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蛇妻〕〔废都暴君〕〔试婚100天:帝少宠〕〔升级打怪谈恋爱〕〔宦海商途〕〔夜夜生香〕〔总裁爸比从天降〕〔女总裁的近身狂兵〕〔三界红包群〕〔天煞毒尊〕〔祖宗嫁到〕〔那年刀锋正寒〕〔风海凌云〕〔抗战之重生李云龙〕〔逆锋〕〔蜀山游子〕〔回到西游当惊仙〕〔末世之最强组织〕〔宅男奶爸〕〔地球守卫团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骑 第一千零七十章 力敌
    第一千零七十章力敌

    格雷汗眼睁睁看着他的前锋被击溃,赶鸭子一般跑的漫山遍野。

    一侧,帕夏大人险些从马背上栽倒,目瞪口呆,看着方才还杀气腾腾的骑兵大军,被明军阵中密集的炮火轰的人仰马翻。超过三万克里米亚人在寂寥的冰原上,见证了卢氏车营在历史上的第一次亮相,险些被惊掉了下巴。

    克里米亚人的前锋在崩溃,在逃窜,在炮火下瑟瑟发抖。

    车阵中,梁甫扬眉吐气,放肆狂笑着。

    “装药,装药,麻利点!”

    硬木包铁的车厢后头,一个个军官奔走指挥,一队队士卒将轻便的小炮,连同炮车一起往后拽,成箱的弹药堆积在积雪上。后头,一排排怀抱火铳的士卒,则在军官指挥下将铳口朝天,曲射,以密集的炮铳火力追逐着大群溃兵。

    “放!”

    嗵嗵嗵!

    霹啪!

    又是一团团硝烟升腾,将明军车阵笼罩在硝烟迷雾中,漫天的铳子雨点般落下,奔逃中的敌骑被扫落马下,惶恐中四散奔逃,一刻钟后沸腾的战场上安静下来,冰原上重又变的死一般寂静。硝烟散开,大战过后的冰原上一片狼藉,积雪被炮弹掀翻露出底下的烟土,人尸,马尸凌乱的散落在车阵周围。

    格雷汗胯下战马喷着响鼻,瞧着那旷野中冰冷阴森的车震,竟失语了。

    溃兵不成阵势的逃了回来,两军脱离接触,便只留下数百具人马尸体,热腾腾的血液很快凝固,冰冷,僵直。三万克里米亚骑兵竟僵住了,寒风猎猎,将一杆杆威严的汗旗吹的猎猎作响。那明人的车阵中,也有一杆杆日月军旗迎风招展,似是在挑衅格雷汗的权威。

    大军环绕中,汗王抽了抽鹰钩鼻子,帕夏大人则缩了缩粗短的脖子。

    先锋败兵归队,似惊魂未定,很快在骑兵大队中引发了一阵骚乱,克里米亚骑兵们大声咒骂起来,群情激奋。克里米亚人是金账汗国的继承人,纵横东欧,人见人怕,这简直颠覆了克里米亚人的认知,骑兵是野战中的王者,怎会被一个小小的车阵克制了。

    咒骂声中,鞑靼勇士们被挑衅了,被激怒了。

    那区区数千步兵组成的车阵,就那样大咧咧的横在旷野间,似乎在嘲笑鞑靼勇士们的懦弱无能。

    “杀光明人!”

    在野战中吃了亏的克里米亚勇士,血气上涌,长久起来身为游牧骑兵的骄傲被羞辱了,有些自恃勇武的已然打马向前,各自从马背上摘下长枪,马刀,盾牌预备着结阵再冲,群情激奋。

    格雷汗在马背上清了清嗓子,终威严道:“冲!”

    呼啦!

    汗王一声令下,低沉的号角声便连绵不断,响了起来,中军大队中大批骑兵打马前出,列阵备战。克里米亚人打仗自有一套章法,前锋受挫,铩羽而归,中军骑队便精兵前出,以长枪轻骑为先导,锁甲重骑尾随冲锋,最后是手持马刀作战的各部勇士,烟压压的一大片。

    喧嚣中,过万骑兵在阵前摆开阵势,蜂拥而出。

    过万骑缓缓踱步,在行进间逐渐列成三排横队,百年来克里米亚人与欧洲人争锋,胜多败少,在和欧洲人交锋中,汗国骑兵不免受到欧洲人极深刻的影响,精骑野战亦是三排横队,第一排使枪后两排持刀,战法与欧洲骑兵强国一般无二,却又有些细微的区别。

    克里米亚人以轻骑为主,突前的枪骑兵也全是轻骑。

    一队队身穿皮袍,左手挺盾,腋下夹枪的枪骑兵,逐渐加速,便是这时代独树一帜的特殊兵种,轻装枪骑兵。在摆脱了沉重的盔甲束缚后,轻型化的枪骑兵速度极快,防护能力却十分脆弱,这也是时代的特色。

    第二排尾随冲锋的锁甲骑兵,甲胄倒是十分精良的。

    第三排则是背着骑弓,挥舞着雪亮马刀,嚎叫暴躁的鞑靼勇士。

    万余精骑在旷野中加速,三排横队渐渐形成,轰鸣的马蹄声让大地震动颤抖起来,气焰滔天。

    明军车阵中,一片喧嚣。

    梁甫脚踩着一辆马车,大呼酣战:“出!”

    军旗翻卷,凄厉的嘶吼声中,一排排明军步兵抱着火铳蜂拥上前,一杆杆火铳组成的铳阵,对准了加速冲锋中的骑兵横队。一门门轻炮推了上去,严阵以待,预备着承受野战骑兵集团的冲击。

    “今日,唯死而已!”

    梁甫大声呼喊着,鼓舞士气,四千常州子弟训练有素,在士官指挥下严阵以待,竟无一人转身逃跑,这边是乡兵,子弟兵的编制使然。乡兵,也是大明军中的一大特色,所谓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便是如此。

    旷野中,马蹄声轰鸣,鞑靼前排的枪盾骑兵开始加速,亡命冲锋。

    “放!”

    嗵嗵嗵!

    车阵中缝隙间,大明特色的轻炮纷纷开火,炮身一震,推动着炮车往后一退,尖锐的炮弹呼啸声便响了起来。一颗颗炮弹贯穿敌阵,冲锋的枪盾骑兵纷纷栽倒,嗵嗵嗵,两轮炮击齐射,铳阵发威。便只瞧见一阵火光闪现,硝烟弥漫,冲锋中的脆弱枪盾骑兵,便如同落叶般成片栽倒。

    哗啦!

    前排明军纷纷退后,装填,后排士兵有齐刷刷的顶了上去。

    梁甫正哈哈大笑,心中快慰,冲锋中的鞑靼骑兵突然变阵,直愣愣冲过来的精骑在加速中,突然向左右两翼分开,竟欲避开明军犀利的正面火力,成左右包抄之势,绕击,侧击,也是草原骑兵的看家战法。马蹄声杂乱,铳炮齐鸣,人仰马翻。

    疏忽之间,一队队轻骑往两翼高速包抄,很快便将明军车阵围了起来。

    骑兵过万,无边无际,明军坚固的车阵便如同浪潮中的一块顽石,很快便遭遇了真正的考验,万余鞑靼骑兵从四面八方,无孔不入的冲击,攒射,先是稀稀落落的箭支,不多时,密集的箭矢从天而降,明军开始承受伤亡。

    噗噗噗!

    箭如雨下,明军阵中不时有人惨叫着倒下,很快被同袍拖走,塞进安全的马车下面。

    铛!

    梁甫身侧亲兵立起一面面横盾,遮挡箭雨,惨叫着此起彼伏。

    “放!”

    车阵里头一队队甲胄精良的明军,冒着箭雨上前,列队发铳。

    外头万余鞑靼骑兵成群结队冲上来,放箭,双方都在承受伤亡,有车阵保护的明军自然占了极大的便宜,有组织的排铳每一轮齐射,便让成片的鞑靼骑兵落马,栽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总裁的贴身特助〕〔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引凤决〕〔诱妻入怀:帝少大〕〔人生若能两相忘〕〔清宫攻略(清穿)〕〔特品圣医〕〔邪王绝宠:医品特〕〔一念情深,万念婚〕〔靳少强宠小逃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