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掌姝〕〔全球狙杀〕〔三界小狱管〕〔妖皮藏宝图〕〔狼少挚宠:简先生〕〔宠妻计划:总裁大〕〔国民初恋:追男神〕〔重生之漫漫余生〕〔佣兵二十年〕〔青蛙王子记〕〔英雄无声〕〔舞女与教授〕〔武帝归来〕〔仙韵传〕〔速效救星〕〔史上最强赘婿〕〔丧尸之全面战争〕〔霸宠军门:重生绝〕〔逍遥神医混都市〕〔菜鸟主神的二次元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骑 第四百三十四章 截胡
    .630book.la ,最快更新明骑最新章节!

    第四百三十四章 截胡

    马城觉得自己醉了,娜木钟也被逼的多喝了几杯,突然一阵天旋地转倒在一个温软香怀里,昏过去之前仍在琢磨着这位艳冠草原的蒙古大妃,香怀里的滋味还真不错,今晚该不会要入洞房吧。

    殿上划拳猜枚的众人,闻声一静,齐齐来看,倪元璐也醉倒了,不由一阵大笑。

    一个蒙古女子捂着嘴,吃吃笑道:“三碗酒就受不住的大将军,还是头次见到。”

    这女子神态骄傲,看装束打扮便知是林丹汗的一位妃子,颇有几分姿色。

    倪元璐爬起来喷着酒气,笑呵呵道:“这话不对,量浅未必不豪杰。”

    殿前一声脆响,娜木钟摔了杯子,怫然起身,怒道:“住口!倪先生这等英雄人物,岂容你一个女子侮辱,滚出去!”

    这蒙古女子也是一位林丹汗的妃子,素来骄横,没把别人放在眼里,所以方才敢出言不逊,骤然见娜木钟雷霆之怒,吓得花容失色慌忙退出殿外。娜木钟余怒未消,狠狠拍在案上,殿下诸人噤若寒蝉。

    马城只得宽慰道:“她见识浅薄,不值得太妃动怒,气坏了身子,更是不值当。”

    娜木钟叹了口气,道:“要说,她也算我夫家的人,是我平时疏于教导。”

    又对倪元璐道,“倪先生不用放在心上,她一个女子,岂知男儿之志,来,妾身敬你三杯。”

    倪元璐是何等风流人物,洒脱的与娜木钟大妃对饮三杯,殿中明人的才子,将军,蒙古的大妃,头领其乐融融,倒有几分盛唐时的做派。盛唐时中原王朝兵威赫赫,八方来朝,诞生了不少哈唐的少数民族首领,那是何等壮怀激烈的无上荣光。殿外天色渐暗,有人收拾狼藉、点燃蜡烛,光线一亮。酒到此时,已喝了两个多时辰丝毫没散席的意思,马城亲手搀倪元璐坐下。

    见他醉态可鞠,吩咐婢女照看,笑着调侃道:“少见倪兄喝的这般醉。”

    马熠在旁嗤笑:“话是怎么说的来着,一个好人被你带坏了。”

    命人将倪元璐搀下去歇着,两位太妃也趁机告了歉,离席。

    马城兄弟,卢象升对看一眼对这两位太妃都很满意,苏泰太妃倒也就罢了,一个没什么见识的草原女子,娜木钟便是个了不得的女子,懂得分寸,马城琢磨着盛名之下无虚士么,果然如此,难怪林丹汗最宠爱她,皇太极也惦记着她,可惜如花美眷被马某人截了胡,也不知道老贼会否气出内伤。

    沈阳,宫城。

    皇太极气的狠狠一脚踹翻了出使白城的卓克礼图,卓克礼图是敖汉部首领早已投靠后金,麾下有八千蒙古骑兵,如今是蒙八旗之首。别踹倒的卓克礼图坐在地上,傻楞楞看着大发雷霆的主子爷,嘴角还疼的直抽抽。皇太极一时失态情知不妥,将人扶了起来,弄的敖汉大头领晕头转向。

    皇太极只是眼前气的发黑,察哈尔,科尔沁各部摆明了早就和明人眉来眼去。

    可恨卓克礼图这个蠢货,被察哈尔人,科尔沁人,还有明人合伙忽悠了,还一脸茫然的可恨样子,放下五万石粮食的贺礼便跑回来了,这蠢货不是资敌么。勉强压住火气好言安抚一番,并当机立断将心爱的皇长女嫁过去,长女只有七岁自然不能嫁给这个糟老头子,就嫁给卓克礼图的儿子,敖汉部的继承人班第,订婚,让卓克礼图回去准备聘礼。

    卓克尔图喜出望外又有些发蒙,也不知这种好事怎的就落到了自己头上,迎娶老主子的长公主么,这是天大的喜事呀,慌忙跪地猛磕几个响头美滋滋的走了,回去准备牛羊兵甲作为聘礼,准备让儿子迎娶七岁的长公主。卓克礼图走了,皇太极揉着酸痛的额头发呆,蒙古人的正统,大义如今投靠了明人,此事大大的不妙。

    可也不能自乱阵脚,牺牲一个长女笼络住敖汉部,还有奈曼诸部也不能亏待了。

    索性在八旗贵女中挑几个不顺眼的,统统都封了格格嫁过去,这是一场瓜分盛宴,以联姻为手段的另类草原战争。如今一时失策让明人抢了先手,大金自是不能落于人后,几位公主嫁过去不出二十年,诞下的血脉便是妥妥的大金贝子,和明人迎娶蒙古太妃的做法大同小异。

    筹谋一番挽回了些损失,皇太极忍不住恨恨骂道:“马城小贼,该死!”

    心中痛骂这不知廉耻的小贼,娜木钟年纪比他还长几岁,他怎么就能如此不知廉耻呢,这还是极重礼法的明人么,怎么不见那些明人言官清流弹劾呢,这小贼也太不象话了,这不是乱了纲常伦理大大的不敬么,让范文程联络关内的耳目,上表弹劾这不要面皮的小贼,定要狠狠的参他几本。

    皇太极想起那艳丽无双的娜木钟,便恨的咬牙切齿,这不要面皮的小贼马城呀,脸皮忒厚,他就不怕被那妇人生吞了么,这小贼面皮如此之厚,哪点象是谨慎守礼的明国大官了,不象话,可怜艳冠草原的娜木钟,胸闷呀。

    被招来议事的范文程信心满满,拍胸脯保证这一次,定要让那偷女人的小贼吃不了,兜着走,大明的礼法那是闹着玩的么,那是要死人的呀,活该这偷东西的小贼不知轻重,连蒙古大妃也敢娶,这又将大明天子置于何地。范文程似乎看到大明少年天子,气急败坏从龙椅上跳起来的样子。

    林丹汗是什么人,那是堂堂北元之主,他的大妃那就是北元皇后。

    那马城小贼敢娶北元皇后,又将大明天子置于何地,这不就是乱臣贼子么!

    皇太极是不以为然的,不就是娶了个寡妇么,哪至于这么严重的,那俏寡妇艳冠草原有哪个男人是没觊觎过她的。

    范文程眼珠子一转,便讲起大明嘉靖年间的一桩典故,大礼仪案。

    说的是明嘉靖间,世宗君臣间围绕世宗生父、生母的尊崇典礼而进行的论争。正德十六年明武宗死,因无子嗣,而由兴献王朱佑杭之子、明宪宗之孙、武宗之堂弟朱厚熜即位,是为明世宗。

    明世宗即位伊始,即令礼官集议崇祀已故父王兴献王的典礼。

    首辅杨廷和与礼部尚书毛澄主张,世宗应以孝宗为考,以兴献王及妃为皇叔父母。世宗不满,要求另议。正德十六年七月,观政进士张璁迎合世宗之意,上《大礼疏》,主张为兴献王立庙京师。世宗得疏大喜,召见杨廷和等,下令尊父为兴献皇帝,母为兴献皇后。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渡鸭之宴〕〔霸总的病弱白月光〕〔他从深渊捧玫瑰〕〔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