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武为神〕〔纹阴师〕〔唐残〕〔木叶之式神召唤〕〔公公有喜了〕〔贴身狂医俏总裁〕〔奇怪的鬼〕〔血里鸢〕〔都市酒仙系统〕〔美漫之最强系统〕〔全民进化时代〕〔大唐第一少〕〔三个人的末世〕〔桃运大相师〕〔筝仙无双〕〔花都御医〕〔天师神书〕〔王牌军痞:傲娇老〕〔农女要翻身:魔帝〕〔穿越之败家福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1003章 东方女巫师
    “这叫狼堡龟壳图,现在已经拼完了,其实缺失的部分至少有百分之八十。”庞初心笑了笑解释。

    “缺失百分之八十那么拼接完成的就是五分之一,姑姑,这个比例跟我说的一样。”庞媛媛有点奇怪姑姑怎么会犯下这种低级错误,马上提醒。

    “不一样,外行人在修复古地图的时候才会用几分之几,内行人都会用百分比来形容,主要是形容修复的难度和进度。所以剩余百分之八十的修复工作还未完成跟拼接出了五分之一完全不是一个意思。”庞初心耐心的说明。

    “原来是这样,那也就是说剩下百分之八十的修复工作之中就是修复缺失的五分之四,这样形容可以了,对吧?”庞媛媛进入情景很快。

    “也就是说唐阳羽要完全凭借自己的经验,手艺还有想象力去制造出他从未见过的那五分之四面积的龟壳地图,好让这部分新造的跟老的完美衔接,每一个纹路,每一处走向,每一个节点等等。”

    “姑姑,这难度太大了,因为毫无参考,更无先例,他也从未见识过完整的狼堡龟壳地图,他真的可以?而且即便他奇迹般的新造了五分之四面积的老地图出来,可是谁来证明他造的对?根本没有裁判……”

    庞媛媛一股脑的提出自己的疑问。

    庞初心抬手摸摸她的脑袋瓜,“媛媛,你其实并不是真的想不明白这个道理,而是一开始就钻了死胡同。谁来证明?如果他新造的狼堡地图部分跟古地图一模一样那么依靠这份地图就可以自由进出狼堡,如果新造的有任何一点偏差,那么这辈子都别想进入地下狼堡探寻那里的隐秘。”

    庞媛媛听了懊悔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我还真是愚蠢的很,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想不通,该死。”

    庞初心并没有怪罪之意,反而笑的愈发亲切,“没什么,你只是当局者迷而已。”

    庞媛媛看着姑姑那摇曳多姿的美丽模样,顿了顿,“但是姑姑并不希望唐阳羽造出新的古地图,并不希望 他打开地下狼堡之门,对吧?你说过那扇门就是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后果将不可想象。”

    “那么爷爷得到狼堡地图的目的是什么?不是打开地下狼堡之门么?跟唐阳羽这家伙不还是一样?”

    庞初心却摇头,“不,你爷爷是想要通过狼堡龟壳地图永远封印地下狼堡之门,生和死一线之间,天堂和地域也是一线之间,所以封印和打开也是一念之间的事情而已。”

    庞媛媛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想了想,“如果是这样那你们三人之间的利益也不是不可以协商,唐阳羽也不是非要打开地下狼堡之门才可以吧?他只是……”

    庞媛媛突然停住,因为即便对面的是自己最信任的亲姑姑也不能随便泄露唐阳羽的秘密。

    她想说的是这家伙只是想霸占这个隐秘的地方作为唐门几个特战部队的秘密基地而已,他根本没有想那么多。

    庞初心看着她,没有强求,“不方便说就不要说,唐阳羽的确不一定非得打开地下狼堡之门。”

    “本来我真的不想打开狼堡之门,现在……却必须得打开了……”突然火堆旁睡的跟死猪一样的唐阳羽猛的坐起来,直接表明自己的态度。

    原来他刚才根本没睡着!

    可恶!

    庞媛媛下意识伸腿踹了他一脚,却被他机警而随意的躲闪过去。

    她有些气。

    “喂,唐阳羽,你一个大男人偷听女人讲话好意思么?”

    唐阳羽抬手摸摸鼻子,“我不是故意偷听的,是被尿憋醒的,刚好你们在说这个话题……我现在的听觉神经本来就比较敏锐,所以自然听到一些。”

    庞媛媛深呼吸,然后看向姑姑,姑姑则淡定自若,她再一次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再次懊悔起来,“我真是愚蠢透顶,姑姑当着你的面说这些话就是不怕你听见,甚至是为了让你听见才说的。可她说的是你可以不打开地下狼堡之门你为什么偏偏要打开?理由是什么?”

    唐阳羽坐稳,抬手下意识往火堆里加柴火,“因为地下狼堡里不但有可怕恐怖的东西还有可以让我直接成为龙族龙尊的东西。”

    庞媛媛一愣,“什么东西?你怎么知道的?”

    唐阳羽吧嗒吧嗒嘴,“你姑姑告诉我的啊。”

    庞媛媛被他们俩弄的都快晕菜了,眉头微皱,“说人话,姑姑到底什么时候怎么告诉你的,我怎么没听见?”

    她简直成了真正的蠢蛋,就像个二傻子,被唐阳羽和姑姑当球踢过来踢过去。

    唐阳羽站起身走到洞外去解决个人问题了,没有给她答案,她一时又想不通,仔细回忆了一下刚才姑姑说的话,根本没有关于龙族龙尊的暗示啊?

    她一咬牙,“姑姑,到底是怎么回事?直接告诉我吧,我脑袋不够用了。”

    庞初心看着洞口的方向,“我根本没告诉他什么,是他自己的感应而已,就像你必须来白龙岭必须上白龙峰必须看见白龙水怪出水一样,他内心得到的感应就是必须打开地下狼堡之门。”

    庞媛媛顿了顿,努力让自己快速恢复理智,“我懂了,冥冥之中早就注定,他注定就是可以进入地下狼堡的那个人。但是既然如此那爷爷为什么还要主动把狼堡龟壳地图交到他手里?”

    “直接毁掉或者藏起来不就行了么?”

    庞初心还是摇头,“把狼堡龟壳地图毁了你爷爷也没办法永久封印地下狼堡了,所以这就是天堂和地狱的两面,近的让人无法承受,也许只有一层薄薄的丝巾那么近。同时在如今的华府唯一有一点机会可以修复狼堡龟壳地图的就是他,你爷爷不可能轻易放弃这个机会的,何况这事真深究起来还是因你而起,因为是你主动邀约他进山的。”

    庞媛媛这才算从头到尾都弄明白了,心情豁然开朗。

    唐阳羽解决完个人事务回来以后也不睡觉了,坐在石板跟前发呆,也许他正在脑海里规划补充损毁的五分之四面积的龟壳地图的样子。反正这时候最好不去打扰,因为他在办正事。

    “这就像是在破译一种难度极高的密码。”庞媛媛小声对姑姑说道。

    庞初心起身泡茶,山洞里有半兽人自己种植的菊花茶,也有最简单的茶壶茶具,都是山中陶土的,样子很原始,但是微弱的火光下看上去却很有沧桑感历史感,拿在手里虽然粗糙了一些,不过却意外的踏实。

    三盏茶,三盏菊花茶,黄颜色的小菊花在热水之中一朵朵绽放开来,一股花香随即传来。

    一切都是自然的真好,让人着迷。

    “对,就是在解密。”庞初心延后了大概有一刻钟才回应庞媛媛的问题。庞媛媛也不在意,慢慢的喝着姑姑亲手泡制的菊花茶,一边仔细观察石板上的龟壳。

    她先后使用了联想法,连线法,拼凑法,但是最后都无功而返,她不是专业的修复师怎么都无法继续拼接。

    唐阳羽也拿起来茶盏,放在嘴边端着,好半天都不喝。

    突然他微微皱眉,“这个……”

    然后咕嘟咕嘟如同牛饮,喝玩直接倒头就睡,好像清醒的时候想不出来要睡着了做梦碰碰运气。

    天已经很晚了,庞媛媛还是半点睡意都没有,庞初心也没有睡觉的意思,她于是又拉上姑姑继续聊天。

    她其实很喜欢跟姑姑聊天,单独两人平心静气平等和谐的聊聊对她的提升很大,只是以前总因为这种那种的原因这样的机会少之又少。

    现在她直接把唐阳羽当空气想跟姑姑说什么就说什么,“姑姑,从我的角度讲我反而支持唐阳羽修复好狼堡龟壳地图打开地下狼堡之门,因为这样才是治本,而爷爷的所谓永久封印还是治标。如果封印管用那也不会有现下的龙族乱世,也不会有龙脉断裂龙塚异变了,就连京城的锁龙井白龙湖什么的都开始不安生,所以既然已经来到了有一个千年寻龙之旅的时机,不妨就彻底解决一下问题。不说一劳永逸但是至少可以再给后世留下一个一千年的盛世平安。”

    庞初心微微笑,“你这点跟唐阳羽倒是很像,内心都是有大理想的人。你说的这个问题我最近也在思考,其实还是对于风险规避的方法不同,你和唐阳羽喜欢正面迎战,你爷爷他们则喜欢迂回包抄曲线救国。只是这两种思想很难达成统一,一开始有争执基本就会一直争执到最后。”

    庞媛媛表情平静的反问,“姑姑的意思是唐阳羽跟爷爷之间的矛盾根本不可调和对么?”

    “对,是这个道理,倘若可以协调那么现在你就不是在山洞里跟这家伙在一起了,你应该在家里在爷爷的书房里说服爷爷。你之所以来是因为你早就知道爷爷那边根本无法说服,只能在这家伙这边想主意了。”

    庞初心抬头看向烟洞洞的洞口,脸色平静,“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我什么都阻止不了,我只是个见证者。”

    当庞初心说出见证者这三个字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庞媛媛的心猛的一动,眼泪竟然要直接落下来的样子。

    她这是怎么了?

    姑姑是见证者还好吧?

    她还是献祭者呢,找谁说理去?

    一出场就要去死,那她也没为自己感到伤感啊。

    她适当调整呼吸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姑姑只是个见证者?我有点不敢想象,所以姑姑才会如此淡定么?因为注定你的一生会经历太多这样的大风大浪大起大落,会亲眼看着很多人辉煌和悲惨的死去,对么?”

    庞初心顿了顿,“我的身份还有一个特别的称呼,不叫见证者,叫大地巫师。”

    庞媛媛吓了一跳,“大地巫师是什么意思?是神么?”

    庞初心不说话了,不该这两个孩子知道的事情她一个字都不会说,她的嘴很严很严。

    “大地巫师……我只会点三脚猫的萨奇巫术……不过我有件事很好奇,庞初心,你既然是大地巫师那巫术一定很厉害,那你跟楚伊姐你们两个交手谁更胜一筹?我听说楚暮后人也是特别恐怖的一种存在。”

    唐阳羽再次诈尸惊醒,再一次偷听两个女人的悄悄话。

    这次庞媛媛也不生气了,因为早有准备,因为习惯了,这家伙不这样才不正常。

    “萨奇巫术在西方世界尤其是欧洲大陆可是三大最强巫术之一,那姑姑你真的会大地巫术么?”

    “算了,你不可能告诉我们的,我知道了。”

    庞媛媛自说自话。

    唐阳羽则靠在石板上等着庞初心给他答案。

    “不知道。”这是庞初心给出的答案,简单直接牛比,这三个字是这世界上最有效最牛比的回答,万事都过不了一句不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没法再问。

    直接堵死了接下来的一系列没完没了的衍生问题。

    庞初心回答不知道也就是说这事到此为止。

    “不知道没关系,改天我叫上楚伊姐你们当面比试一下不就知道了?”唐阳羽完全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其实他要谈谈庞初心的底细了。

    因为这个大地巫师根本就是对他说的,他能不惊醒么?

    睡梦中都能惊醒。

    东方的巫师巫术比之西方更加神秘和传奇。

    如果让唐阳羽分别形容东西方的巫术,那么东方的就是深不见底,西方的则是繁复复杂。

    这是他的切身感受,一提到东方的大巫术他手下会觉得害怕,本能的害怕,就好像遇到了一条大蟒蛇一般,无穷无尽长无所不能的大蟒蛇。而西方的巫术则更加普及和接受度高些,所以并不觉得多可怕,只是会觉得复杂难懂而已。

    东方巫师本就高深莫测,现在庞初心的大巫师前面又加上上大地二字,这个就更加不知道深浅了,反正光是大地巫师这四个字就有种让人高山仰止的意思。

    颇有些女娲的既视感。

    可怕又可敬。

    让人又爱又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人生若能两相忘〕〔一胎二宝:冷血总〕〔重生渔家有财女〕〔爱情说它忘记了〕〔后娘[穿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