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之纵横修仙界〕〔诸天仙武〕〔帝子齐天传〕〔最强小医仙〕〔最强修仙选项系统〕〔傲世狂尊〕〔超能力刑警〕〔洛妃倾天下〕〔邪王专宠:爱妃,〕〔黑光病毒掠夺者〕〔时代巨子〕〔妙手小医仙〕〔村暖花开〕〔邪王宠妻:废材狂〕〔战王枭宠:医妃药〕〔名人堂之路〕〔纵横人生三千年〕〔双面总裁宠妻入骨〕〔都市至尊邪少〕〔嘶马狼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鬼妖僵 第13章 怨煞
    师傅认清眼前的厉鬼后,猛的一声暴喝:“那里来的厉鬼,竟敢私自逗留人间,我看你是活腻味了”!

    师傅眼珠一瞪,猛的抽出铜钱剑,一个剑步就杀了过去。

    师傅这人眼里容不下妖物,一贯奉行,“正邪对立,搏斗终身”的传统理念,碰到妖物不由分说肯定是先冲过去给它个下马威。

    怨煞见师傅提剑杀来,神色一凛,双手瞬间长出十根半尺长猩红的指甲,寒光凛凛,面目变得狰狞无比,迎着师傅就杀了过去,没有半点惧色。

    师傅使出茅山剑法,剑招凌厉,招招逼向怨煞眉心的鬼门所在。

    怨煞也不赖,猩红的指甲带着阵阵腥风直逼师傅的心脏等要害,一人一鬼顿时杀做一团,怨煞猩红的指甲跟师傅的铜钱剑叮叮当当的碰撞在一起发出阵阵火星。

    这种级别的高手过招我那敢参与其中,过去估计也是白给,为了不让师傅分神,我赶紧抱着八卦镜退后了几分,静观其变。

    十几个回合后,师傅和怨煞突然间各自急退了五六步,拉开了一段距离,看上去势均力敌的模样。

    这厉鬼跟师傅过了十几招竟然没有受到半点伤,这道行着实了得,比那邪尸王可能还要厉害几分,我顿时神经紧张起来。

    怨煞站在悬崖边,一阵阵阴寒透骨的阴风从悬崖深处灌上来,吹得她的红衣和头发顺风乱舞,远看过去犹如一个刚从深渊尽头爬出来的恶魔。

    怨煞用怨毒无比的眼神看着师傅,声音冰寒的问道:“臭道士,我跟你无冤无仇,为何要这般苦苦相逼,赶尽杀绝”?!

    “哼...”!

    师傅冷哼一声:“斩妖除魔,乃是我茅山一脉的天职所在,妳已经死去多年,不去投胎,反而留在人间害人做乱,扰乱阴阳两界的秩序,妳可知罪?今日遇上贫道,也该是妳气数已尽!”

    怨煞见师傅如此狠辣,一点面子都不给,当即怒火中烧:“哼…,“想收我?那也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话落,怨煞双手一抬,“嗖嗖”从袖口之中射出两条红色的纱布,纱布无限伸长,袭向远处的师傅。

    师傅见红纱布如同两条灵活的游蛇般抽向自己面门,猛的使出一招精妙的茅山剑法,在身前舞了个漂亮的剑花,眼前顿时被斩落了一地的碎布条。

    怨煞见师傅剑法了得,便抽出一条纱布攻其下盘,另一条攻其面门,让师傅顾得上顾不得下。

    师傅连连后退,挥剑斩落面门袭来的纱布,急忙又挥剑斩脚下的纱布,低头一看,纱布已经卷到脚跟,接着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往自己身上包裹起来,还没来得及反应,纱布已经将师傅的整个身体捆的严严实实,如同一只蚕蛹,只露出一个头。

    师傅扭动身子挣扎了几下,试图挣脱,发现身子越动纱布就会捆的越紧。

    我见师傅被缚吓了一惊,这是大大的不妙,拔腿就冲过去想帮师傅解围。

    跑到跟前,往身上摸了半天,发现自己身上没有锋利的东西割纱布,身上的桃木剑也不锋利,也割不断师傅身上缠着的纱布,我急得额头直冒汗。

    师傅虽然被缚但神色并不慌张,说道:“你快让开,保护好你自己,师父不用你来帮”!

    我听到这话,心里十分感动,但师傅对我有养育之恩,丢下师傅不管自己逃走这种没良心的事情我实在干不出来,这还算是人吗?!

    “吖...”

    这时我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戾叫,我猛的转头,吓了一大惊,远处的怨煞举起猩红的利爪,夹带着一股股的腥风已经向我们冲过来了。

    “快让开...”!!

    情急之下师傅猛的一声暴喝,接着用肩膀往我身上猛的一撞,我当场被撞翻在地。

    师傅接着凝神从身体奇经八脉中往体外释出一股真气,口中暴喝:“破”!顿时一股无影的力量猛的将捆在身上的纱布震碎,碎布飘落一地。

    就在这时,怨煞那双猩红如刀的指甲就要抓向师傅的胸口,师父大吃一惊,猛的将铜钱剑横在身前,怨煞的双手霎时抓中了铜钱剑。

    顿时怨煞的双手如同抓住了一根烧红了的铁棍,双手霎时间“滋滋...”的冒起白烟。

    “啊...”!

    怨煞吃疼惨叫一声,猛的松开双手倒退数步。

    鬼属阴,铜钱剑阳气极重对鬼有极大的杀伤力,师傅见怨煞双手受伤,乘胜追击,提剑便冲了过去。

    怨煞一惊,右手袖子一挥,身形凭空消失不见。

    师傅扑了个空,环顾四周,不见怨煞踪影,但师傅知道她肯定在附近。

    “哼...”!

    师傅冷哼一声:“妳以为隐身就能对付得了贫道吗?妳也太小看我茅山道术了”!

    师傅说完,提起双手,伸出食中二指,抵在左右太阳穴位置,闭上眼睛,口颂咒语:“天清地冥,阴浊阳清,开我法眼,阴阳分明,急急如律令,开!

    咒语刚落,只见师傅双眼猛的一睁,一抹金光从其眼中一闪即逝。

    师傅开的是茅山一脉的阴阳眼,阴阳眼下可以看清一切隐身的鬼物,让其无所遁形,阴阳眼开启后可以维持两个时辰。

    师傅神色肃穆,凜眉环顾林子四周,林子中水雾蔼蔼,搜索了一遍却没有发现怨煞的踪影。

    就在这时,师傅突然感觉到身后有腥风袭来,脸色大变,口中急喝:“天地无极,雷神借法”,话落猛的转身,凌空就是一掌。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震慑黑夜,一个红色的倩影凭空显出原形,正是刚才那隐身的怨煞。

    怨煞被师父掌心雷凌空击飞,接着惨兮兮的跌落在远处那块墓碑前。

    掌心雷对鬼魂杀伤力极大,一般的鬼魂一掌便会魂飞魄散。

    只见,眼前的怨煞满脸及其痛苦之色,浑身抽搐,漆黑的深瞳紧盯着不远处的师傅,口中不断的呕出一口口的黑血,看来受伤不轻。

    怨煞痛苦的开口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欺负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生前你们也不让我好过,连死了你们还要赶尽杀绝,我只是想与我夫君长相思守,这难道也有错吗”?!

    我和师傅一听这话都愣了愣。

    怨煞说完艰难的爬起身,跑到悬崖边纵身一跃,跳入了幽黑的万丈悬崖,转眼间消失在了无尽的黑夜之中。

    我看着这一幕心里很不是滋味,忙跑去悬崖边探头往悬崖下方观望,只见悬崖下面一片漆黑,除了鬼哭狼嚎般的风声外,哪里还有怨煞的踪影。

    如此痴情的厉鬼我还是头一回见,都死了两百多年了还守在自己夫君坟前不愿投胎,就算是活人也未必做得到一辈子对另一半不变心。师傅常说妖物是没有感情的,今天看来师傅说的话也不一定是全对,想起怨煞的倩影我心里不由的泛起一种为她担心的感觉,我问道:“师傅,她不会魂飞魄散吧”?!

    师傅锐利的眼睛看向悬崖,喃喃道:“掌心雷是一门专门对付妖鬼的术法,法力非同一般,这只怨煞也是属于厉鬼中的一种,我看估计是九死一生了,没有魂飞魄散也一定会重伤”!

    师傅说完背手走向悬崖边上的坟墓,我也跟了过去,墓碑上那“夫君陈生之墓”几个大字十分的醒目,一阵悲风吹过,枯叶乱飞,这座孤坟显得更加的沧凉。

    我看着墓碑心里泛起一种莫名的悲伤感,摇了摇头:“唉...,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子,相公死了就够惨的了,现在还被打下山崖,真是可怜,我道:“师傅,我们是不是做得太绝了点?”

    师傅道:“正邪对立乃是我们茅山一脉几千年来的宗旨,厉鬼本是害人的邪物,我们身为茅山弟子,斩妖除魔也是我们的职业所在,我们并没有做错”!

    我道:“那如果这个怨煞他是一个从来不害人的好厉鬼呢?”

    师傅冷声道:“没有如果,厉鬼就是厉鬼,是厉鬼就会害人,我平生从来没有碰到过不害人的厉鬼”!

    我心想,人也分好人坏人,鬼也能分好鬼坏鬼吧?哎……,还是不说了,再说下去怕师傅要生气了。

    我道:“师傅我们继续去寻找那邪尸王吧”!

    师傅抬头看了看月亮说道:“现在已经过了五更天,算了,今晚不找了,我们先回去把,明晚再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染指成瘾:饿狼总〕〔顾轻舟司行霈〕〔霍长渊林宛白〕〔落魄佳人千金难换〕〔人间极乐〕〔帝少的神秘丑妻〕〔纯情丫头很火辣〕〔宠妻无度:火爆总〕〔重生六零俏媳妇〕〔爱上阴间小娇妻〕〔山村透视兵王〕〔放纵〕〔霸道总裁求抱抱〕〔慕少,你老婆又重〕〔绝美冥王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