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靠山〕〔都市重生之仙界归〕〔儒圣天下〕〔独宠一世:总裁老〕〔叶小梵异世修神记〕〔网游之我是大BOSS〕〔首长老公,上车吗〕〔空间灵泉:农家俏〕〔林门娇〕〔命运之眼〕〔总裁宠妻超给力〕〔透视小包工头〕〔仙道歧途〕〔山村小岭主〕〔盛世田宠〕〔重生三国之孙权大〕〔女巫的神奇奶爸〕〔遨游仙武〕〔女帝的大内总管〕〔系统开发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1025章 龙魂之战
    身后的人却没有任何反应,他们好像在看戏,在欣赏一部华府版本的《泰坦尼克号》。罗绮就是罗斯,唐阳羽就是杰克。

    反正在唐阳羽莫名其妙的跳下去的那一刹那他们的神志并不清醒,他们都沉浸在剧情之中不能自拔。

    罗绮就站在唐阳羽身后,像情人一样轻轻的将他推向悬崖,然而她却没有跟着殉情,没有跟着跳。她想杀他!

    大黑是人群中最先反应过来的一个,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风很大,风卷着地上的雪模糊了她的实现,等到她想要冲过去拉住他的时候已经晚了。

    艘不仇不鬼结学接冷远远术

    “要你命!”但是大黑没有一秒钟的犹豫还是冲了过去,老板死了她替老板报仇就好了,也不能白拿了他一个月5000块薪水。

    所以大黑像一道闪电一样冲杀站在悬崖边的罗绮。

    就在她冲到近前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唐阳羽竟然没有掉下悬崖,竟然在跳下去的一瞬间又跳了回来,就像是跳水动作的后空翻。

    这不是什么高难度动作,唐阳羽从六七岁就喜欢玩这个。前空翻后空翻,不过敢在冰雪覆盖的百丈悬崖上玩这个也绝非一般人能做出来的。

    罗绮没躲没闪,也许她没察觉到大黑的致命偷袭也许她知道大黑不会真的下手,对于大黑这个级别的杀手早已经练就了收放自如的精确手法。

    风雪中唐阳羽走了回来,从悬崖边,从死亡边缘,甚至还扶了冲的过猛的大黑一把。

    本来她是不打算收招的,她要么不出手出手必杀人,因为她是大黑。

    即便罗绮并不是真的要杀死老板但她做出了这样的举动,即便老板没死,那么在大黑心里罗绮也必须死。

    这是她的个人原则。

    其实是唐阳羽及时出手阻止了她,她没有跟老板计较,那一瞬间她突然觉得这个老板对她有多重要。

    她咬着牙恶狠狠退后,目光如刺刀般冷冷扫过罗绮那张精美绝伦的脸。

    孙不科地情孙恨陌月闹冷指

    罗绮看着死而复生的唐阳羽,笑了,“恭喜你过了我这一关。”

    原来这竟然是罗绮故意设置的关卡,她是个绝妙的演员,演技登峰造极,因为没有任何人看出她在演戏。

    或者说人们都沉浸在她的戏中,竟然忽视了她真的要杀人的这个举动。

    唐阳羽抬手摸摸鼻子,“我没想到你居然可以在一段时间内制造出这么大的一个幻境,把所有人都拉入其中。水下白龙已经死了,九层龙魂没了八层,只剩下一层而已。人们都知道那是海市蜃楼,可是当水下白龙真正出现的时候还是会不自觉的本能的认为那白龙是真的,是活的,不自觉的掉入它的圈套之中。”

    “你真的相信我?不怕死?”罗绮很直白的问。

    “当然相信,从看你第一眼就相信。”唐阳羽回答的也很直白。

    “为什么,为什么相信我?”罗绮追问。

    “因为……你长得漂亮……屁股还大……屁股大的女孩除了能生养以外……人品也错不了……”唐阳羽再次搬出他的神级屁股理论。

    孙不不远独敌察所冷战羽科

    孙不不远独敌察所冷战羽科唐阳羽也笑了,他们都是普通人,跟庞媛媛一样。刚才白龙峰上只是一场普通的战斗,很刺激很危险也很过瘾。

    结远远仇情艘球陌月阳接情

    在场的人表情痛苦,比吃下一只活蟑螂还要痛苦。

    这算什么理由?

    这不就是赌命么?

    这就是看见漂亮女人就走不动路就深陷其中,人家把他卖了他还帮人家数钱,人家把他杀了他还笑着感谢人家。

    结仇地不独后术所阳球后显

    这不是傻么?

    结仇地不独后术所阳球后显唐阳羽有点不好意思,“咳咳,罗绮同学,虽然我也有那么一小会觉得自己真的很厉害很牛逼,但是你总是这么直白的夸我我还是会骄傲的……”

    悬崖边上,站在悬崖边上的都是勇者,水下白龙随时可能出现,战胜水下白龙还要靠他们俩。

    而且他们一个是唐门老大,一个是神狼族的女头领。

    身份地位都非同一般。

    站在后面的庞家人只不过是辅助,大黑是保镖,仅此而已。

    还有个献祭者,庞初心正背在身上,昏迷不醒。

    风猛的停住,雪也停住,风雪都停住。

    孙不仇地鬼结球所阳早接克

    镜子面一样平静的白龙湖水面开始出现旋涡,从小到大的一个大漩涡,飞快的变成一个巨大的旋涡,飞快的运转着。

    喔呜。

    紧接着他们就听见一声龙吟,巨大的龙吟,想撤整个冰雪山谷。

    然后旋涡中心的湖水开始向两边散去,仿佛让开了两条路,突然一个白色的水雾之中的龙型白龙垂直升空,身子竟然有几十米长,头却模模糊糊的看不清,好像根本没有头!

    孙仇仇不鬼结术由月月敌克

    罗绮依然跟唐阳羽并肩而站,眼里充满蔑视,“你看,根本狐假虎威而已。”

    孙不地不酷后球所孤所最后

    唐阳羽可不这么想,因为他难受极了,身体好像被撕裂一样,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疼的,钻心的疼,撕心裂肺的疼。

    疼的他恨不得满地打滚。

    孙仇不科鬼结学战孤冷结远

    孙仇不科鬼结学战孤冷结远其实是唐阳羽及时出手阻止了她,她没有跟老板计较,那一瞬间她突然觉得这个老板对她有多重要。

    疼的他恨不得直接跳下悬崖一了百了。

    因为他的体内有庞媛媛的献祭者真气,那味道水下白龙期盼了一千年,足足千年。它怎么能分辨不出来?

    孙科不远独结球所冷后球通

    龙身继续升腾,无穷无尽,唐阳羽知道这都是假象,幻象。

    但是他还是本能的往前走,想要靠的近些,看的清楚些。

    罗绮伸手拉他,他却在极度的痛苦之中淡淡一笑,贴过来趴在她耳边,“去后面照看好庞媛车……我敢保证她很快就会被唤醒……然后无法阻拦……”

    “前面的事交给我……演戏要逼真一点那条蠢龙才会信……”

    说着他竟然又往前了一步,好像失去了魂魄一般。

    罗绮面临着一个抉择,是选择辅助唐阳羽还是去后面照看随时都可能被唤醒爆发的献祭者。

    最后她选择了后者,唐阳羽相信她,不管因为什么原因他都相信她,至少这点是真的。

    那么她也选择相信他,相信他一个人可以应付。

    尽管她心里也没底。

    她对白龙岭白龙湖知道的比唐阳羽要多很多,可是跟水下白龙的龙魂斗,她也是第一次,也没有经验。

    唯有选择相信。

    ……

    庞初心开始感觉到巨大的压力,就像是有一块一千斤的大石头压在她的身上一样,压的她喘不过气了,甚至无法继续站立。

    她知道危险才刚刚开始,媛媛才是真正的献祭者,她体内的灵魂一定会被白龙召唤,唤醒。她必须替她抵挡。必须坚持住,她垮掉媛媛就会死去。

    当然她身为大地巫师自然有她的办法,可还没等她发出大地巫术前面跟唐阳羽并肩作战罗绮回来了,罗绮对着她眨了眨眼,那意思不要运用巫术。

    会适得其反,让她来。

    她其实看起来也没做什么,只不过走到庞初心身后伸手遮挡住庞媛媛的眼睛。

    仅此而已,但是庞初心却一下子觉得卸去了身上的大石头,立刻神清气爽,可以自由畅快的呼吸了。

    她不知道罗绮用了什么方法,应该是一种心术。

    艘科科科独艘球接冷通封

    敌不科仇方结察战孤结艘考

    极其高明的心术。

    别说这种战斗,即便是百万大军对垒也是攻城为下攻心为上,一个见一个杀一个的杀神将军实际上作用是不如那种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的军师,更不如那种不动一兵一卒就能攻城拔寨的高人。

    杀神将军用杀戮征服,可是征服只是第一步,接下来的统治才是长久,靠杀戮征服的城池很难统治,会反抗者四起,硝烟不断。

    但是依靠攻心术得到的城池统治起来却要容易的多,因为城里的人们是心甘情愿被新来者统治的。

    孙不仇科独孙察战闹指毫考

    庞初心要运用自己的大地巫术对抗龙魂就是正面交锋硬碰硬,而罗绮的心术则是屏蔽庞媛媛的灵魂,这个更简单,效果也更好。

    庞媛媛这个献祭者的情况一下子稳定下来,稳定到庞初心和罗绮可以有时间聊天。

    庞初心开始担心前面第一线战斗的唐阳羽,“你撤下来他顶得住么?”

    罗绮实话实说,“我不知道。”

    庞初心一愣,“你还真是诚实的让人难受,是他让你撤下来的对吧?”

    罗绮点头,“他是对的,水下白龙第一目标就是献祭者,得到献祭者的身体然后复活自己的龙身和那八层龙魂。所以我跟着他在前面一起对抗仅剩下的那一层龙魂并不明智,我只要保证献祭者不被白龙召唤唤醒就成功了。”

    “前面的唐阳羽只要坚持过眼前的短暂的艰难和痛苦,他身上的九头黑猫气就会重伤还不知情的龙魂!”

    庞初心长长的呼了口气,“所以唯有选择相信……你们配合倒是默契十足……”

    后科科地情结球接冷独秘察

    她不再说话,这不是一个战场,而是两个战场,唐阳羽独自抵挡在最前线,她和罗绮则守护好庞媛媛。

    庞媛媛的灵魂被罗绮的心术屏蔽,眼睛无法睁开耳朵无法听见,但是她的双手双脚却开始挣扎,反抗。

    力气很大,眼看着下了咒语的藤条就要被挣脱。

    庞初心开始施展咒语,大地咒语,她的咒语能让整个大地为之沉静,让四周一切变得安静安详。

    果然管用,庞媛媛很快就不在反抗,不再挣扎,像是进入了深度睡眠一样,睡的很安稳很香甜。

    嗷呜。

    结不远仇独敌察战月远结孤

    嗷呜。

    湖面上已经达到百米以上的白龙龙身再次发出两声龙吟,但是听起来更像是嚎叫,悲惨的嚎叫,唐阳羽的身上开始发出一股黑色气息。

    没有味道,黑的十分纯粹,黑的纯净而光亮,人们第一次看见如此美妙的黑。

    但是不是,黑,黑才是更永恒的主题。

    九头黑猫气!

    庞初心和罗绮几乎异口同声道。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瞬间一切都重新归于平静,湖面平静,没了旋涡,没了龙身,没了龙吟,什么都没有了。

    风和雪也彻底停住。

    全都正常了。

    庞媛媛也缓缓睁开眼睛,庞初心帮她解开身上的藤条,她站在那看着白龙湖的方向有些发呆,她还需要适应。

    但是没事了。

    至少水下白龙的第一次攻势没有成功。

    它也许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攻击,但是庞媛媛体内的献祭者真气已经全部散发出来,她再也不是献祭者了,再也不会被白龙诅咒噩梦惊扰。

    ……

    2小时过后半兽人山洞,有四个人,还是他们进山时候的四个人,唐阳羽庞媛媛大黑和罗绮,庞振国他们回了东侧入口那个地下通道秘密据点。

    唐阳羽则更喜欢多走些山路,多欣赏下雪景回了半兽人山洞。

    地下通道虽然很快很安全很方便,可是唐阳羽不愿意呆在地下,他觉得有些压抑。他更喜欢半兽人山洞这原始人的生活。

    大家围着一个火堆有吃有喝又温暖。

    这感觉真好。

    后科地科独结学所冷科封羽

    这是活着的感觉。

    他无法描述刚才那种被撕裂的疼痛,也无法言说有多痛苦,他也不会说,他承受住了,他的意志力没有问题,重要的是他的身体也承受住了。

    结远远不鬼后察所阳敌羽学

    那一刻他在道法自然,他在吸收整个白龙峰的灵气,天地的灵气,自然的灵气。水下白龙虽然只剩下一层龙魂,但是煞气太重太重。

    可是龙魂的煞气再重再厉害也没有白雪皑皑冰天雪地的白龙峰的天地灵气厉害,因为道理很简单,天地有正气,正气出乾坤。

    他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个没事人一样,大家一起动手做饭,当然庞媛媛属于伤员病号,所以她斜靠在兽皮包裹的石墩上,一边烤火一边看着大家忙活。

    结科不科独孙察陌闹指通通

    她这才有了重生的感觉。

    从白龙峰下来的时候她的身体完全是冷的,像是个死人,脑袋浑浑噩噩,就是一具尸体。现在她活了过来,身上开始有温度,恢复人的温度。

    她感觉自己就好像是不眠不休连续骑行了十几个日夜,然后体力不支晕倒,然后她以为她死了,一定会死了。

    因为晕倒以后噩梦连连,她以为她到了地狱。

    她的身体被一个血盆大口吞噬。

    然而她又活了过来,因为在她被吞噬的瞬间她的前面出现一个山一样强大的背影,她的身后则多了一双温暖的小手。

    前面是唐阳羽后面是罗绮。

    一直背着她的追着她的是姑姑。

    他们没有放弃她把她从死神手里夺了回来,她拥有了新的生命。只是她的身体还很虚弱,本来相对眼前的这三个怪兽级别的家伙来说她就是个普通人,就最为柔弱。

    唐阳羽一边烤土豆一边对着她做了一个吐纳的动作,那意思你尝试下道法自然。

    艘仇科仇酷结察由闹接接恨

    如果让唐阳羽面对面的讲解教授那么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教会别人道法自然,他自己的道法自然靠的是身体的本能。

    那么他就用同样的身体的本能和反应告诉庞媛媛如何道法自然,他相信这行得通,没问题。因为他们极度亲密的时候两人的身体是完全融合的完全相通的。

    孙不仇远情敌球由闹鬼技

    庞媛媛笑了,灿若夏花,对他比划了一个蠢货的手势。

    那意思还用你说?

    我一直都在道法自然,被打晕了梦里都在吸收天地灵气,否则即便不被白龙召唤醒来也会被龙魂折磨死去。

    肉体和精神同时死亡。

    唐阳羽也笑了,他们都是普通人,跟庞媛媛一样。刚才白龙峰上只是一场普通的战斗,很刺激很危险也很过瘾。

    “是不是觉得有点心力交瘁?”罗绮在做主食,小米粥和蒸馒头,没错半兽人山洞里还有金黄的小米,自己种植的,还可以蒸馒头,小麦也是自己种植的。

    都是纯粹天然的食物。

    “还好,我喜欢挑战,难度越大的挑战越是喜欢。人都是被自己吓到的,当人开始不害怕,开始不自己吓自己的时候,那么人才是不可战胜的神。”唐阳羽的回答很有趣也很嚣张。

    罗绮一愣,“你这么快就把自己上升到神的级别了?”

    唐阳羽摇头,“没有,只是一种觉悟,任何时候都不要怕。但是人不可能真的完全不害怕,只能锻炼着不那么害怕。”

    “你会心术?”

    罗绮点头,“会一点,其实并不是很精通,因为庞媛媛是个普通人普通的身体和心智,所以效果才会比较好,如果当时换成是你,我的心术是无法屏蔽你的灵魂的。”

    唐阳羽吧嗒吧嗒嘴,“好吧,怪不得庞初心说你诚实的可怕。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事肯定不能就这么结束了,水下白龙肯定会卷土重来的。”

    罗绮才是这次白龙岭的指引者,尽管庞初心才是大地巫师。

    “我不知道。”罗绮再次诚实的可怕。

    “那我们就暂时在半兽人的山洞住下来,等着白龙再次现身?或者我抓紧时间修复狼堡龟壳地图,然后进入地下狼堡,找到白龙的藏身之地直接消灭它?”唐阳羽用的是反问句,实际上的情况就是如此。

    这里的事情必须搞定才行。

    这里对他是危险之地,一不小心命就没了,但也是福地,因为他只要修复好狼堡地图进入地下狼堡不但可以杀死白龙剩下的一层龙魂,还可以拿到龙族权杖直接成为龙尊。

    东方不亮西方亮。

    他与其在京城龙族之内虚与委蛇一波三折的争取龙尊之位还不如来个更痛快的,就像是张波同学的伟大轨迹。

    孙地科地鬼敌察所闹显显

    从不被认可的龙女,到被几大祭祀捕杀的叛龙,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圣王,整个龙族之王,仅次于万古龙王的存在。

    直接成为如今龙族最牛逼的一个。

    后远仇科独艘恨接孤太酷恨

    后远仇科独艘恨接孤太酷恨龙身继续升腾,无穷无尽,唐阳羽知道这都是假象,幻象。

    谁还敢反抗?

    都得特么的跪着!

    唐阳羽亲手把张波同学推上圣王之位,那么自然也可以走捷径让他自己直接成为第一龙尊,毫无争议的第一龙尊。

    “对,就是这两种办法,我觉得第二种更好。”罗绮就是这样直接的人,说话其实很可爱,最重要的是她很低调而且真实。

    不会因为拥有特殊身份就耀武扬威或者整天冷着脸,她就是罗绮,就是西北大学大四学生,仅此而已。

    她要守护神狼族,要守护乾陵地宫,这都没关系,她按部就班的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就行了。

    也许她现在心里还想着要在庞家的公司里找一个什么样的职位好呢。

    白龙峰上她只跟庞建国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没有任何交集,也就意味着庞建国只能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但是现在还无法与她谈判沟通。

    现在最接近她的人是唐门唐阳羽。

    大黑在旁边切菜,没错大黑会切菜,大黑什么都会做,但是做饭不好吃也不难吃,能吃而已,普通水准。在她眼里某一天眼前的两个女人都是她密门宗诛杀的对象。

    她们没有得罪她,但是她们会让二黑伤心,在这个世界上让二黑伤心的人都得死。

    包括她的老板。

    她的人生就只有杀戮,没有其它,杀戮是她与生俱来的气质。

    所以罗绮看了她一眼,苦笑,“你胆子真大,心也大,居然把那样一个杀神带在身边,你应该很清楚她爆发了不但会杀死敌人也会杀死你和你身边的人。”

    唐阳羽抬手摸摸鼻子,他的脸已经变成了小花猫,在火光的映衬下特别的呆萌,罗绮忍不住抬手帮他擦擦,他咧嘴一笑,一口洁白的小白牙,整齐而健康。

    让人看了心里很舒服,很有好感。

    “信任,我相信她,当然知道她有可能会杀了我,但是没关系,我跟她说过与其到时候死在敌人手里还不如死在熟人手里,我没什么怨恨。”

    罗绮一愣,忍不住上下打量,“你这观点倒是挺奇特的,但是其实你也怕死不是么?”

    唐阳羽翻翻白眼,“我当然怕死,我年纪轻轻的刚上大学还没结婚生儿子呢,怎么能就怎么不明不白的死了?可是你也知道越是怕死越会死的快,所以只有换种方式,努力的活下去就行了。”

    结不科远鬼敌球接阳羽通我

    罗绮似乎从唐阳羽的言语中得到了什么启发,眼睛发亮,笑的有点没心没肺,又有点小崇拜,“没想到你的境界已经这么高深了,其实刚才真正救献祭者性命的不是我也不是庞初心而是你,是你用身体教会她的道法自然。”

    “以前我只听过而已,现在才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武力灵力都不如道法自然。”

    唐阳羽有点不好意思,“咳咳,罗绮同学,虽然我也有那么一小会觉得自己真的很厉害很牛逼,但是你总是这么直白的夸我我还是会骄傲的……”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重生渔家有财女〕〔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萌宝当道:妈咪要〕〔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