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行志〕〔都市之传道宗师〕〔最强妖孽保镖〕〔曼徒〕〔木叶之壕杰忍传〕〔修真高手都市行〕〔武炼神帝〕〔军少住隔壁:丫头〕〔鬼王独宠俏医妃〕〔我的系统要杀我〕〔霸皇纪〕〔最强妖锋〕〔明末小平民〕〔无限从龙骑士开始〕〔全能主持〕〔病毒在召唤〕〔邪刀与圣剑〕〔我在洪荒有座山〕〔网游之至尊大领主〕〔美颜圣经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376章 罪孽
    方丈禅室,胖瘦和尚回来报信,一个中年和尚手持佛珠坐在软垫上皱着眉头强忍着听着。

    “一寻你说什么?他们一点都没有害怕么?反而自己烧火做饭吃方便面?罪孽,罪孽,这三位施主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怎么能这么固执不通情理呢。”中年和尚一脸惋惜和焦急。

    “大师兄,这根本不算什么,那三位施主接下来说的话才让小僧长了见识呢,善哉,善哉……咳咳……罪孽罪孽……”胖和尚却马上爆出更大的猛料。

    “还……还说了什么过分的话?讲来!”中年和尚脸色愈加难看。

    “回大师兄,小僧实在是无法说出口……”胖和尚的表情也很难看,而且极其尴尬。

    “一寻,不要吞吞吐吐,原话学来!”中年和尚发了脾气。

    “是,是,小僧学学就是,那三位施主吃饱喝足然后就研究该怎么睡觉,因为我客房里只有一床被子,原本以为他们会互相谦让,结果他们却决定大被同眠三个人一起睡……而且……而且还因为哪位女施主挨着那位男施主吵了起来……”

    “接着那个年纪大一些的女施主好像突然想通了什么,主动让位,还让那个年轻的女施主别拘束,就当她不存在,大胆一点……”

    “结果那位年轻的女施主反而不愿意了,声音也大了起来,一番争执之后,最后三个人又钻进了一床僧被……现在……现在真不知道那客房之中正在发生什么事……”

    “罪孽啊,罪孽啊,大师兄,这里可是佛门禁地啊,怎么能任由他们三人如此胡来……”

    胖和尚说着说着把自己气的浑身直哆嗦,看那意思只要大师兄一声令下他就能拿起僧棍把客房里那二女一男给活活打死。

    大师兄法号一得,一得听了也是不能忍,正要发怒,谁知一直在旁边当配角的瘦和尚却突然开口,“大师兄息怒,一寻师弟息怒,以小僧看来如今世上这种事已经很平常了吧?而且这种事自古就有,你们不记得师父常常教导我们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么?”

    “越是这种时候我们越要管理好自己,这种时候我们不但不应该生气,动怒,反而应该一起念一遍金刚经,平息怒气并且替那三位施主求得佛祖原谅才是……南无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胖和尚一听立刻一脸愧疚,“善哉,善哉,还是一地师兄说的是,师弟慧根太浅,不觉中就动了怒气,还产生了嫉妒,罪孽罪孽,现在小僧就开始去念金刚经……”

    胖和尚说着就回到自己的禅房闭门思过了,方丈禅室里只剩下一地和一得二人,氛围一下子就变得更加凝重起来。

    艘仇远科情艘术接阳陌最所

    “大师兄,难道真的不要把师父圆寂的消息告知三位施主么?”瘦和尚一地一张嘴就又说出一个惊天秘密。

    “唉,可是师父圆寂前嘱咐不要把他老人家圆寂的事情告诉任何人,虽然那位唐施主也算是我们的有缘人,但是师父的遗训一得却不敢不遵循……”一得一脸忧伤和为难。

    一地也是跟着一声叹息,口念佛号,“南无阿弥陀佛,尘归尘土归土,师父他老人家这一离去我等就如一叶浮萍,再也无根,只能随风飘零……悲哉……哀哉……”

    一得缓缓站起身,“一地,不要过度悲伤,师父不在了可是师父留下的遗命我们必须要全力完成,守候黑龙的重担一得一个人可承担不起,还要多帮衬才行。”

    一地站在原地不动,突然问了个很奇怪的问题,“大师兄,虽然师父圆寂之时你我亲见,可是师父真的圆寂了么?佛家有一种金蝉脱壳……师父他老人家难道……”

    一得的脸色立刻阴沉起来,“住嘴,这种事也能当诳语!”

    ……

    方丈室内不平静,客房内更不平静,虽然表面上看三人都已经躺下睡了,被子稍微有些不够用,因为唐阳羽故意跟二女之间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后科科远酷结恨所冷仇不毫

    他挨着的要是凌雨晴他还真的会动点小手使点小坏,但是挨着楚伊他就不能那么做了,尽管楚伊呼吸的气息和身上那种成熟女人的芬芳让他瞬间心猿意马,但是越是这样他越要规矩。

    他不可能当着凌雨晴的面调戏楚伊就是了。

    楚伊也不好受,可是外面的温度越来越低,屋里因为长期没生火,躺下之后即便盖上被子都不怎么热,她看唐阳羽一大半身子露在外面,于心不忍。

    牙一咬心一横,抬手就把唐阳羽搂进了自己怀里,“小弟,都这时候了你就别扭扭捏捏了,大家互相抱着取暖吧。”

    “雨晴妹妹,你也别背对着姐姐,转过身,抱着姐姐,不,姐姐抱着你们两个睡,呵呵。”

    凌雨晴不敢抬头看楚伊,也不敢隔着楚伊看那家伙,三人躺下已经有段时间了,但她还是久久不能平静,脸红心跳。

    唐阳羽却一下子感觉到了一阵久违的温暖,特别的温暖,姐姐的温暖,成熟女人的温暖,他甚至有些没办法呼吸。

    他自己跟楚伊有过一次微妙的艾美,是那次在楚伊家的时候,那次两人都有一点点故意放纵,但也只是点到为止,甚至连点到都没有点到。

    唐阳羽内心开始躁动起来,紧接着身体也开始躁动,他赶紧稍微扭过身子,生怕自己的躁动被楚伊察觉,楚伊完全是好心。

    可是说楚伊一点男女之心都没有拿也不现实。

    男女之间除了真正的姐弟,根本没办法分得那么清楚,到底几分好心几分男女,恐怕谁也说不清。

    而另一面的凌雨晴也很迷恋楚伊身上淡淡香水味道,她这几天晚上都是 跟楚伊在睡,越睡越喜欢,所以她又本能的搂住楚伊柔软的腰肢,把头轻轻靠在她的肩膀上。

    但是她突然觉得哪里不对,楚伊姐的手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大……

    “喂,猪头,把你的猪爪子从楚伊姐身上拿开!”她立刻低沉着警告。

    唐阳羽尴尬一笑,“睡你的,别多管闲事。”

    唐阳羽只能这样说,因为不是他主动放过去的,是楚伊突然发现他的大手很凉很冷,所以拉过来放在她的身上暖暖,完全是出于本能反应。

    “猪头,你拿不拿开!”

    “喂,让你拿开不是让你放我身上……”

    凌雨晴第一句还中气十足,第二句就慌乱不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乱伦大杂烩〕〔顾轻舟司行霈〕〔引凤决〕〔超神学院:至尊河〕〔总裁的贴身特助〕〔人生若能两相忘〕〔见鬼〕〔重生盛宠:总裁的〕〔乡野春月〕〔傲娇帝少,宠翻天〕〔你之蜜糖,我之砒〕〔重生渔家有财女〕〔头号新宠:禁欲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