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都市最强神〕〔三国主播大传〕〔一切从超神学院雄〕〔重生之我的老公是〕〔最强冠军拼图〕〔龙魂当世〕〔至尊狂妃:魔帝,〕〔修仙系统在都市〕〔韩娱之我为搞笑狂〕〔真实武侠世界〕〔绝色佣兵:王妃很〕〔校花的兵王武帝〕〔特工农女〕〔一个人的宗门〕〔动画之王〕〔三国之剑行天下〕〔神道永昌〕〔唐朝生意人〕〔不死剑尊〕〔坐忘长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鬼妖僵 第1章 花猫惊尸
    这是一卷尘封已久的往事了,看着神龛上那幅泛黄、斑驳的祖师爷画像,我的心里泛起一段段年少时的回忆,师父传下的那本泛黄的旧书上落满了灰尘,再一次细细的翻开它,字迹已经因为潮气的影响有些模糊不清了。

    轻轻地抚摸着七星诛魔剑上,日渐剥落的朱砂,和那渐渐增多的铜绿,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这把剑已经有多长时间没有出鞘了!

    故事就从民国初年一九一八年说起吧,那是一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我叫叶天星,是一个孤儿,从小与师傅相依为命。

    ————

    夜,像死水一般沉寂,玉盘似的满月在云中穿行,像一盏明灯高悬在天幕之上,泻下冰一样的银辉。

    “铃铃铃……,阴人归乡,借路走脚,金钱开道,人畜莫惊……”!

    一个清脆的声音,随着铜铃的响声幽幽传出去老远,在深山密林中若有若无地飘荡着。

    月色下师傅穿着一身半旧的金黄色道袍,前胸挂着一面八卦镜,后背背着一把用黑布包裹严实的长剑,右手摇着铜铃,左手提着一只白灯笼,领着身后一具冰冷的走尸缓缓前行,走尸亦步亦趋很听话的跟在师傅身后。我则跟在师傅身旁,每隔一段路就往天空洒出一沓黄表纸。

    走尸双手平伸,身上穿着一件新的寿衣,跳跃而行,额头上压着一张黄符,垂在脸上,遮住了大半张脸。虽然尸体的脸被黄符遮住大半,但那黄符时不时的也会被夜风吹起,露出那张被朱砂泥封住七窍的死人脸,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没有七窍的死人,诡异至极。要是这一幕发生在白天,被人看见,估计都能吓死个人。

    这种朱砂泥是用黄泥和朱砂掺清水搅拌而成,贴在尸体的七窍是用来防止尸体被晦气入体引发尸变。

    湘西赶尸由来已久,在我们湘西一带已经有着几千年的历史,如果要追寻下去,已经分不清楚是从那一个朝代开始的了。其实能驱赶尸体的人只有两种,一种就是职业以赶尸为生的赶尸匠,另一种就是像我和师傅这样,身怀茅山道术的赶尸道长。

    赶尸匠和我们茅山一脉的赶尸方法又有所不同,我们茅山一脉是以符咒道法驱使尸体,使他们的关节能够重新活动起来,让尸体做出一些简单的跳跃动作,再以摄魂铃为引,让他们寻着铃声,有节奏的跟随在自己身后,一跳一跳的穿过荒凉崎岖的山区深林,回到故乡,交给接运的乡中亲人。

    根据雇主交代:这具死尸姓曹,来头很大,是凤凰城当职镇长“曹明义”的亲爹。因为前段时间去远方的女儿家探望外孙,由于曹老爷年事已高,本就身体虚弱多病,加上在酒席上多喝了几杯烈酒,导致身体病疾加重,最后不幸病死在了异乡。

    曹明义得知老爹病故,心里万分悲痛,所以托人出五十大洋的天价,请我师傅务必尽快将他爹的尸体赶回凤凰城,好让他老人家早日入土为安。

    五十大洋对那些有钱的大财主来说可能不算多,那对我们来说可是个巨款,在这个年月,四个大洋就可以买一亩地了,五十大洋那是可以买上十几亩田地了,我师傅看在钱的份上,二话没说,就把这桩生意给答应下来了。

    为什么不用马车运,非要用赶的呢?其实这也是我们湘西一带的传统,在我们湘西地界不管是谁家有亲人死在异乡,他们都会去请赶尸的先生,用驱赶步行的方式让死者走回自己的故乡。因为我们湘西人认为,如果死者不是他自己脚跟贴地的走回自己的家乡,如果用马车运,用人背,死者脚跟离地,那样的话死者的魂魄就会脱离肉身,停留在死时的那个地方不能离开,故此就会成为孤魂野鬼不能投胎转世。

    这是我第一次跟着师傅赶尸走脚,以前师傅出门赶尸从来都不会让我跟着,他一向都是让我留在家里看家,说我年纪还少,不适合做这种危险的差事。不过这次却破天荒的把我给带上了,说我现在已经十八岁了,成年了,该出去走走见见外面的世界了。

    月色如水,铜铃声所到之处依然一片寂静,树林里除了我和师傅的脚步声,和那铜铃刺耳的铃声外什么声音也没有,静得让人心里头直发毛,走着走着突然。

    “喵...”

    一声突如其来刺人耳膜的猫叫声从我们头顶上传来。

    我身体一怔,吓了一大跳。抬眼一看,一只浑身灰白肥硕的大花猫,慵懒的趴在一条手臂粗的树枝上,那双葡萄般大的眼睛,在黑夜里发出幽幽的绿光,它竖起一对尖尖的小耳朵,探出脑袋好奇的望着树下的我们。

    师傅眉头皱了起来:“那里来的野猫”?!

    我感觉奇怪,一般的野兽看见生人都会躲起来,眼前的这只大花猫却不回避,我十分之不解就问师傅:“师傅,这只大花猫为什么看见我们它也不躲起来呢?它好像不怕生人啊!”

    师傅捋着山羊胡看着树上的大花猫,说道:“猫也有胆大胆小的,这只猫长年生活在山林之中,野性十足,肯定比一般家养的猫胆子要大,不怕生人也很正常。转而略带担忧的说道:“如果被这只野猫碰到我们身后的这具走尸,那可就麻烦大了,分分钟都能引起尸变造成可怕的后果!”

    我听师傅说得这么严重,当即就做出反应,“师傅,看我的,我这就帮您把这只死肥猫赶走”!说完,我弯腰就往地上捡石块砸那个大花猫,想用石头把它吓走。

    师傅见状连忙喝止:快住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咋们不招惹它,它应该不会跳下来的!

    我正要伸手抓地上的一块石头,听到这么一声喝,手又缩了回来,站直身子不解道:“师傅,这可是只畜生啊,又不是人,畜生能跟人讲道理吗”?!

    “畜生也一样,你不招惹它,它一般不会主动招惹你的!你在后面看紧点,我们现在赶快走,免得等会真的把它惊动了,那就不好了。”师傅说完,轻轻摇起铜铃,领着一步一跳的走尸快步前行。

    我在走尸的后头不敢怠慢,眼睛警惕着树上的大花猫,以免它突然跳下树来为难。然而此时的大花猫依然懒洋洋的趴在树杆上,只是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们渐渐走远,它并没有跳下来的意思,我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两盏茶后,我见已经走出了老远,也没见那只大花猫追来,于是就对师傅说,“师傅我们先歇息一下吧,那只死肥猫没有跟来,我们不用走得那么急。”

    师傅闻言停下脚步,收起摄魂铃柔了柔肚子,说道,“没追来最好,师傅现在肚子有点儿不舒服,要去上个大号,你先看着这具走尸,师傅去那边林子方便方便,”说完就向树林里头走了进去。

    师傅上大号是出了名的久,十几年都一个样,没半个时辰肯定是回不来,我也只好等了。

    这时一阵阴冷的山风吹来,吹得树叶沙沙怪响,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环顾四周,发现周围漆黑的树林异常的寂静,我直感觉头皮一阵阵的发麻,就好像那黑暗深处有只恶鬼在用恶毒的眼眸恶狠狠的盯着自己,就在这时。

    “喵……”!

    一声刺耳又熟悉的猫叫声突然从我身后响起,“啊……”!我被吓得惊叫一声跳起一丈高,猛的回头一看,顿时心都凉了半截,只见一只肥硕的大花猫眼睛闪烁着幽幽的绿光,它正坐在曹老爷尸体的肩膀上。

    “这不是刚才在大树上碰见的那只大花猫吗?我很纳闷,刚才明明没跟来,现在怎么突然又跟过来了呢”?!我此时我离尸体有着两丈多远的距离,想起这畜生刚才那样一个惊吓,现在还怒火中烧,我弯腰往地上捡了一条手臂粗细的烂木头,对准尸体肩上的大花猫,去你娘的,远远的猛砸了过去。

    “彭……”

    一声闷响传来,谁料准头不够木头没打中大花猫,却正中曹老爷尸体的脸,大花猫受到惊吓,一下就从尸体身上跳了下来,接着跳入了旁边的树林里头不见了踪影。

    我还不解气,“它娘的,你个该死的肥猫,看我不砸死你!”我捡起一块拳头大的石头,对着漆黑的树林狠狠的就投掷了进去。“要是下次再被我碰见你这畜生,我非把你宰了炖成汤喝”!

    我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走近曹老爷尸体跟前查看,只见曹老爷脸上贴着的黄符已经被刚才那一棍子砸掉在了地上,还有他眼睛上的朱砂泥也脱落了,一张布满皱纹的死人脸,在凄冷的月色下,显得格外的瘆人。

    我连忙捡起地上的黄符从新贴在尸体的额头上,又弯腰去捡地上的朱砂泥,就在这时,我眼角的余光突然撇见尸体的手忽然间皱褶四起,幽黑的指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半尺,我吓了一大惊,猛的站起身,刚站起,就见尸体猛地睁眼,眼中布满蜘蛛网般的血丝,嘴上朱砂泥脱落,口中尸气迸发,瞬间长出一对摄人心魄的獠牙,紧接着尸体头上的黄符刷的一下就起了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我的神秘老公〕〔千亿宝宝:顾爷,〕〔后娘[穿越]〕〔英雄?我早就不当〕〔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