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抱个总裁上直播〕〔透视仙王在都市〕〔香江1972〕〔武极神王〕〔香径独徘徊〕〔冠盖如顾〕〔无上崛起〕〔抗日之烽火系统〕〔圣血武帝〕〔沧海无缘〕〔年年安康〕〔医世狂妃:帝尊,〕〔魔鬼的仆人〕〔彼岸仙人〕〔梦与君同故人心〕〔天后养成手札〕〔首长红人〕〔太后的现代纪事〕〔穿越变成老爷爷〕〔修真天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333章 宫中出事
    唐阳羽有点惊讶于凌雨晴对张波的评价,凌雨晴自己也说了她们在京大接触的并不多,虽然她们俩都被列为京大四大美女之一什么的。但是对于这种无聊的排名和无聊的话题凌雨晴这种性格的女生根本不会当回事,更加不会因此去跟张波套近乎。

    以前唐阳羽也曾经跟凌雨晴谈起过张波,此刻他突然有感而发,因为他对凌雨晴百分百的信任,心里不藏私,尽管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完全百分百的敞开并不现实,每个人心底都会有自己的空间和秘密。但是一个人却可以对另外一个人保持百分百的信任。

    唐阳羽就正是如此。

    这对他是好事,否则跟整天朝夕相处的人还要玩心眼玩心计,还要藏着掖着,真的会过的很累也很郁闷。

    “契机,你说的是契机么?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是这意思么?”唐阳羽于是也忍不住追问一句。

    凌雨晴微微点头,“人与人之间很奇妙,反正我对张波的感觉就是她是一个打不死的小强,所以她被发配到北敦对她未见是坏事。”

    “关于张洁洁的事情,我了解不多,但是张洁洁跟张波肯定不是一类人,不是一类人你对待的方法自然也不同。本来我对你跟女人打交道没什么信心,认为你会一头栽进去再也爬不出来,因为看你的脸就是一副没出息的样。谁知你到现在还活的好好的,那你就按照你的办法去处理就行了,我没什么建议,因为不擅长跟女生跟女人接触的实际上是我。”

    凌雨晴马上稍微小小的延伸了一下,深田幸子和张洁洁的事她自然也需要知道,虽然唐阳羽不会长篇大幅的给她详细的讲,但是梗概和主要部分还是要说的。

    唐阳羽低头看着自己的一双手,“我可没把他们当成过女人对待,当成敌人更好,这样更容易让我保持清醒头脑,呵呵。”

    敌远地不情后恨由闹后封指

    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深化,他只是突然之间有点想念一个人在北敦打工养活自己的张波。因为张波从小也算得上是锦衣玉食,根本没吃过苦,是一个比凌雨晴还傲娇的千金大小姐。

    突然间断了一切经济来源流落异国他乡,他总忘不了雨中她孤单落寞的背影,一直都忘不了。

    可这也刚好成了他继续奋斗快速奋斗快速成功的动力之一。

    关于房子的事他不想说太多了,也不想牵扯过多精力,所以他马上就做出了决定,“凌雨晴,你在密北水库那边有现成的房子么?有的话我直接租你的就行了,按年给你租金,租金按照正常市场价就行,你也不用给我打折,这事也就不用再劳烦外婆她老人家了。反正她知道我住你那也就放心了。”

    “但是有件事我一直想跟你商量很久了,我找机会请你爸妈还有你姑姑姑父吃顿饭吧,否则总这么麻烦你也不好意思,毕竟我跟你家那个只会坑人的老头子相处的也不好。”

    凌雨晴一愣,然后笑了,“行了,他们根本都不在乎这些事的,而且你现在在玉湖胡同安身立命其实正是你相处的不好的那个老头子安排的。玉湖胡同这边的房子虽然已经在我名下,但是实际上我还是当成是爷爷的财产,懂了?而且那条黑陶龙你不能老那么放在岳棋的办公室也不行吧?爷爷马上就回国了,你还是先研究一下请他老人家吃顿饭,疏通疏通国宫地下三十八库的事吧。”

    “即便爷爷也没有打开三十八库的钥匙,但是他肯定是知情者之一。”

    谈到这事唐阳羽的脸色马上严肃起来,他长长呼了口气,“这事难办,你家老头子是知情者之一,但是知道的还不如外婆多,可是在这方面外婆却从不肯透漏更多,包括我去龙崖山之前她都不肯说起龙崖山里的那些事。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最大的可能就是外婆没办法说。那么你家老头子就有办法说了?”

    孙科仇仇鬼敌术战月故方星

    “反正我不看好。”

    凌雨晴也跟着长长叹了口气,“你说的事是这个事,但是也不能因为难办就不办了啊。我这几天老是睡不好,一个是因为《潇湘卧游图》,一个是因为黑陶龙,但其实我对黑陶龙的担心要远远大于那幅画,那幅画现在送到外婆的画室里了,根本不再需要我们俩担惊受怕。那剩下的就是那条神奇神秘的黑陶龙了,它跟我直接有关啊,你一直说它是我的宠物,难道我要领回家里养着么?”

    唐阳羽手托下巴,似乎在很认真的思考,“那条小恶龙这几天这么消停我也挺吃惊的,难道是折腾累了?我还以为岳棋会早打电话过来求助呢,没想到一直风平浪静。其实把那条小恶龙带回家来养着也不是不可以,但问题是我们现在第一没有那个条件,第二页带不回来,再说还是想法子把它送进地下十八库才是最彻底最稳妥的法子。带回家来这种法子基本上是脱裤子放屁费二遍事而已。”

    嘟嘟,嘟嘟。

    两人正说着凌雨晴的黑莓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她看了眼来电显示的名字,脸色瞬间有了变化,举起手机给唐阳羽看了眼,“你个乌鸦嘴,说谁谁来!”

    唐阳羽也是微微皱眉,因为这个时候,大晚上的岳棋打来电话肯定是黑陶龙出事了。

    果然电话里的岳棋很无奈也很疲惫,“小师妹,你明天一早带着唐阳羽来趟我办公室吧,你先别问什么事了,明早来了再说,那……就这样……唉……我现在就盼着师父赶紧回来……”

    听到这个消息凌雨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唐阳羽却有点幸灾乐祸,还以他特有的不要脸的口吻和语气安慰凌雨晴,“没事,不用担心,就该让岳唐僧吃点苦头,否则他还真以为自己一手遮天什么都能搞定呢。”

    嘟嘟,嘟嘟。

    艘地远远独敌学由月球战冷

    唐阳羽的黑莓手机也震动起来,来电号码是个陌生的京城号码,这下轮到凌雨晴笑话他了,“管他是谁,接吧,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唐阳羽吧嗒吧嗒嘴接听电话,那边立刻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唐家小子,你马上到我家里来一趟,有东西给你看!”

    来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华府国研究黑陶的老国宫,郑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一胎二宝:冷血总〕〔重生渔家有财女〕〔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纨绔医妃:世子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