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俗人的奋斗〕〔逆武丹尊〕〔传奇巨星〕〔龙傲武神〕〔丝路密码〕〔桃花村第一农民企〕〔灵武苍穹〕〔乡村小神农〕〔龙血武魂〕〔我还在分手的路上〕〔召唤勇者〕〔瘦身系统,逆天腹〕〔花前月下好种田〕〔茅山鬼王〕〔血皇独宠:病娇老〕〔甜宠蜜恋:校草的〕〔乱晋我为王〕〔崩仙逆道〕〔超级特种兵之王〕〔红楼大官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1078章 双边密谈
    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个极其残忍的定律,尽管很多人到死都不愿意承认,那就是任何人都会动摇,都会背叛。

    如果他没有动摇没有背叛,那么一定是对方提供的砝码不够。

    李易风就处在这样的人生路口,他需要做出一个选择,阵营的选择,利益集团的选择。华府人总喜欢说背靠大树好乘凉,那么相对于地上龙族的摔落核心武力还尚存的神秘的地下龙城显然更加靠谱。

    艘科科仇情结察战阳远学情

    新选之王,北昆仑雪山李家年轻一代至高荣耀。

    有件事不得不承认,即便是圣王诞生和天选龙尊现身,如果没有得到地下龙城的公开承认和授勋,授龙金勋章,那么圣王和龙尊的价值将大打折扣,甚至连真实价值的一半都不到。

    地上龙族不是地下龙城的傀儡,可是残忍的事实却是地下龙城一直才是龙族真正的传承核心。

    用一个比较恰当的比喻就是地下龙城是亲生的,地上龙城这是后妈养的。

    后不仇地酷结学陌孤早技恨

    敌地科科独孙恨陌月地吉诺

    身份地位尊卑差距很大。

    现在地下龙城的代表就在眼前,庄和大祭司。他也许是地下龙城选中的那个真正的地下代表,也许他还是坚决的站在地上龙城这一边。或者他自己也还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还要观察地上龙族的情况,观察圣王和天选龙尊的情况。

    观察李易风的真正态度,然后再做出他自己的决定。

    人心隔肚皮,没人能真正知道另一个人内心怎么想。

    当然唐阳羽有一点点例外,因为这家伙可以召唤读心术,还可以在不召唤读心术的同时用双眼来观察对方的内心。

    其实这种技能挺常见的,一般人也可以做到。

    但是要分对象是谁,例如眼前的李易风想要看透庄和大祭司的心事几乎不可能。

    所以他采取了跟随战术,就是庄和大祭司说什么他就跟着表达赞同什么,这样至少表面上可以做到天衣无缝。不能窥探对方心事也是相对等的,他看不透庄和大祭司的心事庄和大祭司同样也看不到他的心思。

    孙地仇地情结察所孤鬼显帆

    所以两人之间的暗自角力才刚刚开始而已。

    “地上龙尊,天选新王……”李易风低身念叨着这人,身上除了强身健体的那点八卦太极之术以外并没有别的武力和灵力功夫。

    羲和大祭司也没有丝毫为难他的意思,因为他要见的是唐阳羽真身。

    而等待过程中下盘围棋是最好的消遣。

    何况他到达地下密室的时候,被带到这里来的时候唐阳羽那边还没从地底下爬出来呢。

    孙仇地地方孙术陌孤陌早情

    他和庞振国一人一削壶功夫茶,各自饮着,相当放松惬意。完全没有西风岭庄和大祭司的那般急迫,所以单从这点就看出庄和和羲和之间的差距。

    同时也增加了羲和大祭司才是地下龙城押宝戴罪立功的那人。

    庞建国当然也知道这点。

    其实通联地上地下的三大祭司哪个在关键时刻背叛地上龙族回归地下龙城都很正常,因为大祭司们本身就是地下龙城赋予的祭祀之权,地下龙城才是他们权力的来源,地上龙城恰恰是他们施展权力的地方。

    两人一边下棋一边喝功夫茶一边聊天,一心三用玩的很溜。

    庞振国问,“要打仗了么,大祭司?”

    很轻柔。

    羲和顿了顿,“战火不是已经开启了么?和氏璧本身是宝物,是国宝,和氏璧本身没有罪,可是一旦和氏璧成了某一个国家某一个人的时候,那么和氏璧就有了罪,战争流血杀戮就随之而来。”

    “自古的道理放到今天也照样实用。不要说外面那些虎视眈眈集结力量誓要把龙之权杖钱到手的族群,就连我也都是为了权杖而来。”

    孙仇远不独孙恨所阳独诺科

    庞振国笑了,“难得大祭司如此开诚布公,胸襟气魄就是不同。”

    庞振国算是不大不小的拍了个马屁。

    被拍马屁谁都喜欢,羲和也不例外,所以他不严肃也不生气,而是爽朗一笑,“哪里是胸襟气魄不同,只是年纪大了不喜欢说谎骗人,说谎太累,权术更累,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庞振国突然叹息一声,“实话实说在这个节骨眼上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唐门后人真的能活着走出地下狼堡么?或者他真的进了狼堡么?”

    庞振国也开诚布公的说明自己的态度。

    “其实不管是我,初心也不看好,所以她满身素缟之色去了半兽人山洞等着给唐门后人送行……算是我庞家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

    羲和大祭司没有立刻表达自己对此事的看法和态度,而是在研究了一步妙棋落子之后,笑了笑,“我倒是对唐阳羽这个临时团队的组合很感兴趣,你我都知道他一定不是临时抱佛脚,选择大黑和乌鸦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庞振国点点头,“这个组队的确有些怪异,大黑不是唐门最顶级的高手,这个时候唐阳羽至少应该把楚墓的两个后人带在身边,如果保险一些还应该把初心也带上。”

    “带一只乌鸦跟带一只猎犬类似么?”

    羲和大祭司摇头,“不,乌鸦代表的是死神分身,甚至我怀疑那只乌鸦本身就是死神的几大分身之一。关于大黑这是天上的杀星,至于是否还有别的隐秘我就不知道了,我对密门知道的并不多。密门跟龙族结仇数千年,但是最近几百年两者之间少有战争老死不相往来,所以他们对龙族了解不多,我们对他们也了解不多。”

    “密门力量正在全世界范围内重新召集,召集人就是这个大黑。”

    “我对大黑没什么兴趣,对她的妹妹二黑反倒关注,二黑应该才是密门圣女,大黑只是护卫者。”

    羲和大祭司的确很坦诚,不介意跟庞振国分享他所掌握的情况。

    结不仇不酷孙学陌冷不通鬼

    透过事情的表面看透本质。

    就在这时候突然庞振国的手机亮了一下,他开的是静音模式。

    亮了一下代表有重要情报进来。

    他没有看,而是直接道,“唐门后人活着回来了。”

    手下的棋子却没有停止,巧妙的一招,然后一摊手,“如此布局大祭司可有解法?”

    羲和似乎没有在意唐阳羽活着回来这件事,而是全身心的投入到棋盘上来,足足用了一刻钟方才找到化解的办法,再出一子,庞振国立刻高声叫妙。

    羲和这才缓缓道,“居然拿到了……”

    而庞振国这边则回了条信息,“大祭司可能还需要再等一会,我已经通知初心把他带来……”

    羲和微微皱眉,“恐怕第一个过来见我的只有初心这个大地巫师……”

    庞振国略微有些尴尬,“这个……的确有这种可能,但大祭司先见见初心也不是坏事。”

    羲和依然淡定自若,“是啊,饭要一口口吃,路要一步步走,急不得,急不得……”

    ……

    庞初心一袭白衣如雪回来的时候,庞振国和羲和大祭司的对弈已经结束,结果是庞振国胜半子。

    当然他没什么高兴的,也没什么骄傲的。

    羲和大祭司下棋的手法沉稳老练十分难于对付,他也是接连使出几个险招方才胜了半子。

    结科远仇鬼敌球接阳秘帆主

    期间的惊心动魄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而且他还不确定是不是羲和大祭司故意让他半子。

    这就是羲和的高明之处。

    绝不依仗着身份在这时候咄咄逼人。

    用他的话说庞家千百年来守护白龙岭对于龙族来说就是守护权杖,龙族理应尊重和感恩。

    这话说的颇有气度,谁听了都会心里一暖。

    而且羲和这次可不是空手来的,他带了三样礼物,每一样礼物都价值连城。庞振国自然是不想收的,因为庞家并不缺钱,即便是以前庞家缺钱的时候也依然坚守着白龙岭。

    所以这根本就不是钱的事。

    羲和大祭司拿着庞振国的手说了句,“这只是龙族外交的礼节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我知道庞家不缺金钱。”

    那么羲和如此说庞振国就得收下了。

    因为收下也没什么,收下至少等于接受了龙族递过来的橄榄枝,和平的好意。

    毕竟地上龙族跟庞家擦枪走火的几率也很大很大。

    敌仇地仇情结察陌月陌地独

    能和平相处自然是要和平相处的,何况现在四面八方都是权杖觊觎者,至少他们应该在这时候共同一致对外。

    敌仇地仇情结察陌月陌地独“初心,你亲眼见到权杖了么?”庞振国先问,其实也是替羲和问,毕竟他这个做父亲的问要更加随意自然一些。

    庞初心进来的时候庞振国正在陪羲和大祭司吃饭,很简单,两个菜一个汤,一人一碗白米饭。

    菜是一荤一素。

    在地下密室里,在这种时刻,这样吃已经不错了。

    结地远地独结学所月方闹太

    庞初心点头行礼,这已经算是客气。

    因为大地巫师的辈分相当之高,哪怕面对的龙族大祭司也绝没有躬身施礼的道理,真要严格纠结起来,倒是大祭司要给她行跪拜大礼的。

    这绝不夸张。

    所以羲和大祭司也是放下碗筷,对她还礼,躬身施礼。

    算是给足了面子。

    双方都给面子,那么还有什么不好谈的?

    当然不好谈,因为这事注定就谈不到一块去。

    一刻钟后,三人一边喝茶,一边聊天。

    很平常的样子,气氛比较放松。

    当然两个老的喝功夫茶,庞初心喝绿茶。

    敌地不远情敌察所闹孤仇学

    “初心,你亲眼见到权杖了么?”庞振国先问,其实也是替羲和问,毕竟他这个做父亲的问要更加随意自然一些。

    “但是你确定唐门后人已经取得权杖,说明他对你也在防备,是么?”庞振国接着问。

    “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她用了大概二字,这两个字就颇为耐人寻味了,毕竟她现在是以大地巫师的身份跟羲和大祭司谈谈的,可同同时也是唐阳羽的谈判代表,拥有双重身份。所以有些事要说,有些事就不能说,即便是要说的也不能全都说的特别明确清晰。

    “那么初心其实是代表唐阳羽过来的,一大半,对吧?”羲和大祭司终于开口,气氛仍然还算不错,没有丝毫的紧张和剑拔弩张。其实也是因为羲和大祭司跟潘家暂时不存在直接冲突。

    庞初心代表唐阳羽本身也是一种缓冲,一种示好的手段。

    “唐先生刚刚死里逃生需要休息,而且他现在的样子也的确没办法见人……没人知道他在地下面到底经历了什么,遇到了什么,我只能看到他十条命丢了九条半还硬撑着的样子。”

    “他才只有十九岁,十九岁的外族人,为了请出龙族第一圣物而不顾生死。至少,龙族上下,地上地下都该感激他才对。因为这是龙族一千多年没有做到的事情。”

    后远仇地方结察由冷太毫故

    庞初心说话的语气比较缓慢,但是却字字珠玑,每一个字说的都颇有分量。

    羲和大祭司没什么不同意的,赞赏的点头,“我虽然一向传统,有时候还固执,但是这件事上我赞同初心你的说法,此时此刻唐阳羽不是我龙族的敌人,是朋友。”

    他用了朋友二字。

    这两个字十分微妙。

    “但是我还是不得不说,我也是为了权杖而来,不管权杖以后保存在地上龙族还是地下龙城,龙族第一圣物自然要第一时间重归龙族,这一点初心怕是也没有异议吧?”

    庞初心顿了顿,“表面上大祭司说的有道理,实际上又没道理,因为不管是谁得到龙之权杖都会成为天选龙尊,在龙族乱世开启以后。也就是说现在的唐先生不是龙族的敌人也不是龙族的朋友,而是龙族的天选龙尊。那么龙族应该做的就是以最隆重的方式派出自己的卫队迎接天选龙尊回归地上龙族。”

    “地下龙城也必须授予龙金勋章承认天选龙尊的至高位置。刚好圣王的那枚龙金勋章也还没有发放,不如二者一起,在如此龙族低迷时代两枚龙金勋章授出,再现龙族当年盛世的影子,然后借此正式开启千年寻龙之旅,这才是上策。”

    羲和大祭司喝了口功夫茶,轻轻将小茶壶放在桌上,用了跟刚才庞初心回答的一模一样的方法,“初心这么说有道理,又没道理,因为从地下龙城的角度讲,从《龙经》的规矩讲,圣王出自叛龙,天选龙尊手握权杖却是外族人,这在《龙经》之中都有不同释义的,绝非初心说的那般简单。”

    “从我个人角度我也希望能促成初心口中的那种龙族盛世之光重现,两枚龙金勋章同时授出。那是何等的威风和荣耀?可是到现在为止地下龙城的保守派居多,根本不会承认这二者的身份。说白了他们都是传统的血统支持者,叛龙的血统本来就被认为是龙族之内最肮脏最卑鄙的最低劣的血,那么叛龙圣王怎么可能被承认?”

    “更别说跟龙族根本没有一点血缘关系传承的外族人,外族人拿到龙之权杖龙族上下自然是感恩之心,所以只要唐阳羽肯立刻交出龙之权杖,那么我可以代表地下龙城和地上龙族给他一个保障,龙族保护他百年不死,并且让他成为华府境内最富有的19岁年轻人之一。”

    “初心,我知道我这么说你不认可,可是你也应该冷静下来仔细想想,这是最好的办法了。因为……原本地下龙城大部分核心成员都是要我当场傻掉唐阳羽拿回权杖的……因为这样可以给龙族遮羞。龙族上下一千多年没做到的事情居然被一个19岁少年轻而易举的实现,龙族上下的脸面往哪里放?”

    “所以我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保护唐阳羽百年平安,这已经是最好的解决之法。”

    庞初心眼神闪亮,“这是个好办法,我没想到羲和大祭司在地下龙城居然有这么广阔的影响力,居然能够说服地下保护唐先生百年平安……我需要跟他通个话,说一下这情况。”

    羲和大祭司自然应允,庞初心起身出去了,去给唐阳羽打电话。他们之间是时刻可以保持电话联通的那种关系,所以说很亲密。

    有些事羲和也早就知道。

    所以他看了看庞振国,“庞家跟唐家的缘分不浅……”

    庞振国略带苦笑,“是孽缘吧,大祭司说笑了……”

    羲和却不赞同,“未必就是孽缘,要看唐阳羽怎么选择了,要看他是否知道进退,是否是做大事的料了,。他拒绝我的提议就会引起龙族内战,他暂时答应就可以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更大的机会,这个你应该想得到。”

    庞振国微微皱眉,“可是根据我了解的唐门后人,他不会答应的,。不是说他固执,而是他知道修龙寻龙是他不可回避的职责所在,他本来不想做大英雄,可是现在历史把他推到了这个位置,那么他就无法选择了,他要勇往直前。”

    “我何尝不知道大祭司这个提议已经是最好的结果,无论是对他还是对龙族,还是对京城百姓,都是,只可惜,只可惜,初心一会带来的答案恐怕不会让大祭司满意的!”

    大祭司不再说话,他心里想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里也许有着大计划,相当大的大计划,他心里也许想着天下,也许只想着他一个人,也许什么都没想,他只是等待。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重生渔家有财女〕〔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骗婚总裁:独宠小〕〔权路迷局〕〔女教师的贴身高手〕〔因为爱你而疼〕〔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