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护花高手〕〔无敌超能高手〕〔互联网修真时代〕〔重生东汉之君临四〕〔超级寻宝仪〕〔回流大时代〕〔(穿书)我有盛世〕〔吴策〕〔透视毒医〕〔火影之水遁最强〕〔饲蛟〕〔重生之都市神帝〕〔东风袅袅〕〔我的伴读不可以有〕〔穿成美男子〕〔公主喜嫁〕〔朕心甚欢〕〔瓷界无痕〕〔我真是大侦探〕〔末世情绪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鬼妖僵 第6章 东瀛邪尸王
    雨后的山林湿气逼人,坑坑洼洼的山路,泥泞不堪,我们三人脚不停歇在山路中疾驰,耳畔尽是呼啸的风声,树林中的兽鸣声我们已经辨不清楚。

    约莫沿着山路跑了半个多时辰,跑在前面的师傅突然来了个急停,环顾四周,叹道,“我们来晚啦”!!

    一口气跑了十多里,可没把我给累死,我喘着大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往四周一看吓得我背脊发凉,地上全是死尸,旁边还有一匹死马,满地都是飞溅的鲜血,场面犹如人间地狱。

    师傅举着火把往地上的死尸照去,我和徐老鬼也跟着看去,只见这些尸体正是那支运棺材的人马,他们死相各异,有胸口破了个大血洞的,有断胳膊的,有被棺材板压死的,死相凄惨至极。

    师傅走到其中一具尸体跟前端下身子查看,将死尸反转过来,我看清这具尸体的死相,顿时被吓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死尸双眼圆瞪,死不瞑目,脖颈处不知被什么东西咬掉了一大块血肉,喉管和筋肉惨熙熙的露在外面,死相之恐怖,生前未见。

    师傅伸手将胖道长死不瞑目的眼睛合上。

    “毛兄,你可看得出,这是何物所为”?徐老鬼问道。

    师傅道:“是僵尸”!!

    徐老鬼皱眉,“这位虚道长也非泛泛之辈,道行极高,怎么会死得这么惨呢”?!

    师傅道:“这具僵尸不简单”!

    徐老鬼接着问道:“那毛兄你可猜得出这是那种僵尸所为呢”?

    师傅蹙眉思忖,根据《茅山妖魔录》的记载,僵尸依次能分为十五种之多,分别为:毛僵、紫僵、黑僵、活尸、铜甲尸、子母凶尸、金尸、尸妖、异尸、阴阳尸、变尸、邪尸、飞尸、血尸、旱魃。师傅摇了摇头,“单凭几个伤口作判断,很难分辨出是那种僵尸所为”!

    师傅接着说道,“这些人被僵尸所杀,尸体已经感染尸毒,再过两个时辰,他们就会发生尸变,变成嗜血僵尸,我们得赶紧把这些尸体拉到一堆烧掉,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一听这几具尸体还会变成僵尸,我那敢怠慢,赶紧跑去拖尸体,想起昨晚曹老爷尸变的情形,我现在还心有余悸,要是这几具尸体同时变成僵尸,那是什么场景,想到这,我脖子便是一阵阵的冒凉气。

    转眼六具尸体就让我们拉到了大路中央堆了起来,师傅从腰间的乾坤袋摸出一张“纯阳烈火符”夹在双指之间,在念力的催动下,黄符无火自然,往尸体堆上一丢,“彭”尸体瞬间燃起熊熊大火。

    “徐老鬼借着火光看向不远处的路边,“哇…,连凉亭也挎了,这些龙虎山的人武功还真是了得啊”!

    我和师傅寻声望去,就见一堆残砖破瓦,和一具没了棺材盖的棺材,散乱的堆在哪里,看那破败的景象,就像是曾经有几个武林高手在凉亭决斗后留下来的杰作。

    我见徐老鬼站在火堆旁手握弯刀,看上去挺像个打家劫舍的悍匪,于是调侃道,“徐伯伯,要是你跟龙虎山几大高手在那凉亭中拼命,你能把凉亭打垮吗”?!

    徐老鬼嘿嘿一笑露出一口黄牙,“打垮凉亭这都只不过是些小儿科,你徐伯伯我曾经连青砖瓦房都能打垮呢”!

    我咧嘴笑了笑,“徐老伯,您真会吹牛皮,你以为自己是东方不败啊”!

    “嘿,你小子不信是吧?有机会徐伯伯给你露两手让你见识见识”!

    火烧得越来越烈,浓浓的焦肉味飘荡在空气之间格外的刺鼻,时而便能从火堆中传出几声骨头被烧爆的“噼啪”声响,刺人耳膜,师傅双手放背看着火堆,面色忧愁,似乎在沉思着什么事情。

    待尸体烧成黑炭状,我们就开始往回走,一路上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山林里布谷鸟的咕咕声、牛蛙的呱呱声,蟋蟀的唧唧声不绝于耳,显得格外的热闹。

    大概走到半路,我们走进了一片枫树林。

    枫叶,为深秋时最悲,以自己落叶飘魂的残息,不断倾诉着自身的凄凉。

    虽然现在只是初秋时分,但这片枫叶林中已经落了厚厚的一层枯枝和败叶,脚踩上去,便会发出噼啪的脆响。

    刚走进这片林子我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但又想不起来哪里不对劲。

    “咦,奇怪,这片林子怎么这么安静?!连一点虫鸣声都没有”!徐老鬼也意识到了什么。

    当我们走入林子深处时,师傅忽然猛的摊开双臂把我跟徐老鬼拦停,“我感觉奇怪,就问,师傅咋不走了呢”?!

    师傅锐利的眼睛紧盯着前方语气冰冷的说道:“看前面那是什么”?!

    我顺着师傅的意思看向对面,就见不远处一个高大的人影,背着双手矗立在夜色之中,我揉了揉眼睛,再定睛看过去,朦胧的夜色下,辨不清人影的衣着。

    就在这时夜风吹散乌云,露出洁白的圆月,一缕如裹尸布般银白的月光垂射而下照在人影的身上,人影这时缓缓的转过了身子,终于看清了眼前之人,我们定睛一看,当场就被它的相貌给震摄住了。这是怎样的一张脸,他的头,是一个典型的地中海造型,头顶没有头发,四周的头发却长过肩膀,那双琉璃球般的眼珠在夜色中发出幽幽的红光,那张脸皮就像那干枯了的老树皮,褶皱不堪,一对粗壮的獠牙直直的长到了下颚,深寒逼人,身上穿着一件破烂不堪的黑色铠甲,再看他的手,十根漆黑的指甲比筷子还长出一大截。

    我看清楚这人的相貌后被吓得不由自主的向后踉跄了两步,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这他娘的长得也太吓人了,比昨晚曹老爷尸变后的某样还要恐怖几分。

    徐老鬼眯着眼睛看着怪物喃喃道:“老夫十几年没跟人动过刀了,今日就拿你这怪物来练练手,看看刀法有没有退步”!说完,徐老鬼举起弯刀就向那怪物冲杀了过去。

    师傅见状大大的吃了一惊,想拦住徐老鬼但为时以晚,此时徐老鬼已经冲到了怪物身前不禁急得大喊一声,“徐兄快回来!这具僵尸很厉害”!话落,师傅急忙伸手去解绑定在胸口上的那面八卦镜。

    我定睛看向徐老鬼,就见他哇呀鬼叫一声挥刀就照着僵尸脑门招呼,力道极狠,要是这刀劈中,估计都能将僵尸脑袋劈成两半,谁料僵尸身形一闪,轻巧的就躲过了一击,徐老鬼一刀劈空,横刀又斩向僵尸的脖颈,僵尸身体向后一弯,弯刀又斩了个空,徐老鬼面色大骇,这僵尸的身体居然如此灵活,当即不敢轻敌。

    徐老鬼两眼怒瞪,丹田运气,提刀一阵狂砍,那僵尸动作迅速快如魅影,一眨眼竟然闪出几尺开外。

    “轰!”一声巨响犹如雷声灌耳,地上一块坚硬的大石居然被一刀劈为两段。

    我看在眼里心里暗暗叹服:“这徐老鬼一把年纪,武功却如此高强。”

    我看向师傅,师傅已经将胸口上的八卦镜解了下来,我见状赶紧从地上爬起,刚爬起身,“啊..”忽然一声惨叫传来,我抬头一看,就见徐老鬼被僵尸一个横扫,凌空倒飞了过来,接着跌在了我和师傅的身前,刀掉在了一边,样子及其狼狈,我赶紧向前搀扶。

    “孽畜...休得伤人!”

    师傅暴喝一声,左手抠住八卦镜,右手二指往镜面一阵比划,接着双手抠住八卦镜上下边缘,猛的一抬,对准冲过来的僵尸就是一照,八卦镜感应到邪物,一道金色的光柱从镜面急射而出,正正的打在了僵尸的脸上,“啊...”僵尸发出一声厉叫,停在了原地,表情痛苦扭曲,接着别过脸去提起双手挡在脸上,遮住金光。

    就在这时,师傅忽然将八卦镜往我身上一抛,我急忙接住。

    师傅口中连连暴喝,“天地无极,雷神借法”!紧接着身形一跃,眨眼之间已经奔到了僵尸身前,此时僵尸还没反应过来,一记掌心雷击出,势如千斤,“碰”的一声击在了僵尸的胸口,顿时僵尸被巨大的冲击力击飞在半空。

    就在这时师傅已经摸出了三枚铜钱,这些铜钱曾经浸泡过黑狗血,是专门对付僵尸的暗器,师傅猛的一掷,“彭、彭、彭”,铜钱顿时在僵尸身前炸开,一股浓浓的白烟在僵尸身上冒出,接着僵尸凄惨的从空中掉落了下来。

    师傅乘胜追击,抽出铜钱剑就杀了过去,只见师傅铜钱剑上下翻飞,僵尸筷子长的指甲招招直逼师傅面门,一人一尸斗作一团,胜负难辨。

    “轰隆隆”一棵大腿粗的枫树被僵尸拦腰扫断,倒在地上。

    师傅急退七八步,眼中射出一道狠利之色,“区区东瀛邪尸,竟敢与我茅山道术相争,我看你是活腻味了,今日贫道就让你灰飞烟灭”!

    话落,师傅伸手往腰间的乾坤袋抓出一把黄符,向天空猛的一抛,黄符顿时如同天女散花般满天飞舞。

    电光火石之间,师傅又与僵尸过了十多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女主她有锦鲤运〕〔萌妻甜甜圈:亿万〕〔我老婆是冰山女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