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余生遥向晚〕〔绝武仁医〕〔渡风杂货铺〕〔斗魄星辰〕〔六指诡医〕〔钱探吴乾〕〔为木子守护一座城〕〔仕途笔记:世家的〕〔绝美总裁的贴身兵〕〔修破玄尊〕〔荣耀之不灭传说〕〔师父,徒儿缠上你〕〔醉长安〕〔厨色生香:霸宠农〕〔撼龙〕〔总裁撩妻:宝贝娶〕〔明末中兴路〕〔乡村有个妖孽小仙〕〔最强神阶武魂〕〔娱乐之神豪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骑 第九百四十五章 边陲
    . ,最快更新明骑最新章节!

    第九百四十五章 边陲

    崇祯十年,除夕夜,西南边陲大吉岭。

    八年明军死守大吉岭,与山林中冲出来生番激战,皑皑白雪覆盖下穿着兽皮,挥舞着弯刀的生番成群结队冲向明军寨墙,却纷纷被寨墙上密集的排铳射翻。红衣红甲的明军,和脸上抹着烂泥,打扮成鬼魅一般的生番彻夜激战,山中一些小型军堡接连失守。

    大吉岭,一处避风的山谷中。

    李定国动了动麻木的腿,面前,跪着一个全身是伤的营官,那营官拼死杀出重围,来他的大营请援,李定国却不为所动,死死将两千精兵握在手中,以备不测。

    “李帅,给我一哨兵,就一哨兵,我杀回去!”

    那营官嚎啕大哭,左右将官都起了恻隐之心,却又不敢出声央求。

    李定国面色不变,温和道:“下去吧,先治伤。”

    两个亲兵将那营官搀走了,帐中,全副披挂的将官们互相对看几眼,闹不明白李帅的打算。李定国,此时方知大都督为什么要把忠贞营派到西南边陲来,这地方简直就是个烂泥潭,谁进到这里都的滚一身烂泥,大都督不愿意将辽军精锐陷在这里,便将忠贞营派来了。

    然而李定国胸中便无愤恨,他一个降将能得到重用,还能奢求什么呐。

    它就是个烂泥潭,老子也要踏平了,一直打到这块地方的尽头。

    天上,沸沸扬扬的大雪落下。

    前线,山坡上一座石头垒成的军堡,有守军八十人,小小的军堡却有个响亮的名字,定边堡。

    夜色正浓,鹅毛大雪从天而降,滴水成冰。

    砰砰砰!

    被围攻的定边堡摇摇欲坠,陷入激战,雪夜里一个个将面孔涂黑的生番突然冒出来,夺了堡门,索性明军早有防备,在驻地里另修了一道石墙,十分坚固,警讯一起明军从营房中抄起武器,蜂拥而出,以长枪兵列阵而战抵住涌进来的生番,数十铳手登上了两侧的箭楼,堪堪将成群结队的生番堵在驻地外头。

    驻地大门处,两侧箭楼上的铳手频频开火,不需瞄准便是一铳,下头便有生番嚎叫着栽倒。生番打仗没什么章法,全村老少一起上,挤成一团挥舞着砍刀,疯狂的冲击着营房大门。高处的明军铳手拼命发铳,仍无法阻止生番疯狂的进攻,望着下面密密麻麻的人头,心中发毛。

    军营大门处,更是惨烈。

    五十余明军举着长枪,组成枪阵死死抵住,那一个将面孔涂黑的生番便如同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挥舞着砍刀,不畏生死冲过来。

    “刺!”

    一个明军哨官声嘶力竭的嘶吼声中,十余杆长枪刺出,几个生番身体被贯穿仍拼命向前劈砍,一个明军稍有不慎,便被一柄弯刀打着转飞过来,命中面门,一声不吭倒下了。

    “刺!”

    连战伤的同袍也来不及拖走,一个明军便顶了上去,十余杆长枪毒蛇般再次刺出,又是几个生番被刺的全身冒血,嚎叫着栽倒。后头,蜂拥而至的恶鬼却如同不知疼痛,前赴后继,长枪阵前很快叠起厚厚的一层尸体,生番的尸体越来越多,也成了明军的救命稻草。

    高处,数十个明军纷纷从箭楼上冒头,一通乱射。

    几个生番被地上的尸体绊倒,又被铳子打的全身抽搐,乱哄哄的一哄而散了。

    “上!”

    打退了生番的一次进攻,明军却不敢丝毫松懈,趁机将后排的士卒换到前头,将前头筋疲力尽的士卒换下来休息。高处,箭楼上的明军则纷纷装填,各自寻找目标,射杀着那些一瘸一拐的受伤生番,一个生番摇晃着从尸堆中爬起来,竟似不知疼痛,张牙舞爪的跳着大神。

    砰砰砰!

    同时数颗铳子将那生番射翻,那生命力极顽强的生番竟被打的抽搐了几下,才带着古怪的笑意,一翻白眼栽倒了。

    明军枪阵,前排,一个新兵看着那还在抽搐的尸体,哆嗦了一下。

    这一哆嗦便被队官狠狠踹了一脚,咒骂道:“怂货,没长卵子么!”

    那新兵吓的慌忙挺起长枪,却仍是不免毛骨悚然。

    那队官脸色好看了些,竟安慰道:“你不拿他当人便是了,这是人么?”

    那新兵心中渐渐踏实起来,便将那生番当成猪狗一般屠宰,这样想着,心中竟笃定了。

    深夜,成都府。

    西南总督府,官厅。

    偌大个官厅中冷冷清清,多数官员都休沐在家,外头爆竹声阵阵。

    官厅中,傅宗龙仍埋首在堆积如山的文案中,进出官厅的总督府属官都轻手轻脚的,生怕惊扰到了上官被责骂。傅宗龙坐镇西南大半年,更加精瘦,早生华发,人也越来越干练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傅宗龙才抬头伸了个懒腰。

    外头,护兵慌忙命人将饭菜热好,端进来,那饭菜也不知热了几回,傅宗龙倒也不以为意,便一边翻看着西南军报一边动筷子,吃着没什么滋味的年夜饭,面沉似水,自然是替李定国但着一份心。良久,傅宗龙才从袖中取出一封皱巴巴的书信,皱着眉头翻阅起来。

    信,没有抬头没有落款,便只有一个狰狞的虎头暗记。

    这信中内容傅宗龙也不知翻看过多少次,十分惊悚,每看一次都让傅宗龙心惊一回,这信中给他献上了一条锦囊妙计,言来年开春军情司将介入西南战事,行新政,一个成年生番的头皮赏两块银元,活的就值五块了,明码标价,童叟无欺。傅宗龙心中凛然,呆坐半晌终于放下筷子,将书信放到炭盆里烧掉。

    房子温暖如春,傅宗龙心中却是冰凉。

    军情司既介入西南战事,那便由不得他优柔寡断,西南生番奴隶在成都府口碑极差,屡次闹出不服管教刺杀主家的案子。生番野性难驯,比蒙古人还难驯服,在人市上如今已无人问津。

    自然,这些生番也不是全无用处,还可以用来开矿。

    军情司如今插手西南战事,便代表着大都督对他不满了,傅宗龙心中便有些迷糊了,是傅某心慈手软了么。大都督的意思他心中了然,无非是让他放下仁慈之心,行霹雳手段,良久,官厅中响起傅宗龙一声长叹,这身后名呀,多半是要声名狼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清宫攻略(清穿)〕〔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靳少强宠小逃妻〕〔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