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之纵横修仙界〕〔诸天仙武〕〔帝子齐天传〕〔最强小医仙〕〔最强修仙选项系统〕〔傲世狂尊〕〔超能力刑警〕〔洛妃倾天下〕〔邪王专宠:爱妃,〕〔黑光病毒掠夺者〕〔时代巨子〕〔妙手小医仙〕〔村暖花开〕〔邪王宠妻:废材狂〕〔战王枭宠:医妃药〕〔名人堂之路〕〔纵横人生三千年〕〔双面总裁宠妻入骨〕〔都市至尊邪少〕〔嘶马狼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鬼妖僵 第7章 交接
    就在这时,一张镇尸符恰巧落在了僵尸的头顶,僵尸顿时被黄符定在了原地,身子犹如得了羊癫疯般瑟瑟发起抖来。

    师傅见状,暗道:“天助我也”!当即把铜钱剑横在胸前,抬起食中二指放进嘴里狠狠一咬,顿时血流如注,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涌上心头,双指往剑身一抹而过,让喷涌的鲜血尽情的满溢在冰冷的剑身之上。

    接着手恰法诀,口颂咒语:“天清地明,兵随印转,将逐令行,弟子毛一清奉请茅山祖师敕令,拜请中方钟馗借我法力,斩妖除魔,还人间安宁”!咒语刚落,铜钱剑霎时泛起一层金色的光泽。

    紧接着,师父当机立断,猛的一剑刺进了僵尸的心脏,只留了个剑柄在外。

    “嗷...”!

    僵尸霎时发出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嚎,声音犹如来自地狱深潭,震摄人魂。

    师傅气定神闲,双手放背,退到我跟徐老鬼的身前停下,我们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僵尸,等着他灰飞烟灭。师傅这一剑是借了钟馗的法力,可见这一剑的法力非同一般。

    僵尸刚才跟师傅和徐老鬼大战过一场,身上已经千疮百孔,原本破烂的铠甲,如今更加破烂不堪,一鼓鼓墨绿色的黏液,涓涓的从其身体伤口各处流出。

    僵尸浑身发颤,表情痛苦不堪,显得异常狰狞。

    就在这时,僵尸忽然浑身泛起一层淡淡的黑气,接着头顶上的黄符“刷”的一下就起了火。

    紧接着,僵尸血红的双眼闪过一抹红光,口中哈出一口冰寒的尸气,“嗷…”仰天一声嘶吼,声音震慑山林。

    就在这时,僵尸胸口插着的那把铜钱剑,“嗖”的一声疾射而出,对准我们三个就迎面击来。

    “小心”!

    情急之中师傅急喝一声,猛的摊手一扑,将我和徐老鬼扑翻在地。

    我赶紧翻身爬起,转头看去,吸了一口冷气,就见那柄铜钱剑直直的插进了不远处一棵树干之中,剑身没入大半。我暗暗庆幸,他娘的,还好师傅身手了得,要不然我今日可就已经归位了。

    “毛兄,僵尸不见啦”!徐老鬼惊道。

    我转头环顾四周,果然林子昏暗一片,僵尸已经不见了踪影,我急道,“师傅,我们快追”!

    师傅深邃的眼睛望向树林深处说道,“算了,僵尸已经跑远了,我们已经追不上了”!

    师傅接着道:“照僵尸的衣着来看,这具僵尸应该属于明朝年间,明朝到现在也有几百年了,几百年道行的邪尸,算得上是僵尸中的佼佼者。这种道行的僵尸,速度敏捷,身体灵活,灵智超群,凶煞异常,能夜奔千里,以我们的速度,根本追不上,这具僵尸已经受了极重的伤,最近几日估计是害不了人了。眼下我们还有要事要办,等我们办完曹老爷的事情后,我们再来收拾它!”

    说完师傅好像想起了什么,转头看着徐老鬼笑道:“徐兄,毛某跟你认识了二十多年光景,今天才知道原来你有这么好的功夫,你藏得可真够深啊”!!

    徐老鬼一脸谦虚笑道:“我这种三脚猫的功夫,跟毛兄您的比起来那真是小巫见大巫啊,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两人扯了几句后,师傅迈步走近插着铜钱剑的那棵大树前,将铜钱剑从树干上拔了出来,剑身已经被僵尸血染成了绿色。

    我们回到死尸客栈时已经是半夜,在客栈喝了壶茶,休息了一会儿,我们便跟徐老鬼道别。

    师父担心僵尸会上门寻仇,如今徐老鬼孤身一人住在这荒山野岭,很是危险,他虽然武功了得,但不通道法,也难是对手,见此,师傅便用心叮嘱,叫他入夜后关好门窗,千万不要外出。徐老鬼连连点头答应。

    “铃铃铃……,阴人归乡,借路走脚,金钱开道,人畜莫惊……”!

    铜铃声响起,我和师傅领着走尸又开始赶路了,我们这次走得很急,因为我们必须在天亮前把走尸赶到凤凰城。

    一路无话,经过二个时辰的奔波,我们终于翻过两座大山来到山脚,进入了凤凰城范围。

    穿过了一片树林,出了树林,一条不宽的山路出现在我们眼前,天长日久,路面上早已是被踩得坑坑洼洼,终日都是泥泞不堪。

    顺着山路远远地望去,凤凰城的城关大门在月色中若隐若现,如同一道长长的壁垒,阻挡着陌生人的进入。

    月光下,护城河又是一番风景,河水荡漾着,月光的折射下闪起白色的荧光,像小孩顽皮地向河中洒下一条条银鱼儿。

    师傅停下脚步,指向前方的城关大门说道:“前面就是凤凰城的西门,现在是夜晚,是凤凰城宵禁的时间,只有天亮之后,城关大门才会开门放行,所以我们现在是进不了城的。”

    接着师傅又指向另一个方向说道,“城门外的西南方向,大概二里地有片树林,那里有间没人看管的义庄,那是我们此行的最后一站。现在这个时辰,曹镇长估计已经在义庄等候我们多时了,我们得赶快过去!”

    我们赶尸从来不进城镇,这是我们赶尸一行的规矩,死者的家属只能在城外偏离人烟的地方迎接,而且只能在夜晚迎接,通常多半都是在人烟罕见的义庄,或者是山林野路中交接。

    不到半柱香的光景,我和师傅领着走尸,顺着羊肠小道,进入了建有义庄的那片树林。

    树林阴暗潮湿,总显得鬼气森森的,一走进这片林子,便觉得寒气逼人,透体发凉,估计也是树木太过密集的缘故,茂密的树叶长年将阳光遮住,阳光照射不下来,导致了阴盛阳衰的环境。

    义庄一般就建在这种环境之下,跟死尸客栈差不多,都是避阳就阴。

    在树林里走了两盏茶的光景,我们便来到了义庄的所在,此时义庄门口火光通明,不用想肯定是曹镇长等人了。

    我们领着走尸走近过去,在三丈远的位置停了下来,我抬眼一看,这间义庄是用竹子盖的茅草房,非常破旧,里头没有灯光。

    义庄门口摆着一具黑色的棺材,黑中发亮,棺材头上那大大的“寿”字程金色,特别的鲜艳,一看就知道肯定是用上好木料所做。

    棺材后面站着十几人,大多数都是身穿深青色军装,背着把长枪。为首的是个约莫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身穿墨绿色的长袍马挂,这人肯定是曹镇长无疑了。右边是一个三十五岁左右身穿深青色军装的男人,这人肤色黝黑,中等身材,梳着一个中分头,带着一副近视眼镜,也不知道多小度,一对三角眼好奇的紧盯着我们身后站着的走尸。

    曹镇长看见自己亲爹的遗体,不禁悲从心来,向前几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杀猪般的喊道:“爹...孩儿不孝...让爹爹您受苦啦...!”

    这曹镇长看见前段日子还能吃能喝的老父亲,才一段时日没见,今日一见,已经是阴阳两隔,显得,格外的悲痛。

    师傅道:“天星,去将曹老爷七窍里的朱砂泥御掉,让曹老爷入棺”!

    “哦”,我应了一声就去了,这泥巴贴在尸体脸上怪难看的,肯定得拿掉。

    “曹镇长,人死不能复生,您节哀啊”!师傅走向前搀扶跪在地上的曹镇长。

    曹镇长站起身,用袖子抹了抹眼角,对身边带眼镜的说道:“金队长,快去将老爷的尸体入殓”!

    金队长转头就是一喝,“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身后十来个保安队员,看着那具直挺挺的尸体,个个心里发毛,直咽口水,地上趟的尸体倒是见过不少,站得这么直,还会跳的尸体,他们还是第一次见,显得有点胆怯,不太敢靠近。但上级发话,那敢不从的?再可怕也要硬着头皮上,有委屈也只能憋心里。赶紧走过去七八个,抬手,抬脚,将曹老爷的尸体尸抬了起来,把尸身放入了棺材,接着就要盖棺。

    就在这时,师傅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慢...,先别封棺”!急忙喝住抬着棺材盖就要封棺的几人。

    几名保安队员听见喝声,愣了一愣,又把棺材盖放回到了地上。

    曹镇长见状,不解的问道:“毛道长?为何不让封棺啊?是不是我们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妥啊?!”曹镇长也知道,死人,丧事,这方面的事情是有很多忌讳的,还以为自己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周到,欠妥了。

    师傅脸色凝重:“曹镇长...实不相瞒,昨晚我等在赶夜路途中,在附近山林里头不幸发生了些意外,这其中也关系到了令尊,曹老爷,由于某种原因,令尊可能下葬不得!”

    曹镇长不明所以,尸体不下葬,难道摆家里发臭不成?一脸狐疑道:“毛道长,这是何种原因呢”?!

    师傅道:“因为你爹昨晚发生过尸变!他现在已经不只是一具冰冷的尸体这么简单,他还是一具可怖的僵尸。只不过他现在还没苏醒,看上去跟普通的尸体没什么两样。”

    “僵尸...”?!

    在场的众人一头雾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像看傻子一样,都没听说过僵尸,都是一脸不解的脸色。

    带着近视眼镜的金队长走前两步凑了过来好奇的问道,“毛道长,僵尸为何物啊”?!

    师傅喃喃道,“僵尸集天地怨气,取天地死气,晦气而生,不死、不老、被天、地、人三界摒弃在众生六道之外,浪荡无依,流离失所,在人世间以怨为力,以血为食,它们全身僵硬,指甲发黑尖锐,有尖利的獠牙,惧怕阳光,日间躲于棺材、山洞等潮湿阴暗的地方,入夜后出没,通常以吸食活人血液保持行动力,对活人攻击性强且力大无穷,跳跃前进时双手向前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染指成瘾:饿狼总〕〔顾轻舟司行霈〕〔霍长渊林宛白〕〔落魄佳人千金难换〕〔人间极乐〕〔帝少的神秘丑妻〕〔纯情丫头很火辣〕〔宠妻无度:火爆总〕〔重生六零俏媳妇〕〔爱上阴间小娇妻〕〔山村透视兵王〕〔放纵〕〔霸道总裁求抱抱〕〔慕少,你老婆又重〕〔绝美冥王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