就认输投降,丢人!”

    大姑姑脸色惨白,咬着嘴唇,“族长,我说过擂台战败的责任我一个人全部承担,不找任何借口!但是现在大敌当前,要解决眼下的危机,难道我们张家真的要当众屠杀?这样我们也彻底完了,会被军方警方连根拔起的,就再也没有京城张家了!”

    “我早已找好了10个死士,要杀人也要在黑暗中杀!”

    张振山这才停止训斥,但是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去看自己在生死边缘徘徊的儿子一眼,显得很绝情,或者说很冷静。

    孙科远仇独孙恨战闹主接不

    至少这能让他看出来没有慌乱,还在冷静的掌控着全局。

    就在他们想要再次当众讨伐唐阳羽,陈述他的恶行罪行的时候,唐阳羽却再次自己当先站了出来,他嘴角挂着轻松的笑容。

    “张振山,大姑姑,你们是不敢当众杀人的,因为这里是天子脚下有王法。我们是门派恩怨,既然你们战败了还不服,看起来也不愿意再打一次擂台战。那好,我划出个道来,看你们敢不敢应承,而且这个道对你们绝对有利!”

    张成东是不能再爬起来装横了,只能大姑姑出面了,大姑姑也临危不乱的向前一步,“张家不需要你划道道,张家有张家的原则和解决事情的方式!”

    唐阳羽撇撇嘴,“大姑姑,怎么,你现在竟然害怕到这种程度么?连我想出的法子是什么都不敢听么?要是不敢听,那算了,要么你现在就下令让你的弓弩手万箭齐发,要么就别装比,赶紧把人撤走,别在大家跟前丢人现眼!”

    “我的法子很简单,把所有人都撤出玉龙堂,只有我一个人代表唐门留下,然后你们愿意你们的弓弩手全都留下,然后对着我万箭齐发,我刚才就说了,我死是我自己找死,与你们无关。我不死,以后你们张家就给我盘着卧着跪着!”

    “张振山,大姑姑,我问你们,到底敢不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渡鸭之宴〕〔医世神凰〕〔吾乃六耳猕猴〕〔老子是不周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