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权婚难逃:帝少狂〕〔蜜色甜婚:总裁爹〕〔那年那天你还在〕〔虚空真神〕〔龙凤双宝:老婆,〕〔一起来看流氓剧〕〔农门茶香,拐个权〕〔农宅手札〕〔盗墓笔记九回天〕〔私房男医生〕〔最佳影星〕〔无敌以后当师尊〕〔足球卡牌系统〕〔闪婚蜜爱:大叔的〕〔乡村极品小仙医〕〔绝世帝皇系统〕〔可儿情〕〔兽世田园:抢个娇〕〔鸳鸯恨:与卿何欢〕〔娇妻萌娃,高冷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6第1675章 失物招领
    张辛眉今天来,是因为顾轻舟发了电报给他。

    顾轻舟说,她中秋节要带着孩子们去欧洲旅行,就不接玉藻回来了,请张辛眉陪她过节。

    如果玉藻要去岳城,也请张辛眉陪同护航,因为现在的世道还不如十几年前太平。

    张辛眉依旧说“滚蛋”。

    但一周过去,顾轻舟没有再回信。

    张辛眉被坑得死死的,只好来看看司小姐发病好了没有。

    “……中秋节?”司玉藻倒是没想到这么快,“还有几天吧?”

    “下周四就是了。”张辛眉道,“你是打算留在上海,还是去岳城?”

    “我去不了岳城。我们围棋会刚刚成立,我得组织一次中秋晚宴,拉拢人心。张叔叔,你该干嘛干嘛去,我不会一个人过节的。”司玉藻道。

    张辛眉:“……”

    张九爷纡尊降贵的来请了,司小姐毫不留情的拒绝了,任务顺利完成,张九爷心情还不错。

    “要请你吃饭吗?”张辛眉问。

    司玉藻:“你不怕我了吗?”

    “你再发疯,我就一巴掌砍晕你。”张辛眉说。

    司玉藻缩了缩脖子。

    她已经看透了张辛眉的不解风情,对他不抱希望了,跟着他去了餐厅。

    张辛眉看到了她手里抱着的一堆资料,其中还有报纸,就问:“这是弄什么?”

    司玉藻就把校报的事告诉了他。

    张辛眉等菜的时候,拿起一张看了起来。他没有念大学,对学报很陌生,同时也觉得挺有趣的。

    然而,等他翻页看到一个失物招领的通告时,脸色骤然变了。

    司玉藻不解看着他:“怎么了?”

    她拉过报纸,看到失物招领那一栏写着:“三年级的胡同学捡到一方砚台、一支钢笔、一块不走的怀表,请丢失的同学到第二教学楼失物处认领……”

    司玉藻觉得这是很普通的失物招领。

    校报每一期都有这样的通知。

    “怎么了?”司玉藻抬眸看着张辛眉。

    张辛眉拿了一叠钱放在餐桌上,算作结账了,然后拉着司玉藻快速出了餐厅。

    侍者还想要问出了何事,然后看到了桌子上的钱,就决定不多管闲事了。

    司玉藻被他吓到,且一头雾水:“怎么了张叔叔?”

    “你最近有什么事,都告诉我!”张辛眉表情格外的严厉,“你姆妈让我照顾你,你每个字、每件事都要说,不能漏掉半个字。”

    司玉藻从未见过张叔叔如此严肃。

    在她记忆里,张辛眉要么炸毛、要么耍帅,很少是这幅样子的。

    她有点害怕了,就把最近学堂和自家发生的事,都告诉了他。

    说完了,她紧张看着张辛眉:“张叔叔,是出事了吧?”

    张辛眉的神色格外凝重。

    他发动了汽车:“我把你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等我排除了危险,我再接你回来。”

    “……你是替我担下危险吗?”司玉藻问,“张叔叔,我们司家的人,不会躲在别人的身后。”

    张辛眉笑了下。

    他伸手,摸了摸司玉藻的头发:“放心,你不站在任何人的身后。”

    他的汽车七拐八弯,隐约是出了城,到了郊外某处地方时,这才放下了司玉藻。

    他们俩走过树林又开始走水路。

    仲秋时节的蚊子很吓人,张辛眉脱了外套给司玉藻罩住了头脸,司玉藻仍是觉得自己的胳膊腿被蚊子啃得全是包。

    最后,他们上了一艘渔船。

    渔船开出去不过片刻,就到了小岛。

    江南多水泊,司玉藻在新加坡长大,对这些都不熟悉,已经完全晕头转向了。

    等到了地方,张辛眉才把事情告诉了司玉藻。

    司玉藻也是吓了一跳。

    当天晚上,潘落英去见了杜溪上。

    两个人约好在一处咖啡馆见面。

    “校报已经登好了,司玉藻那边也安排妥当,就等着她自投罗网。”潘落英道。

    杜溪上点点头,很是满意。

    潘落英沉吟了下,还是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也许,这次能杀了司玉藻……”

    杜溪上淡淡看了她一眼:“你盼着她死吗?”

    潘落英心中是说不出的膈应。

    这位杜公子,心思狠辣恶毒,但作为总是不够爽利。

    他喜欢司玉藻,却偏偏不肯去追求,非要搞这些手段,好像把女人打服了,女人才能爱上他似的。

    在潘落英看来,他是个不折不扣的蠢货。

    她不言语了。

    杜溪上一推眼镜,继续道:“她不会死,她家里在政府很有势力,稍微活动一下就能保下她。只是以后她不能来上海了而已。

    也许,他们家会送她去英国念书,那时候我们重新会做同学也说不定。”

    他幻想了下异国他乡的重逢,竟有点令他痴迷了。

    潘落英看着他的惺惺作态,实在很想吐。

    她低垂了羽睫,轻轻抿了一口咖啡。

    张辛眉安顿好了司玉藻,从另一条陆路离开了。

    凌晨五点多的时候,他又回来了。

    “玉藻,没事的,你没有被牵扯进来,只是出了点小纰漏。”张辛眉道,“正好,这次有人作死,咱们就顺水推舟。”

    司玉藻坐了起来:“我知道是谁,是杜溪上。”

    “是他就最好。”张辛眉道,“最近我听到了风声,说有人怀疑上海有权有势的人物在组织地下活动,万一查到我头上就麻烦了。如果杜家跳出来,至少能把我的嫌疑暂时洗去。”

    “你的嫌疑?”司玉藻脑中灵光一闪,“张叔叔,是不是那次芳裀行刺日本军官,当时我和你都在场,而我没有被搜身?”

    张辛眉道:“的确,当晚只有你没有被严查,他们至今还没有找到凶手……”

    司玉藻蹙眉。

    她不想拖张辛眉的后腿。

    “好了,你跟我回上海,照我说的做。”张辛眉道。

    他们俩好像是出城玩了一夜的两个年轻人,早上七点多回到了城里。

    司玉藻虽然不够稳重,有时候活泼过了头,可真正遇到事情的时候,她还是能顶用的。

    张辛眉连夜做好了安排,司玉藻只需演好自己那一段即可。

    她照常去上学。

    放学之后,她约了徐景然和马璇两位女同学逛街,好巧不巧的,在路上“偶遇”了杜溪上。

    “好久不见。”司玉藻笑道,“你这些时候过得还好?”

    “挺好的。”杜溪上保持着翩翩风度,非常礼貌微笑,“司小姐最近功课忙不忙?”

    “还好,我成立了一个围棋会,你是知道的吧?”司玉藻脸上带着肤浅的得意,“杜少,你以前做过联合会的会长,我真想像你讨教,就怕你没空。”

    杜溪上道:“我有空。”

    “那太好了。我是岳城人,有家新开的岳城餐厅,咱们明晚一起去尝尝,顺便教我一点做会长的技巧?”司玉藻问。

    杜溪上说好。

    他脸上的得意很明显,说明他把这次的约会,当成很普通的艳遇。

    司玉藻眼底的情绪收敛着,不动声色继续逛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因为爱你而疼〕〔权路迷局〕〔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