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NBA逆袭天王〕〔万古凌宵〕〔绝世神凰:逆天符〕〔冥医〕〔重生军工子弟〕〔黑腹帝尊无心帝后〕〔风雪慕寒〕〔诸天之黑夜冒险王〕〔灭霸的漫威英雄之〕〔小纸人的世界〕〔电影世界追缉令〕〔灵魂互换之寻爱〕〔重生公子之女国闻〕〔超级绿茵球王〕〔楼乙〕〔神级都市练气士〕〔天庭最后一个神仙〕〔万物生灵纪〕〔创世问鼎〕〔都市最强小妖孽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骑 第八百五十五章 土人
    . ,最快更新明骑最新章节!

    第八百五十五章 土人

    忠贞营前锋出深山,被一条大河阻住去路,便沿河扎营休整。

    千里镜中,远处,一个土著骑着一匹矮马,正疯狂的打马逃跑,李定国估了估距离应是追不上了,心中警觉,这地方深入域外还有土人居住,看那土人在马上颠簸起伏,心中突发奇想,为何只有明人孱弱,而大明周围的土人,异族个个能征善战呐,此事颇值得深思,从这土人快马加鞭的矫健背影来看,这便又是一个凶悍的异族。

    后来李定国才知他的猜测很准确,这土人便叫作廓尔喀人,全天下出了名的能征善战,也是忠贞营远征西南遇到的第一个劲敌。

    既心生警觉,大军扎营还是做了充分准备的,面水扎营,砍伐树木做了拒马,木栅,挖了一道浅沟,还在沟里引了水。李定国虽已做了充分准备,却仍没料到这伙土人竟如此凶悍,廓尔喀人也是野心勃勃的,从未放弃对藏南土地的索取,后世还与清军在藏南大战,被清军击败后请降了。

    这天朝上国周围的邻居,就没一个不是野心勃勃的。

    这也是废话,你一个天朝上国武力如此强大,却天天嚷嚷着王道教化,周边这些还处于种姓制,甚至奴隶制的落后蛮族能不起野心么,打了你也白打,抢了你也白抢,杀你的人也白杀,人家为什么要怕你呐。跟这些连文字都没有的野蛮原始人讲道德文章,讲教化不是扯蛋么。

    后世廓尔喀人大举入侵藏南,杀人放火抢地盘,后来没打过清军便请降,清军大帅福康安竟还得意的受降了。这满清人进了关,坐了天下好的没学会,竟然将儒教那一套王道教化学会了,廓尔喀人一投降,清军大帅福康安便美滋滋的接受了,竟然便不追究了,美滋滋的领着兵回西藏去了。

    这满人进了关,学坏也学的太快了,福大帅,对的起动辄屠城的先祖努尔哈赤么,太窝囊了,你好歹追究一下呀。

    入夜,喧嚣的大营安静下来。

    两万新兵分上下半夜轮岗,却有极多哨兵靠着树,拄着刀枪直打瞌睡,昏昏欲睡。

    李定国无奈,满营新兵又在流寇军中染上了散漫的恶习,一时改不了,也难怪王爷不要这些当过流寇的兵,一朝为寇,这些农民出身的子弟品性便坏了,人要想学坏那便是一夜之间的事情,容易的很。这地方到处都是山,爬上爬下人极易疲劳,困意袭来,这些新兵哪里还招架的住。

    李定国在流寇中一向以治军严明著称,便带着亲兵查哨,惩戒,整顿军纪。连查了十余个明暗哨,揪住了百十个睡着的哨兵,就地扒了军服赏了十记军棍,大棍子打下去顿时皮开肉绽,惨叫声传来军纪为之一肃,惨叫声此起彼伏一直到了下半夜才安静下来,山风一起,营中便多了几分寒意。

    帅营中,李定国有些疲惫斜靠在一棵树上,和衣而卧,腿上却横着一把大刀,刀重二十斤,短柄,便是他在流寇军中赖以成名的狠家伙。这把刀舞起来寒光四射,沾边就死,用于马战,步战都有独道之处,也是大明新军中唯一一个使大刀的高级将官,这把刀,连马城也是百般赞誉的。

    终于有机会独领一军,李定国虽有些疲惫却心情愉悦,有机会将他那些想了许多年,却做不成的事情做起来,先挑选身强立壮的搞个大刀营,人手一把短柄大刀,上砍脑袋下砍马腿,虽然赶不上盛唐时的陌刀营,用于冲锋陷阵还是有其独道之处,二十斤重的大刀劈砍起来,那真真是势不可挡。

    正想到入神时,隐约听到一声短促的惨叫,李定国便提着大刀长身而起。

    山风凛冽,前营,竟鸦雀无声,竟好似方才那身惨叫只是幻觉,便只有马厩中几批战马,不耐的扒拉着地面。李定国提着大刀眯起眼睛,抽抽鼻子便似乎嗅到了血腥味,便拖着大刀走向一面大鼓。

    咚咚咚!

    中军大营响起鼓声,一个个警觉的士官翻身坐起,将一个个睡眼惺忪的士卒拿脚踹起来,拿刀背狠狠抽起来。

    瞬间,大营便由静谧变的喧嚣起来。

    “少将军!”

    李定国随手仍掉鼓锤,聚兵,先聚起来的便是他的五百亲兵,俱是张献忠部武艺出众的好手,人人身强力壮性子,忠勇,刚猛的好汉子,也是李定国最信重的亲兵营,也是催城拔寨的死兵营。

    “走水了!”

    李定国眯着眼睛往前面看,左右,一营亲兵纷纷围拢过来,竟人人都是披着甲入睡,竟随时都可以上阵作战。这也是李定国在流寇军中养成的习惯,改不了,一营身材粗壮高大的陕兵,人人身披三四十斤重的甲胄入睡,行动如常,这也是在中原流窜多年练就的好本事,跑起来方便呐。

    夜色下,喧嚣中,火把猎猎。

    李定国提着大刀走到营门处,望着在河边驻扎的前营,只眯起眼睛观察了片刻,突生异变,便只见得几处火光一闪,起了火头,忽明忽暗的火头闪烁了几下,一阵山风吹过,火舌竟猛然蹿起半天高,一眨眼便迅速蔓延,席卷开来,抽抽鼻子,很快便嗅到了焦糊味,火光冲天,隐隐能见到浓烟弥漫,几道烟柱冲天而起。

    驻扎在河边的前营大乱,三里外的中营也乱了起来,李定国身侧五百死兵竟丝毫未乱。

    这也是在流寇军中多年连就的习惯,流寇,炸营是家常便饭,有经验的都知道炸了营不能乱跑,乱跑乱蹿的都死绝了。

    中军大乱,李定国勃然怒道:“整队,喧哗者斩!”

    一声令下,左近亲兵杀气腾腾的散开,在中军大营中逡巡,到处找人杀,一阵惨叫痛呼声过后,中军大营竟很快安静下来,便只有各级士官声嘶力竭的嘶吼声。半刻钟,李定国估了估时间,乱了半刻钟各级士官便将夜间大乱的一万两千士卒,弹压住了,心中暗赞,这辽军军制果然了得。

    他军中上下各级军官,多数都是辽军百战老兵担任,这便是辽东军制精道之处。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恭喜您成功逃生[快〕〔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诱妻入怀:帝少大〕〔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人生若能两相忘〕〔萌宝来袭:总裁爹〕〔她娇软可口[重生]〕〔奥特曼之最强属性〕〔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