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藏〕〔重生八零甜蜜军婚〕〔我本善良之崛起〕〔掌家小农女〕〔都市有神王〕〔茅山遗孤〕〔软,化,物〕〔神器种植空间〕〔鬼闻乐见〕〔重生五十年代有空〕〔武断八荒〕〔灵武帝尊〕〔阴阳郎中〕〔穿越大宋之我想做〕〔校花的修真强少〕〔阴阳旧事〕〔仙人一清〕〔穿成男主师尊了〕〔都市阴阳师〕〔末世道德进化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1034章 中间人(精彩爆发求鲜花)
    龙之权杖跟唐阳羽之前得到的千年定海佛挂珠不同,佛挂珠会重新认主,它不认可的主人拥有它根本没用,跟普通的珍珠没有任何区别。

    龙之权杖必须要跟随执杖者一起战斗179天才会认主,才会发挥最大威力,别人才无法抢夺。

    整整179天啊,也是说他们需要担心不光是地下龙城直接去白龙岭去抢,更担心他们得到之后的179天无法保存掌管。

    到那时候因为龙之权杖要死的人,要杀的人何止百千。

    血流成河白骨成山。

    结科地地鬼后球战月方通地

    结科地地鬼后球战月方通地  因此才有人开始悄然离开,携家带口,不辞而别。

    结地远地鬼后察战月闹秘早

    羲和内心深处更不安的是地下龙城一直保持沉默,一直等待着地龙族得到龙之权杖,然后再找借口索要保管。

    地龙族不给他们会以此为借口展开清理门户的行动,这其恐怕还会包括新圣王这个叛龙。

    结不仇地鬼敌察陌孤考羽所

    他的压力泰山还大,因为地龙族之现在的综合最强者,掌管者,实际还是他。

    他不能奢望一个20岁的新圣王,女圣王在圣王菜鸟期能掌管征服一切。

    那不现实。

    他的压力还来自于地下龙城已经接连发了两道龙城召唤令召唤他回去。

    可他回去了还出的来么?

    但是他一直不回去也不行。

    敌科地不酷艘学所月鬼帆显

    左右为难,下为难。

    他一夜之间好像苍老了十几岁,到现在还没有想出解决办法。

    如果一直拖下去那么势必会跟地下龙城直接决裂。

    这个决裂的后果严格来说是他根本承担不起的。

    后仇仇不酷后术接孤敌地方

    他没有向新圣王诉苦,也没办法跟另外两个大祭司分享,因为他才是地龙族第一大祭司,他必须承受这些东西。

    有些话羲和大祭司和凌东方当着张波这个圣王不好说,所以一刻钟后他们来到了院子的左边房间,是凌东方临时的住处,偶尔他会住在这里。

    结仇地科酷艘察接月毫艘太

    他对国宫的一草一木都熟悉的很,他的一生几乎都奉献给了国宫。

    结仇地科酷艘察接月毫艘太  凌东方点点头,“神狼族在白龙岭肯定有人,至于到底有多少人又是以什么身份出现的,是明是暗,是跟庞家观点一致还是出现裂痕,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只能通过推断得出一些基本结论,基础结论。”

    关于龙族反而付出的少,因为地龙族最近几十年没出现过什么大的叛乱和内乱,相对还好,只是一直在衰落而已。

    结仇仇仇独敌学陌冷酷学冷

    位卑未敢忘忧国,这是凌东方在办公室后面写的字,也许大多数人认为他现在的职务已经足够高了,应该是身居庙堂之了,但是他始终以一个普通京城人自居。

    他的内心是守护国宫,守护国宫本身是守护龙族的一部分。

    但是王先生早跟他说过新千年寻龙之路要开启,龙族乱世也会到来。

    现在真的来了,乱世来了。

    他却觉得自己根本没准备好,甚至还不如一个19岁的孩子准备的好。

    羲和大祭司是第一次来这个院子,自然也是第一次来凌东方的房间。所以这个院子是凌东方先住然后才把新圣王接进来的,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安排照顾。

    新圣王虽然是如今没落龙族的最高头领,但是更多时候在凌东方眼里她还是个孩子。

    “在这里住的怎么样?”羲和大祭司一边喝着凌东方泡的红茶一边问道。

    “早习惯了。”凌东方也给自己泡了杯茶,只不过是绿茶,但是羲和大祭司不喜绿茶所以特意给他单独泡的红茶,这是细节之处。

    “是啊,我们早习惯龙族的衰落但却安宁的日子,即使偶尔出几个叛龙也掀不起什么浪花,现在不同了……”羲和大祭司一时颇为感慨。

    “具体说说白龙岭那边的情况吧。”

    凌东方顿了顿,稍微整理一下思路,“白龙岭那边现在较平静,水下升白龙第一次现身被击退了,而那边除了唐阳羽只有庞家人。”

    敌科仇仇鬼艘学由闹故方早

    凌东方这个情报还是较准确的,因为罗绮的行踪和身份是绝对的机密,即便在白龙岭内的庞家人看来罗绮也是庞初心的护法而已。

    庞初心的护法以前从未露过面,这次算是第一次,所以大家毫无疑问。

    敌远地仇方艘球接闹指孤孤

    既然庞家人内部都不清楚罗绮是神狼族的新头领那么凌东方这边自然得不到相应的情报,庞振国庞初心庞媛媛这三个庞家知情者不会泄露。

    孙地科仇鬼结球战冷秘学战

    羲和大祭司微微皱眉,“关那边开始乱了,郑霸被自己的手下杀死,罗绮到现在还没有现身。我的意思是白龙岭本是神狼族所有,到现在神狼族没有任何人出现在白龙岭这很不正常。”

    凌东方点点头,“神狼族在白龙岭肯定有人,至于到底有多少人又是以什么身份出现的,是明是暗,是跟庞家观点一致还是出现裂痕,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只能通过推断得出一些基本结论,基础结论。”

    羲和明显不满意,“凌长老,这是你们方桌长老会的失职了,严重失职,你们总不能让我这个大祭司亲自去白龙岭打探吧?”

    凌东方沉吟道,“大祭司批评的有道理,我们的确失职,所以最近已经加强那边的情报收集,已经加派了三倍的人手,同时也在监视其余势力的异动。”

    结不科远鬼结球由阳技学岗

    他这里说的还是很隐晦,其实其余势力主要是地下龙城。

    羲和大祭司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难道唐阳羽那边你们一直没联系?一直任凭他在那边为所欲为?他现在已经是龙尊人选应该开始遵守龙族的规矩,做事要符合龙族的利益。”

    “凌长老,我也知道跟他直接联系的是新圣王,可是你们该联系也得联系啊,说句不客气的话你们的情报这么滞后不还是因为太顾及颜面没给唐门后人直接打个电话?”

    “你或者王先生打电话过去询问情况和进展唐阳羽不会不回答的。”

    羲和大祭司有羲和的计划,但是到了现在这种程度无论如何也离不开唐阳羽这个外族人了,所以第一他不能杀死他,第二不能再针对他,至少暂时。第三还要尽快跟他建立一个可以随时沟通的第三方平台通道,而这个间人凌东方最合适。

    只是羲和大祭司碍于地位和面子不会直接说出来而已。

    凌东方自然知道他的意思,“唐阳羽击退水下升白龙第一次现身以后正在全力修复古图,所以我也没去打扰。有些事电话里说并不方便,我计划三日之内亲自去一趟白龙岭。”

    羲和微微点头,“也别三日之内了,明儿个去一趟吧,该说的话该问的事该有的立场我不说你也应该很清楚,顺便也跟庞振国见见,提醒他注意自己的身份和做事的分寸。”

    凌东方站起身给羲和大祭司续茶,“好,那我明天午过去。”

    羲和大祭司没有立刻起身走,有喝了会茶,然后留下一句话才离开,他对凌东方说,“你们要保证龙志权杖被我们得到,并且再次隐藏起来不被任何人发现。”

    凌东方没有回答,甚至没有点头,没有任何表示,这事太大了,不是他答应能做到的。而且严格说他没有这个权力答应,王先生的权限都不够。

    因为现在他们有了新圣王。

    后地远地鬼孙球接孤接太早

    羲和大祭司没有讨论如何在地龙族统一观点和思想,承认和用户新圣王的事情。这其实也是最近地龙族的工作重心,新圣王他们必须用户,而且要做适当宣传增加地龙族成员的信心。

    否则从现在开始已经有地龙族成员居家悄然离开京城避难去了。

    这可不是个好现象,一定要扼杀在萌芽之。

    但是想要扼杀谈何容易?悲观绝望的情绪早已开始在地龙族蔓延,虽然新圣王的横空出世给一些人注入了一支强心剂,可是稍微冷静下来一分析立刻会知道新圣王的出现太晚了,远水解不了近渴。

    哪怕是提前三年出现都不会是现在这么被动局面。

    而且到现在为止新圣王还没有正式公开跟族员见面,大家心知肚明,那是地下龙城还没有表态,地的大祭司也不好定位如何推出新圣王。

    按照成法肯定是要有一个盛大的加冕仪式的。

    可是加冕需要的圣冠在地下龙城的祭坛保存,连圣冠都没有如何加冕?

    说白了是地下龙城根本不会承认这个叛龙出身的圣王。

    这反而让地龙族和地下龙城的关系陷入到微妙的尴尬之,甚至会因此给地龙城带来血光之灾和杀身之祸。

    因此才有人开始悄然离开,携家带口,不辞而别。

    羲和大祭司刚走王先生来了,凌东方知道她肯定是故意闭着羲和大祭司的,其实三大祭司跟几大方桌长老之间从来都不是铁板一块,现在因为成了一条船的蚂蚱不得不展开合作。

    但是关系依然没有变得多亲近。

    王先生当然是按照成法去先拜见了新圣王,说了会话才到凌东方这边来。

    凌东方一见她笑了,苦笑了,“王先生你总算来了,你再不来我夹在新圣王和大祭司之间都要被夹成馅饼了。”

    凌东方觉得人生第一次看见王先生这么亲切这么踏实。

    他很快简单扼要的说了一下刚才的事情,王先生点点头,慈祥的,“其实是大祭司应该跟小羽亲自见面协调的事情,但是大祭司肯定放不下自己的身份。那只有你去当这个间人了。”

    凌东方叹了口气,“当这个间人没什么,是我应该做的事情,是本分也是职责。我现在更担心唐阳羽那边会出事,能否真的修复好狼堡古图,能否抵挡得住水下升白龙的第二次现身攻击,即便修复了古图他能否顺利进入地下狼堡,进了地下狼堡没有大祭司的指引和咒语也无法拿到龙志权杖。”

    “现在的情况是必须修好古图打开地下狼堡之门拿到龙之权杖,问题是各路人都虎视眈眈的盯着呢,他拿得到也保不住,这是肯定的。是加我们两个也无能为力。”

    王先生也叹了口气,“所以我早跟你说过小羽马要有一场浩劫。”

    凌东方一愣,“王先生你说的浩劫是白龙岭浩劫?”

    王先生摇头,“不,是龙之浩劫,龙之权杖浩劫。”

    凌东方再次苦笑,“也许是我们想太多想太远了,我到现在都没办法想象那小子是怎么赤手空拳击退水下升白龙的,你知道细节么?”

    王先生再次摇头,“我不知道,那孩子也怕我担心所以也没跟我联系,到现在为止。他没能提前修复好白龙刃,烟白合并灰龙刃,也没有得到龙之权杖。那么只能依靠他自己的身体了,把自己的身体当成最后也是最锋利的武器对付升白龙剩下的那一层龙魂。”

    凌东方继续感慨,“我们都曾亲眼看过那条升白龙,虽然看不见龙头可是身子却至少有几十米长,太可怕了。明知道升白龙龙身已死,明知道是龙魂幻象,可还是会害怕,浑身冒冷汗。”

    “原本我以为那小子会集结所有精锐力量过去,没成想他只带了大烟一人,大烟杀人可以,屠龙?远远不行。”

    “对了,王先生明天要跟我一起进山么?”凌东方突然问了个很实际的问题,说实话倘若是王先生也跟着去那么搞定那小子还容易些,倘若王先生不去,关键时刻他没有降伏那小子的信心。

    “我不能去,白龙岭是我的五大禁地之一,我去了会命不久矣。”王先生的回答很严肃。

    凌东方猛地一拍脑袋,“看我这记性,你是不能去,我去,我去。”

    突然门外一个声音传来,“我去,我跟你一起去,凌院长。”

    两人抬头进来的不是别人而是醉猫楚千杯。

    要放在平常这家伙是跟着瞎捣乱的,这时候却好像救星出现一样,凌东方马站起身追问,“真的过去么?”

    楚千杯坐下来自己给自己倒了杯红茶,“当然真的去,否则还能让凌院长你单枪匹马?这事龙族暂时不好深入和大规模介入,所以我们还是静悄悄的进去再静悄悄的回来行了。”

    虽然表面看楚千杯也根本搞不定他唯一的学生,可实际却并不如此,凌东方相信关键时刻唐阳羽那小子是会给他的导师面子的,可以说醉猫是王先生不去的最佳替代者。

    想必这都是她提前安排好的,不然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况且醉猫最近一直有其他重要的事情在做。

    敌不远远鬼艘察接闹独克恨

    ……

    水下升白龙第一次现身后的第三天清晨,唐阳羽和罗绮几乎又熬了一个通宵,好在进展很顺利,他们已经完成了古图计算的一半,还只剩下另一半了。

    唐阳羽再一次四脚朝天疲惫不堪的躺在火堆边装死。

    罗绮则没那么好命,她正在吃饭,吃完了还得跟大烟进行每日一小时的决斗,因为大烟每天午都会说一遍今天要杀死你。

    她都习惯了。

    像是去健身房健身那般准时。

    唐阳羽也习惯了,这俩人这么打下去吧,每天一小时权当强身健体了,反正这么打下去十天半个月都不会出结果的。大烟没有出真正的大杀招,即便放出的几招也没有百分百的杀力,只用到9成。

    九成跟十成相差只有百分之十,可是却存在质的差距。

    可以说两人除了相互学习相互利用之外是相互试探,随着对战时间的增加两人接下来会开始在不同时段放大招了。

    很快。

    结远仇仇鬼艘察接月球学学

    会有更精彩的对战。

    结远仇仇鬼艘察接月球学学  那不现实。

    绝对的精彩纷呈,那时候唐阳羽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死狗一样躺在火堆旁呼呼大睡了。

    但是他突然说梦话一般喊了声,“你们俩去洞里边没人的地方打,我一会有客人来。”

    俩人并不怪,马将战场向山洞内部移动。

    ……

    1个小时候凌东方和楚千杯到达半兽人洞口的时候唐阳羽正伸着懒腰睡眼惺忪的等在门口,他身边还有一人,庞初心。

    白龙岭虽然叫白龙岭可是不是龙族的地盘,是庞家代替神狼族看管的,所以龙族人想要进山必须由庞家人同意并且监视,所以庞初心亲自来了。

    实际也是庞初心背后做工作庞建国才勉强答应放他们进来的。

    而且限定了时间,很严格,从午进山到下午出山他们只能到半兽人山洞见唐阳羽,只能呆4个小时。

    一开始定的是2个小时,庞初心又帮忙争取了另外两小时。

    醉猫立刻大步冲来一把抱住睡眼惺忪的唐阳羽,“好小子,你还活着啊,了不起!”

    这话是真心的。

    醉猫内心也无限感慨。

    唐阳羽也用力抱了抱他,“楚老师还活的好好的,我怎么能去见阎王爷?再说了是我去了阎王爷也不能收我,一定会说楚千杯那样的还活着呢你不能死!”

    好在醉猫都习惯了,根本不在意,“你小子,没大没小,有这么跟导师说话的么?”

    “好了好了。里面正在烤什么?难道是最适合搭配烧刀子的烟野猪肉?”

    醉猫说着已经一路小跑冲向火堆边的的烤野猪肉了,是唐阳羽特意给他们准备的。

    醉猫身当然会有酒,这次专门带了烧刀子,反正是配合野味烧烤的烈酒。

    北方烈酒。

    凌东方跟庞初心打过招呼,有点尴尬,但是庞初心作为监视者必须全程在场见证。

    她会履行好自己的职责。

    然后凌东方才跟唐阳羽说话,是唐阳羽先问他,“外婆和张波同学都好么?”

    其实这是废话,肯定不能多好,但至少人都安全,安然无恙。

    安全太平是福气。

    然而凌东方的回答却别有意味,“你回去自己看知道了,我今天来其实是以私人身份来的,跟庞家也是这么承诺的,你懂我的意思吧?楚千杯也是私人身份,你导师的身份。”

    结仇远地情孙察接孤独后地

    唐阳羽笑了,“不是私人身份庞家人也不放你们进来,不过现在到了半兽人山洞是我的地盘了,庞初心虽然负责监视,但是你有什么说什么,想什么说什么,不需要拐弯抹角,因为我一会还要继续做术算。”

    凌东方点点头,下意识看了 庞初心一眼,庞初心不得不出来表下态,“按照唐阳羽说的来吧,但是如果你们谈论如何对庞家不利,或者从庞家手里抢占白龙岭那肯定不被允许。”

    后仇远仇酷敌察接阳太帆恨

    “凌院长,我不为难你们,你们也别让我为难,咱们互相理解最好。”

    庞初心这么说真的是给足了唐阳羽面子,相当之大。

    凌东方的情报真的较落后了,因为到现在他连唐阳羽已经收了庞媛媛的身子都不知道。

    他简直是半个聋子半个瞎子。

    “别的先别说了,先进去吃饭吧,一路走进来肯定又冷又饿。”庞初心作为此间的代理主人,还是要有些礼貌的,毕竟凌东方和王先生都是她平日尊敬的长辈。

    而且凌院长来要别人来方便多,效果也要好些。

    至于楚千杯,他基本是个保镖。当然他背后有什么跟唐阳羽说的是他们师生之间私事了,庞初心看不到也听不见。对于庞建国来说派庞初心来本身也是对这件事的宽容。

    因为他知道女儿去肯定有利于唐阳羽。

    他不想把事情做绝,因为龙族本身是华府的守护民族,更是华府24龙脉和82龙塚的守护神。

    他内心深处同样尊重真正的龙族人。

    王先生和凌东方肯定是其之二。

    四人围坐在火堆边开始吃饭,算是午餐,时间是午11点出头。

    凌东方也饿了,他们在西入口官道进入,车子开到一定路程不能开了,而且庞家人要求他们的车子避开狼堡,所以他们两人走了快3个小时才到了半兽人山洞。

    他们早晨6点从京城出发了,业绩是路已经耗费了五六个小时。

    当然这已经算是很快的了,一点没耽误事。

    醉猫心情很好,虽然他带的烧刀子不多,只是一酒壶而已,最多不到半斤,他喝的还是津津有味。一口野猪肉一口烧刀子。看他那享受的样子,简直给个神仙位置都不换。

    敌地仇不方孙察接月敌显情

    火堆旁边的各种岩石密密麻麻的全都是唐阳羽的术算公式,过程,结果。

    没想到醉猫竟然能看明白。

    只是他看明白也是白看,不可能像罗绮那样帮忙的。

    对于要不要凌东方和醉猫跟罗绮见面他还没决定,即便见面罗绮的身份也是庞初心的护法无误。以后这是罗绮在京城各种组织势力跟前的公开身份。

    “果然是名师出高徒,唐阳羽,老师还没开始教你华府传统的术算之术呢,你自己会了,不错。”醉猫像是在说胡话。

    “楚老师吃饱喝足可以帮我验证一下,现存的计算过程。”唐阳羽才不会放过他。

    “不行,老师今天喝多了,脑子不清醒,无法帮你精确核算,改天的。”醉猫立刻拒绝,这种受累的事情他才不会做。

    唐阳羽不着急也不生气,而是转头问庞初心,“你看见大烟去哪了么?她这两天不是老喊着要杀人么?现在该杀的人来了,把她叫出来吧。”

    醉猫吓得一口酒喷出来,幸好喷在了地,没有伤及无辜,“咳咳,我算,我算,我核算还不行了么?真不知道你是教授还是我是教授,哪有学生一见面威胁教授免费做苦力的?真是不像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独宠娇妻(重生)〕〔重生巨星萌妻: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盛宠:总裁的〕〔人生若能两相忘〕〔与鬼同眠:鬼王,〕〔一胎二宝:冷血总〕〔爱已入骨,情难断〕〔爱情说它忘记了〕〔重生渔家有财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