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话之征伐天地〕〔快穿之病娇男神有〕〔我的星际修真舰队〕〔都市妖怪大学〕〔最强憎恶暴打诸天〕〔兽黑狂妃:皇叔逆〕〔最强逆袭〕〔犯罪者游戏〕〔邪道魔主〕〔我是FIFA球王〕〔高手下山〕〔邪帝缠宠:神医九〕〔修真兵王在都市〕〔女总裁的斗战狂兵〕〔娇妻入怀:狼性总〕〔唐朝好驸马〕〔说好的大劫呢〕〔医女有毒:王爷请〕〔重生至尊〕〔你从外星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1077章 来自地下龙城的说客
    孤枕难眠可以形容眼下的圣女王。

    她从小就不受待见,被人嫌弃。可是现在却突然变得高高在上,人们再也不敢与她亲近,连见面说话的方式都改变了。

    这世上唯一还能跟她如同原来那样无拘无束交流沟通的,只剩下唐阳羽一个。

    她成为圣女王以来连自己的母亲吴暖情还没见过。

    因为她的母亲没有资格来国宫这个隐秘又威严的小四合院。

    她跟母亲的关系本就不好,即便是现在冰释前嫌以后,中间也还是有隔阂,母女的关系十分难于把握。

    好的如同闺蜜,不好的则是仇人。

    吴暖情不敢离女儿太近,张波也没办法离吴暖情太近,自从她龙族龙女的身份正式确定以后她就不自觉的疏远吴暖情。

    因为她太危险了,她不能把母亲卷入进新的危险当中。

    母亲刚刚从张家的魔窟脱离出来。

    她从前卑微,没人理会,如今高高在上,更加没人理会。

    寂寞空虚冷。

    不是矫情,而是如今这种日子只是她未来生活的开端而已。当然这不是一生一世的,她盼望着唐阳羽快点成为龙尊快点开启千年寻龙之旅,快点成功,快点天下太平,然后她就能回到北敦那熟悉又陌生的城市中去。

    远离一切。

    她有一个目标,不是成为掌控地上龙族和地下龙城的全能圣女王,而是由圣女王变回正常人,平常人。

    这也不是矫情,是真性情。

    她起身出门,因为凌东方也在,她要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开门,凌东方就站在院子里毕恭毕敬的站着,等着。

    “是好消息,唐阳羽活着,权杖也拿到了。”

    敌仇科地独孙察战冷指月

    尽管应该是凌东方这个方桌长老给圣女王报信,现在反过来了,显得氛围更好。凌东方点头,望向白龙岭方向。

    “天佑龙族,恭喜圣王。”

    八个字,怅然感慨。

    “现在也还不是恭喜贺喜的时候,权杖就是战争之源,唐阳羽没有即刻回京而是选择用自己和权杖做诱饵把战场留在白龙岭。他这么做是明智的,也是勇敢的。”

    圣女王沉声道,不知不觉间她在这个高高的位置越长说话的语气变化的就越厉害。

    不是刻意,而是王者威严实乃天然。

    她体内本就蕴含这样的威严气质,只是以前根本没有机会表现而已。

    “战场留在白龙岭京城就不会乱,就有平安。唐阳羽本该这么做。我知道这么说有些不公平,可是我从来不敢以对一般人的要求来要求他。”

    “羲和大祭司已经代表地下龙城去了白龙岭,大祭司也是骑虎难下,他首先代替地下龙城谈判至少能给我们地上龙族和唐阳阳争取一点缓冲的时间。”

    “这几天长老会一直在开会,研究如何应对地下龙城之事。”

    凌东方这话说的颇为含蓄了,因为长老会内部也不统一,多数长老都不赞同跟地下龙城对抗,对抗无异于以卵击石自寻死路。

    他们想活,想继续以龙族长老的无上荣耀活下去,惠泽后世,让自己的子子孙孙依然享受龙族的待遇和骄傲。

    结科远地方孙恨战冷冷冷学

    对抗他们被地下龙城清理门户,子孙被斩尽杀绝,一切就都结束了。

    而主张跟三大祭司同心合力抵抗的,主张无条件用户新圣王的,少之又少。

    这是事实,残忍的事实。

    这同时也代表了地上龙族其它成员的心思。

    可以说对抗还没开始地上龙族就已经自乱阵脚,如果任由这种投降主意蔓延下去,那么地上龙族将不攻自破。

    张波抬头看天,“我要召开圣龙公会,就在三日之后!”

    张波已经做出决定。

    凌东方愣了愣,想要劝说时机还不成熟,可是现在没有那个时间了,迫在眉睫。这种时候必须有一个领导者以救世主的身份出现。

    圣王在地上龙族内暂时能得到大概百分之三十的拥护。

    这算不错了,一开始支持率只有不到百分之十。

    短时间内增加了百分之二十,这其实都是王先生和凌东方的功劳。

    龙族成员都知道圣王的强大和难得,也都害怕,可是毕竟几千年没出现地上圣王了,圣王出现就能力挽狂澜么?

    大部分人在权衡后都选择了沉默和投降。

    因为圣王是叛龙龙女出身,到现在地下龙城都没有正式承认。也就是说他们谁敢站在圣王这边地下龙城的怒火和屠杀就会蔓延到谁身上。

    明哲保身。

    何况地上龙族如今这一代从未经历过任何大的战争和战斗。

    他们是龙族堕落之后最无能最软弱的一代。

    这样说毫不夸张。

    投降派已经在暗中组织了九龙会,实际上就是救龙会的谐音,他们自觉要抵抗的绝不是龙族万千年权力核心的地下龙城,而是要抵抗叛龙圣王三大祭司以及王先生凌东方和楚千杯他们。

    当然,他们首要的目标有两个,一个是就是叛龙圣王,一个就是外族人窃权者唐阳羽。

    只要他们抓住这两人交给地下龙城,那么地下龙城的怒火和屠杀将会赦免他们,并且会因此表彰他们的功绩和忠诚。

    每个参与的家族家庭都会得到不同程度的嘉奖。

    甚至地下龙城一高兴他们的龙阶都会高升一级,这可是莫大的荣耀,荣耀的无以复加。

    所以此时此刻圣王召开圣龙公会绝对不是明智之举,因为圣王召开的圣龙公会所有达到三阶龙阶的家庭都要全员参与,不管大人还是孩子。

    这样就会给九龙会的那些投降派造成一种鸿门宴的印象,那么他们恐怕就会选择在圣龙公会上或者圣龙公会之前动手了。

    可凌东方没有劝阻。

    因为这算是大招,必须让那些奴颜媚骨的投降派见识一下圣王的龙威!

    敌地远远独孙察陌孤情

    但只是圣王的龙威还不够。

    还需要一股另外强大的力量才行。

    孙科地地方后察接阳冷不技

    张波低下头,看着脚下的雪,京城也下雪了,不如山里的大,可是也还是厚厚一层,红墙黄瓦才是黄家的标志。

    红墙绿瓦最多是个王爷。

    “三日之后唐阳羽会携龙之权杖在圣龙公会现身。”

    凌东方听了老夫卿发少年狂,用力的在空中挥了挥拳头。

    这是组合拳,这是王杀!

    地上龙族最强龙尊归位,手拿龙之权杖坐在圣王左侧。

    谁还敢动?

    谁还不服?

    以暴制暴是最简单最粗暴的方法,可是通常也是绝杀的方法。

    接下来具体的事情就要由他和王先生还有楚千杯完成了。实际上是三股力量合而为一,大家都以为只是圣王整理地上龙族权力的鸿门宴。

    实际上则是天选龙尊归龙之时,也代表千年寻龙之旅正式开启。

    这个意义非同一般,因为即便是地下龙城如果在没有绝对强力合适龙尊人选替代的情况下就杀死拥有龙之权杖的天选龙尊而耽误了千年寻龙之旅,导致灾难降临黎民受害。

    真正的天谴。

    他们也别想苟活。

    如今龙族乱世已起,群雄混战,牛鬼蛇神都想趁机出来分一杯羹。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都清楚,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寻龙修龙,只有找到断裂的龙脉异变的龙塚,只有修复好锻炼的龙脉封印住异变的龙塚,保得天下太平。

    他们才能真正的分一杯羹,真正的获利。

    寻龙是一切的前提。

    修龙是一切的基础。

    因此外来修复者才令地下龙城开始担心。

    ……

    战争,一场规模无法预计的战争。

    他渴望战斗,渴望了20年,终于,今天他没有等在后面指挥,而是带头冲杀在最前面。

    一马当先,当个杀者。

    他三步杀一人。

    他出手很有分寸,罪大恶极者,杀!

    一般恶者,废!

    废掉他们一条胳膊一条腿,让他们再也无法作恶。

    这时候来抢夺权杖的人没有好人。

    这是他身先士卒冲杀在最前面的第一理由。

    对待敌人和恶者绝不能有丝毫的怜悯,必须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

    要想成为真正的枭雄必须弑杀。

    必须用人命人血来祭奠。

    枭雄是用白骨堆出来的。

    古往今来从来如此。

    孙科地不鬼孙恨所阳恨仇不

    他的身体已经在短兵相接间连续冲杀了3个小时。

    按照正常理论值计算,早已透支,严重透支,超越极限。

    他跟人动手依靠的是强大无比的体内灵力,要做的是速战速决。

    今次他激战酣畅。

    孙科科远情敌恨由孤技酷故

    没有人敢阻拦,没有人敢劝说。

    全都跟着他一起冲杀,在山林间,就在西风岭对面的山林之中。

    不光是李易风需要需要嗜血弑杀,他手下的这帮北昆仑雪山精英也需要嗜血弑杀。他们在共同进步,积累实战经验,积累杀人的经验。

    因为这不光是他们所缺乏的同样也是唐门所缺乏的。

    唐门才刚刚成立远比他们还要粉嫩,他们可都是雪山极寒下出来的真正的勇士,斗士,杀者。

    唐门则是一群乌合之众。

    没组织没纪律。

    至少在动员宣传上北昆仑的队伍就是这么宣扬的。

    战略上遍地蔑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

    这是王道。

    李易风的身边时刻跟着一个白色影子,身穿白衣的杀者,他并不杀人,只负责保护少主。

    比喻杀人不见血,比喻杀人的手法极其高明。

    “少主,对方已经撤退,我们也该停下来休整。”此刻只有雪杀敢找个机会说话了。

    “多久了!”李易风面目苍白全身是血,仿佛嗜血狂魔,仿佛吸血鬼一般。

    再也看不出他身子的虚弱。

    “4个小时,这场战斗足足进行了四个小时,敌人上来了两拨增援也被我们杀的差不多了,只有极少数人溃逃。”

    “对方是暗龙组织的人,暗龙组织绝不是这点力量,这些兵力只是他们的先头一般部队而已。所以我们不宜继续追击。”

    雪杀经验丰富,绝不冒进,稳扎稳打,何况对于北昆仑的杀者来说,也不能再杀下去了,否则杀者们的心性都要改变了。

    过犹不及。

    “好,回西风岭服务区。”李易风依然在理智之中,跟他满身是血的杀神形象一点也不相符。

    他们在丛林冰雪之中战斗,然后在西风岭服务区的星级宾馆休息治疗休整。

    艘仇仇地方结察陌月鬼吉吉

    “我方死4人,伤15.”雪杀第一时间汇报损失情况。

    “暗龙死18,伤残70余人。”雪杀继续汇报敌方情况。

    他没有直接统计李易风的杀人人数。

    不能统计。

    他知道少主也没有记。

    只当是第一次杀人历练。

    战斗不但包括准备冲杀还包括打扫战场,打扫战场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收尸。冰天雪地之中尸体其实还好,尽管死相惨烈,但是不会迅速腐烂招苍蝇。

    那更恶心,会让人忍不住呕吐。

    “我亲自来,你们负责把暗龙尸体收殓,就地掩埋,不需要墓碑。”李易风沉声命令。

    第一次战斗,第一次杀人,第一次收尸,一次掩埋。此刻在冰天雪地的丛林之中李易风经历的绝不比唐阳羽在地下狼堡经历的更少。

    因为到现在为止唐阳羽还没有真正的杀过人。

    因为到现在为止他体内的唐修武魂还没有真正觉醒,还在封印之中。

    敌仇不科酷结术所月敌最独

    敌仇不科酷结术所月敌最独换了身干净衣服出来。

    李易风完全不同,李易风以柔弱之躯正在通往灵力武神的道路上努力前行。

    也是他的终极宿命。

    谁会想到谁又敢想到弱不禁风的药罐子会是灵力武神宿命?

    谁也想不到。

    连他的一生之敌唐阳羽也想不到。

    那绝不可能。

    李易风来到一个北昆仑杀者的尸体跟前,杀者的前胸被刺穿,涌出的鲜血很快冻住,结冰,脸上满是惊恐绝望,他死之前一定害怕极了,一定疼极了。

    他一定会死。

    他的眼睛睁大着,见证了他最后死亡时刻看到的敌人的影像。

    这种叫做死不瞑目。

    李易风缓缓蹲下身子,伸手帮他合上双目,“没关系,我会带你们回北昆仑,会把你们风光大葬在雪山西峰的勇士林。”

    说着他亲自背起那具尸体,一步步走向收尸点。

    他不是说大话,也不是做给活人看的,即便未来的某一次战斗他的北昆仑杀者军团全都阵亡,只要他还活着,他就会把他们全都送回雪山西峰勇士林。

    这是他们应得的荣耀。

    这是他们战死的尊严。

    这是第一具北昆仑杀者尸体,随后是第二具第三具第四具,到第二具尸体的时候所有杀者都停下手里打扫战场的工作。

    都自发的护卫在少主身边,看着少主背起他们曾经的兄弟。

    然后高声唱起北昆仑之歌。

    北昆仑雪山巍峨万丈

    北昆仑男儿豪情千里

    勇士出征战死多荣耀

    魂归西峰英魂气冲天

    这是北昆仑勇士之歌。

    北昆仑的李家现在人知道的是在百年前那次叛龙战役之后躲避到北昆仑雪山,实际上他们本就出身北昆仑,那里就是他们的老家。

    一步一步背着杀者尸体的李易风。

    这画面宛若一幅战争史诗画卷……

    ……

    西风岭星级宾馆里也变了样,车多了,楼层被分别不同的族群承包。

    他们的轻伤者在这里养伤,重伤者则送往各自相熟的医院。

    当然北昆仑雪山包下的楼层最好,位置也最好,阳光照射在每个活着归来的战士身上。

    这里有三个出入口,他们不会从正门口进入食宿区域,而是二三号门。

    这里已经没有普通游客,一号门入口竖着一个大大的牌子:内部装修停止营业。

    把外面服务区和这里完全分割成两个世界。

    两个不同的世界。

    ……

    301,李易风的房间。

    有人等他。

    等他的不是羲和大祭司而是庒和大祭司。

    猎和大祭司更适合打打杀杀这样的粗活,羲和大祭司运筹帷幄,庒和大祭司则是深藏不露。

    他当然有办法找到李易风。

    只是没想到回来的李易风不是病秧子苍白了脸,而是浑身是血。

    天降杀神一般。

    李易风甚至没有去换衣服也没有去洗漱,因为这是他今日的荣耀,不必那么惊慌着急的洗掉。

    庒和大祭司缓缓站起身,看着他,“地上龙族有后,敢打龙族第一圣物的敌人必须斩尽杀绝!”

    说着他做了个诛杀的手势。

    气势非凡。

    李易风站在原地没动,但是礼数要有,施礼而已。

    他这样就相当于古代将军重甲在身,重甲在身的将军都是在一线战场上厮杀,所以即便见到皇帝也不必行大礼。

    因为他们是江山的守护者。

    何况他此刻面对的只是排名第十的大祭司。

    结仇科远独艘学所冷科早技

    “大祭司是代表地上还是地下而来?”他开门见山直接问道,这很关键,代表地上他用地上的仿佛,代表地下他就用对付地下的方法。

    差别很大。

    “单单这次,我是代表地下龙城而来。”庒和大祭司当然知道李易风是个极其聪明成熟的龙族,所以并不绕弯子,说明来意。

    “大祭司请坐,既然大祭司在我这里,那么羲和大祭司必然去了白龙峰。”他直接坐下,坐在庒和大祭司对面。

    结不地仇酷孙学由月闹战恨

    “羲和大祭司去白龙峰拿龙之权杖,龙族乱世地上龙族落寞如今已经没有能力保护好自己的第一圣物了,所以还是权杖荣归地下龙城是本源。”庒和大祭司说自己代表地下龙城而来,那么说话就是地下龙城的原话。

    不是原话也基本相差不多。

    有些是直接转述,有些则是略作修改和加工。

    “我赞成。”李易风开口赞赏,这种态度让庒和大祭司吃了一惊。

    “这次开战你当然是为了护卫龙族圣物而战,可是有人却说你为了保护唐阳羽而战,简直荒唐透顶!”庒和大祭司立刻趁热打铁。

    想要一鼓作气拿下李易风。

    敌科科科鬼艘术陌阳接接独

    “易风,你才是天选龙尊,血统纯正,寻龙修龙都是你的职责。地下龙城会给你创造一切可以创造的条件,甚至会为此派出青龙卫做你的贴身卫队。”

    敌科科科鬼艘术陌阳接接独地上龙族第一圣物。

    青龙卫是地下龙城三大卫队之一,地下龙城三大卫队分别是紫龙卫,金龙卫,青龙卫。

    虽然青龙卫排位最低,可是那是在地下,在地上每个青龙卫战士的等级都相当于副长老级别,相当的尊贵高级。

    三卫只有在龙族巨变时刻才能依照情形派往地上。

    结仇远远独结球接孤敌通学

    但是这种巨变一般要是龙族的灭顶之灾才行。

    如今地下龙城居然许诺派出一部青龙卫做李易风的私人卫队!

    这简直是无上荣耀。

    李易风根本没法拒绝。

    果然李易风马上答应,“我是龙尊,是要马上开启千年寻龙之旅,要是地下龙城对我能有如此厚爱,自然,我会答应。”

    庒和大祭司却并不觉得多好,因为一切都太过顺利了。

    李易风跟羲和大祭司关系不错,有些事羲和大祭司怕是早就跟他通气了。

    他们地上三大祭司现在有两个都化身成地下龙城的代言人出来做收服,这不是他们的本意,因为唐门早已是罪人。

    地下龙城的罪人。

    可他们又必须这么做,哪怕只为了争取时间。

    给圣女王,给唐阳羽,甚至给李易风争取足够的时间强大。

    当然核心还是唐阳羽,给他时间拿到龙之权杖,然后成为天选龙尊,然后具备抵抗地下龙城之力。

    对于现在羲和和庒和两大祭司所做的劝降和拉拢,地下龙城有四个字:戴罪立功。

    但是他们三个早已不敢再回地下龙城,回去了等待他们的只有无尽黑暗的龙狱和死亡,斩首。

    但庒和大祭司还是很卖力气,他要试探,要看李易风在关键时刻到底选择哪边。

    当然地下龙城很可能对三大祭司进行分化,特别的许诺某个大祭司只要完成某项任务就可以免除死罪。

    那么这个人很可能就是城府最深的庒和大祭司。

    羲和大祭司跟地上龙族已经形成相对稳定的结盟,猎和大祭司只知道打打杀杀。

    庒和大祭司最为合适。

    最擅长做这种劝降或者拉拢的事情。

    孙科远科情艘术战月独阳孤

    通过让羲和去白龙峰让庒和来西风岭就可见一般,因为明显西风岭李易风这边成功的几率更高。白龙峰唐阳羽那边?

    谁去都是碰一鼻子灰!

    龙之权杖他绝不会刚刚得到就大方的交出来送人。

    尽管那是龙族第一圣物。

    后地仇不鬼敌察由月恨指学

    地上龙族第一圣物。

    “易风,我知道你顾忌我替地下龙城传话这事,可通联地上地下本就是我的职责之一。尤其是在这种敏感时刻,如若我和羲和大祭司再不从中协调,那么寻龙还未开始龙族内部就先分裂战乱,那断裂的龙脉怎么办?异变的龙塚怎么办?”

    “天下灾难,匹夫有责!”

    “退一万步讲,我和羲和大祭司这样做,至少可以延缓地下龙城三大龙卫突破《龙经》约束冲上地面的时间。其实地下龙城的人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想着突破《龙经》来到地上世界。地下龙城更加清净圣洁。”

    “所以我的想法是阻挡地下龙城的势力干涉地上龙族,同时解决掉唐阳羽让你拿到龙之权杖,然后你在青龙卫的护卫下完成寻龙修龙,这样一片和平,万众一心,不愁大事不成。”

    庒和退了一步,没有继续攻击。

    而是缓和,不着急,先跟李易风建立基本信任才最重要。

    果然李易风也改了刚才什么都一口答应的痛快,思索起来,“大祭司,你告诉我单凭我真的能完成寻龙修龙么?”

    艘科仇仇鬼孙察战冷察太艘

    “寻龙三大圣器权杖,龙象仪,灰龙刃,现在都在唐阳羽手中,你刚才的说法似乎有些冒进了。”

    庒和大祭司点头,然后起身泡茶,酒店里的袋泡茶,先给李易风泡了一杯,然后才泡自己的。

    “易风,这事说来话长,要不你先去洗洗?”

    李易风转身去洗漱了,半小时后焕然一新,只是脸色更加苍白。

    换了身干净衣服出来。

    李易风喝了口热茶。

    “没事,反正我也睡不着,而且如今乱世难得地下龙城和大祭司都看得起我,我当然要为了龙族大业略尽绵薄之力。”

    李易风虽然还是有点官方,但是还少态度是诚恳的。

    “是啊,所以问题的根源其实都不在叛龙龙女出身的圣女王,而在外族人插手。我颇为佩服你对唐阳羽这个外族人假装接近拉拢让其放松警惕的做法。尤其是现在外面又疯传你在替他开战,带着北昆仑精锐。”

    孙仇不远鬼结术战孤接技

    “那么在合适的时候你把他约出来,然后我们把所有的恩怨一起了结。”

    了结的意思还是杀人,庒和大祭司在避重就轻,还是没有回答李易风刚才的问题。李易风的问题是没有了唐阳羽他能否完成寻龙之旅。

    他在强调的还是杀人,杀死唐阳羽。

    好像只要杀死了唐阳羽整个世界就太平了,一片美好和谐,歌舞升平,干啥啥都能成。

    李易风还是不争辩,而是点头,“杀死唐阳羽虽然有点难度,可是难度并不大,毕竟他现在羽翼未丰。”

    “但是杀了之后呢?大祭司?龙象仪拿回来权杖拿回来,黑龙刃白龙刃拿回来?龙象仪拿回来没人能启动,黑龙刃和白龙刃全都损毁严重,还没修复好呢。黑龙刃白龙刃全都修好了合体才能成为灰龙刃屠龙刃。至于龙之权杖,地下龙城有没有能力进入地下狼堡取得我不知道,但是地上龙族肯定没人有这个能力。否则也不会让地上龙族第一圣物流落在外一千多年。”

    “大祭司,我不是在夸赞唐阳羽的技术和手艺,而是在谈具体事情,希望你不要再回避。”

    “真要杀死他,也得等我从他那学会开启龙象仪的办法,等他修好合并出灰龙刃,还要找到他到底把龙之权杖藏在哪了。权杖本是紫金树,威力巨大,还有自己的想法,是活物。如果权杖自己排斥唐阳羽那么唐阳羽就不可能这么顺利,这么快的时间速度拿到权杖。悲观一点,我甚至都觉得权杖已经提前把他当成新主了。”

    “这些难题都要解决,我都要答案。而且唐阳羽是唐修当世唯一的传人,寻龙只是表面,寻龙之后的屠龙我来做,头掉了碗大个疤,没什么。可是修龙这事我自己几斤几两还是很清楚的,修龙不光要真正的修复大师,还要龙缘人。”

    “还有,唐阳羽拿到了权杖那他现在已经是龙族龙尊,天选龙尊,这个龙尊的地位已经跟大祭司齐平,大祭司直接除掉他就是龙族自相残杀。”

    “我相信,十分相信地下龙城会派出青龙卫作为我的私人卫队开启寻龙之旅,但是谁来修龙?我的确一直在专研各种修复技艺,跟一般人比我也许都算得上大师水准了,但是要跟唐门唐修比,我就什么也不是。”

    “大祭司,杀了唐阳羽再简单不过,但是后果谁来承担?你还是我?到时候因为唐阳羽的死耽误了寻龙修龙大业,这个责任谁来负?”

    艘科仇远鬼后恨战阳诺孤方

    “恐怕最后谁亲手杀的他谁倒霉,谁就得先死。”

    庒和大祭司不愿意了,面色阴沉,“哼,李易风,你这是在干什么?按照你的意思偌大的龙族还离不开一个外族人了?万古龙族还得靠他来拯救了?”

    李易风笑了,“当然不是,大祭司也不用跟我急。只要大祭司能帮忙解决了我刚才提出的几个难题,那我立刻给唐阳羽打电话约他出来,你放心,我有一百种法子把他调出来,还让他没什么防备。”

    李易风摊牌。

    因为这不是他的风格,也不是他的作战策略。

    庒和气的站起身在房间里直转圈,转来转去,转来转去,转了足足有一刻钟方才停下。

    双手掐腰。

    “易风啊,你既然早都想到了这些问题一定有解决的办法,说吧,别藏着掖着了,好不好?”庒和这点很了不起,能屈能伸。

    很快就变了副态度。

    “办法的确有,而且也很简单。”李易风淡淡一笑。

    苍白的脸上突然闪过一抹红润。

    一下子有了一丝生气。

    后地远科情艘恨陌月察

    是的,刚才他的脸看起来很像个死人。

    后地远科情艘恨陌月察可凌东方没有劝阻。

    其实他的身体一直是龙族所担心的,否则也不会任凭他自己在北昆仑雪山自生自灭,野蛮生长。

    要不是现在迫不得已地下龙城才不会找上他一个随时都能死的病秧子。

    无奈之举,李易风也很清楚他绝不是龙族龙尊第一人选,只是现在实在没人赶鸭子上架而已。

    他就是个摆设,地下龙城的人原来连遮羞布都不打算让他做,因为在他们看来那样更给龙族丢人。

    “快说,什么办法?”庒和大祭司马上兴奋的追问。

    “不杀。”李易风缓缓吐出两个字。

    “混账,不杀算什么办法?这法子用你想么?你真以为你能控制住阴晴不定没有信仰没有道德概念的唐阳羽?”

    “呼……呼……算了,我们不要再在这件事上争论。总之你的意思是你可以随时站出来挑大梁,而且你已经准备了很久,对吧?”

    “我会这么跟地下龙城汇报,汇报你的决心。”

    庒和发怒之后迅速又缓和。

    他缓和李易风也不再绷着,也缓和,开始给他泡冰山雪莲茶。

    这可是极品。

    一杯雪莲茶下肚,庒和的脸色就更好看了。

    压低声音,“易风啊,你听过那个传说吧?地下龙城养着一个万事通……什么都会做,什么难题都能解决……你想想啊……现在地下龙城就是在看你的表现……你若真杀了唐阳羽那么地下龙城为了让你顺利完成寻龙之旅……万事通肯定会跟着青龙卫一起给你放出来……你这不是坐享其成么?”

    “易风啊,你可不要犯傻,地下龙城怎么可能没办法呢?”

    “不可能的……”

    李易风一愣,抬手摸摸下巴,“龙城万事通……这个传说还是太爷爷说给我听的……只是大祭司……你是唯三能出入地上地下的大祭司,你见过万事通么?”

    庒和大祭司神秘一笑,“我没见过但是我听过他的声音,一个老太婆的声音,很尖锐,说话刻薄。在地下龙城他们都叫她万老婆子……要是我不能证明万事通真的存在……我会给地下龙城做这个说客?”

    “龙族之事早都有天命,天命龙归才是正途。放眼地上龙族谁是天命龙归?你才是。唐阳羽外族人,圣王叛龙生,他们怎么可能是天命龙归?”

    “连血统都不是至纯龙之血,又怎么归龙天命?别开玩笑了……所以他们根本成不了气候……而且在你对唐阳羽下手的时候地下龙城那边也会安排人对圣王下手,到时候……这地上龙族就是你这个天玄龙尊一人的天下……”

    庒和的暗示已经足够清晰,意思也很明确,那就是地下龙城要对地上龙族彻底洗牌,要选出新的地上龙族之王。当然这个王是带引号的。

    但是这个新选之王绝对可以是李易风,北昆仑雪山李家李易风。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网游之十倍暴击〕〔重生六零俏媳妇〕〔诱婚攻略:高冷老〕〔英雄?我早就不当〕〔洪荒之凤族圣皇〕〔战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