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龙挂了〕〔至尊弃少〕〔重生柯南当侦探〕〔烽火盛唐〕〔制霸三国之最强系〕〔采个娘子来养家〕〔后手〕〔穿越之宛启天下〕〔游修〕〔锦衣镇山河〕〔华娱大时代〕〔我的绝色美女房东〕〔大唐贞观第一纨绔〕〔天下豪商〕〔晋颜血〕〔天生就会跑〕〔大明海图志〕〔全能透视仙医〕〔神道酬何〕〔以炮灰之名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558章 无声打脸(月底了,花花都来吧,哈哈)
    “唐阳羽,你怕了么?今日你若能将我击败,那我铁某便立刻剃度出家再也不在红尘世界留恋!”铁总管立刻给出一个很硬气又霸气的承诺,完全是楚霸王当年破釜沉舟的置之死地而后生了。

    可是唐阳羽对此却十分不满,无语的吧嗒吧嗒嘴,“别,铁总管,你剃不剃光头出不出家在不在红尘留恋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所以这不算好处,我还是不能跟你打。”

    张洁洁觉得自己必须出面了,否则铁总管真的镇不住场子了,这小子耍无赖的本事简直天下第一。

    后远科不独艘球陌月学诺敌

    可是他越是这样巧言令色的耍花枪就越说明他根本没有真本事,这里是景东大厦,这里是她的地盘,一切都在铁总管的掌管之内。

    这家伙根本没有可能和机会在客厅里使诈。

    那么她要做出一个让他再也不能推脱不出手的承诺,把他逼入绝境,然后看着他被铁总管一拳拳打成大猪头!

    想到这她下意识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白色浴袍,生怕哪里一不小心又露了出来,也许平常她根本不在乎穿着兴感内衣在这家伙跟前走。

    可是现在不行,如果可以她连脚趾头都不想让他看见!

    她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结不远仇鬼后学陌孤月地

    “你要是不用阴谋诡计,只凭自己的真本事打败铁总管的纯阳武修,那么我就答应你暂时不插手京城张家之事,就全权交给你的唐门处置,怎么样?现在可以动手打了么?”

    张洁洁气势汹汹势在必得,边说边往前走,她不害怕,她要走的更近一点,要把这家伙被血虐的过程全程录像下来,留着以后随时拿出来嘲笑。

    姓唐的你还差得远!

    “呵呵,明白了,不过我已经在很认真的打了,你没看到么?”唐阳羽说话的时候他的确已经出招了。

    他还能有什么招?

    召唤读心透视预测未来三大异能?

    八大异能也不能代替拳头打败纯阳武修的铁总管,要么直接用拳头?一对一拼拳头?

    那肯定也不行,他的拳头打一般的小混混还行,打护龙一族的高手?

    呵呵了。

    那他还能用什么?

    好在他还有最后一招,萨奇巫力,这玩意完全是一分钱没花从萨奇那坑来的,重点是萨奇明知道他坑他却又不能不传给他。

    敌仇不仇方艘术由月不月酷

    根据事后楚青给他计算,萨奇传给他的萨奇巫力至少相当于一个顶级巫师30年的修行之力。

    相当靠谱。

    而当时萨奇大巫师之所以明知道被坑还要传他独门巫力是因为他在赌这家伙万一能修好大水晶魔盘,修好了之后就好办了,直接一巴掌拍死他了事。

    因为萨奇巫力是没办法传出去以后再收回的。

    结果跟他预料的有了出入,大水晶魔盘的确修好了,但是第一次恢复占卜就显示了东方龙起。

    他没办法杀掉这家伙了,但是这对他绝不是最坏的结果,只能说是最好结果之中带着一点小小的遗憾而已。

    敌仇仇地方艘恨由月后主最

    因为大水晶魔盘重新运转,欧洲灵修界的大巫师就再也没有人能对他和他的家族形成真正的挑战了。

    他就坐稳了欧洲灵修巫师之王的位置。

    至于那小子侥幸活了下去,又有什么关系呢?

    倘若他再敢过来招惹他,他就是不能将他千刀万剐也可以轻易将他用巫法囚禁,永世不得超生,变成一个活死人,直到真的死了,自己在黑狱里孤单凄惨悲哀绝望的死去。

    可这是萨奇大巫师的角度和观点,对他来说那传出去的相当于30年巫法修行的强大巫力并没有什么威胁。

    但对别人来说,却是百分之二百的致命杀器!

    张洁洁猛地一愣,因为她这才发现那家伙左手手掌突然变成了腥紫之色,紧接着就出现一个紫色球团。

    而这边的铁总管还没有出手,因为他在等待大小姐这边的最终承诺,他的确一直在发动纯阳之力全力防备。

    结仇地远鬼艘学所月科恨技

    可是他的纯阳之力却还远远没有达到最顶级层级,所以根本无法防御突如其来的萨奇巫力。

    等他想要出手的时候他的双手双脚四肢已经开始绵软无力,他的表现甚至还不如苏一一好,因为他越是拼命运用纯阳之力抵抗巫力侵袭就越是中招的越快。

    巫力可不仅仅是外表形态的一团紫气,一个球团,巫力更有着内在的功法和诅咒。

    所以哐当一声,铁总管摔倒在地,出师未捷身先死!

    就在他倒地的那一刻他的眼里流出两行清泪,这么大年纪的人了,看着也着实可怜。连已经迅速收招的唐阳羽也忍不住一声叹息。

    “唉,我怎么说来着?我说不要跟我打不要跟我打,偏不听,现在怎么样?我这刚出手你这边就倒下了……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啊……”

    孙不不远方结学接孤结孙封

    “好了,好了,这么大岁数了,别哭了,看的我这心都酸酸的,要是让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欺负老弱病残呢,唉……”

    “张洁洁,你看什么看?这是正儿八经的巫力,不是什么邪门歪道,你也不用问我怎么学会巫力的,萨奇有事求我,欠我一个天大的人情,所以他付出点萨奇巫力的代价一点都不过分。”

    “大表姐,天不早了,你该睡觉了,我也该走了,记住你刚才的承诺,从现在开始京城张家的事你们不要再瞎掺和,呵呵。”

    唐阳羽走了,迈步走了,在经过还在发呆的张洁洁身边的时候还特意抱了抱人家的肩膀,以表安慰……

    无形的装比才最牛比!

    良久,良久,铁总管都没有从地上爬起来,因为他根本爬不起来,越是挣扎就越是无力,如果现在他但凡还有一丝丝力气,那他会立刻咬舌自尽。

    他真的没脸活着了,真的。

    张洁洁反应过来之后没有叫任何人进来,因为她不想让除她以外的任何人看见铁总管惨败到毫无招架之力的模样。

    孙远远不方敌察所闹诺战主

    她不认为铁总管真有表现出来的这么不堪,归根结底还是那家伙 太诡异太无耻了!

    孙远远不方敌察所闹诺战主  好在他还有最后一招,萨奇巫力,这玩意完全是一分钱没花从萨奇那坑来的,重点是萨奇明知道他坑他却又不能不传给他。

    但是这就是结束?

    哼,想得美,她和他之间的这场游戏才刚刚开始而已,等着瞧吧,先笑不算笑,谁笑到最后谁才笑的最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重生渔家有财女〕〔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灵狐妖妃:邪性鬼〕〔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偷香(杨羽)〕〔小村韵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