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地狱狂兵〕〔都市小神医〕〔野性小叔,别乱来〕〔极品小厨工〕〔刀子精〕〔极品修士〕〔入骨宠婚:误惹天〕〔龙凤双宝:老婆,〕〔神级风水师〕〔三国第一保镖〕〔我的青春不如狗〕〔清穿之四爷皇妃〕〔邪凰狂妃:魔尊,〕〔贞观祸害〕〔纵天神帝〕〔寒夜刺客〕〔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唐朝工科生〕〔一夫当官〕〔超级锋暴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1032章 郑霸之死(精彩爆发求鲜花)
    嘟嘟,嘟嘟。

    唐阳羽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他的黑莓,别人的手机没信号他的有。

    其实唐阳羽在第一次进入龙塚的时候发现了他的这部黑莓是定制版本的,里面的芯片不同,后改的北斗定位系统。所以他的手机才能在别人没信号的时候有信号。

    当然这其也有黑莓手机本身信号超强的原因。

    凌雨晴给他这部手机的时候很自然,但肯定是提前准备的,或者说凌雨晴手里的几部黑莓都是特殊定制北斗定位版本。因为只有真正使用北斗卫星定位才会真的安全,否则用北美的gps关键时刻信息安全根本没保证。

    华府北斗卫星导航系统是华府自行研制的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是继美国全球定位系统(gps)、俄罗斯格洛纳斯卫星导航系统(glonass)之后第三个成熟的卫星导航系统。

    北斗卫星导航系统(bds)和美国gps、俄罗斯glonass、欧盟galileo,是联合国卫星导航委员会已认定的供应商。

    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由空间段、地面段和用户段三部分组成,可在全球范围内全天候、全天时为各类用户提供高精度、高可靠定位、导航、授时服务,并具短报通信能力,已经初步具备区域导航、定位和授时能力,定位精度10米,测速精度0.2米/秒,授时精度10纳秒。

    2017年11月5日,华府第三代导航卫星顺利升空,它标志着国正式开始建造“北斗”全球卫星导航系统。

    这些喜庆的消息对于普通人也许没什么影响,但是对于唐阳羽和罗绮这样的人却是一种巨大的振奋,因为他们骨子里的正义,骨子里的爱国情怀是一般人不了的。

    罗绮的神狼族核心用的都是华为和北斗定位。

    艘仇远仇独结学由阳鬼恨方

    唐阳羽也没落后,有凌雨晴在前边带着他呢。

    核心科技才是一个国家真正的生产力,唐阳羽最近还跟凌雨晴谈过要把事业向科技研发方向引入,电子科技,能源科技,主要是这两个方向。

    这想法跟凌雨晴不谋而合,因为她已经在高金投资内部小范围的征集意见和讨论转向的可能性。

    如果高金投资尾大不掉,那么她会干脆创立一个新的科技公司。

    这也跟唐阳羽不谋而合。

    这样可以形成两条线,两种商业模式的结合,两条腿走路,一条是唐阳羽以修复和手艺为基础的传统商业模式,一种是核心科技模式。

    一个国家前进的基础是先进科技,唐阳羽想要真正成一番大事业则需要超强的经济基础作为后盾。

    他看了眼短信。

    然后站起来来到罗绮跟前,很严肃的说道,“你过来跟我谈谈。”

    罗绮一愣,但还是跟了过来,来到火堆旁,大黑自觉的让位又去洞口站着去了。

    罗绮忍不住对着唐阳羽伸出大拇指,“你真了不起,没想到天不怕地不怕的大黑居然是怕你的,虽然她还是可能会在某个时刻杀了你,但是至少平常是怕你的。”

    “能告诉我你用了什么法子么?催眠还是洗脑?可是根据我的经验大黑这样的人最难被控制,她天生的灵魂是独立的,不会受任何人的干扰。”

    唐阳羽看着她,希望她主动说出另外一件事。

    但是很快觉得自己愚蠢的要命,在白龙岭大山里罗绮根本没有手机信号,她又确实是孤身一人跟他从关来到京城的,所以那个惊人的消息她还不知道。

    艘不仇地鬼孙术陌闹鬼吉孙

    “我用美男计。”所以他还是颇为不认真不正经的回答了她的问题。

    “也对,你会跳男人舞。”罗绮绝不会去揭穿他,顺着他的意思往下说,结果还是用他自己搬起的石头砸他自己的脚,应对的简直不要太完美。

    “说吧,关出什么事了,我在这里是聋子一个。”罗绮这时候很有大将风度,尽管她根本猜不到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是她依然很轻松,这点跟唐阳羽又很像,很像很像。

    甩手掌柜。

    罗绮现在的状态跟平日里的唐阳羽简直一模一样,都是对于自己组织的事情不闻不问,漠不关心,全都交给手下去做。可唐阳羽做甩手掌柜还有先天优势,第一唐门还小没多人需要管理,第二他身边的几个人都是相当有能力并且值得信任的,所以他把权力交出去也放心。

    罗绮则完全不同,神狼族老族长刚死,内部混乱,她只是一匹权力黑马,神狼族内部权力分散情况严重更有郑霸独自霸占函谷关自立为王。

    以她的性格还有平时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课的情况看,神狼族内部除了她外婆以外值得她完全信任交出管理权的根本没几个,甚至没有。

    可她还是这么轻松随意。

    艘仇不不方艘球陌阳故月通

    这绝不是没心没肺,更不是对神狼族的生死危机不在乎,只想做个普通人。

    她是运筹帷幄之决胜千里之外。

    “你猜。”唐阳羽没有说出那条骇人的情报而是让人家猜谜语。

    “我不知道,关变数太多,只要不是乾陵地宫失守别的什么事我都能接受。”她是这样,不知道是不知道,也不猜,因为唐阳羽肯定要告诉她的。

    艘科远科独艘术接冷术封学

    唐阳羽抬手摸摸鼻子,“郑霸死了,被他手下毒死的,现在函谷关城门紧闭,函谷洞狼烟四起,没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的第一反应这是你干的,你隐藏在函谷关的间谍出手了。”

    “但是你现在孤身一人在京城大山里,根本联系不外界,这事又不对,这么大的事情肯定要你亲自指挥的。你外婆我也打过交道,她不是那种特别擅长计谋和战场指挥的人,而且她老了。”

    罗绮听到这个消息抬手要烟,虽然她表面没什么震惊,可实际她内心一定翻江倒海,郑霸死了本身是巨大利好,可是郑霸死的过于蹊跷根本不是他出手,函谷关先乱了,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郑霸还在的时候函谷关至少还能保持太平不会发生动乱暴乱和相互屠杀。

    现在连函谷洞都狼烟四起了,那一定是函谷关内部彻底乱了。

    她的确可以趁机集结力量收复函谷关,但是他们毕竟属于暗黑组织,不可能直接集结人马进城作战,一切必须在暗进行,按照原有的暗黑规矩来。

    这样她在不明情况的前提下贸然动兵,恐怕会导致更多的动乱和屠杀。

    这不是她希望看到的,她不会也不能那么做。

    她一边抽着唐阳羽亲自给她点着的香烟,一边苦笑,“他们一定找我都找疯了,把你的手机给我用用,我至少需要打三个电话了。”

    她没有着急也没有焦急更没有害怕,而是思路清晰短暂的震惊之后已经计算好了怎样处理。

    她不会立刻赶回去,用电话遥控行。

    唐阳羽把手机递给她,“去里边打吧,不要让我听见你的战术布置,而且有些话你不能当着我的面说。”

    这是个坦诚又大度的建议。

    所以罗绮拿起黑莓看了看,她当然认识黑莓,可黑莓有信号么?

    要不是事出紧急她真的会详细的问问到底为什么有信号她的华为没有。

    她走到山洞的里边去打电话了,一眨眼功夫洞口的大黑已经来到唐阳羽跟前,“她今天要死,要跟我对战,你不要阻拦。”

    唐阳羽摆摆手,“该干啥干啥去,你的那点破事我不管,你要杀人凭本事杀去。但是我让你绘制的白龙岭地形图进展到哪一步了?白龙岭随时会生出更大的变故,你要在未来三天之内完成所有制图和测绘。”

    “不用这么看着我,除了最基本的简易测绘仪器,其余的全都用你的眼睛你的手你的脑子去测绘,我不是教你办法了么?”

    她当然在唐老板这里得不到什么好脸色,老板不管她杀人的事好。

    这她放心了。

    反正在她脑子里天大地大也没有她杀人的事情大,她可不管罗绮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她不在乎,她不会放罗绮走,她必须要杀死她,亲手,在这白龙岭。

    ……

    白龙岭东入口的地下暗室内,庞振国也在召开紧急会议,人还是那几个人,加杜灿庞玉庞初心,唯一参会的新人是庞媛媛了。庞振国最终还是决定暂时不去找唐门后人逼婚,还是稍微给女儿和孙女一点自我调整和自我解决的时间。

    但是同时他也接受了庞初心的建议,带孙女参加重要的家族会议。

    必须从现在开始历练她了。

    她可以不继承家族权力,但是必须知道家族内部重要事务。

    这同时也是庞初心和庞媛媛二女协调的结果,也是庞初心退让一步的结果。

    所有人脸都写满震惊,尤其是庞媛媛,庞振国为了锻炼她直接让她先发言。

    “我只能说祸起萧墙,强大的堡垒不是被敌人从外部攻破而是内部出了问题。因为我跟姑姑刚刚从函谷关脱险回来,所以我们清楚的记得函谷关的内部情况。郑霸是一个了不起的管理者,权力管理者,他把函谷关的暗黑世界打理的井井有条纪律严明十分团结,干什么都拧成一股绳,而且小股分队战力也很强大。否则我和姑姑也不至于直接被困在城内不能动弹。”

    “这是我见过的最成功的管理者和头领,何况郑霸一直把自己完美的保护在函谷洞内,我们白去了一趟根本连函谷洞附近20公里的地方都没接近,但是根据得到的情报,知情人只用了四个字形容函谷洞的情况:固若金汤。”

    “还有平常能见到郑霸的人只有2个而已,这两个人绝对不会害他。”

    “所以我很震惊,到底是谁杀死了这样的郑霸,因为什么又为了什么,杀死郑霸以后到底要怎么样?”

    庞媛媛明显有点激动,可这种激动并不过分,这种激动表达的实在场几乎所有人的心声,大家心里跟她想的基本一样。

    庞振国微微点头,“目前我们得到的情报很有限,函谷关乱了所以统一的情报才传不出来,因为现在即便是混乱的函谷关内知道真实情况的人应该也极少。”

    庞媛媛马接道,“所以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办法是立刻派人混进去,派我们的人。”

    庞振国颇为赞赏孙女的理智冷静和临危不乱,“人你姑姑已经派出去了,但是至少要两天左右才能有消息传回。那么现在你继续分析一下不知身在何处的罗绮会怎么样,因为郑霸有很大可能是她杀死的。”

    庞媛媛顿了顿,然后重新抬头,“不,郑霸不是罗绮杀死的,罗绮对此也不知情,即便知道也不会我们知道的更多。”

    她没说这么判断的理由,庞振国也巧妙的说不知道身在何处的罗绮,当着杜灿和庞玉的面他不能暴露罗绮的位置和真实身份,这是最基本的保密原则。

    他当然很懂。

    “我先不问你做此判断的原因,现在假设你的判断是对的,那么郑霸死后函谷关大乱,这之后是不是轮到罗绮也死,然后整个关,咸阳大乱?”

    庞媛媛深呼吸,“不,咸阳不会乱,关暂时也不会乱,大乱的只有函谷关。”

    ……

    半小时后紧急会议开完,庞振国分别给杜灿和庞玉布置了相关任务,他们俩先走了,暗室之只剩下庞家祖孙三代。庞初心给庞振国泡了杯茶,给庞媛媛倒了杯白开水。

    因为她刚喝完避孕药,不能喝咖啡喝茶什么的。

    这孩子自己注意不到她可得严格把关,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当然她自己喝的也是白开水,烧开了又晾凉的白开水。

    “说说你如此坚信罗绮的理由吧,罗绮来了京城函谷关马出了大事,表面看郑霸死了对她最有利,可现在的结果却绝非她所希望看到的。”

    “我知道罗绮很有能力,但是她还是太年轻了。她得到郑霸的死讯应该还是从唐阳羽嘴里,这简直是个天大的讽刺。所以现在我最担心的是有人故意趁着她离开关之际发难,我担心关也要大乱。”

    庞振国三两句话把自己的意思和立场阐明。

    庞初心不说话,把机会让给庞媛媛。

    “我眼里的罗绮跟唐阳羽很像,有些地方简直一模一样,他们都习惯当甩手掌柜。可是习惯当甩手掌柜的人又都有着自己绝对可以保证的底线和原则。唐阳羽离开唐门多久唐门都不会出事,同理罗绮也是。”

    孙仇仇仇独敌恨接阳早球早

    “所以不管函谷关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乱,咸阳和关都不会有事。哪怕她得到郑霸的死讯很晚,还是从唐阳羽口。这对她都构不成真正致命的打击。我刚才试了试,唐阳羽的手机占线,一定是她正在用来布置应对之策。”

    “这也说明她不打算立刻飞回咸阳解围,她对此很有信心。”

    “何况爷爷刚才说的也不无道理,很有可能是有人借着她不在关之时突然发难抢班夺权,那么她更不能在这时候贸然回去,万一咸阳和关都已经布置好了陷阱等着她呢?”

    “因此她不回去咸阳关即便有事也不会乱,发难的人没见到她,没把她控制起来之前绝不敢轻举妄动。她来京城,继续呆在京城反而成了她的保护伞。”

    庞振国听的频频点头,下意识看向女儿,庞初心淡淡一笑,“父亲不必看我,这些不是我教的,庞家众多子女之本来是媛媛的性格最像你。”

    庞振国爽朗的笑了,这种时候很少,反正二女都很少见。

    “哈哈,果然是我庞振国的孙女,分析的丝丝入扣,那么初心,还是你过去看看情况吧,现在去。媛媛你留下跟我一起指挥应对。你终于长大了。”

    ……

    庞初心赶到的时候看见的不是罗绮电话遥控指挥的情形,而是有人正在打架,决斗。

    不是别人正是大黑和罗绮。

    罗绮这时候绝不应该在跟人打架,唐阳羽也绝不应该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显然他没加以控制,并且还饶有兴趣的捧着咖啡杯好心十足的看大戏。

    庞初心进来两人也没有停下,该怎么打还是怎么打。

    庞初心快步来到唐阳羽跟前,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别告诉我是你对大黑下达的杀人指令。”

    唐阳羽抬手摸摸鼻子,“你倒是来的好快,从地下通道来的吧?命令肯定不是我下的,是大黑非要杀死罗绮,所以罗绮不想死只能跟她决斗,都连续第二天了,昨天两人开打,打了一个小时谁也没赢,休战,今儿个继续。”

    庞初心缓缓坐下,看着他的眼睛,“那你告诉我大黑为什么非要杀死罗绮?理由恐怕只有一个,那是你跟罗绮过于亲近了是不是?”

    唐阳羽很委屈的样子,“我们之间是清白的,什么都没发生,是大黑发神经而已。”

    庞初心脸色铁青,“大黑发神经你让她发?现在是什么时候?难道……罗绮几个电话已经全部处置好了?”

    唐阳羽咧嘴一笑,露出一嘴小白牙,“大概是这个意思,罗绮说这事不用我们管,她会在三天之内彻底平息此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一胎二宝:冷血总〕〔重生渔家有财女〕〔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全能奶爸[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