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之纵横修仙界〕〔诸天仙武〕〔帝子齐天传〕〔最强小医仙〕〔最强修仙选项系统〕〔傲世狂尊〕〔超能力刑警〕〔洛妃倾天下〕〔邪王专宠:爱妃,〕〔黑光病毒掠夺者〕〔时代巨子〕〔妙手小医仙〕〔村暖花开〕〔邪王宠妻:废材狂〕〔战王枭宠:医妃药〕〔名人堂之路〕〔纵横人生三千年〕〔双面总裁宠妻入骨〕〔都市至尊邪少〕〔嘶马狼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鬼妖僵 第5章 夜雨惊魂
    除了胖道长外,其余五人已经吓得面无人色,一个叫俞飞的道士看着棺材,双腿发软颤声道,“师傅,不如我们走吧?别管这具棺材了,我好害怕”!

    “啪...”胖道长对着其后脑勺狠狠的扇了一巴掌,“瞧你个怂样儿,棺材响两下你就吓成这副德性,生人不生胆!”

    胖道长走近棺材说道,大家不要慌,这是一具黑铁玄棺,棺材已经被机关锁死,这种黑铁坚硬异常,万年不朽,就算这里面的邪物有千斤之力,它也休想从棺材里头出来!

    就在这时,“啊...师傅,镇邪符起火啦”!不知哪个惊叫了一声。

    胖道长猛的朝棺材头看去,紫符已经烧了一大半,转眼间整张符纸就烧成了黑灰,接着棺材忽然就震动了起来。

    “连镇邪符都镇不住,这么厉害”?!

    胖道长吃了一惊,急忙掏出一张镇魔毯,镇魔毯四四方方,呈紫色,很薄,摊开可以将人包裹,毯的中央绣的是一个九宫八卦图,四角分别按东南西北绣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兽,镇魔毯取神兽之灵气用以镇鬼伏魔。

    胖道长手拿镇魔毯,左手捏了个法决,闭目念了一通咒语,双目一睁,接着将镇魔毯往黑铁玄棺上空一抛,霎时镇魔毯便在空中自行铺开,一股柔和的紫光炸出,将整具棺材照住。

    棺材被紫光照住霎时就停止了震动,名叫小五的道士见棺材被镇住,胆子也大了起来,向前拍马屁道,“师傅您真厉害,一下子就把这里面的东西给镇住了”!

    胖道长双手放背,得意洋洋的说道,“没两下子怎么能当你们的师傅呢”?!接着胖道长看向棺材上空的镇魔毯说道,“这镇魔毯法力非凡,蕴含四大神兽的灵气,凉这邪物本事再大,也敌不过神兽的灵威”!

    “师傅,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小五问道。

    “如今棺材里面的邪物已经被天雷劈醒,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让其破棺而出。现是夜晚,又是雨天,阴气极重,这种环境是妖物戾气最重的时候,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白天再赶路,白天阳气重,没有邪物敢在白天作祟。我们先在这凉亭上过上一夜,明早再去附近凤凰城买辆马车”!胖道长说完迈步走向凉亭。

    刚走到凉亭入口处,“师父,棺材又动啦”!俞飞忽然拉住胖道长的手颤音道。

    “什么”!!

    胖道长猛的一转身,大吃了一惊,只见被紫光照住的棺材,竟然缓缓飘飞了起来,停在了半空,接着在空中缓慢的旋转了起来,速度转得越来快,越来越快...,紧接着“碰...”棺材上空的镇魔毯突然爆炸,碎布凄惨的飘落下来。

    紧接着棺材慢慢停止了转动,忽然棺材径直的向自己这边飞撞了过来,胖道长眼珠瞪得溜圆,急喝了一声“快趴下”!自己已经趴在了地上,其余几人也在看着这一幕,还没等胖道长话音叫老,已经向左右两边扑倒了。

    棺材飞入了凉亭,在凉亭中一阵乱撞,四根水桶粗的顶梁柱慎间被撞断,接着整个凉亭“轰”的一声巨响坍塌了下来,泛起一阵烟尘,棺材埋在了废墟下面没了动静。

    挂在凉亭中的几盏灯笼已经被压灭,现在没了光源,四周一片漆黑,视线昏暗。胖道长几人狼狈的爬起身,几个后生道士那见过这般阵仗,吓得双腿直打颤,其中那个叫俞飞的后生道士的已经吓得尿了裤子。

    胖道长神色紧张,眼睛紧盯着废墟方向,手往背上缓缓抽出桃木剑。

    桃木为百木之精,亦称仙木,有镇宅辟邪之功效,能制御百鬼。相传古神话中,有夸父逐日,干渴而死,化为桃林,有神荼郁垒,二神用桃剑击杀妖魔,以保百姓安宁,三国时期的曹操,因凝心太重,落下头疼病,久治不愈,后经军师提议,在中原精选优质桃木,制成一把桃木剑,悬挂室内,头痛之症,不治痊愈,后来南征北战,建立了霸业。

    胖道长刚抽出桃木剑,废墟忽然“碰”的一声炸开,一块漆黑的棺材盖从废墟中疾射而出,迎面就撞了过来,胖道长大大的吃了一惊,往地上就是一个贴地翻滚,险险的躲过了致命的一击。

    几个年轻道士可没胖道长这般身手,其中一个也不知道是谁,一时没反应过来,当场被几百斤重的棺材盖击飞,倒飞出几丈开外,被棺材盖压住,当场惨死。

    胖道长狼狈的翻身站起,刚站起,就看见一个高大的黑影从废墟中跳了出来,由于天色太黑,完全看不清楚人影的面目,就看见一双血红的眼眸,发出摄人心魂的红光。

    就在这时,黑影血红的眼睛盯向了离自己不远处的几个徒弟,接着一阵腥风扑来,黑影已经到了几人的跟前,那速度堪称前所未见,“啊...啊...啊...”几声惊悚的惨叫划破雨夜,响彻山林。

    胖道长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提剑就向黑影杀了过去,当他冲到黑影身边时,五个徒弟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胖道长悲痛与愤怒涌上心头,“啊...”的尖叫一声,双手握剑照着黑影的左胸猛的刺了进去,黑影倒退了两步,右手一扫“啪”桃木剑应声断成两节。

    胖道长举起半截残剑一看,震惊得愣在了原地,就在这时,前面的黑影“嗷...”的一声戾叫对着胖道长就扑了过去,胖道长只感觉脖颈处一阵剧痛传来,胖道长已然绝望,仰天嘶吼,“我命休己!”“师傅!弟子无能,徒儿先行一步啦”!!

    话落,胖道长拼尽身上最后的力气,抬起右手,向手心呕出一口鲜血,默念了两段咒语,咒语刚落,其手心中顿时飞出一只血红色的小鸽子,小鸽子在空中扑扇了两下翅膀接着疾飞远方而去...

    死尸客栈。

    夜雨渐渐停了下来,师傅放下手中的茶杯对徐老鬼笑道,“徐兄,雨也停了,我们师徒也是时候该赶路了,那支运棺材的队伍想必也已经走远了”!

    师傅说完摸出两枚大洋递给了徐老鬼,“徐兄,这是房钱,您收好!”

    徐老鬼也不客气,爽快的接过钱笑道,“祝你们师徒,一路顺风”!

    接着我跟师傅就起身走去停放走尸的地方,徐老鬼拿起桌子上的白蜡烛也跟了过来,走到走尸身前,师傅检查了一遍尸体七窍上的朱砂泥,确认没有任何问题后,便举起铜钱剑,剑尖对准走尸的额头比画了一阵,念了一通咒语,咒语刚落,走尸双臂缓缓伸直。

    接着师傅掏出摄魂铃,举起摄魂铃就要摇铃,就在这时,师傅眉头猛的一皱,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停在了原地,接着把举在半空的手放了下来,锐利的眼睛看向了门口。

    这是什么情况?我感觉奇怪,也跟着扭头看向了门口,我刚扭过头去就看见一只浑身泛着红光的小鸟,扑扇着翅膀从门口疾飞了进来,小鸟在门口停了一下,接着直接飞到了师傅身前停了下来,这一幕可把我给惊呆了。

    这只小鸟浑身血红之色,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鸟,居然还会发光,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还没等我看清楚这小鸟的五官,师傅突然向小鸟伸出手掌,小鸟在空中扑扇了两下翅膀,很有灵性的落在了师傅的手上,接着那小鸟竟然瞬间化成了一滩浓血。

    师傅脸色大变,“不好,虚兄出事了”!

    徐老鬼见师傅脸色大变,紧张的举着蜡烛走近跟前,“毛兄,这是什么情况”?!

    师傅神色凝重,看着手掌上的血液说道,这是“血鸽术”!属于龙虎山一派特有的密法,以自身精血化为血鸽,让血鸽为自己通风报信,请来救兵,解自身之危难。这种术法通常用在紧急情况之下,生命忧关之时。

    我紧张的问道,“师傅您是说刚才那支运棺材的队伍,现在遇到了麻烦”?!

    “对,是很大的麻烦,我们现在赶紧去救人,也许还来得及”!

    徐老鬼一听急忙找来三把松油火把,分给我和师傅一人一把,我们用蜡烛引然。

    徐老鬼接着走到一口红色的棺材前,推开棺材盖,伸手进棺材摸出一把砍刀,刀体狭长,刀身弯曲,有点像以前衙门官差所用的那种佩刀。

    我一脸错愕,没想到这徐老鬼居然把刀藏到棺材里头,“徐伯伯,你这是私藏兵器啊”!

    徐老鬼嘿嘿一笑,“这年头,兵慌马乱的,谁家不藏个三五把,用来防身呢”?!

    出了门,徐老鬼关上死尸客栈的大门,我们三人就向着凤凰城方向逛奔,我跑在中间背着一把桃木剑,徐老鬼拿着砍刀在最后,就像一个杀手,师傅手里拎着一把铜钱剑,背着一把用黑布包裹严实的长剑,胸口处挂着一面八卦镜。

    师傅胸口这面八卦镜,可有些来头。这面八卦镜,通体为黄铜所铸,呈圆形,刻有先天八卦,附以天干地支,二十四节气,中间位置是一个栩栩如生的阴阳鱼太极图。这面八卦镜乃是茅山一派特制,用来镇鬼驱邪的一大法器,也是茅山一派众多法器当中的一件。师傅每次出门赶尸走脚,都会将这面八卦镜用红绳绑定在胸前,用在夜里开路,驱鬼镇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染指成瘾:饿狼总〕〔顾轻舟司行霈〕〔霍长渊林宛白〕〔落魄佳人千金难换〕〔人间极乐〕〔帝少的神秘丑妻〕〔纯情丫头很火辣〕〔宠妻无度:火爆总〕〔重生六零俏媳妇〕〔爱上阴间小娇妻〕〔山村透视兵王〕〔放纵〕〔霸道总裁求抱抱〕〔慕少,你老婆又重〕〔绝美冥王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