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电影世界旅行〕〔官道漫漫〕〔恶魔游戏〕〔道门振兴系统〕〔绝地大吃鸡〕〔风流青云路〕〔都市神级弃少〕〔至尊狂妃:魔帝,〕〔娇妻引入怀:520次〕〔红线小娇妃〕〔我的仙女总裁老婆〕〔吞天龙王〕〔万界碰瓷王〕〔抗战之第十班〕〔重生之玄学首富〕〔恶魔就在身边〕〔玩锤子牧师〕〔全民进化时代〕〔绝世神医〕〔偷心教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1022章 亲密接触
    唐阳羽抬手看表,“我们最晚早晨7点出发,现在还剩3个小时,你先去洗洗吧,我在房间等你,楼左边那间。手机端m.”

    庞媛媛心跳加速,唐阳羽突然转换话题避重轻,但显然他不是避重轻,他是把事情按照轻重缓急来排列。

    庞媛媛咬咬牙还是钻进卫生间冲澡去了。

    即便什么也不做她也要冲个澡,一路折腾下来她觉得自己身脏死了,她没有洁癖,可是天生洗好干净。

    这不矛盾,不一定爱干净的人都有洁癖。

    敌远地科酷孙学所冷科陌诺

    敌远地科酷孙学所冷科陌诺但是能在这种情况下双双回想起来也是了不起。

    凌晨4点15分,唐阳羽的房间,庞媛媛穿的跟他一样,大裤衩外加白色t恤,当然所有衣服都大了不止一号,因为庞媛媛还没有罗绮高,不到1米7,也1米67左右。

    穿唐阳羽的衣服自然宽松的不行。

    她里面穿了小衣,故意的。

    推门进来她到不那么紧张,她相信唐阳羽的人品,这件事在白龙岭外面高速服务区的宾馆里已经发生了一次,可是这家伙只敢跟她玩玩亲亲,仅此而已。

    房门自动关闭,她突然问了个问题,“罗绮住在对面?”

    唐阳羽点头,递给她一杯咖啡,速溶的,他不会泡咖啡,速溶的勉强能冲。庞媛媛有点小惊喜,“你泡的?”

    唐阳羽抬手摸摸鼻子,“喝吧,速溶的,有总没有好。”

    敌仇远仇独艘学所闹毫科后

    “本来罗绮不打算今晚跟你见面的,但是后来觉得还是大大方方先见一下较好,否则明早起来会更尴尬。她的身份十分隐秘,在神狼族咸阳梁山之知道的人也不超过5个。如果不是十分有必要她也不会在你面前显露身份的,她一直在西北大学学,修的双学位,马正儿八经的论答辩然后毕业。”

    庞媛媛坐下,坐在床对面的小沙发,唐阳羽则靠在沙发背,“你第一次见她是不是也很吃惊?不光我一个人土鳖吧?”

    唐阳羽苦笑,“我你还吃惊,觉得根本不可能。但是她是罗绮,跟我们想象和情报的那个年妇人完全不同,连庞初心的情报都出了差错可见她的本事的确不小。”

    庞媛媛捧着杯子喝了口滚烫的咖啡,脸蛋马红润起来,其实她刚才进门的时候脸蛋红润,因为刚洗完澡的缘故。现在只是温度来以后更加红润,本身她也有些羞涩。

    此情此景一会要发生什么她已经无清楚。

    “果然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也难免刚才她对我较冷淡。不过不怪她,我看得出来她是在保护我。你跟她相处的融洽好,是不幸之的万幸,因为如果她也像郑霸那样铁了心跟我们作对,那麻烦才大了。”

    敌科仇地方孙恨战月闹由接

    “唐阳羽,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明天的白龙峰我一定要,我不能一辈子都生活在水下白龙的噩梦之。”她突然转变了话题,谈正事。

    唐阳羽什么样她心里清楚,他要想得到她的身体那天有机会得手了,他没那么做,他下不了手。

    艘地科地情孙恨由孤球恨考

    可说他是个懦夫,也可以说他是个正直的身体却诚实的男人。

    这样的男人很真实。

    孙仇仇不鬼后术战冷接接孙

    “我的第一次给你也没什么,我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现在年轻女孩的初恋一般都垃圾的很,预期稀里糊涂的给了别人还不如便宜你。”

    她干脆主动把话说开,否则这家伙会更不好意思。

    敌地科不情结球所阳艘远后

    “我进小区之前你一直在跑步,拼命运动对吧?紧张了?”她又开始逗他玩,这样她也能跟着放松下来。

    既然如此那唐阳羽再不动手真的不是男人了,何况他还是男人的男人。

    他抬手要打开保户具,没想到庞媛媛立刻冲过来夺过去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唐阳羽一愣,“庞媛车,反悔了?保护工作还是要做的,何况我还没给人家钱呢……”

    结不仇远鬼结恨陌阳学敌后

    庞媛媛有些不解,随后哈哈大笑,“你又忘了带钱包,连手机都没带是吧?还说你不紧张?哈哈哈,大半夜的去买保户具然后还欠账?”

    结不仇远鬼结恨陌阳学敌后突然他抓起她的小手,“闭眼睛,看看你能不能跟我一起道法自然,其实是内力气功的运用,效果很好,会让你很快从疲乏脱离出来……”

    “行,唐阳羽,从今儿个起你是我偶像,服了。”

    唐阳羽蹲到地看那盒保护具还可不可以抢救回来,庞媛媛却已经坐到了床,对着他,“喂,过来吧,我的第一次不需要那东西,我想知道最真实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你跟张波都用那个么?”

    后地不远酷孙恨所孤闹太孤

    敌远科地方孙球战闹察科通

    唐阳羽摇头,“没用过,因为她不会怀孕,在特殊的时日之前。”

    庞媛媛微微皱眉,“你说计算好安全期?”

    唐阳羽继续摇头,“不是,龙女在一定年纪一定日期之前都不会怀孕,怎么折腾都不会。”

    庞媛媛很惊,“还有这样的事?那岂不是便宜了你?想怎么折腾怎么折腾?”

    唐阳羽转身拿出两个手帕,一个黑色一个白色,然后十分严肃的说,“庞媛车,要不咱们玩点刺激的吧,咱们都把眼睛蒙,怎么样?”

    庞媛媛想了想,很认真的,点头又摇头,唐阳羽马追问怎么回事,她答,“第一次不用任何东西,咱们坦诚相见……第二次……第三次什么的……可以这样玩玩……你不用这么看着我……你觉得你现在这副模样我还看不出你到底有多禽兽么?裤衩都快被你弄坏了……”

    后不地不方艘学接闹恨独诺

    唐阳羽不好意思的笑笑,下意识低头看看。

    后不地不方艘学接闹恨独诺她里面穿了小衣,故意的。

    唉,果然,他在庞媛车跟前身体诚实的不行,嘴里还算绅士,还在想着最合适的法子,身体却早已经迫不及待。

    挺好。

    单刀直入最好。

    艘仇不科酷结球接阳月吉鬼

    “行……那……”唐阳羽觉得没办法再说下去了,再说下去天都亮了,说太多感觉两人像是在谈生意,太没情调了。

    他从亲亲开始,好在之前他们俩已经亲亲过几次,好在已经有了那么一点点小默契。所以当唐阳羽亲庞媛媛的时候,她只是稍微抵抗了一下顺应起来。

    孙科科远独孙球陌阳孤星阳

    孙科科远独孙球陌阳孤星阳“那你说我现在可以放心的白龙峰了么?”庞媛媛的脸更红更红,不过还坚持的住,将错错,借坡下驴。她也发现了罗绮其实很好相处,跟她学校的小师妹似的。

    她挺主动的,因为她喜欢跟他亲亲的感觉,也喜欢他大手的温度。

    她内心也偏向传统,可是她的身体并不那么传统,也许是她在方圆会馆之内见过的男男女女是是非非亲亲密密太多了,见得多了自然开放的也会多些。

    而且她的书房里最醒目的地方是《素女经》,她没有实际经验却有足够的知识储备。

    唐阳羽迅速进入状态,因为男人总是喜欢猎的,男人的身体总是本能的喜欢新鲜的女孩,年轻漂亮新鲜的女孩。庞媛媛是那种谁见了都会心动的女孩。

    现在在他眼前,在他的掌控之,他当然会狼性爆发。

    于是越来越粗鲁激烈。

    庞媛媛的身体素质足够好,何况还有足够多的知识储备,也许不能百分百衔接,因为激动,因为羞涩,因为兴奋,因为一丝矛盾。但是至少能用一半。

    这让她变得有些与众不同,生涩又成熟。

    两人翻滚在一起,一度庞媛媛占据主动,可是唐阳羽怎么可能让她为所欲为?

    他必须是主角,必须让她臣服。

    既然他要得到她的身体必须让她记住他,让她知道什么是男人,让她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进度瞬间被拉的很快。

    唐阳羽已经变成一头猛兽,温柔?

    哼,不存在的。

    艘仇不科鬼结术战月结情

    这时候的庞媛车需要的也不是温柔。

    艘仇不科鬼结术战月结情唐阳羽点头,递给她一杯咖啡,速溶的,他不会泡咖啡,速溶的勉强能冲。庞媛媛有点小惊喜,“你泡的?”

    “我……”在最关键的时刻她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最后只是死死的抱住他的身子……

    孙地科远独艘术接孤科秘冷

    ……

    时间不是很长,但是相对一个女孩的第一来说已经不短,50分钟左右。

    女孩疲惫又兴奋,女孩的身子还在发抖,她还在回忆,还沉浸在刚才的昏天暗地之。

    书本跟现实不同,想象跟真实的男人更加不同。

    艘科地远鬼孙学接闹吉仇

    她现在脑子里只环绕着两个字:禽兽。

    唐阳羽这家伙哪里是人,哪里是正常男人,他根本是野兽,女孩哪里受得了他,都要死的,死在他的禽兽之下。她甚至觉得自己现在还能喘气,还有思维感觉简直都是个迹。

    她也突然很佩服张波,不但在这家伙的禽兽下活了下来而且还成了龙女,又从龙女成了圣王。但是她的身体跟她不同,龙女圣王的身体肯定她要强太多。

    归根结底她只是个正常人,普通女孩。

    她之前引以为傲的身体和力气在唐阳羽的狂风暴雨之根本不堪一击。

    男人究竟是男人,男人本身是霸道和力气的象征。

    今晚她从里到外从到下彻彻底底的体会到了。

    她努力的呼吸着,像条离开水的鱼。

    她需要时间恢复,她都不知道自己一个多小时以后还能不能起来,她要睡一会,书至少有一点说的是对的,男女亲热之后很容易犯困,很容易睡的很香。

    可是那个可恶的禽兽却已经拿着黑白手帕迫不及待的要重新来过了。

    “你……我睡觉……你……你随意吧……”她叹了口气,虽然精神不太想继续,因为她马要起床办正事,进山。但她的身体跟唐阳羽的一样,都无诚实。

    明明身体都已经到了垮塌的边缘却还是无希望和渴望。

    结科不地方后球由孤察远毫

    于是这家伙毫不犹豫的给她蒙白色手帕,他自己则是黑色手帕。

    哪里来的怜香惜玉?

    敌地科科酷敌学所闹闹早球

    哪里来的温柔体贴?

    都是扯淡!

    他有的是排山倒海,惊涛骇浪,地动山摇。

    一黑一白的蒙眼下,两人进入了全新的境界,全新的模式。

    第一次时候庞媛媛还想着有个罗绮在对面,加本身的紧张和羞涩还收敛许多,现在?

    艘仇远仇酷后球接冷孤陌由

    黑与白的缠绵,冰与火的碰撞,激烈无,从左边的房间一直延伸开去……

    ……

    尽管这房间的隔音很好,而且装修的时候似乎还特意重新增加了隔音材料,很先进的隔音材料。但是右边房间的罗绮还是什么都听到了。

    她对声音本敏感,天生的敏感。

    她正在听音乐,一开始回到楼她是想要真的睡着的,这样会减少很多不必要的尴尬和麻烦。

    可是她也是正在青春欲望正浓的年纪,她很正常,无正常,对于男女亲密本能的想要追求,也很好。于是优美的音乐背景下她用耳朵根对面的两人一起经历了两人的第一次,现在又正在经历第二次……

    她的脸色潮红,呼吸急促,甚至不自觉的想要自己快活一下……

    她是有过这方面经验的,因为她很正常。

    没有谈恋爱没有男朋友不代表她不能自己开心,她可是名牌大学的大学生。

    于是她在对面两人第二轮的时候居然刺激的跟他们来了一次神同步……

    ……

    等他稍微冷静下来的时候,看了眼手表,时间已经是清晨6点20.

    那还睡什么?

    直接起床吧,起床准备一下早餐,慰劳一下隔壁那辛苦的两人。

    但是也很正常。

    因为这个世界这个星球这个宇宙本身是有无数个怪和诡异构成。

    本来她是打算做早餐的,但是想想还是下去买较好,更能节省时间,同时也让自己见识一下京城的早晨。虽然这里是通县,但是在她这个关人眼里这里是京城了,没错。

    同时她也需要下楼去清醒一下,否则她脑子里还是会不断的闪现楼那两人亲密的画面。

    她还是忍不住想要跟着继续……

    该死,这不行。

    此打住。

    于是他下楼。

    ……

    楼的两人互相抱着不肯起来,他们当然都没有睡着,怎么可能。

    战斗一直在继续。

    后地地仇情敌察接月结星艘

    “我要死了,起不来了。”庞媛媛躺在男人怀里,看着天花板发呆,浑身下绵软无力,却又很舒服,亢奋。

    “最多还能休息20分钟,必须起来。”唐阳羽精神百倍。

    因为他在运转道法自然。

    突然他抓起她的小手,“闭眼睛,看看你能不能跟我一起道法自然,其实是内力气功的运用,效果很好,会让你很快从疲乏脱离出来……”

    庞媛媛任凭他折腾,懒洋洋的回道,“我哪里是疲乏……我都碎了……你这个混蛋……”

    ……

    早晨6点50,三人坐在楼下餐厅吃早餐,是京城最常见的煎饼果子外加豆浆,罗绮没买油条,她觉得让那么劳累的两人吃的太油腻的不好。

    煎饼果子她早想要尝试,今儿个终于有了机会。

    “罗绮,你的小脸蛋怎么红扑扑的?”反而是庞媛媛,几乎扶着墙走下来的她先逗人家罗绮玩。

    她心态很好,变得很好,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家伙带着她道法自然的缘故。

    反正身体和精力迅速恢复,扶墙是因为本能的害怕。

    幸亏那时候罗绮出去买早餐还没回来,没看见,否则她都没法再跟人家相见。

    “外面有点冷,风吹的吧。”罗绮很自然的应对,没有漏洞。

    “你不光脸蛋红红的,脖子身都是红扑扑的……”马反击回去,像是大学室友一样。

    庞媛媛只罗绮大一岁。

    而已。

    艘远远远独后察接阳冷诺

    “那你说我现在可以放心的白龙峰了么?”庞媛媛的脸更红更红,不过还坚持的住,将错错,借坡下驴。她也发现了罗绮其实很好相处,跟她学校的小师妹似的。

    “等等,我大四时候去过西北大做过一个月的交流,好像见过你。”突然庞媛媛像是发现了新大陆。

    “你说的是两年前的那个京城青年联合会跟长安青年联合会在西北大的学生交流?”罗绮也记得。

    “对,是那次,不过你好像只参加了开幕式,然后不见了。我说昨晚一看见你觉得有点熟悉……因为第一天的大合影里有你。”庞媛媛越说越兴奋,起初她还是跟唐阳羽坐在同侧,这是本能的最亲近的表现。现在干脆挪了过去,来到了罗绮身边。

    “我一共参加了两天,然后因为海那边有个电子科技展,我有一个小发明参展离开了……你是不是站在前排左边第三个?”两人的记忆都极好,但是当时两人完全不知道对方的姓名和真正的身份,擦肩而过。

    但是能在这种情况下双双回想起来也是了不起。

    于是两个女孩瞬间亲密的像是发小一样,明明昨晚还水火不容战火纷飞的驾驶,不过唐阳羽看的并不惊,毕竟他身边的女孩不少,这种情况之前也曾发生过。

    两人已经嘀嘀咕咕小声嘀咕起来,庞媛媛不好意思的问,“那个……是不是吵到你了……你也没怎么睡吧……”

    敌科不科独结术所闹阳鬼冷

    敌科不科独结术所闹阳鬼冷“你说的是两年前的那个京城青年联合会跟长安青年联合会在西北大的学生交流?”罗绮也记得。

    罗绮扑哧一笑,压低声音,“6点20,都给你们记着点呢……你们那么折腾我怎么可能睡得着……听现场直播呢……”

    庞媛媛马尴尬的甜蜜,“咳咳……真的那么夸张么……我已经在克制了……”

    罗绮无语,“你那还算克制……看来这屋子里的隔音还要重做了……不然……真的有点夸张……”

    庞媛媛假装严肃,“喂,罗绮,那你有男朋友么?你……你肯定也消停不了……”

    敌地远科鬼艘察接冷战艘通

    罗绮摇头,神秘起来,“我没有,我女光棍,所以没有你的这种失控的情况,嘿嘿。”

    敌地远科鬼艘察接冷战艘通男人究竟是男人,男人本身是霸道和力气的象征。

    唐阳羽站起身,擦擦嘴,“行了,车在下面等着了,有什么悄悄话晚回来再说,时间紧迫!”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一品娇宠,丞相大〕〔幸得相爱,陆少深〕〔山村透视兵王〕〔女教师的贴身高手〕〔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权路迷局〕〔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国民男神:九〕〔穿越之兽世种田记〕〔总裁爹地,放开我〕〔灵狐妖妃:邪性鬼〕〔重生渔家有财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