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位面至尊〕〔星潮纪〕〔末世危机之丧尸女〕〔萌妻出没,闷骚老〕〔盛宠冥妻:阎君,〕〔冥婚囚娶:鬼夫夜〕〔引郎入室:隐婚老〕〔天源笑傲〕〔甜妻来袭:傲娇帝〕〔重生都市高手〕〔颠覆三国记〕〔隋风飞扬〕〔我要做门阀〕〔三国之大汉崛起〕〔抗战之我的纵横人〕〔重生校园女神:明〕〔丹道宗师〕〔九劫魔尊〕〔神尊归来:绝世毒〕〔耽美生子:毒舌家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16章 打是亲,骂是爱
    北三所是国宫修复人员工作的地方,分为好多个细分的部门,唐阳羽红着脸小心翼翼的推开青铜部的房门。

    探头进去,鼓起勇气,“咳咳……请问你们谁有女人绵?借用一……一条。”

    可青铜部里面四个人一个老的三个小的都是清一色的大男人,哪里会有什么女人绵?

    四个大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看看门口那个脸像猴屁股一样红的家伙,一脸诧异和不解,要不是看他身上挂着工作人员的牌子人家拿起电话就会报警了。

    这是什么地方跑出来的神经病死变态?

    一个小伙子跟四个大男人借女人绵?

    当然这时候唐阳羽也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十分愚蠢的错误,脸就像着了火那样滚烫,赶紧关门逃走。

    不过他立刻吸取了教训,没有再去什么木器瓷器漆器部,直接敲开了书画部的房门,书画部肯定有女人,得有女人才有机会借到女人绵。

    果然这次他猜对了,书画部里几乎清一色的都是女人,至少他在书画一部里看到的六个人都是女人。

    他咬了咬牙,深呼吸,“请问你们谁有女人绵,借用一条,谢谢。”

    他努力让自己冷静,努力把话说得清楚。

    但结果还是不好,六个女人同时抬头看他,眼里立刻闪过变态流氓的神态,一脸的厌恶,其中一个年纪稍微大点的40来岁的冷冷问道,“你是谁?你一个男人借女人绵干什么?总不会是修复用吧!”

    唐阳羽真想找个地缝立刻钻进去,可他必须得借到东西才行,于是重新鼓起勇气,迎着人家要杀人的目光解释,“不是我用,是……是我老婆用……临时……突然来了,在卫生间出不来了……”

    年纪大的大姐还是怀疑,“你老婆?你才几岁就结婚了?”

    唐阳羽脑门上都是细密的冷汗,“没结婚呢,就是以后要结婚,就是那种已经定了的关系……”

    “等等,唐寅的风竹图用纸跟唐寅其它的书画有所不同,你们不能直接用温水分离,快点住手!”说着说着,唐阳羽突然毫无征兆的一个箭步冲上去,用自己的身子挡住正要用刷子打水的一个年轻女修复员。

    “这幅画30年前修复过,十分脆弱,要用南派的干法,不能用北派的湿法,不行,不行。”唐阳羽满脸焦急。

    他这种怪异的举动更是把人家给吓坏了,这人到底是谁?

    好像从没见过,一会借女人绵一会娶老婆一会又南派北派湿法干法的,难道他是个偷东西的贼?

    幸好还没等人家喊人报警唐阳羽已经自己闪开了,脸上虽然十分不甘,可还是主动离开修复的书案。

    “我……我乱说的……我因为很喜欢唐寅的书画……但是……请你们一定要小心……小心检查一下再动手……”

    “你们都没有女人绵么?那我……我去别的地方借……”

    说完转身要走,身后却传来一个纤细的声音,一个最多20出头的消瘦女孩,“我……有……给你拿去用吧。”

    边说边跑过来红着脸将一包分红包装的东西塞到他手上。

    “你,你是南派传人么?”纤细女孩接着又问。

    可是唐阳羽已经拿着那包粉红东西一溜烟跑没影了。

    他很紧张,毕竟屋子里那些女人都是顶尖的字画修复师,可他不后悔,因为那副风竹图30年前他爷爷修复过,用的就是南派技法。

    这在爷爷留下的修复名录中都有详细记载。

    他只希望他的提醒能有用,至于其它的他根本不在乎,毕竟女魔头不在身边,也不会有人纠缠他没完。

    一会给女魔头送完东西他就回去了,而且以后都不要再来国宫了。

    他想的倒是容易,来到卫生间门口问题又出来了,这里正封闭维修,除了他俩根本没别人。那么他怎么把这东西给女魔头送进去?

    “东西……借来了……给你……”他的脸再次红起来,跟大红布一样。

    “你……我……”

    “你……你闭着眼睛背对着我走进来……”

    凌雨晴简直想死,真是太尴尬了,她怎么忘了自己女人的日子呢,而且偏偏赶上这时候在这地方。

    但是现在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她只有信任这家伙,至少人品方面他还算淳朴吧?

    “算了,你别进来,我……我过去取……”她很快后悔,马上改变主意。

    “你那样怎么出来取啊?还是我送进去吧,我闭上眼睛不看就是。”唐阳羽看起来还是挺怜香惜玉善解人意的。

    “滚开,你别过来,你敢过来我阉了你!”

    “我自己出来,你看见我的手了么,快点给我,猪头!”

    凌雨晴又气又羞,恨不得这是一场噩梦,醒过来就好好的躺在自己床上什么事都没了。

    ……

    “这件事到死都不能跟任何人说,要烂在肚子里,听见没!”终于处理利索的凌雨晴红着笑脸从卫生间走出来,第一件事就是对那家伙进行严重警告。

    “我不会说的,再说你早晚要嫁给我的,这事也没什么。”唐阳羽装大方,实际上他心里紧张的不行,他哪里经历过这种事情啊。

    “滚,有多远给我滚多远,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凌雨晴彻底发飙了,她真的没办法再忍受了。

    “回来,谁让你真走的?金龙还没修好呢!”片刻凌雨晴又反悔,拎着唐阳羽的耳朵给他拎了回来。

    唐阳羽恶狠狠的挣脱,“要不是我不打女人,你早进医院了!我最讨厌别人揪我耳朵。”

    凌雨晴深呼吸,再深呼吸,重新回到树荫下的椅子上,对面突然急匆匆走过来两个人,走在最前面的那人她认识,是书画部的副部长叶秋阿姨。

    她连忙站起身,“叶阿姨,怎么了?”

    叶秋的目光到处寻找,“雨晴是你啊,你看见一个挺瘦的小伙子……”

    “你能跟我来一下么?有关唐寅的那副画的事你要解释清楚。”叶秋发现凌雨晴的同时很快发现了唐阳羽。

    凌雨晴看见叶秋阿姨就更生气,因为北三所她跟叶秋最熟悉,本来刚才她可以直接打电话给叶阿姨让她帮忙的。可偏偏她存了叶秋号码的手机在唐阳羽那,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这土包子无意中把她那个手机里通讯录里所有联系人都给删除了。

    她现在甚至怀疑这家伙是故意的,刚刚才故意删除的,就是想趁机占她便宜!

    结果听见叶秋这么说她还以为那家伙又闯祸了呢,一张倾城绝世的小脸青紫,对着那边的唐阳羽,“你,过来,说,到底干什么坏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