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曾是青春年少时〕〔最强泷影〕〔吞天食地系统〕〔重生学霸商女:枭〕〔邪王盛宠:谋妃太〕〔无限升级系统〕〔都市之传道宗师〕〔一夜情深:杜少的〕〔大明春色〕〔冷情帝少,轻轻亲〕〔逍遥小村医〕〔我的奇异故事〕〔登顶炼气师〕〔剑落苍茫〕〔霸道权少宠上天〕〔大城小春〕〔诸天万界反派聊天〕〔贴心兵王〕〔巨星来了〕〔都市修魔强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1030章 通天金币和楼兰美女
    罗绮不是普通女孩,虽然她看起来除了特别漂亮以外一直都很普通。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她不相信光天化日之下唐阳羽敢直接对着她解开裤子耍刘芒,但是她错了,唐阳羽不是个嘴炮,也不是个胆小的懦夫。

    他说解开解开,他会在这种事占据主动,跟以往的他不同。

    当然一下子毫无人性的全都暴露那也没意思,那跟禽兽真的没区别了,他慢慢的,一点一点的,还带着一点劲爆的舞蹈动作。

    罗绮心里开始紧张,可是也想要强到底,坐在火堆旁,微笑着看着他一点点的解放自己的身体。

    看看了,这都是孝子的把戏,怕什么?

    何况她依然不相信唐阳羽敢全部在她跟前解放。

    但现在唐阳羽的本身已经只剩下最后一点遮挡了,他舞蹈的动作更加激烈,脸的表情更加兴奋,其实现在这样子基本已经等于解放百分之八十了。

    罗绮该看到的基本已经全看到了。

    结科地不酷孙球由月地远恨

    她保持不动,再次深呼吸,想要坚持到最后一刻,但她的身体开始受不了了,开始轻微的发抖,开始发热,连呼吸都不受控制的急促起来。

    “停,我输了。”她马举手认输,像是在课的大学生一样。不得不说罗绮身始终都有着一股浓烈的学生气,书生气。

    斯美女是她最好的标签。

    斯却不刻板,也不古板。

    唐阳羽像个野人一样一边舞动最原始的舞蹈一边低头看看,内心觉得骄傲,虽然这种骄傲有些卑鄙无耻,可他是男人,年轻男人,这种情况当然会骄傲。

    “停下?我不跳完停不了怎么办?”唐阳羽边说边动手准备做最后的解放,脸红心跳的罗绮急生智猛地站起冲过去,一把将他保住。

    “不要了,都结束了,我们是好朋友……朋友不该这样的……”

    唐阳羽只觉得浑身下一阵飞天般的畅快,没有实际男女经验的罗绮以为这是急刹车,以为这是紧急制动,没想到实际却是火浇油。

    唐阳羽都解放到最后了她突然冲过去紧紧的把他保住……那他肯定得直接天……然后她完蛋了,肯定会被他生吞活剥。

    在这时候洞口一个外面冰雪还冷的声音传来,“你们两个够了,今天都得死!”

    罗绮一阵眩晕同时终于意识到自己又犯下了一个天大的错误,以为她的身体也有了最直接的感应,该死!

    她很清楚从洞口外大黑的角度看去他们俩是多么的亲密或者不堪。

    敌仇地仇鬼结术接月主孤闹

    她现在是长一百张嘴都没办法解释了。

    那么不需要解释,她深呼吸再深呼吸,然后咬着牙跟男人的身体分开,她从小到大第一次真正接触男人的身体和男人的解放,而且直接来了个禽兽级别的。

    她的手从男人健康古铜色的胸膛滑过,说了句话,“在这别动,我来处理,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动。”

    唐阳羽正在幸福的顶端,突然失去了,不甘心,但是他必须控制,因为刚才是个男人的恶作剧,对他而言同时也是第一次真正的解放天性。

    以前的他不会这么做,只会说说,是个嘴炮。

    现在不同了。

    男人是在这种情况下一点点走向成熟的。

    他一个字都没说,而是抬手捏了捏人家的小脸蛋,红的跟小仙桃一样的小脸蛋,笑笑。

    罗绮转身,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服,她没有解放天性,她的衣服鞋子都在。

    不在的是那家伙。

    她大步来到洞口的大黑跟前,“我们出去谈谈吧。”

    大黑不说话,因为她已经决定杀一个人的时候多说一个字都是废话,对于一个马要死的人说一个字更是废话。

    艘远科远鬼后学接闹战恨恨

    她快步在前面带路,罗绮主动出来找她正合了她的心意,否则当着她那个混蛋老板的面杀这个女人他肯定要阻挠的。

    她的混蛋老板不会武功没有灵力,可是关键时刻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超级战力她也不敢小觑,甚至有点心有余悸。

    最好的办法是把两人分开,然后一个一个的按照顺序杀死。

    第一个要死的必然是罗绮。

    孙不科远鬼艘恨由冷接技秘

    她浑身下都是皑皑白雪,嘴巴眉毛头发都是,变成了一个雪人,罗绮跟在她后面走出了大概有一刻钟,然后大黑停住,停在一片密林间。

    转过身,看着罗绮,伸手一。

    孙仇科不情结球接闹学术后

    罗绮也看着她,看着她的黑脸,居然是易容,是假的,太高明了,太精致了,于是她好像忘了自己处在什么位置,突然问了句,“我能看看你脸的人皮面具么?”

    孙仇科不情结球接闹学术后罗绮笑了,风雪她却出汗了,抬手擦擦汗,“今天到此为止吧,明天继续。”

    答非所问,她不屑回答那种无聊的问题,她要杀人,而且会给对面这个女人公平较量的机会,并且让她先出手。

    别说她偷袭或者欺负她。

    在大黑眼里她自己是天的黑鹰,罗绮是雪地里寸步难行的小白兔,明显不在一个级别。

    神狼族?

    哼,神狼族又怎么样?

    罗绮明显跟她那个混蛋老板是一个套路的,否则他们怎么能这么快搞到一起?因为他们臭味相投,都是大学生。

    哼!

    大学生很了不起么?

    她一天学没过可是该会的东西一样不少的都会。

    其实没人告诉大黑关于罗绮大学生的身份,是她自己看出来的。

    “我想看看你的人皮面具,我只在小说和电影里看过,很好。”罗绮和大黑明显不在一个频道。

    “那我先出手了!”大黑是不接这个话茬,既然你不动手那我先来,反正今天你必须得死。

    她说话很少,很简练,但是其实潜台词很多。

    罗绮的脸终于沉静下来,她站立的姿态很优美,左手自然下垂右手摆在前面。

    “要战可以,我们为了什么而战?”

    大黑不说话直接发动攻击,为什么什么而战这女人很清楚,她问的都是废话,不是废话大黑也不会回答她。

    她要杀人杀人,哪有那么多理由?

    她杀人最大的理由是你必须得死。

    风雪两人打在一起,大黑的招式刚猛狠辣迅速,罗绮的招式则优美潇洒连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她可以在大黑的超强攻击力跟前淡定自若的按照自己的招式走起。

    这甚至见招拆招还要厉害,还要艰难。

    见招拆招是随机应变,是攻守经验加临场发挥,审视敌人的长短再利用自己的长处攻击敌人的短处同时尽量避免自己的短处。

    不管敌人是谁我用我的这一套。

    这高深了,这种情况的前提是以我为主的这人的功力必然在对手之才行,否则他这样愚蠢的以我为主不是高明是找死。

    高明和找死可完全是天地下的两种状态。

    显然风雪之潇洒俊逸的罗绮不是找死。

    她的招式大黑从未见过,不是纯粹的武力也不是纯粹的灵力,也不是灵武结合,好像是灵武之外的第三种力量。

    艘仇远地情敌恨陌阳羽吉考

    这种力量刚柔并济,强硬和温柔结合的相当完美。

    大黑也很郁闷,明明发力很猛却打不到对方身。

    这种感觉很被动。

    被动的厉害。

    孙远远不情敌察陌阳察显月

    但是她突然觉得很有趣,如果罗绮真的太弱那反而没意思了,她越强她越兴奋。像那一次她被李易风的白龙刃打伤,没有出鞘的白龙刃打伤,她没有担心也没有绝望反而从汲取教育,对她来说这是最为宝贵的战斗经验。

    每经历一次这样的超级战斗她会迅速提升一个层级,其实那一次她本可以不受伤只要她不继续攻击,但是她不要,她是要强力攻击。

    虽然她受伤了,甚至看起来陷入绝境,实际李易风也不好受,大黑之所以不顾受伤的危险坚持强力攻击是针对他的弱点,她能发现的他唯一的弱点。

    李易风的身体不行。

    所以那次大黑受伤之后李易风立刻离开,没有杀人。

    不是不想杀,而是杀人的风险太大,因为大黑有能力在受伤之后拉着他同归于尽。

    结科远远方敌球接闹察太陌

    他自己很清楚白龙刃根本拔不出来,最多只能发挥三成力量。

    大黑的招式更加快速起来,她要看看罗绮到底还能不能坚持以我为主。

    完全独立于武力灵力自成体系的力量,太刺激了!

    杀死她她会升两个层级。

    大黑不会吸星大法吸收别人内力杀人,但是她的悟性和天赋让她可以得到同样吸星大法的效果,跟真正的超级高手交手一次她升级一次。

    她出手必杀人,可是如果杀不死对方她也不会强求,除非必须同归于尽的时刻。

    她其实很聪明而且灵活,只是这一点敌人根本看不到而已。

    没有观众,单纯的两人之间的对战。

    一开始大黑还担心她的混蛋老板会跟来,现在看她想多了,混蛋老板根本是个冷血动物。

    不知不觉间风雪更大,两人也打的不可开交,眨眼间已经对战了整整一个小时。

    突然罗绮收起所有招式,站在原地,放弃所有防守。

    正从天而降猛力攻击的大黑马半路翻身落地,放弃攻击。

    “你在干什么,出手,我不杀懦夫!”大黑冷漠的警告。

    罗绮笑了,风雪她却出汗了,抬手擦擦汗,“今天到此为止吧,明天继续。”

    大黑冷哼,“今天你必须死!”

    罗绮还是笑,她的笑容好像能融化周围的一切,“今天你杀不死我,一直打到明天天亮你也杀不死我,除非你跟我同归于尽。”

    大黑不说话。

    转身消失在无尽的暴风雪之。

    罗绮说的对,她今天杀不死她,而且她要通过跟她对战升级自己,这是绝佳的机会,绝佳的对象。罗绮好像看穿了这点,但是她并不点破,而且还乐于跟她配合。

    但是即便这样她还是要死!

    大黑走了,不会再回半兽人山洞。

    让她多活一天。

    因为这种时候跟她同归于尽十分愚蠢,她现在身肩负着复兴和统一整个密门的责任,她不能做无畏的牺牲。

    她死了二黑怎么办?

    她死了也要带走混蛋老板才行,否则二黑迟早会被他弄的伤伤心欲绝。

    ……

    一身风雪的罗绮深一脚浅一脚的回到半兽人山洞,距离她离开的时间已经过去足足4个小时,唐阳羽正坐在火堆边烤野兔,香喷喷的诱人心脾。

    “回来了,打了这么久?”他头都没抬,很随意的问道,好像这不是生死决斗而是孝子过家家做游戏一样。

    “打了没多久,但是回来的路我迷路了,我以为天黑之前都回不来了。”罗绮大步走过来凑到火堆旁,一边烤火一边抖落身的雪花。

    “算你命大,这鬼天气在外面露宿一夜肯定会冻成冰棍。”唐阳羽抬手撕下一条烤好的野兔腿。罗绮接过来也没洗手,直接开吃。

    她饿了,跟大黑对战那一个小时是她生命最近最危险也是消耗最大的一次战斗,她十分不适应,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

    大黑想通过她异的力量招式升级自己,她也想在跟大黑的对战迅速积累起足够多的实战经验。

    可以说两人已经达成某种内在的默契,各取所需。

    各自有利。

    至于最后大黑一定要杀了她,她相信打到最后她能解决掉这个难题。

    “我从小路感差,本来决斗的地方离山洞根本不远,可我还是迷路了。”罗绮一边大快朵颐一边讲述着自己的糗事。

    “后来还是你烤兔肉的香味和烟味让我找到了回家的路,是你帮了我。”罗绮看着对面那家伙。

    唐阳羽很无辜的耸耸肩,“罗绮,我压根不知道你是路痴,我只是肚子饿了给自己做点吃的而已,你不用感谢我。”

    罗绮凑过身子,“如果入夜我还没回来你也不会出去检查,也不会去找我,对么?”

    唐阳羽点头,“不会,入夜你还没回来回来的是大黑了。你回来证明你们打的不可开交两个都还活着,大黑回来代表你死了。死了我会找个好天气去给你收尸,地掩埋,好歹你也算死在战场之,也算是一种荣耀。”

    罗绮缩回身子,“你的意思是私下跟人打架斗殴,然后没打过人家被人打死了也不丢人,是么?”

    唐阳羽看向洞口,“大概是这意思。”

    罗绮反问,“可你谁都清楚大黑出手绝不会手下留情,尤其是对我。”

    唐阳羽笑,“当然知道,大黑对我出手都没有留情的时候,可是这正是你需要的不是么?你能告诉我你用的是什么力量么?”

    “你跟我一样不会武功也没什么灵力。”

    罗绮顿了顿,神秘起来,“真想知道?”

    唐阳羽表示是的,很认真,罗绮扑哧一笑,没说话先把自己逗笑了,“行,你你先给我再跳一段刚才的男人舞,只剩最后一件衣服行。”

    唐阳羽不屑,“拒绝,我又不是舞男,你又不给钱。”

    结地地地情孙术陌冷球方冷

    结地地地情孙术陌冷球方冷别说她偷袭或者欺负她。

    罗绮突然从衣兜里掏出一枚硬币,古老的硬币,面写满符,“给你一块钱呢?”

    唐阳羽嗖的一把夺了过去,拿在手里仔细观察,然后脸立刻现出震惊之色,宝贝似的赶紧把那枚古钱币收进自己的口袋。

    “说话算话,跳舞,这个给我。”

    罗绮笑的更加开心,“我以为你不会向金钱低头,挺有骨气的,没想到一块钱买通了,说实话有点失望,不过你跳吧,跳完了那一块钱是你的了。”

    后仇科仇酷艘术接孤远接后

    唐阳羽心甘情愿开开心心的跳舞,高兴不如跳舞,开心不如跳舞,别说让他跳舞是让他罗奔他都愿意,反正这深山老林的谁知道谁能看到?

    后仇科仇酷艘术接孤远接后唐阳羽嗖的一把夺了过去,拿在手里仔细观察,然后脸立刻现出震惊之色,宝贝似的赶紧把那枚古钱币收进自己的口袋。

    最多运气不好撞到在外面暴风雪游荡的大黑,大黑看见了没啥,反正他对她也没兴趣,不管她是大黑脸还是美若天仙。

    他都没兴趣。

    一段舞蹈跳完罗绮长大嘴巴,指着他疯狂的输出,“你还真是随时随地都能这样……还是人么?”

    唐阳羽才不管,衣服都顾不得穿蹲到火堆边一脸狂热的去研究罗绮随便扔出来的那一块钱去了。

    这可不是普通的一块钱,或者说这根本是不是一块钱,这是已经消失不见了的楼兰古城楼兰国王自己亲手打造的三枚通天金币之一!

    这是无价之宝!

    据《史记·大宛列传》和《汉书·西域传》记载,早在2世纪以前,楼兰是西域一个著名的“城廓之国”。它东通敦煌,西北到焉耆、尉犁,西南到若羌、且末。古代“丝绸之路”的南、北两道从楼兰分道。

    它是华府魏晋及前凉时期西域长史治所,位于新疆罗布泊西北。因遗址出土的汉书,用“楼兰”佉卢对音为“库罗来那”称呼该城而得名。

    20世纪初,英国人斯坦因等曾多次来此盗掘。50年代后,华府学者进行了调查和发掘。

    让人们津津乐道的是楼兰古国属西域三十六国之强国,与敦煌邻接,公元前后与汉朝关系密切。古代楼兰的记载以《汉书·西域传》、法显还有玄奘的记录为基础。

    《汉书·西域传》记载:“鄯善国,本名楼兰,王治扦泥城,去阳关千六百里,去长安六千一百里。户千五百七十,口一万四千一百。”法显谓:“其地崎岖薄瘠。俗人衣服粗与汉地同,但以毯褐为异。其国王奉法。可有四千余僧,悉小乘学。”玄奘三藏在其旅行末尾作了极其简单的记述:“从此东北行千余里,至纳缚波故国,即楼兰地也。”

    但是他们飘忽不定,汉时的楼兰国,有时成为匈奴的耳目,有时归附于汉,介于汉和匈奴两大势力之间,巧妙地维持着其政治生命。由于楼兰地处汉与西域诸国交通要塞,汉不能越过这一地区打匈奴,匈奴不假借楼兰的力量也不能威胁汉王朝,汉和匈奴对楼兰都尽力实行怀柔政策。

    汉武帝派博望侯张骞出使大月氏,缔结攻守同盟失败。此后派遣大军讨伐远方的大宛国,又多次派遣使者出使西域诸国。这些使者通过楼兰的时候,楼兰由于不堪沉重的负担,以至杀戮使者。汉武帝终于派兵讨伐楼兰,结果作为降服的证据楼兰王子被送至汉王朝作人质。楼兰同时也向匈奴送去一个王子,表示在匈奴、汉之间严守立。

    结远仇远方艘恨所月月结秘

    此后,汉远征军攻打匈奴一个属国时,楼兰王通匈奴,在国内屯驻匈奴的伏兵,激怒了汉朝廷。汉武帝再次派兵讨伐楼兰,直逼首府扦泥城,楼兰王大恐,立刻打开城门谢罪,武帝要其监视匈奴的动静。公元前92年楼兰王死去,招在汉朝作人质的王子回去继位,王子非常悲痛,不愿轻易回国,由其弟继承了王位。新王时间不长死去,匈奴趁这个机会以昔日在自己国家作人质的前国王的长子继承了王位,汉武帝听到这个消息后大吃一惊,迅速派使者前往劝诱新立国王至汉朝廷,欲扣作人质,未能成功。

    此后二三年间,汉与匈奴没有发生重大事件,表面非常安定。楼兰国境接近玉门关,汉使者经常通过这个关门前往西域诸国,要经过楼兰境内名为白龙堆的沙漠,沙漠经常有风,将流沙卷入空形状如龙,迷失行人,汉朝不断命令楼兰王国提供向导和饮用水,因汉使屡次虐待向导,楼兰拒绝服从其命令,两者之间关系恶化。汉昭帝最终派傅介子暗杀了新国王。为在汉朝廷作人质的王子婚配一位美姬送回楼兰继承王位。

    但是国王战战兢兢害怕遭遇暗杀。汉昭帝在保护国王的名义下派部队驻屯楼兰境内,从而为讨伐匈奴和西域诸国获得了主动权。此后汉王朝势力衰弱,楼兰再次走向衰落甚至后来的灭亡。

    当然最为世人关注的还是古楼兰消失之谜,唐阳羽从小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不多,他现在熟知的熟悉的绝大部分历史都是家里老头子硬逼着他学的。

    可古楼兰却是他从小自己感兴趣,并且在老头子的强势阻挠干扰之下坚持研究和学习的。一开始他不觉得怪,后来他才发觉不对。

    家里老头子的不对,因为老头子对于他接近楼兰这事十分震怒。

    老头子对他很严厉,语言暴力更是家常便饭,可是老头子很少打他,即便动手也是给两巴掌,而且不打脸,更不会用什么拐杖桌椅板凳什么的。

    但是知道他痴迷古楼兰的时候老头子直接把身边的凳子砸了过去,唐阳羽光荣负伤。可哪里有压迫哪里有反抗,老头子越是严厉禁止唐阳羽越是觉得这里边有事。

    孝子总是那样,越是大人不让他知道的他越是想知道,想方设法剜门子盗洞也要知道。唐阳羽属于这类。

    关是唐门的起源,可是唐门跟古楼兰的关系也许更为密切。

    结远远仇酷孙术战冷结由太

    关和古楼兰是唐阳羽必须搞清楚的两个课题,寻根问祖,同时也许还埋藏着唐门不为人知的绝世隐秘。

    关还好办,在那,贫穷也好富裕也罢,不会自己跑了。

    为此唐阳羽投入了很大的精力去研究和发掘,虽然到现在为止他还一次都没有去过楼兰遗址,因为他认为楼兰古国真正的心不是现在的遗址,另有别处。

    也因此他对古楼兰的消失之谜相当清楚。公元400年,高僧法显西行取经,途经此地,他在《佛国记》说,此地已是“无飞鸟,下无走兽,遍及望目,唯以死人枯骨为标识耳”。

    楼兰--这座丝绸之路的重镇在辉煌了近500年后,逐渐没有了人烟,在历史舞台无声无息地消失了。根据《水经注》记载,东汉以后,由于当时塔里木河游的注滨河改道,导致楼兰严重缺水。敦煌的索勒率兵1000人来到楼兰,又召集鄯善、焉耆、龟兹三国兵士3000人,不分昼夜横断注滨河引水进入楼兰缓解了楼兰缺水困境。但在此之后,尽管楼兰人为疏浚河道作出了最大限度的努力和尝试,但楼兰古城最终还是因断水而废弃了。

    但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更有人说楼兰的死亡,是由于人类违背自然规律导致的,楼兰人盲目滥砍乱伐致使水土流失,风沙侵袭,河流改道,气候反常,瘟疫流行,水分减少,盐碱日积,最后造成成王国的必然消亡。

    无论怎么说,唐阳羽知道有一点是肯定的,给楼兰人最后一击的,是瘟疫。这是一种可怕的急性传染病,传说的说法叫“热窝子病”,一病一村子,一死一家子。在巨大的灾难面前,楼兰人选择了逃亡——跟先前的迁涉一样,都是被迫的。楼兰国瓦解了,人们盲目的逆塔里木河而,哪里有树有水,往那里去,那里能活命,往那里去,能活几个是几个。楼兰人欲哭无泪。他们路的时间,正赶前所未有的大风沙,是一派埋天葬地的大阵势,天昏地暗,飞沙走石,声如厉鬼,一座城池在混浊模糊轰然而散……

    至此,辉煌的楼兰古城也永远地从历史无声地消逝了。虽然逃亡的楼兰人一代接一代地做着复活楼兰的梦,但是,梦只能是梦。而且,梦到最后,连做梦的人都等不及,消失了,楼兰,依然是风沙的领地,死亡的王国。

    唐阳羽更在乎的是逃亡的楼兰人一代一代的希望复活楼兰国的梦,因为关是楼兰后人长期生活的地方。

    唐门不是真正起源关而是楼兰,甚至连神秘的修复手艺也是起源神秘的楼兰。

    唐阳羽还研究以及自己制作了许多相关地图,准确标记三条大河,孔雀河与车尔臣河汇入塔里木河,经库鲁克河流入罗布泊,而罗布泊是古楼兰的生命之源。

    所以罗布泊的迁移,使楼兰水源枯竭,植物死亡,导致了气候恶劣,楼兰人继续留在这里只能坐以待毙,于是他们只好弃城别走,楼兰古城也在历史消失。

    许多学者也认为,古楼兰的衰亡是与社会人因素紧密相连的,华府古书记载楼兰古国的最后存在时间在东晋十六国时期,这正是华府历史政局最为混乱的时期,北方许多民族自立为藩,相互战争。而楼兰正是军事要冲、兵家必争之地。频繁的战争、掠夺性的洗劫使楼兰的植被和交通商贸地位受到了毁灭性的破坏。

    而沙漠边缘的古国,丧失了这两个基本要素,也不可能存在下去。于是,它变成了今天满目黄沙、一片苍茫的景象。

    唐阳羽很希望消失的古楼兰是华府人自己发现的,可是事实相反,还是外国人发现的。

    孙不地远独敌学接孤由诺主

    1900年3月,瑞典探险家斯·赫定沿塔里木河向东,到达孔雀河下游,想寻找行踪不定的罗布泊。3月27日,探险队到达了一个土岗。这时,糟糕的事情发生了,斯·赫定发现他们带来的水泄漏了许多。在干旱的沙漠,没有水等于死亡。他们于是去寻找水源,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发生了,一座古城出现在他们的眼前:有城墙,有街道,有房屋,甚至还有烽火台。

    孙不地远独敌学接孤由诺主罗绮凑过身子,“如果入夜我还没回来你也不会出去检查,也不会去找我,对么?”

    斯·赫定在这里发掘了大量物,包括钱币、丝织品、粮食、陶器、36张写有汉字的纸片、120片竹简和几支毛笔……

    斯·赫定回国后,把物交给德国的希姆莱鉴定。经鉴定,这座古城主是赫赫有名的古国楼兰,整个世界震惊了,而在斯发掘的物当最值钱最耀眼的是楼兰故国王亲自锻造的通天金币,一共三枚。

    可是现在世人却一枚都找不到了,而且在斯的公开记载也没提到过,是私下里的秘密笔记记载的。

    斯说着三枚通天金币是灵物,是有生命的,同时具备超越人类认知的未知的巨大能量。

    甚至面雕刻的符如果被解密了可以毁灭整个世界。

    所以他将它们存放在一个永远也没有人可以找到的地方,当然他曾经尝试利用高炉融化金币,还有用切割粉碎等等。

    但是都不能破坏通天金币分毫。

    密码,咒语,唐阳羽视若珍宝的检查着,因为这是老头子临死之前跟他说的为数不多的几个秘密之一。

    活着的时候他禁止孙子接触楼兰,马要死了却说了一句话,“找到通天金币和杏公主象牙真身雕像,放到我的坟前给我陪葬。”

    但是说实话对于楼兰古国已经了解颇多的唐阳羽认为那是痴人说梦,认为这两样东西一样都不可能找到,老头子临死还这么说是为了让他死心。

    远离古楼兰。

    被称为“楼兰美女”的那位楼兰女人,更漂亮的一位楼兰姑娘被称为“杏公主”。

    而无论是被称为“楼兰美女”的干尸,还是被称为“杏公主”的干尸,她们生活的年代都差不多,距今大约3年。楼兰美女和杏公主的发现地点也都是在孔雀河的下游地区,二者相距大约200公里,都是在古楼兰国境内。

    所以也可以说,杏公主是更受人们追捧的另一位楼兰美女。

    到过杏墓地的人,留下的第一个强烈印象是杏墓地的沙山密密麻麻矗立的胡杨木柱。

    这些木柱有140根,根据死者的性别不同而不同。女性棺前立的是基本呈多棱形的粗下细的木柱,高度一般1.3-1.5米左右,部涂红,缠绕毛绳、固定草束;男性棺前则立一外形似木桨的立木,大、小差别很大,大的高达2米、宽0.8米左右,其涂黑,柄部涂红。

    为什么要把如此多的木柱立在沙丘面?它们是做什么用的?

    后地远仇情孙学所孤秘术独

    1934年,瑞典考古学家贝格曼到达这里时,曾认为立柱面可能会有屋顶,并且在很久以前被风吹走了。

    华府考古研究所杏考古队在考古发掘后,推翻了立柱面可能有屋顶的推测,并得出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结论---所有的木柱都是死者拥有的纪念物。

    ”多棱形的粗下细的木柱可能象征男跟,桨形立柱则象征女音。”考古人员说。

    矗立在墓地央的一根高大的、顶部呈尖锥状的立柱有了最终的归属。它是属于一位年长的妇人的。这是目前发掘出的最大的一个”男跟”,它通体被涂成红色,端线条浑圆,段被雕成9棱形,立在老妇人棺木头部的位置。

    正如”男跟”一样,”女音”同样以夸张的大例显示着它的非同凡响。它们和粗壮的”男根”一起,组成了杏墓地神秘而惊世骇俗的生殖崇拜化景观。

    唐阳羽知道人类早期化对生殖的崇拜在很多民族的遗存都有发现,但像杏墓地这样极度的崇拜方式却举世罕见。

    当然如此神秘的景观自然是不会轻易被人发现。埋葬“杏公主”的杏墓地的发现,更富有神秘的色彩。

    世纪30年代说起,那边有个猎人叫奥尔得克,误打误撞进入了罗布泊深处,几天后竟然活着回了家。回家之后,逢人便说,他遇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自己在沙漠深处发现了一个有着千口棺材的鬼城。

    艘不地不方后恨所孤主仇术

    瑞典探险家兼考古学家贝格曼得知这件事情后,马启程来到国的罗布泊。花大价钱请奥尔得克做向导,去寻找这个有一千口棺材的鬼城。可是接下来的考察经历却是离而又曲折。

    贝格曼一行先是陷入了迷魂阵,在沙漠怎么走都是回到了原地。接着,他的同伴离地生病了,还老说自己见到了可怕的幽灵。向导奥尔克呢,也迷路了,不想继续寻找了,说什么那地方已经消失了,还说什么那里有魔鬼守着,任何人靠近都会有灭顶之灾。

    结地远科方艘球陌冷显阳

    孙远远科情结球陌冷结考太

    贝格曼的团队在沙漠寻找了十多天,还是一无所获。人困马乏,加沙漠的炎热,贝格曼感觉自己的身体也快支撑不住了,他好像陷入了梦境,突然他睁开眼睛,指着远处的一个小山包说,是它!

    终于,神秘的杏公主第一次向世人展示了她神秘的面容。

    当贝格曼发现杏公主的时候,是震惊还是欣喜若狂?

    “高贵的衣着,间分缝的黑色长发,戴着一顶装饰有红色带子的尖顶毡帽,双目微合,好像刚刚入睡一般,漂亮的鹰勾鼻、微张的薄唇与露出的牙齿,为后人留下一个永恒的微笑。”

    当年杏公主是在古楼兰国境内孔雀河下游,一条没有名字的杏旁边被发现的,贝格曼随口把它叫作”杏”。所以这块墓地,后来被人们称为为杏墓地。

    唐阳羽一边看着手里的通天金币一边自言自语,“一个凝固而永恒的微笑,但是这个微笑生动而具有感染力,以至于让看到的人都在内心产生了一种愉悦感……”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重生盛宠:总裁的〕〔独宠娇妻(重生)〕〔与鬼同眠:鬼王,〕〔一胎二宝:冷血总〕〔重生渔家有财女〕〔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纨绔医妃:世子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