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蛮妻欠调教〕〔烈火焚琴〕〔电竞之冠军之路〕〔神武帝尊〕〔逆天毒妃:傲娇邪〕〔重生1970〕〔炼蛊〕〔民调局异闻录之勉〕〔铁雪云烟〕〔误入狼室:老公手〕〔足球的魅力〕〔海贼之情绪系统〕〔嫁了个权臣〕〔星空之主〕〔大戏骨〕〔学霸的神话〕〔仙武神帝〕〔他在梦里打dota〕〔独家婚宠:军少,〕〔都市之超级主播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骑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选锋
    西北方,一辆大车竟冲出重围,疯狂的往南京城冲来,那车夫猫着腰拼命打马,残破的车厢上插着几只箭,一队乱兵在后面追,不时朝着那辆马车发铳,肃杀,惨烈,聚宝门上万众瞩目下,那马车被火铳

    打的木屑飞溅,往一侧翻倒。

    轰!马车在乱兵马队围攻下,很快便侧翻,歪倒,车里几个人影滚了出来,马队毫无怜悯在人身上踩了过去,眼瞧着便活不成了。聚宝门上响起一阵叹息声,咒骂声,却如此的无可奈何,喧嚣过后,一切重归

    于平静。

    正午,烈日当空。热情散去,不免有些才子佳人忍受不了日晒劳苦,有些偷偷下城溜了,有些躲在阴凉里叹气。那孙公子竟缓过气来,便如同一帖狗屁膏药,死死粘着吕安不撒手了,弄的吕安啼笑皆非,打又不能打,赶又

    赶不走,只得任由他在身边撺掇着。

    这位生命力极顽强的孙公子,大呼小叫着,疯癫着:“壮士,我大明的忠勇之士,威武!”

    “尚未谢过壮士救命之恩,在下惭愧!”伸手不打笑脸人,吕安被这孙世选缠着不放,打躬作揖,倒是对此人生出些许好感,此人虽疯疯癫癫倒也恩怨分明,此人清醒过来,竟还晓得是别人救了他的一条小命,言语间态度变了,恭恭敬敬的。南

    京西北方,遍地狼藉的尸体,翻倒的马车,那些仓皇出逃的百姓则没这么好的运气。

    午后,西南方的地平线上黑压压的,叛军大队终于到了。人潮如同一线天,缓缓涌来,孙世选早已惊呆了,睁大眼睛呆呆看着那无边无际的人潮,缓缓用来。兵过一万,无边无际,那满山遍野的十余万叛军从四面八方涌来,孙公子从未觉得自己如此渺小,惶恐

    。

    “杀贼!”孙世选咬牙切齿的念叨着,攥紧手中三尺青锋剑给自己壮胆。吕安只是心中好笑,他是参加过西北大战的,精通军伍之道,叛军瞧着人多势众,然而城墙就这么大,能攻击的范围就这么大,人再多又管什

    么用,还不是得一个个爬上来。

    “下城,回家去!”

    吕安回头朝着孙公子,李小娘咧嘴,假意发怒,那两个天真烂漫的男女却极固执,一起摇头。

    嘟嘟嘟!

    刺耳的哨声响了起来,左右同袍纷纷起身,下城集结,吕安无奈只得嘱咐了两句,便将那锦衣卫总旗拽了过来。

    咧嘴一笑露出森森白牙,叮嘱道:“瞄准了打,炮归你了!”嘟嘟嘟,哨声越来越凄厉,赵弈被推到黑洞洞的重炮前,傻眼了,这不是赶鸭子上架么。然则军情司老卒已经大步冲下马道,两千老卒就在瓮城里披甲,集结,备战,不多时一个方面孔的粗豪大汉匆匆赶

    来。丁文朝瞧着他的两千精兵,个个虎背熊腰,孔武有力,意满自得。

    “选锋!”选锋那便是陷阵死兵,战事危急时,辽镇便有选锋冲阵的常例,每每就能搅动风雨,扭转战局。选锋这活计原本轮不到吕安,军情司中多的是辽镇出身的铁骑,这些铁骑训练有素,精通铁骑冲阵战法,他

    一个西北延绥镇出身的小卒,轮不到他去送死。

    瞧着一个个同僚站了出去,披甲,喂马,吕安便心中发急了。

    心中一急,热血上冲便闪了出去,单膝跪地抗辩道:“标下愿往!”

    一片甲叶响动,左右同袍纷纷闪了出来,喧嚣声竟然将吕安的吼声淹没了,人人都想着建功立业呀。吕安被同袍围住了,心中发急又不敢站起来,将心一横竟扯着嗓子嘶吼起来。

    “标下精通枪盾马战,家传的!”

    “我爹吕长海,单骑冲过鞑子的阵!”这一嗓子十分突兀,竟然将数百同袍都吼的愣住了,一双双眼睛瞧了过来,吕安面上便烧了起来,偷看一眼,瞧着总制大人看了过来,心中不免又得意起来,小爷咱也是将门虎子。丁文朝倒是真的瞧见他

    了,吕长海此人他是晓得的,新任的甘肃团练指挥使么,正三品大员。

    瞧着那虎头虎脑的青年,丁文朝直咧嘴,这是哪个混账东西,竟然将西北重镇甘肃正三品大员的儿子弄到了他的麾下,他竟还蒙在鼓里,如此这般就更不能让他去当选锋了。

    “你跟着某!”

    正三品团练指挥使的儿子,自然不能轻易便折了,日后见面不好交代呀。吕安轰然应诺起身,没当成选锋心中不免有些失落,却稀里糊涂成了总制大人的亲兵,这上哪说理去。

    一同忙乱后,三百选锋挑了出来,披三层甲,人人都穿的鼓鼓囊囊。

    “出!”丁文朝最后在麾下锐卒脸上扫了一圈,一摆手,三百铁骑轰然应诺,牵着马,出瓮城,上了吊桥。城上,孙世选呆看着辽镇铁骑,连人带马半吨重的分量,将吊桥踩的咯吱作响,心肝狂跳,生怕那些铁骑

    将吊桥都压垮了。

    回过神来,瞧着主动出击的铁骑,他魂飞魄散竟尖叫起来:“出不得呀!”

    “使不得,万万使不得!”瓮城上响起一片惊呼声,上万南京青壮,百姓都吓呆了,惊呼乱叫成一片,以寡击众可也不是这么个打法,这兵力悬殊也大了。三百选锋之后,两千军情司铁骑倾巢而出,森然有序,牵着马,踩过吊桥出

    了聚宝门。丁文朝翻身上马,抖一抖身上三层甲胄,咧了咧嘴,许久没有上过阵了,竟有些生疏了。

    将枪盾横在马背上,轻夹马腹,吕安觉得心中踏实了,战马缓缓踱步到大人身前。这时候他觉着给总制大人当亲兵也不错,他死了,也不能让人伤着大人一根头发。丁文朝高踞马上,瞧着他这新收亲兵,提盾夹枪,背上竟还背着一杆与众不同的短柄大刀,将自己弄的粽子一般,哈哈一笑。这一笑,让吕安有有些窘迫,别人都是使骑枪佩马刀的,就他一个使大刀的,

    总是有些不自在。

    “还真是家学,哈哈!”哄笑声中,两千铁骑操控着战马缓缓加速,伴随着南京百姓惊恐的叫声,劝阻声,绝尘而去。明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一胎二宝:冷血总〕〔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她娇软可口[重生]〕〔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诱妻入怀:帝少大〕〔人生若能两相忘〕〔清宫攻略(清穿)〕〔邪王绝宠:医品特〕〔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顾芸楚离南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