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战萌娘〕〔史上最强赘婿〕〔都市开光眼〕〔史上最坑女神〕〔神策血〕〔傲娇宠妃惑君心〕〔重生之军门狂妻〕〔红妆倾天下〕〔嫡女心计〕〔重生之炼器成圣〕〔诸神永恒〕〔魔道之祖〕〔女神的布衣兵王〕〔邪王难宠,医妃难〕〔杀手丛林〕〔我的绝色女房客〕〔盖世群英〕〔一路青云〕〔大驭气师〕〔冥界网吧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1008章 跳伞惊魂
    这特么的有点扯淡,唐阳羽在心里想着。

    一次都没干过的事还必须得一次成功,不成功成尸体。

    他从没跳过伞,坐飞机都是来京城以后的事,他甚至连正规的跳伞训练都没看过。但是飞机之前庞媛媛十分有把握的拍拍他的肩膀豪气凛然的说道:小鬼,不要怕,姐姐会罩着你的!

    这一句话他了贼船。

    然后想下都下不去了,只能向前不能退后。

    更牛逼的是一向稳重有余的庞初心也没反对。

    货机的轰鸣声越来越大而且越来越颠簸,跟客机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三人被绑在座位依然被冲撞的骨头都疼。

    可人家两个女人都没说受不了唐阳羽一个大男人又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他觉得自己回去要增肥了,不然太瘦受到的冲击是胖人的好几倍。幸好眼前这俩女人也都不胖,都是那种身材好到要死的那种类型。

    在华府身材好到要死的意思是消瘦,至少跟瘦有关。

    “你们不疼么?”唐阳羽大声喊,终于动用了嗓子这个天然器官。

    二女看着他,有点可怜的眼神。

    没回答他的问题。

    反而用短信交流。

    庞初心:媛媛,一会你一定要带着他,保证他不被摔死。

    庞媛媛:那可不一定,跳下去以后一切看天意吧,谁也顾不了谁!

    庞初心:那我们这算是故意杀人。

    庞媛媛:不是啊,他是自愿跳下去死的。

    唐阳羽,“哈哈,老子不怕,老子是九头烟猫有几十条命,掉下去都摔不死!”

    庞初心:他吓坏了,告诉他事实真相吧。

    庞媛媛:什么真相?

    唐阳羽坐在那鼻观口口问心,道法自然。

    这是最简单的法子,也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法子。

    ……

    敌仇科地方结学接阳月球最

    敌仇科地方结学接阳月球最降落伞虽然及时打开了,可是跳伞绝不是打开伞完事的事,剩下的事还多着呢。

    地方到了,庞初心已经一马当先跳了下去,在唐阳羽看来甚至一点准备工作都没有,仓口打开她解开安全带安全绳,迎着轰隆的引擎声和巨大的风力压力,走过去,唰,潇洒无的跳了下去。

    眨眼间不见了。

    唐阳羽的心猛的一沉。

    这特么下去了?

    会不会摔死?

    尽管知道人家是高手,经验丰富,但是他还是本能的担心。

    敌不仇远方后术接闹球结球

    这是几千米的高空,气压风力如何什么的他根本不知道,也没听。

    他也已经解开安全带,顺着安全绳的方向走向仓口,三人本来应该一同跳下去才对,因为即便一起往下跳落地的方位也会相差很大。

    跳伞的时间每延后30秒到地面想要再找到可没那么容易了,弄不好得用半个小时甚至一个小时。

    “小弟弟,其实姐姐15岁在欧洲做跳伞教练了,所以现在你只要深呼吸,戴风镜,闭眼睛,跟着姐姐一起往下跳可以了。”

    敌仇科远酷孙恨所阳月我技

    敌仇科远酷孙恨所阳月我技他从没跳过伞,坐飞机都是来京城以后的事,他甚至连正规的跳伞训练都没看过。但是飞机之前庞媛媛十分有把握的拍拍他的肩膀豪气凛然的说道:小鬼,不要怕,姐姐会罩着你的!

    “你看,姐姐已经把你连在了自己身。”边喊边向唐阳羽展示一下两人之间的安全绳和安全扣。实际这是很危险的事情,对于身为跳伞教练的庞媛媛更加危险。

    因为唐阳羽是个彻头彻尾的菜鸟,一点经验都没有,他一旦跳下去害怕慌乱很容易把教练也害死。因为到时候想要在空解开两人之间的安全扣可不那么容易了。

    但是庞媛媛还是毫不犹豫的这么做了。

    “你只要告诉我在心里默数几个数打开降落伞好了。”唐阳羽很硬气,再也看不出任何害怕恐惧的样子。

    “按照现在的飞行高度和速度还有风速大气压力,你只要默数15个数开伞可以,太早太晚都危险。不过这个不需要你担心,我会在合适的时候帮你开伞。”

    庞媛媛继续喊道。

    孙不不地方结球陌闹远艘方

    咔嚓一声,两人之间的安全扣被解开了,然后一个修长的身影直接跳了下去,十分潇洒果断干脆。庞媛媛吓了一跳。

    赶紧大叫一声跟着鱼跃而下,“混蛋……回来……危险……”

    可是这是现实,不是演电影,在相同的高度和气候条件下后跳伞的人即便是经验丰富的教练也很难在速度追先跳的人。

    唯一的办法是冒险,甚至拿自己的命去赌,那是晚开伞。

    因为一旦开伞跳伞的人下降的速度会迅速降低。

    她飞一样向着唐阳羽下落的方向追去,她没有开伞,看那样子都没想着开伞,只想着先追这个自大自以为是的混蛋!

    这不是演习,也不是做游戏,这是生死一跳。

    本来以她高超的技巧和丰富的经验帮助他跳下去开伞落地并没有太大难度,可是这家伙居然自作主张的自己跳了下去!

    艘远不科酷后术由孤我所早

    他是害怕在她跟前丢人么?

    担心以后被她耻笑?

    可是他不想想如果他这样直接跳下去摔死,那一切还都有什么意义?

    究竟是面子重要还是小命重要?

    但是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也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庞媛媛要用尽一切方法尽快追他。

    然而还有一点庞媛媛是吃亏的,她的体重足足唐阳羽轻了至少30斤以。重量重的物体落地更快,重量轻的则会放慢。

    这是双重难度。

    注定庞媛媛开伞的时间要延后延后再延后才行。

    在这时,她的眼前突然嘭的一声,然后一块红色的伞布出现在她的下方。她还是没有开伞,而是用手脚在空滑行继续追赶已经开伞的唐阳羽。

    嘭。

    结不仇地鬼艘球陌孤独察战

    她的伞也终于打开,在距离地面很近的地方。

    在她确认唐阳羽可以活命的情况下。

    ……

    一棵大树下,庞媛媛和庞初心抬头正在研究挂在面的一个东西。

    庞媛媛鄙视的耻笑,“菜鸟是菜鸟,啧啧,这挂在树的姿势都这么特别……来来来,别动,别动,让姐姐给你多拍几张照片留念。”

    庞初心则好心的提醒,“你别挣扎,树枝容易压断你会掉下来摔断腿的。”

    唐阳羽不觉得尴尬,因为他第一次跳伞独立完成,至于他是落在麦田里还是水塘还是树枝,这玩意完全不是他能做主的。

    因为他根本不会落地,也不会在临近落地的时候掌控调整降落伞的方向和速度。

    他只是靠着本能,死死的抓住伞绳的两端。

    他没摔死,活了下来。

    真不知道下面那个叽叽喳喳的女人有什么可幸灾乐祸的。

    生命是用来耻笑的么?

    他并没有不小心,雷州岛也有很多大树,对于他这种野孩子来说爬树掏鸟蛋下海捉活鱼都是必备的基本技能。

    并不难。

    艘仇科远鬼孙恨由月帆独接

    只是这是什么树?

    树枝都是一根根尖锐的小刺,他感觉自己已经被刺成了刺猬。

    疼痛从浑身各个地方传输过来。

    他只是想挣扎,想远离这些硬刺,可在树下面的庞初心看来他是慌不择路想要直接跳下来,他挂着的地方距离地面至少还有10多米高。

    而这附近方圆十里之内只有这一棵高树,所以庞媛媛才要耻笑,才笑的那么开心。即便是把这颗大树设为跳伞降落的目标也很少有人这么精准的跳去。

    这家伙可以。

    直接倒着撞去了。

    姿态十分优美,哈哈。

    唰。

    在庞媛媛一边嘲笑一边录像的时候,唐阳羽已经用随身的丛林王匕首割断了伞绳直接跳了下来,这满树是硬刺的怪树没办法一步步慢慢爬下来。

    只能直接跳。

    他不会轻功也没有武术功底,可是他落地的时候却像是一团棉花,没有任何压力和声音。

    看得幸灾乐祸的庞媛媛吓了一跳。

    “喂,你是鬼么?这至少有十几米高!”

    唐阳羽不说话,因为他着急赶快把满身的硬刺拔掉,太特么的疼了。

    该死的。

    幸好落树的时候他机灵的用双臂护住了英俊的脸,否则都毁容了。

    庞初心也走过去帮他拔,庞媛媛吃惊之后则继续录像,这种情况可很少见,在她最擅长的事情,恰恰是唐阳羽最不擅长或者最菜鸟的事情。

    这种感觉爽极了,像是大夏天喝到爽歪歪的冰镇芬达!

    “庞媛车,你怎么哭了?”唐阳羽不顾自己浑身是硬刺,走过来轻轻帮她擦拭泪痕。

    后地远远情孙恨接阳酷克指

    “哭?对不起,是笑哭的,被你蠢哭的,哈哈,呵呵呵,哈哈哈哈。”庞媛媛当然不承认,笑的太大了,太开心了也会掉眼泪。

    这很正常。

    唐阳羽却一把把人家抱在怀里,紧紧的,“没想到你还这么在乎我,谢了。”

    “你个混蛋……放手……放手……”庞媛媛牙都快咬碎了,这家伙才不是真心来道谢的,他是来处理他身的硬刺的。

    他抱的那么紧是为了把他身的硬刺转移到她身。

    他得逞了。

    后地地地独敌术战阳通酷孤

    她变成了刺猬,被硬刺刺的小脸煞白,嘴唇铁青,尤其是那高高的大围之……

    后地地地独敌术战阳通酷孤本来以她高超的技巧和丰富的经验帮助他跳下去开伞落地并没有太大难度,可是这家伙居然自作主张的自己跳了下去!

    庞初心无奈的只能过去帮庞媛媛拔刺,然后风水轮流转的唐阳羽拿出手机开始拍摄录像,这么快乐的一幕他怎么能放过?

    “庞媛车,喂,你不是15岁成了跳伞教练么?方圆十里内只有这一棵刺树你跳去了?还是头先落树的?”

    庞初心理解他的少年心性,可是作为一个男人这么做有点小气了。

    唐阳羽似乎也觉得有些过分,也走过来帮忙拔刺,他根本没有录像,只是拿出手机做做样子而已。

    降落伞虽然及时打开了,可是跳伞绝不是打开伞完事的事,剩下的事还多着呢。

    他从内心是感激庞媛车的,毕竟安全扣是他自己解开的,也是他自己主动跳下去的,人家庞媛车在后面不开伞不要命的追他,眼泪都吓出来了。

    他当然感激,感恩。

    只是表达的方法有些孩子气而已。

    刺拔完了,庞媛媛受伤要唐阳羽轻很多,因为受伤的方式差别很大。

    唐阳羽看着她,再一次把人家拥进怀里,贴着人家耳朵,“谢谢,这次是真的。”

    可庞媛媛的声音却更加不对,“你果然来真的……禽兽……”

    庞初心循着声音看过去,无奈的叹了口气,美脸也悄悄的红了,因为唐阳羽的裤子明显不对,明显变形了!

    高度紧张的确可以让男人产生特殊的兴奋……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重生六零俏媳妇〕〔网游之十倍暴击〕〔英雄?我早就不当〕〔诱婚攻略:高冷老〕〔洪荒之凤族圣皇〕〔战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