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变身之末日歌姬〕〔带着武库去伐清〕〔重生野性年代〕〔星际回收商〕〔无限自由者〕〔宗女荣华录〕〔散修路漫漫〕〔我与女友是鬼差〕〔艾泽拉斯秩序法神〕〔茅山鬼谷门〕〔重生玩转爱情公寓〕〔高武巨擎〕〔斩神绝之君临天下〕〔极品全能学生〕〔前夫,好久不见〕〔一见朗少误终身〕〔重生豪门:影后娇〕〔七零年代小确幸〕〔红色莫斯科〕〔大晋太宰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79章 最昂贵的纪念
    纵有家财万贯,不如汝窑一片。

    汝窑官窑白瓷的白净度是一般白瓷的100倍以上,国外主流理念则认为它是华府白的代表,即便是现代最先进工艺下制造出来的最白的顶级白瓷也无法超越。

    汝窑白瓷的,无与伦比。

    所以唐阳羽一张嘴就用白瓷来形容凌雨晴的一双玉腿,作为行家,她打心里是高兴的。可女人心里高兴嘴上一般却绝不会表达出来。

    她貌似不悦的撅撅小嘴,“汝窑的白瓷,你见过真品?”

    因为眼前这家伙进京之前从未出过雷州,而雷州那穷地方也没有任何博物馆纪念馆什么的,所以他接触汝窑白瓷真品的几率为零。

    除非……除非唐宗放大师有私存。

    “见得不多,小时后跟着爷爷倒是沾过几个,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一些碎片。爷爷有个绿色的带五角星的书包,一书包都是白瓷碎片,然后就让我从里面挑,他说那里面上千片碎片中能挑出一个完整的白瓷瓶,北宋的。”

    “但是那根本都是骗人的,我挑了半个月也没挑出一个白瓷瓶。”

    唐阳羽不急不缓的说出真相,凌雨晴听得津津有味,心想这家伙不声不响果然有料。宗放大师原来真的有些顶级私藏,她的心都跟着提了起来,忍不住追问,“然后呢?然后怎么样了,说啊。”

    唐阳羽被她兴奋的样子吓了一跳,抬手摸了摸脖子,“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挑不出来还挑干什么?我又不是没事干,我还得上学挑水砍柴放羊什么的。”

    凌雨晴忍不住对着他伸出了大拇指,“行,你是高手,真正的高手。你别说你爷爷去世以后那一兜子的白瓷碎片你都给扔了。”

    “没扔啊,怎么可能扔了?爷爷的所有东西,他喜欢的那些玩意,全都跟着他一起入土为安了。”唐阳羽再次给出一个令人无可奈何的答案。

    “也是,宗放大师一代宗师,死后有些心爱之物陪着也算完整了……只可惜宗放大师说那一口袋白瓷片中有一只完好的北宋白瓷瓶一定就有的,他不会骗你的,你……失去了一次最好的历练的机会……”凌雨晴的情绪稍微有些波动,但是对唐阳羽厚葬自己爷爷的做法还是比较赞同的。

    她只是真的觉得可惜,太过于可惜,那么好的机会放在那家伙面前他却没有珍惜。

    如今这个时代有几个修复师一生能够从上千碎片当中复原一只完好的北宋汝窑白瓷瓶?

    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唐阳羽看了看她,一脸的得意,嘴角上翘,她微微皱眉,“喂,你是真没心还是假没心?这么好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你一点都不难受?还有脸笑?你说你当时稍微上进一点现在不是已经可以将你们宗放大师的唐修发扬光大了?”

    唐阳羽撇撇嘴,“切,你还真相信那个老头子,他一直都喜欢骗人的,他跟我说那些破瓷片是他收破烂收来的。我以前太单纯,一直相信他的,一直被他骗。直到他咽气了,我不甘心,重新去拼碎瓷片才发现,根本不是一只白瓷瓶,而是两只,一对,一模一样的白瓷瓶。”

    人生的起伏来的太过激烈太过突然,让凌雨晴有一种刚刚被抛下深谷瞬间又被拉了回来,然后再抛向空中的感觉。

    她稳住呼吸,哼,这个可恶的家伙,分明就是故意戏弄她。

    这次她要多加小心,才不会上当。

    但是很快她就注意到这家伙目光的指向和异样,她笑,苦笑,阴笑,要杀人的笑,“唐阳羽,在说正事的时候你的眼睛能不能从我的腿上移开?”

    唐阳羽立刻本能的回道,“不能!”

    凌雨晴冷哼,“为什么不能?”

    唐阳羽一本正经,“因为我正在欣赏一件连汝窑白瓷都比不上的精美艺术品,汝窑白瓷再珍贵可是也总还是有一些留存于世,可是我眼前这双修长的白皙的粉嫩的充满张力和光泽的大长腿全世界只此一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是举世无双的孤品!”

    凌雨晴一愣,随后立刻不生气了,反而再次把自己白皙的大长腿往这家伙跟前伸了伸,“喔,说的好像也有些道理,那你就继续研究吧。不过你接下来就把那两个一模一样的白瓷瓶给完好无损的复原了,对吧?然后跟宗放大师葬在一起?”

    唐阳羽摇头,“没有啊,现在不让土葬,都是火葬,而且每年祭日也不让烧纸。所以我就把那两个白瓷瓶放在墓碑两边,一边一个,我在家的时候没事采点野花什么的插进去,别说还挺好看的,嘿嘿。”

    凌雨晴觉得自己的心脏要受不了了,她不得不收回双腿,坐直身子,抬头挺胸,深呼吸,再深呼吸。

    笑,真正的苦笑,或者里面还有一丝羡慕。

    “大家果然就是大家,即便宗放大师归隐山林也依然是真正的大师,永远的大师,即便穷困潦倒他的后人也视金钱如粪土……”

    唐阳羽深不以为然,“行了,你就别替那个老头子唱赞歌了,他又懒又倔脾气还特别差,最关键他老骗我你知道么?从小骗到大,我都不知道被他坑了多少次吃了多少亏。他死了欠我们村前小卖店还有酒厂的钱我用了2年时间才还完,我真的没法想象原来那些年抽的烟吃的烧鸡喝的酒全都是赊来的……”

    “父债子偿,天经地义,可是我爸比他死的还早,那还说啥,就只有我来还了。那两年我跟我妈吃糠咽菜,我们母子俩整整两年都没见过荤腥更没买过一件新衣服……”

    唐阳羽说的咬牙切齿,可凌雨晴却听得有些要掉泪,因为她听出了唐阳羽话语中那份对爷爷深深的怀念和不舍,因为他听到了唐家男人的骨气和尊严。

    她忍不住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他消瘦还有些俊朗的脸颊,“你受苦了,以后我会让你和你妈妈过上好日子的……”

    谁知唐阳羽却有些惊恐的闪开,站起身,后退两步,“喂,你要干什么?事先声明,咱俩好可以,结婚也可以,但是我不倒插门,而且生了孩子必须姓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总裁太坏,娇妻要〕〔英雄?我早就不当〕〔千亿宝宝:顾爷,〕〔特种兵之超级大少〕〔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综英美]这不是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